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星龙王》

第02章 元宝

作者:古龙

四月十六日,晴。

这一天开始也和平常一样,天气干燥晴朗,济南城外的大道上旅人不绝于途。

可是对某些人说,有时一天的开始虽然跟平常一样。结束时就已完全不一样了。

从另一方面说,有些人外表看来虽然和平常人一样,其实却是完全不一样的。

吴涛就是这么样的人。

吴涛是个普通人,是个生意人,就和世上其他千千万万个普通生意人一样,看来虽然很老实,可是一点都不糊涂。

吴涛长得不胖不瘦,既不算英俊,也不算难看,身上穿着质料不能算太好却非常经穿耐洗的衣裳,骑着条跟他自己一样能吃苦耐劳的毛驴,看来年纪已经有一把,积蓄也已经有一点了,现在还仆仆风尘于道路上,只不过要让自己的妻子儿子过得好一点,让自己晚年也过得好一点。

世界上也不知道有多少这样的人,这个人和别人唯一不同的是,在四月十五日的日落之前,这世界上还没有人看见过他。

绝对没有人看见过他,连一个人都没有。

你甚至可以说--在亿万富豪孙济城还没有死的时候,这个普通的生意人吴涛也还没有在这个世界上出现过。绝对没有。

大城外总有小镇,小镇上总有客栈。

济南城外的柳镇上也有家客栈,吴涛就住在这家客栈里,是在四月十五日的深夜住进来的。

那时候月已将落,客栈的大门早已关了,他叫了半天门才叫开。

因为那时候济南府的城门也关了,他从外地来要到济南府去,城门是叫不开的,所以他只有叫客栈的门。

--他是真的从外地来要到济南府去?还是刚从济南城里出来?

幸好客栈里的掌柜和夥计都没有兴趣追究这一类的问题,也没有注意这位客人第二天起来吃饭时样子是不是和头一天晚上有了些不同的地方。

半夜被叫醒替他开门的那个夥计,根本也没看清他长得是什么样子。

这天晚上他在客房里做了些什么事也没有人知道。

十六正好是柳镇的集日,一大早赶集的人就从四乡赶来了,带着他们自种、自养的鸡鸭猪羊果子蔬菜鲜花米面杂粮,换一点胭脂花粉绸布针线和一点散碎银子回去看妻儿们的笑脸。

想混水摸鱼的扒手小偷和要饭的叫化子,当然也不会错过这种大好机会。

客栈开门的时候,对面的广场和大街上已经挤满了各式各样的人,甚至还有两班走江湖卖艺的班子,也赶到这里来了,所以镇上显得比往常更热闹。

吴涛居然也忍不住要出来凑凑热闹。

他发现了一件很绝的事,到这里来的乞丐们好像都很有规矩,全都安安静静的分拨聚在两三个角落里。别人不给,他们也不要;别人给得再多,他们也一样不声不响,连个“谢”字都不说。

