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星龙王》

第20章 第二颗星

作者:古龙

四月十九,日落前。

本来照在那盆山茶花上的斜阳,忽然间就已经变成了一片朦胧的光影,刚才看起来还那么鲜艳的一盆山茶花,也好像忽然间变得黯淡而憔悴。

因为它本身并没有光,刚才那一瞬间的光采,只不过因为窗外的斜阳恰巧照在它的花瓣上。

有的人也一样。

在这些人的一生中,虽然也曾有过辉煌的岁月,但是在不知不觉间就会忽然变得苍老衰弱,虽然活着,也只不过在等死而已。

幸好这个世界上还有些人不是这样子的。因为他们的本身就有光芒,本身就有力量,从来也用不着依靠任何人,只要他们还活着,就没有任伺人敢轻视他们,甚至等他们死了之后也一样。

高天绝无疑就是这种人,无论在任何情况下,都没有人敢怀疑她的力量。

如果她说“雷电”夫妻和汤兰芳永远再也看不到元宝,那么他们很可能就只有等到死后才能相见了。

“你是个女人,我也是,女人说的话,本来都不大靠得住的。”雷大小姐盯着高天绝,“但是我相信你。”

“哦?”

“你既然敢这么说,那么我相信你不但已经杀了元宝,而且已经准备对我们出手。”雷大小姐道,“我们既然已经看到了你这张脸,你当然不会让我们活下去,”她叹了口气,“如果我是你,我大概也会这样做的。”

高天绝忽然反问,“你为什么不问我,是不是有把握能同时对付你们三个人?”

“我不必问。”

“为什么?”

“因为你杀了元宝,我们也绝不会让你活下去。”雷大小姐的声音忽然也变得很平静,“我们反正是要拼一次命的,又何必再问这些废话。”

“不错。”高天绝说,“你的确不必再问。”

“刚才我看出你是被人点住了穴道,可是现在我也看出你已经把气血活动开了。”

“不错。”

“这一点我跟我的老头子都做不到,”雷大小姐说,“你的功夫实在比我们高得多。”她又叹了口气,“这些年来,我们虽然没有再管江湖中的闲事,可是我们自己做的闲事太多了,我们老夫妻两个一年到头一天到晚做的都是些不相干的闲事,正经事一样也没有做过。”

“哦。”

“我跟他整天都在忙着种花除草,下棋聊天,吃醋斗嘴,游山玩水,抓兔子钓鱼,哪里还有工夫去做正经事。”雷大小姐叹息道,“这些事虽然比正经事好玩多了,可是这些年来,我们的功夫连一点长进都没有,当然比不上你,”她虽然在叹息,但神色却是愉快的,完全没有后悔的意思。

高天绝虽然没有叹息,但是眼色中反而充满了悔恨和悲伤。

“现在我们虽然是以三对一,可是那个姓汤的小姑娘根本就不能算一个人。”雷大小姐说,“我们动手的时候,她根本连一点用都没有。所以你只要对付我们夫妻两个就行了。”

老头子忽然插嘴:“其实我们两个人也不能算是两个人。”

“为什么?”

“因为我们两个人就是一个人。”老头子说,“我们跟她交手的时候,你一定会拚命维护我,我也一定会拼命维护你,如果我受了一点伤,你的心一定会乱,如果你受了伤,我的心也一定会乱,这样子一来,她的机会就来了,”老头子也叹了口气,“所以我刚才就说,我们夫妻永远也比不上他们夫妻的。”

他在叹气的时候,神情也是愉快的,也没有一点后悔的意思。

“你的意思是不是说,我们这一战已经输定了!”雷大小姐问。

“大概是的。”

“那么我们岂非已经死定了。”

“每个人都免不了一死,死有什么了不起,何况我们已经活过,活得比谁都开心。”老头子说,“只不过我还有件事定要在我还没有死的时候告诉你。”

“什么事?”

“有一年我们在终南山炼丹,你的小师妹来看我们,跟我们在一起眈了好几个月。”老头子问他的老婆,“你还记不记得?”

“我记得。”

“有一次你到后山采葯去,一去就去了好几天,我跟你的小师妹曾经做过一件对不起你的事。”老头子说,“虽然我们都很后悔,可是等到我们做过了之后,后悔也来不及了。”

雷大小姐盯着他,干瘪僵硬的脸上忽然露出了微笑,就像是百合花那么可爱的微笑。

“你以为我不知道这件事?”她说,“你以为你能瞒得了我?”

