《欢乐英雄》

第5章

作者:古龙

月亮。月亮很亮。

圆圆的月亮挂在树梢。

燕七个人坐在树下,痴痴的发怔。

郭大路忽然也走过来坐在他旁边。

燕七皱了皱眉瞪起了眼道“你来干什麽?”

郭大路道“来聊聊。”

燕七板脸道“你跟我有什麽好聊的,你为什麽不去找那梅始娘?”

郭大路摸摸下巴,道“你好像不太喜欢她。”

燕七道“喜欢她的人已经够多了,用不我再去凑数。。

郭大路没有说话。

燕七横了他一眼,道“今天下午,你们好像聊得很开心嘛。”

翱大路道“昭。”

燕七道“既然聊得那麽开心何必来找我?”

翱大路忽然笑了道“你在吃醋。”

藏七的脸好像红了红道“吃醋?我吃谁的酷?”

郭大路笑道“你知道她喜欢的人一定是我你却很喜欢她所以“一””

燕七不等他的话说完,站起来就要走。

郭大路拉佐他的手他用力甩开·郭大路又拉住道“我是来找你谈正经事的。”

颓七皱眉道“正经事?你嘴里还说得出什麽正经事?”

郭大路道,“你好像说过,这附近有个姓梅的人家·有个大少爷叫万人’梅汝甲。”

燕七道“我说过。”

南宫丑的秘密

郭大路道“你想梅汝男会不会是梅汝甲的妹妹呢?”

燕七道“是不是都和我没关系。”

郭大路道“梅家是不是和风栖梧有仇?”

燕七道“不清楚。”

郭大路道“我想定是的所以梅汝男才会用计除掉风栖梧可是她和南富丑是不是也有仇?南富及是不是她救走的?她将南宫丑救走?是不是为那批珠宝?”燕七道“你为什麽不问她己去?”

郭大路叹了口气道“她自己既然没有说,我问也问不出的。”

燕七冷笑道“我看你是水敢问。”郭大路道“不政?”

燕七道“你伯得罪她们她生气所以……”

他忽然闭嘴腿拉得老长。

郭大路回过头就看到梅汝男走过来。

她脸上带甜笑眼睛又大又亮笑道“那些事你们本来就该问我的我怎麽会生气。”

痈七板脸冷冷道“我们刚说的话你会听见了?”

梅汝男低下头道“我不是故意想来偷听的,我是来告诉你们晚饭已港备好厂。”

燕七道“来得倒真巧。”

他本已站了起来现在已报头就走梅汝男看他走远刁叹了口气苦笑道“我又没有得罪他他为什麽看见我就走?”

郭大路笑道“也许因为他喜欢你。”

梅汝男眨了眨眼·道“育欢我?为什麽反而躲我呢?”

郭大路道“也许就网为他巳看出你喜欢的人不是他。”

梅独男低头过了很久忽然笑了。郭大路道“你笑什麽”

梅独男抿嘴笑道“我笑你订男人,总是该问的话不问,该说的话不说。”

郭大路道“我想问你的那些事,你”一。”

梅汝男打断了他的话拉起他的手·笑道“走我们吃饭去那些事吃完饭我再告诉你。”

郭大路道“现在为什麽不告诉我?”

梅汝男道“我伯你听厂吃不下饭去。

她按翱大路走进屋于,拉得很紧,坐下来後好像还舍不得放

王动在她的予林太平也在盯她的手·燕七想故意装做看不见却还是忍不住偷偷膘了眼。

郭人路心里真是说中出的舒服·所以这顿饭吃得特别多。

他抹嘴的时候·梅汝男忽然道“你韶猜的都没有错我是梅汝甲的妹妹我们家的确跟风栖梧有仇只可惜直找不他所以才想出这法子。”

她笑了笑,接道“我们早巳算准棍予和金田子一定能将风栖梧从窝里掏出来他们是官差,找人自然比我们方便得多。”

说到这里她忽然叹了口气才接道“直到这里为止你们都还没有猜错。”

郭大路道“以後呢?”

梅汝男道“以後的事·你们就全都猜错了。”郭大路怔了怔道“我们猜错了四些事?”梅汝男道“第·那黑衣人并不是南富丑。”郭大路道“水是南宫丑是谁??

梅独男咬嘱chún过了很久才萨定决心·道“是我哥哥。”

这句话说出来·大家都吃了一惊,郭大路简直忍不住要叫了起来。

林太平也不禁失声道“你哥哥?他为什麽要做那种事呢?”

