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星龙王》

第23章 鼓掌

作者:古龙

四月十九,夜。

这天晚上到过大明湖左岸一边的人都会觉得非常奇怪,非常非常奇怪。

因为他们看到了一条船。

看见一条船绝不是件怪事,就算看见几十条几百条船也不算奇怪。

奇怪的是,他们看见的这条船本来明明是在水面上的,却忽然“走”到岸上了。

一条船怎么能在陆地上走?

有些人认为一定是自己的神智忽然变得有点错乱了,赶快跑回家去蒙头大睡,有的人回家去告诉了他的老婆,马上就挨了大耳刮子,说他一定是在外面跟女人喝酒鬼混,回来还要编出这种鬼话来骗人。

这种事本来确实是不可能会发生的。

还有些人的胆子比较大,好奇心也比较重,决心要去看个究竟。

他们居然看见船底下有好多双脚。

一条船绝不会自己生出脚来,这些脚当然是人的脚。

这条船当然不是自己“走”上来的,而是被很多人抬上来的,很多很有力气的人。

这些人是不是有毛病?为什么要辛辛苦苦地把一条船从湖里抬上岸来?

水面下绝不会有风,风是从哪里来的?

元宝看着这个船板上忽然裂开的这个大洞,忽然笑了。

萧峻手里提着的那盏气死风灯早已熄灭了,外面是一片漆黑,什么都看不见,当然更看不见人。

元宝忽然问了个让人莫名其妙的问题。

“你猜是推?”他问萧峻,“是高天绝?还是田鸡仔?”

萧峻没法子回答这个问题,他根本不明白元宝什么意思。

元宝解释:“如果这条船还在水上,这层空舱一定在水面下,”他说,“可是水里绝不会有风的。”

“难道这条船已经不在水上了?”

“大概是不在了。”元宝说,“可是一条船也绝不会走上岸来。”

“你认为已经有人把这条船抬上岸来?”

元宝点头:“所以我才问你,你猜是高天绝叫人抬的?还是田鸡仔?”

“为什么一定是这两个人?”

“要把这么大的船抬上岸,至少要有七八十个武功很不错的人才抬得动。”元宝说,“除了他们两个人之外,还有谁能命令这么多好手来做这种绝事?”

这件事的确做得很绝,在别人眼中看来,能做出这种事来的人就算不痴也多少有点毛病。

“他们为什么要做这种事?”

“因为他们已经算准了我们一定会躲在这层空舱里。”元宝叹了口气,“你也应该看得出高天绝和田鸡仔就算比我笨一点,比别人还是聪明得多。”

这一点谁也不能否认,高天绝和田鸡仔无疑都是江湖中的奇才。

“我们三个人都是他们一心想要抓住的人,而且还要活口。”元宝说,“他们也想到我们很可能会把船底打个洞,从水里逃走。”元宝说,“在水底下,人总比鱼要差一些,水底下的事,无论谁都没法子完全控制,他们在水底下的功夫大概也不太灵光。”

萧峻也想到了这一点。

丐帮的故帮主一直优游在大明湖,以舟为家,萧峻一直跟着他。

他的水下功夫,绝不会比他的陆上功夫差。

这一点也是江湖中都知道的,所以谁也不愿意跟他在水里交手。

“可是在陆上就不同了。”元宝说。

他们当然都知道郭地灭已经重伤。

“到了陆上,他们根本就没有把我们两个人放在眼里,”元宝说,“把一条船从水上抬到岸上来,对他们来说并不是件很困难的事,又不要费他们自己的力气。”他叹了口气,“所以不管是高天绝还是田鸡仔,为了万全之计,都一定会这么做的,”元宝又说,“我也会这么做的。”

外面终于有声音了,鼓掌的声音。

元宝微笑鞠躬,就好像一位名怜在演出他的得意杰作之后接受亲切观众的掌声一样。

然后他就用一种很愉快的声音说:“能够让田先生佩服我实在不容易,如果这里有酒,我一定自己先干三杯。”

掌声停止,外面有人在问:“你怎知道是我?”

元宝的回答简单极了:“因为高天绝不会鼓掌。”

只有一只手的人怎么会鼓掌?