每一拨乞丐中,都有一两个年纪比较大的,身上背个麻袋,远远的坐在后面,不管谁讨来的东西都得交给他们,再由他们按人分配。

谁也想不到要饭的叫化子这一行居然也这么有规矩有制度,大家都觉得很有趣。

其中只有一个眼睛大大的小叫化连一点规矩都不懂。

这小子圆脸大眼笑起来还有两个酒窝,一看见人就笑,一笑就伸手;也不知是因为他长得讨人喜欢,还是因为他看人看得准,这小子伸出来的手总是很少有空着回去的时候。

所以他讨来的钱比谁都多,可是每一文都进了他自己的荷包。

荷包已经饱起来了,他还是不停的在人群里乱闯,有一次差点把吴涛撞了个筋斗。

吴涛一文钱也没有给他。

他不是那种随随便便就肯把钱财施舍给别人的朋友,他的钱赚得也很辛苦,好像远比这小叫化还辛苦得多。

他知道这小叫化是故意撞他的,只可惜这小叫化比泥鳅还要滑溜,一撞就跑,一霎眼就跑得无影无踪。

吴涛当然不会去追。

他也不是那种喜欢惹麻烦生闲气的人,可是被这一撞之后,看热闹的心情也被撞跑了。

于是他返回客栈,牵出那匹驴子,打道直奔济南府。

他居然真的是去济南府。

不管他是从哪里来的,这一点倒是真的不假。正午的时候,他真的已经到了济南城了。

场子里的锣鼓敲得正响,一个十七八岁梳着两条辫子的大姑娘正在场子里翻筋斗,一双又长又直又结实的腿好像随时都可以把那条用小碎花棉布做好的裤子撑破。

所以这个场子比什么地方都热闹,四面看把戏的人比哪里都多。

小叫化就像泥鳅般从人丛里挤了进来,蹲在地上直喘气。

他知道那个尖头灰脸一毛不拔的老小子绝不会追来的,而且暂时也不会发现腰里的钱包已经到了他的大荷包里。

那个老小子的钱包真不轻,他那一撞至少已经撞出了二三十两白花花的银子。

小叫化的心里直乐,一双大眼睛却已被那辫子姑娘的长腿勾去了。

等到她拿着铜锣来求“看官们给两个钱”的时候,这个一向只会求人施舍的小叫化居然也变得大方起来,居然也抓出一把钱洒在铜锣里。

辫子姑娘看着他嫣然一笑,小叫化就晕了头,正想再抓一把钱洒过去,两边肩膀忽然被人按住。

被他两个同行按住。

按住他的两个乞丐,一个麻,一个跛,手上的力量都不小。

小叫化虽然滑如泥鳅,可是被他们一按住就再也动不了。

他只有拿出他的看家本事,只有看着他们直笑。

不幸的是,这两位同行一点都没有被他的圆脸大眼和酒窝打动,非但没有放开手,反而捏住了他的膀子,把他从地上抓了起来,把他抓出了人丛。

旁边的人注意力都集中在那双长腿上,谁也不会管三个臭要饭的闲事。

场子里的锣鼓又响起,另外一场好戏又开锣了。

小叫化长得并不算瘦小,看他的脸虽然只有十四五六,看他的身材却已已经有十七八九,可是被这一麻一跛两个乞丐抓在手里,竟好像抓小鸡一样,两只腿都离了地。

他想笑,可惜已经笑不出。

他想叫,可惜那位麻大哥已经从地上抓起把烂泥,狠狠的告诉他:“你一叫,我就用这把泥塞住你的嘴。”

嘴里被塞进这么一大把烂泥绝不是件好玩的事,小叫化只有苦着脸问:“两位大叔,我又没得罪你们,你们何苦这样子对付我一个可怜的小孩?”

“我们并不想对付你。”跛大叔虽然也板着脸,说话的声音总算比较和缓,“只不过要你跟我们去走一趟而已。”

“走一趟?到哪儿去?”

“去见舅舅。”

“舅舅?我从小没爹没娘,哪儿来的舅舅?”小叫化好像已经快要哭了出来,“两位大叔,我看你们一定是搞错了。”

两位大叔都已不在理他,场子里的锣鼓声也越来越远。

他们已经走到镇后一座小山的山坡。

山坡上有棵青色的大树,大树下有块青色的石头,石头上坐着个穿青布衣裳的人。

很破旧的青布衣服,而且打满补钉,但却洗得很干净。

人也很干净。

一张干干净净的脸上,非但没有表情,甚至连一点血色都没有,看起来就像是个死人。

幸好现在是白天,如果是在半夜里看见这么一个人,不吓死也会被吓得跳起三尺高。

青衣人好像并没有看见他们,一直偏着头,斜着脸,遥遥的凝视着远方,仿佛在沉思,又仿佛是在回忆着某一件又甜蜜又悲伤的往事,在想着一个永远不能忘怀的人。

但是他那张灰白的脸上还是全无表情,一双眼睛也冷冰冰的像死人一样。

一麻一跛两个乞丐虽然已经站在他的面前,却连大气都不敢出。

小叫化平常的胆子虽然不小,这时候也被吓得不敢出声了。

过了很久很久,青衣人才开口说话,只说了三个字:“放开他。”

两个乞丐立刻放开了他们那两只像钳子一样的大手,小叫化总算松了口气,这才发现这个青衣人左面的一只袖子是空的,空空荡荡的束在腰间的一条青布衣带上,背后还背着一大叠空麻袋,好像有七八个之多,至少也有五六个。

青石旁也摆着个麻袋,看来鼓鼓囊囊的,也不知道里面装着什么。

只要有一点江湖经验的人,现在都已经应该看出,这个断臂青衣人就是势力远达边陲、弟子遍布海内、天下第一大帮“丐帮”中地位极高身份极尊贵的数大长老之一。

可是小叫化看不出来。

规矩他不懂,人事他也不懂,该懂的事他都不懂,不该懂的事他懂得的倒有不少。

除了偷鸡摸狗装笑脸露酒窝故作可爱状混别人的钱之外,他居然还懂得看女人的大腿。

青衣独臂人眼睛还是在看着远方,却忽然问他:“你知不知道我是谁?”