梅汝男垂下头谊“江湖中人都以为我们拖家是武林世家一定是家购万贯因为我们家的排场一向都很大江湖上的朋友只要找到我们·我们从没有让他们失望过。”

她神情变得很凄凉镊然道“其实自从先父去世之後我订家早已变得外强中干,非但没法子接济别人连自己的日子都过得很艰苦,所以…。

王动道“所以你们不但想要风栖梧的命还想要他的钱。”

梅汝男点点头·道“不错我们计划本是双管齐下·我到这里来作案的时候我哥哥早巳找到棍子和金狮子·而且做了他们的保镍。”

郭大路道“象棍子和金携子那麽精明的人怎麽会随随便便相信他就是南宫丑?怎麽会随随便便就用他做保镊呢?”

掏汝男道“第因为他们根本也没见过南宫丑·第二,因为我哥哥身上带样南宫丑的信物,第叁因为他们根本想不到会有人冒充甭富丑。”

郭大路道“第四·因为你们的运气不错。但是你哥哥身上怎麽会有南宫丑的信物?”梅汝男道“因为他是我哥哥的朋友。”

郭大路叹了口气·苦笑道“看来你哥倒也是个天才居然能交到这种朋友。”

梅汝男的脸红了红、道“他本来就喜欢交朋友,而且喜欢帮人家的忙·江湖中得过他好处的人,也不知有多少。就因为他朋友太多、太慷慨,所以我们家才会一天比一天穷。”

郭大路笑道“不错守财奴就永远不会缺钱用早知他是这麽样的一个人我那拳就该打得轻点的。”

梅汝男的脸沉了下来·缓缓道“我还要告诉你两件事。”

郭大路道“你说。”

梅汝男道“第一我不喜欢别人在我面前侮辱我哥哥第二若非他用的兵器不顾手挨揍的不是他是你。”

“石人”梅汝甲用的兵刃是石器这点郭大路也听说过。郭大路只好笑笑,道“却不知那真的南富丑武功如何?”

拇狡男谈谈道“你遇见的若真是南富丑现在也许就不会坐在这里了。”

郭大路道“不坐在这里在哪里?”

梅独男道“躺·就算没有躺在棺材里,至少也绕在床上。”

翱大路大笑·只不过笑得多少已有点不自然了。

幸好梅汝男已接道“我们的计划从头到尾都进行得很顾利直到……”

她看了林太平一眼,林太平道“直到我无意中看到了他。”

梅汝男叹了口气道“我真希望那天你们没有到城里去·没有看到他。”

林太平道“他生伯我们还要追查他的秘密,所以想来把我们杀厂灭口。”

悔汝男凄然道“他是我们梅家的独生于绝不能让我们梅家几百年的声名毁在他手上。”

王动叹道“所以他宁可承认自已是南宫丑也不肯说出自己的真实的身份来他宁可死,也不能丢人是麽?”

梅汝男点点头·眼圈儿已红了。

王动忽然长叹了口气,道“做个武林世家的独生子,的确有很多不足为外人道的痛苗。”

郭大路道“世上也许只有种人比他更痛苦。”

王动道“四种人?”

郭大路道“他的婉妹。”

梅汝男膘了他眼·似笑非笑似怨非怨看来真是说不出的动人。

林太平痴痴的看她忽然道“那口棺材是弥送来的?”

梅汝男道“昭。”

林太平道“为的是什麽?”

梅汝男叹道“我细道你杀了人之盾心里定狠难受送那口空棺材来为的就是告诉你你杀的人并没有死。”

林太平的样子更痴了·哺闻道“无论如何我总该谢谢你。”

郭大路看了看他又看了看梅汝男也叹了口气道“你真该谢谢他,他对你真不错。”

燕七直没有开口忽然冷冷道“但棺材上还是写南富丑的名字。”

梅汝男道“无论如何我总不能出卖我哥哥。”

她眼圈儿更红了接道“我虽然知道他做的不对但也只能在暗中阻止。一。”

燕七道“所以你一直不敢露面。”

梅汝男路然道“我不敢露面‘也不能露面。但我还是尽我所有的力量来讨好你们只希望你们能看在我的面上原谅他。”

燕七道“他的人呢?”

梅汝男道回家了。”

燕七道“是你把他救走的?”