外面有人笑了,大笑。

笑声果然是田鸡仔的声音,可是他并没有进来,船板上那个大洞外面仍像是一片黑暗,有田也看不见田,有鸡也看不见鸡,有人也看不见人。

所以元宝又忍不住要问:“田先生,”他问田鸡仔,“是你要进来?还是要我出去?”

“你猜猜我会不会让你出来?”

“你不会的。”元宝叹了口气,“我只希望你进来的时候,带点东西进来。”

“你要我带什么?”

“你猜呢?”

“带一点酒好不好?”田鸡仔说,“另外再带一点下酒的菜。”

“不好。”

“不好?”田鸡仔的声音显得很惊讶,“为什么不好?”

“因为你太小气了,”元宝说,“如果你要带酒来,就不要一点一点的带,我生平最受不了的就是一点酒一点菜一点人。”

“一点人是什么意思?”

“如果你进来的时候,并没有全部进来,只进来了一点。”元宝说,“譬如说你只进来一点手,一点脚,把其余的部分都留在外面,你说我能不能受得了?”

田鸡仔又笑了。

“我保证我一定会全部进去的,而且把我全部财产都买酒带进去。”

“现在你的全部财产有多少?”元宝叹着气,“我知道你的财产一向不太多的。”

“可是现在不同了。”田鸡仔说,“我保证你看见的时候,一定会吓一跳。”

灯,明亮的灯,一盏二盏三盏四盏五盏……

一系列明亮的灯。

这是元宝最先看见的东西。

然后他就看见提着灯笼的女人。

美丽的女人,穿着绣花丝绸挽着高髻的女人。

元宝的眼睛愈瞪愈大。

因为提着灯笼的女人,每一个都明艳照人,仿佛一轮明月,清丽脱俗。

八个美女在洞外款摆腰肢,弯一下身,然后鱼贯走入船舱。

她们分列两行,每行四人地站着,动也不动地站着。

一阵清脆嘹亮的声音,忽然自远处传来。

“二十年的女儿红!”

四个同样装束同样美丽的女人,二前二后抬着两根竹杆,竹杆中央缚着一块豹皮,豹皮中央放着一坛酒。

她们走入船舱,盈盈向元宝一笑,轻轻将酒坛放下,返出。

清脆嘹亮的声音又从远处传来,“二十年的贵州茅台!”

那四个女子以相同动作,将茅台放在元宝面前。

然后是莲花白,竹叶青,波斯葡萄酒……

然后忽然间进来的不是美女,而是一个上身赤条条的大汉。

这个大汉一言不发,在被打破的洞旁量量度度。然后忽然出掌,如削豆腐般将原来的洞口削成方形。

这大汉再在洞口比比,就站到船舱正中央,两手一上一下伸着。

元宝他们好奇地看着那大汉,正想出言发问,忽然“飕”地一声,有物体破空声自外传入。

大汉马步扎稳,“飕”的一声,落在他手上。

他手上已多了一张漆黑黑亮晶晶的木桌子。

他将木桌放在船舱中央,退出。

清脆嘹亮的声音又从远处传来:“珍珠丸子!”

元宝皱起眉头,说:“珍珠丸子也算名菜?”

木桌上正放着一笼刚端进来的珍珠丸子,热气腾腾的还在冒气。

萧峻看着这一道菜,脸上的表情绝对比元宝更惊讶,其他人的表情也差不了多少。

因为这真是名符其实的“珍珠”丸子,每一个滚圆的丸子上,都有一颗直径近一寸的珍珠在上面。

白亮亮滚圆圆的珍珠!

元宝真的吓了一跳。

“你现在相信我的话了吧!”田鸡仔的声音,忽然就从洞外传来。

然后,是他得意之极的大笑声。

元宝叹了口气:“想不到,鸡仔也有长大的时候!”

“鸡仔本来就会长大的,”田鸡仔愉快地说,“你没看过,公鸡的冠,都非常美丽吗?”