“你知道?”老头子吓了一跳,“你什么时候知道的?”

“我早就知道了。”

“你为什么不说出来?为什么不发脾气?为什么没有跟我翻脸?”

“因为我们是夫妻。”雷大小姐柔声道,“夫妻就是夫妻,是跟兄弟姐妹朋友亲人都不一样的,如果我因为你做错过一件事就跟你翻脸,那么错的就不是你,而是我了。”

高天绝一直在静静地听着,直到这时候才插口,“我也是有丈夫的,他姓郭,叫郭地灭,是个非常聪明,非常英俊的男人,我这一生中见过的男人,没有一个能比得上他一根手指头。”她说,“我们年轻的时候也是恩爱夫妻。”

“这些事我们都知道。”

“现在他已经死了。”高天绝问,“你们知不知道他是怎么死的?”

“不知道。”雷大小姐抢着说,“但是我们一直都很想知道。”

“那么我现在就告诉你,他是被我害死的。”高天绝说,“被我用一种最残忍的方法害死的。”

她说话的声音还是很平静,平静得可怕,平静得让人受不了。

“你们知不知道我为什么要害死他?”高天绝说,“你们当然更不会知道。”

“你是为了什么?”

“为了一个小孩子。”

“小孩子?”雷大小姐忍不住问,“为了一个小孩子你就害死了你的大夫?”

“是的。”

“那是谁的孩子?”

“我丈夫和我姐姐的孩子。”高天绝说,“我嫡亲的姐姐。”

屋子里忽然没有声音了,连呼吸的声音在这一瞬间都已停顿。

每个人都知道她心里必定有极深的怨毒才会变成这么样一个人,可是谁也想不到她恨的竟是嫡亲的姐姐和丈夫。

高天绝忽然问雷大小姐:“如果你是我,你会不会这么样做?”

雷大小姐怔住了,过了很久才喃喃地说:“我不知道,我自己也不知道。”

高天绝叹了口气。

“不管怎么样,我们总是不同的,你们是白头到老的恩爱夫妻,因为你可以忍耐,我却是个恶毒而善妒的女人,所以才变成现在这样子。”她忽然笑了笑,“所以你们刚才说的那些话都是没有用的。”

“什么话没有用?”

“你们故意说那些话给我听,故意来刺激我,让我伤心,你们才有机会杀了我。”

这也是战术的一种,不攻人,先攻心,高手相争,如果有一方的心已先乱了,不战已败。

“可惜你们这种战术对我并没有用。”高天绝淡淡他说,“因为我不但心已死了,而且本来就准备要死的,死期就是今天。”

雷大小姐又吃了一惊:“本来你今天就准备要死的?”

“不但准备要死,而且决心要死。所以你们不管说什么对我都没有用,”高天绝说,“但是你们却不想死,所以你们反而死定了,”她又叹了口气,“世界上有很多事都是这样子的,不死的人往往比想死的人还要死得快些。”

汤兰芳忽然也叹了口气。

“最不想死的人就是我,”她说,“可是我也知道,第一个要死的人就是我。”

“是的。”高天绝淡淡地说,“第一个要死的人就是你。”

元宝解开头上漆黑的丝中,揭下了脸上的白银面具,笑嘻嘻地看着萧峻。

“萧堂主,好久不见了,你好!”

“是你。”萧峻耸然动容,“怎么会是你?”

“怎么会不是我?”元宝笑嘻嘻地说,“从我生下来那一天开始,我就是我,既不是张三李四,也不是王二麻子。”他笑得开心极了,“只不过如果有人一定要把我当作高天绝,我也没法子。”

萧峻吃惊地看着他,看着他的一身打扮,“这些东西是谁的?”

“当然是高天绝的,”元宝把白银面具顶在头上,“除了她之外,还有谁会有这些宝贝?”

“她为什么要把这些东西送给你?”

“谁说这是她给我的?”元宝道,“这些都是她的宝贝,你就算杀了她,她也不会给别人。”

“可是现在这些东西已经到了你手里。”

“我只不过借用一下而已。”

“她肯借给你?”