梅汝男道“当然是我,他是我赡亲的哥哥我总不能看他受苦……”

她忽然始起头,道“假如你们还不肯原谅他·也不必再去找他·可以来找我,我愿意承当切过错。”

林太平忽然站了起来大声道“无论别人怎麽说我总认为你没有错。”

郭大路道“谁说她错了谁就是混蛋。”

王动道“我只能说她简直不是个人。”

林太平立刻红了脸连脖子都粗了,瞪眼道“你说她不是人?”

王动叹道“她的确不足人因为像她这麽样有勇气的人我还没见过。”

郭大路拍手道“点也不错这些话她本来根本不必告诉我们的·但她却点也没有隐瞒这种勇气谁能比得上?”

燕七道“你也比不上?”

郭大路叹道“若换了我·我倒真未必敢将这种事当面说出来。”

燕七忽然笑了笑道“你现在总该知道,女人并没有你想象中那麽差劲吧。”

郭大路道“非但不差劲简直伟大。”

梅汝男眼圈又红了道“你们‘·…你们真的都不怪我?”

郭大路道“怪你?谁敢怪你?我们简直应该跪厂来跟你磕头。”

王动道“若不是你·我们就算没有被毒死也饿死了。”

梅汝男垂下头道“其实我哥哥也并不是……”

郭大路抢道“你也用不为他解释,我们也不怪他。”

梅汝男道“真的”

郭大路道“我若是他说不定也会这麽样做的。”

王动道“我做得也许比他更凶。”

郭大路道“我只担心你哥哥·他以後若知道你跟他捣蛋定会气得要命。”

梅汝男苦笑道“他现在就已知道。”郭大路怔了征道“他知道後怎麽样??

梅汝男道“气得要命。”郭大路道“你怎麽办?”

梅汝男道“我就溜了。”

郭大路皱眉道“但你迟早总要回去的·那是你的家。”

杨汝男又垂下头,不说话了。

王动忽然笑了笑,道“她若回去·当然一定要受罪,但是她却可以不回去。”

郭大路道“为什麽?”

王动微笑道“个女孩子嫁了人之後就可以不必回娘家。”

郭大路恍然失笑道“不错她若出了嫁,就不是梅家的人了,她哥哥就再也管不她。”

王动道“所以她就不能不赶快出嫁。”

郭大路道“嫁给谁呢?”

王动悠然道“当然是嫁给她喜欢的人,也许是你,也许是我。”

郭大路忽然怔住厂。

他忽然发现梅汝男在偷偷的笑。

梅汝男直垂头红脸,静静的坐在那里·好像很难受、很伤心的样子·但田角却已情不自禁露出了微笑。她笑得就象是只刚偷来了八只鸡的小狐狸。

郭大路终于恍然大悟,原来这四个大男人全都上了她的当了。在这种下无论她喜欢的人是谁看来都已非娶她不可。

这小狐狸已在不知不觉中将他们全都套任套佳了他们的脖子·现在只要她的手一提,就有个人被她吊起来吊辈子。

“看来亥人的确要比男人想象中聪明得多。”

只不过她想吊的人究竟是谁呢?

王动还在笑笑得也象是只狐狸老狐狸。

他好像已知道自己绝不会被吊起来的。

他好像还知道一些郭大路不知道的事忽又笑了笑·道“我们这些人虽然并不是什麽大英族、大豪杰,但也绝不是忘思负义的胆小鬼对不对?”

林太平道“对。”

王动道“所以梅妨娘若是有什麽困难,我盯就定要想法子替她解决·对不对?”林太平道“对。”

他又是第个抢说话的

郭大路看他暗中叹了口气“到底是年青人随时随地都会热情过度,别人刚准备好绳子他就抢往自己头上套。”他这口气还没有完全叹出来,就发觉王动在瞪他人道“你呢?你说对不对?”

郭大路想说不对也不行只恨不得找个鸡蛋塞到王动嘴里去燕七忽然道“你根本就不必问了若论起怜香借五、见义勇为这种种事,天下还有谁比得上翱先生?”

王动点点头·好像被燕七说到心里去了,正色道“这话倒真的点也不假但是你呢??

燕七笑笑谈淡道“只要王老大句话,我还有什麽问题”

王动长长吐出口气展颜笑道“梅姑娘我们的说话,你全听到了麽?”

梅汝男低头从鼻子里“咽”了一声,轻得就好像蚊子叫。

王动道“那麽你若有什麽困难为什麽还不说出来呢?”

梅汝男头垂得更低’副可怜巴巴的样子轻轻道“我不好意思说“王动道“你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5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欢乐英雄》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