“你是会下蛋的公鸡!”元宝说,“不但做事漂亮,还会变钱。”

“对,对极了。”

田鸡仔看起来好像并没有变得太多,还是一副懒洋洋的样子,能够坐着的时候还是不愿走路。

只不过现在他坐的已经不是那张有木轮的椅子了,也用不着自己用手推。

他是被人抬进来的,舒舒服眼地坐在一张织金软榻上,被四个高大健康而美丽的女孩子抬进来的,每个女孩子都有一双修长而结实的腿。

元宝居然认得其中一个,两条腿最修长最结实最好看的一个。

他当然不会忘记这个女孩子,他虽然并不多情,却也不会忘恩负义。

这个女孩子曾经不顾一切地去救他,当然也不会忘记他。

可是现在她看到他的时候,就好像没有看见一样。

所以元宝也只有假装从来没有看过她,不管她是为了什么不去自由自在地走江湖卖艺,也不管她是为了什么要装得和元宝素不相识,元宝都不想揭穿她的秘密。

空舱已经不空了,田鸡仔也已经不是以前的那个田鸡仔了。

元宝上上下下地看了他半天,然后才问他:“刚才你是不是说我讲的话对极了?”

“好象是的。”

“其实是不对的,完全不对。”元宝说,“其实我刚才说的那些话完全是放屁。”

“放屁?”田鸡仔又笑了,“你的嘴巴会放屁?”

“不但会放,而且放得其臭无比。”

“哦。”

“公鸡是绝不会生蛋的,不管是大公鸡也好,是小鸡仔也好,都一样不会下蛋,”元宝说,“银钱也不会自己变出来。”

“哦?”

“田老爷子管教儿子一向是有名的,就算有钱,也不会拿给你。”元宝说,“就算给你一点,也不会让你这么样胡乱折腾。”

田鸡仔叹了口气,“老实说,我每个月拿的月例银子,比大三元门口那个卖花的老太婆还少。”

“那么你怎么会忽然变得这么阔气起来了?”

“你猜呢?”

“如果我猜不出,你一定会认为我是个笨蛋。”元宝说,“如果我猜出来,你也不会承认的。”

“那说不定,”田鸡仔道,“如果你真的能猜出来,说不定我就会承认。”

“你真的要我说出来?”

田鸡仔叹了口气:“现在我就算不要你说恐怕也不行了。”

元宝大笑:“你实在是个聪明人,简直已经快要跟我差不多聪明了,我一定要先敬你几杯。”他居然好像是个好客的主人一样问田鸡仔,“你要喝什么?是二十年的女儿红?还是竹叶青?你想喝什么就喝什么,千万不要客气。”

田鸡仔也笑了:“主人究竟是你还是我?”

元宝的回答就好像他平常说的那些怪话一样,又让人不能不觉得惊讶。

“都不是。”元宝说,“主人既不是你,也不是我。”

“那么你认为主人是谁?”

“是李将军。”元宝一本正经地说,“三笑惊魂李将军。”

田鸡仔盯着他看了半天,才一个字一个字地说,“主人为什么会是李将军?”

元宝没有回答这个问题,却慢慢吞吞地说:“李将军来无影,去无踪,江湖中谁也没有见过她的真面目,更没有人知道她的下落。”元宝说,“可是就在这个月里,忽然间大家全部都知道了。”他问田鸡仔,“你想不想得通这是什么道理?”

田鸡仔也不回答却反问,“难道你已经想通了?”

“这个道理其实是人人都能想得通的。”元宝说,“比我笨十倍的人都应该能想得通。”元宝很认真地告诉田鸡仔,“江彻中忽然有那么多人知道了李将军的消息,只因为有人故意把这些消息走漏出去了。”

这道理确实是谁都应该想得通的,但却很少有人会这么想。

因为这其中还有个最大的关键谁也想不通。

——走漏消息的这个人是谁?他怎么会知道李将军的行踪?为什么要将这么重要的消息告诉别人?

元宝先解释最后一个问题。

“他故意将这个消息走漏出去,让李将军的对头都赶到济南来,大家混战一场,杀得天昏地暗,他才好混水摸鱼。”元宝说,“如果大家都死光了,那当然再好也没有了。”

“有理。”田鸡仔微笑,“你说的话好像多少都有点道理,”他问元宝,“可是这个人怎么会知道李将军在济南的?为什么别人都不知道只有他知道?”

“其实他也未必知道。”

“这是什么意思?”

“这句话的意思是说,其实他也没把握能确定孙大老板就是李将军。”元宝说,“所以他一直等了十几年都不敢动。”

“哦?”

“他不但在济南耽了很久,而且是济南城里数一数二的好汉,地面上的一举一动都休想瞒过他的耳目。”

“哦?”

“最近他忽然发现地面上有点不对了。”元宝说,“城里忽然来了很多行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3章 鼓掌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七星龙王》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