“她不肯。”

“既然她不肯,你怎么能借得到?”

元宝叹了口气:“老实说,我根本就没有借到。”

萧峻本来绝不是个喜欢追根问底的人,可是这次却忍不住要问:“这也不是你借来的?”

“不是。”

“那么这是怎么来的?”

“是我自己去拿来的。”元宝说,“就因为她不肯借,所以我只好自己去拿了。”

“你怎么拿?”

“我只有一双手,当然只有一样样的拿,”元宝说,“先拿头巾和面具,再拿斗篷和靴子。”

“从什么地方拿的?”

元宝看着他,显得好像很惊讶的样子:“这么简单的问题都要问我?”

“我已经问过了。”

元宝摇头叹气苦笑,“那么我也只好告诉你了。”他一样样地说,“这块头巾,是我从她头上解下来的,这个面具,是我从她脸上拿下来的,这件斗篷是我从她身上脱下来的。”

他故意要歇口气,才馒吞吞地接着道:“这双靴子来得就比较困难了一点,因为靴子太紧,我费了好半天劲,才从她脚上脱下来的。”

萧峻怔住了,怔了半天:“这些东西全是你从她身上拿来的?”

“每一样都是。”

“她的人呢?”萧峻又问,“她的人在哪里?”

元宝好像要跳起来了。

“这句话真是你说出来的?这种狗屁不通的问题你也问得出来?”元宝说,“她的人当然就在那里,头就在这块头巾里,脸就在这个面具里,身子就在这个斗篷里,脚就在这双靴子里,这么简单的事,难道你真的想不出来?”

“她的人是不是已经死在那里了?”

“没有。”元宝说,“像她那种人怎么会死的?”

“她还活在那里,可是你要她的东西,她就让你拿。”

“她不让我拿也不行。”

“为什么?”

“因为我是元宝。”他指着自己的鼻子,“又大又圆又可爱又漂亮的一个大元宝。”

萧峻没有说话,他已经没有话说了。

他也不相信这件事,从头到尾都不信,这个小鬼如果没有病,就是脸皮又变得比以前更厚十倍,才敢吹这种牛,编出这种鬼话来。

对付这种人最好的法子就是根本不理他。

可惜这个世界上偏偏就有种死皮赖脸的人,你想不理他都不行。

“你问了我半天,现在也应该轮到我来问你几件事了。”元宝间,“你的脸色这么难看,是不是因为你杀了人?”

萧峻不理他。

“杀人的确不是好事,如果我杀了人,我也会后悔难受的。”元宝说,“可是你不同,因为你杀的那个人,本来就是你专程要来杀他的,你难受什么?”

萧峻不能不理他了。

“你怎么知道我杀了人?”他问元宝,“你知道我杀的是谁?”

“我当然知道。”

萧峻苍白的脸上忽然露出了杀气,一种只有在要杀人的时候才会现出的杀气。

元宝却好像完全没有感觉到,反而很高兴地说:“你杀的是三笑惊魂李将军。”

元宝说,“他本来就是个人人都想杀的人,无论谁杀了他,一夜之间就可以名动天下。最近这几天到这里来杀他的人比米仓里的老鼠还要多,只有你一个人得手了。

萧峻盯着他,过了很久才一个字一个字地问:“你真的不明白?”

“本来我实在是真的不明白。”元宝说,“就算你打破了我的头,我也想不通。”

“现在呢?”

“现在?”元宝眼珠子转了转,“现在天好象已经快黑了,已经到了吃晚饭的时候,如果来一大锅冬菇火腿猪脚炖老母鸡,再加上一大碗用香粳米煮的饭,我保证绝对用不着你帮忙,我一个人就能吃得下去。”

萧峻脸色铁青。

“现在呢?”他将这问题再问了一遍,声音已变得好像是绷紧的弓弦,“现在你是不是已经知道?”

“是的。”元宝终于承认,叹着气说,“现在我想不知道也不行了。”

萧峻霍然长身而起,提气作势,右手的五指如钩,就好像准备要去抓一条毒蛇。

这是丐帮弟子的独门手法,非但毒蛇逃不过这一抓,人也很难逃得过。

这一抓如果抓蛇,抓的就是七寸,如果抓人,抓的就是要害,必死无救的要害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0章 第二颗星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七星龙王》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