小叫化摇头,拼命摇头,但是一转眼间他又变得在点头了。

“我知道你是谁。”他说,“这两位大叔说要带我来见舅舅,你一定就是舅舅。”

青衣人并不否认。

小叫化叹了口气:“可惜你不是我的舅舅,我也没有舅舅,你到底是谁的舅舅?”

他忽然拍手:“我明白了,你也不是谁的舅舅,别人叫你舅舅,只不过是你的外号而已。”

青衣人也不否认。

小叫化笑了,因为他忽然发觉自己聪明得不得了,连这么苦难的问题都能答出来。

可惜下面一个问题却是他答不出来的。

“你知不知道我为什么要他们带你来?”

“为什么?”不能回答就反问,这是老江湖们常用的手法。

这个混小子居然也懂得。

青衣人终于回过头,用一双冷冰冰的眼睛看着他,冷冰冰的说出了十个字。

“因为你犯了本帮的帮规!”

“本帮?”小叫化又不懂了:“本帮是什么帮?”

“穷家帮。”

江湖中人人都知道穷家帮就是丐帮,这个小叫化却不知道。

“你错了,我不是穷家帮的人。”他说,“我虽然穷,可是没有家,如果有家,也许我就不穷了!”

“就算你不是本帮弟子也一样。”

“为什么?”

“因为普天之下以乞讨为生的人,都在本帮统辖之下。”青衣人的声音虽冷漠,却带着一种绝对可以震慑人心的力量。

小叫化却又笑了起来,不但笑得非常愉快,而且居然说出了谁也想不到他会说出来的两个字,他居然说:“再见。”

一个人说“再见”的时候通常都是他已经走了--有时候是真的要走,有时候是不得不走,有时候是故做姿态,只希望别人挽留他。

这个小叫化是真的要走,而且说走就走。

只可惜他走不了。

他还没有走出一尺,那两双钳子般的大手又抓住了他。

“你们抓住我干什么?”小叫化抗议,“这里已经没有我的事了,我既不是你们穷家帮的人,也不是要饭的。”

“你不是?”

“我当然不是,我已经改了行。”

“改行做什么了?”

“做小偷。”

小叫化说得理直气壮:“就算你们是天下所有叫化子的祖宗,也管不了我这个小偷。”

他说得好像真有点道理,谁也不能说他没有道理。

断了臂的青衣人眼睛还是在看着远方,只冷冷淡淡的告诉他:“别人管不了,我管得了。”

“为什么?”

--“因为我不是别人。”“因为我比别人强。”“因为我比别人厉害。”

这些话青衣人都没有说。

他不想说,不必说,也不用说,不说反而比说出来好。

他只不过指了指他身边青石旁那个鼓鼓囊囊的麻袋:“你去看看。”青衣人说,“看看里面装的是什么?”

小叫化早就想去看了。

虽然他早知道麻袋里装的绝不是什么好东西,看了后对他绝对没什么好处,可是他的好奇心早就像条小毛虫一样在他心里爬。

他当然要去看,非看不可。

看过了之后,他心里的那条小毛虫非但没有走,而且忽然变成一百条、一千条、一万条,不但在他心里爬,而且在他胃里爬,在他肠子里爬,在他毛孔里爬,在他血管里爬,在他骨髓里爬。

在他的全身上下每一个可以让他们爬的地方爬,爬得他又想打又想骂又想哭又想吐。

其实这个麻袋装的东西也不太特别,也不过是一些每个人每天每时每刻都可以看得到的。

这个麻袋里装着的也只不过是几个鼻子、几个耳朵、几只手。

--鼻子是人的鼻子,耳朵是人的耳朵,手是人的手。

这是个人的世界。

每个人都有鼻子、耳朵、手。

一个人只要还活在这个世界上,而且还没有瞎,那么他除了睡觉的时候外,时时刻刻都会看到这些东西,想不去看都很难。

可是这些东西没有一样是应该装在麻袋里的。

青衣人冷冷的说:“胁人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2章 元宝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七星龙王》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