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星龙王》

第06章 神仙窝

作者:古龙

四月十六,晨

天亮后一个时辰之内,济南城内外所有的花旗门下弟子,以及和他们有关系的眼线地痞流氓,都看到了一张图像,接到了一项指令。

图像是城里十一位以替人绘制肖像遗容为业的名师,根据“赵大有”店里的掌柜和伙计的形容描叙绘成的,画的是两个人。

一个是叫吴涛的中年人,尖脸细眼长鼻阔嘴,打扮成外地客商的模样。

另一个是叫元宝的小叫花,圆脸大眼,笑起来大眼眯起,酒涡露出,样子十分可爱。

指令是用“一号花旗”加急发出的,叫他们全力全面追查这两个人的下落。

半个时辰后,济南官府属下所有的差役捕快也参加了这项行动。

因为济南府的三班捕头也接获了线民的密报,说这个叫吴涛的生意人,很可能就是天下各州各府各县都在追缉的四名漏网大盗之一,甚至有可能就是曾经三人皇宫大内盗宝,在江湖人心日中名声仅次于“盗帅”楚留香的“大笑将军”。

木板桌上摆着一大盘葱酱,一大盘烙饼,一大碗饨得极烂的坛子肉,和一大盘加料炒成的合菜。

田老爷子经常吃的早点都是这样子的,他一向认为早上吃得饱,一无做事都有精神。

今天他吃得却不多。

今天他有心事,而且还有点感慨。

“大笑将军,老子姓李。”他说,“这人倒真是有胆子,有本事。”

“他叫李什么?”

“不知道。”田老爷子说,“没有人知道。”

田鸡仔又问:“别人为什么要叫他大笑将军?”

“因为大家都承认他的本事只比楚留香差一点,所以称他为将军。”

“大笑两个字又是怎么来的?”

“每次做案后,他都要大笑三声。”田老爷子叹息,“当时别人听到他的笑声,真有人会吓得连尿都撒出来。”

“然后呢?”

“然后就没有了。”

“没有了?”困鸡仔不懂,”没有了是什么意思?”

“没有了的意思就是没有了。”田老爷子说,“别人听到他的笑声赶去时,已经没有了。”

“什么没有了?”

“黄金、珠宝、古玉、古画,只要他想要的,什么都没有了。”

田老爷子又叹了口气:“十多年前,连他这个人都没有了,就好像一碗酒倒进了你的嘴里,忽然之间就没有了。”

“还是有的。”田鸡仔说,“一碗酒倒进了我的嘴,就到了我肚子里。”

“还是没有了。”田老爷子说,“一碗酒到了你肚子里,就变成了尿,酒还是没有了。”

他没有笑,因为这不是笑话。

田鸡仔也没有笑。

他明白他老爹的意思,“大笑将军失踪了多年后就变成了吴涛?”

田老爷子忽然转过去问萧峻:“丐帮刑堂新创,百废待兴,日理万机,你本不该到这里来的。”

“是。”能够用一个字表明意思时,萧峻从不用两个字。

“只不过你还是来了。”

“是。”

“你为什么来的?”

萧峻想了想之后才回答:“为了大笑将军。”

他说的是实话,他从不说谎,对这一点田老爷子无疑觉得很满意。

“你当然是为了他来的。”田老爷子说,“牛三挂他们当然也是为了他来的,我相信现在江湖中一定已经有很多人知道他在济南城。”

田鸡仔又不懂了:“可是吴涛以前并不在济南。”

“他在济南也好,不在济南也好,都没关系。”田老爷子说。

“为什么?”

“因为别人本来要我的根本不是他。”

“不是他?”田鸡仔问,“是谁?”

“是孙济城。”

当然是孙济城。

大笑将军失踪了之后,就化身为济南的亿万巨富孙济城。

田鸡仔并不是没有想到这一点。

田鸡仔并不是笨蛋。

他只不过喜欢问,什么事他都要问,明明已经知道的事有时候他也要问。

“别人我的本来既然是孙济城,既然已经怀疑孙济城就是大笑将军,现在为什么又要怀疑吴涛?”田鸡仔又问,“难道吴涛和孙济城有什么关系?”

“恐怕有一点。”

“是一大点还是一小点?”

“一大点,很大的一大点。”田老爷子说,“恐怕大得要命。”

他又叹息:“现在恐怕就已经要了好几个人的命。”

萧峻的目光又好像凝视在远方,一个字一个字慢慢地说:“孙济城已经死了,示他的囚手也死了,他的门下为什么要大搜济南城?”

这是非常重要的关健问题,是个已经有很多人问过了很多次的老问题,也是个没有人能回答的问题。

可是现在不同了。

现在这个问题已经有人能回答,能回答这种问题的当然只有田老爷子。

“这问题的答案其实很简单。”他说,“只用八个字就可以说明白了。”

“八个字?”田鸡仔问,“哪八个字?”

“孙济城根本没有死!”

这是句很惊人的话,大多数人听见都会大吃一惊。田鸡仔和萧峻不是大多数人,他们是极少数人中的少数人。

他们居然都没有吃惊。

只不过田鸡仔还是要问:“他明明已经死了,大家明明已看见过他的死尸,怎么会没有死?”

“死的不是孙济城。”田老爷子说,“那个死尸也不是孙济城的。”

“是谁的?”

“是一个长得极像孙济城的人,很可能是孙济城特地挑选制造出来的,准备在必要时候替他死的人。”

“挑选的意思我明白,可是制造……”田鸡仔问:“制造是什么意思?怎么制造?”

“他先挑选一个容貌本来就非常像他的人,再在这个人脸上做一点手脚,加一点工。

”田老爷子又解释:“江湖传言,都说大笑将军和花十娘的交情不错,花十娘家传妙绝天下的易容术,他当然也学到了一点。”

“然后他就把这个人藏在密室里,等到必要时替他死。”

“对。”

“必要的意思,就是他的秘密已经被人发现了的时候。”

“对。”

“他先勒死了柳金娘,用邱不倒的少林重拳打死了他的替身,然后再强迫邱不倒服毒自尽,让别人以为他们是死于情杀的。”

“对。”

“以前纵然言人怀疑他是大笑将军,可是孙济城既然已死了,也就不会有人再追究这件事。”

“对。”田老爷子说,“错了。”

田鸡仔苦笑。

“究竟是对?还是错?”

“你说的对,他却做错了。”田老爷子冷冷地说,“他选错了人。”

“我倒认为他没有错,”田鸡仔说,“柳金娘替他做的衣服,每一件都像皮肤一样合体贴身,对他的身体四肢骨骼构造一定非常熟悉,所以只有她可能会分辨出死的那个人不是他,因为每个人的骨骼构造都不会相同的。如果我是他,我一定也会选柳金娘的。”

田老爷子忽然又生气了,用力一拍桌子:“可惜你不是他,你是个混蛋,你懂个屁,你根本连屁都不懂。”

田鸡仔闭上了嘴。

他看得出他老爹这次是真的生气了,可是他不懂他老爹为什么会忽然生这么大的气。

所以他不敢再开口,一直不开口的萧峻却开口了:“一定有一点破绽。”

他只说了七个字。

其实这句话至少要用三四十个字才能说明白的“孙济城这计划虽然周密,可是其中一定有一点破绽,所以别人才会发现死的不是他。”

他只说了七个字,因为他相信老爷子一定明白他的意思。

“当然有一点破绽。”他说,“如果有人真的相信世上真的有天衣无缝、滴水不漏的罪案,那个人一定是个疯子。”

“孙济城自己很可能也隐隐约约感觉到一点,所以才忍不住要回来看看。”

田老爷子冷笑,“他一定认为这里是个很安全的地方,绝对没有人想得到他会回来。

”“所以他回来了。”萧峻说,“所以吴涛才会在济南出现。”

这就是他们的结论。

可是田鸡仔还有问题:“如果吴涛就是孙济城,就是大笑将军,那个叫元宝的小叫花是谁呢?”

田老爷子沉着脸不开口。

萧峻也不开口。

田鸡仔又问他:“如果元宝真的和你说的那人有关系,怎么会跟吴涛在一起?难道他也知道吴涛就是大笑将军?他是怎么知道的?”

田老爷子又有点生气了。

“你问的问题倒不少,你为什么不问他自己去?”

田鸡仔叹了口气。

“我也很想去问他,只可惜无论谁要找他恐怕都很不容易了。”

“为什么?”

“如果我是吴涛,我杀了老王之后,一定也会杀了他灭口的。”田鸡仔说。

他偷偷地看他老爹,忽然又笑了笑:“幸好我不是吴涛,我只不过是个混蛋而已。”

田鸡仔不是混蛋。

他聪明机警,有胆识,反应炔,而且极富判断力,花旗门下的兄弟们没有不佩服他的,因为他下的判断几乎从未错过一次。

这一次他的判断无疑也十分正确,连田老爷子和萧峻都没有异议。

但是这一次他们偏偏算错了。

吴涛并没有杀元宝灭口,而且好像这一点点要杀他的意思都没有。

他们也没有逃走。

现在他们居然还留在济南,只不过没有人能找得到他们而已。

就算比田鸡仔再精明十倍的人,也绝对想不到他们会到那种地方去。

没有人能想到他们会躲在那种地方的。

济南是古城,也是名城,开府已久,物阜民丰。

济南府的知府衙门建筑恢宏,气派之大远比大多数的府县衙门都大得多。

济南府的大牢建筑坚固,禁卫严密,关在里面的人要想逃出去,简直难如登天。

要逃出去虽然难如登大,要进去是不是也同样困难?

没有人仔细研究过这问题。

谁愿意无缘无故把自己关进监牢里去?

有人愿意的,至少有两个人。

每座监牢都有阴暗的一面,济南府的大牢当然也不例外。

关在这座牢狱里的囚犯,只要一听见“神仙窝”三个字,就会吓得连裤管都湿透。

神仙窝当然不是神仙窝,也不是神仙去的地方。

神仙窝是济南府大牢里最可怕一间牢房,只有最可恶的恶鬼才会被关到那里去。

现在被囚禁在神仙窝里的,是两个只等判决处斩的死囚,不但犯案如山,而且穷凶恶极。

四月十六日这一天黎明前最黑暗的那段时候,他们忽然在睡梦中被人打醒,忽然发现这间阴暗如鬼窟的牢房里居然多了两个人。

他们看不清这两个人的脸,只看得出其中一个比较高大。

死囚大喜,还以为是道上的朋友来救他们。

黑暗中的高大人影也客气地告诉他们:“我是来送你们走的。”

“送我们到哪里去?”死囚更喜。

说话的人更客气。

“像两位这样的人,除了十八层地狱之外,还有哪里可去?”

死囚又惊又怒,想翻身跃起,可是全身上下都被制住了。

这人影只伸出一根手指,就把他们制住了。

他们平生杀人无数,手底下当然也很硬,可是在这鬼魅般的人面前,就像是变成了两只臭虫。

他们流着冷汗问这个人。

“我们跟你有仇?”

“没有。”

“有怨?”

“也没有。”

“既然无仇无怨,你为什么要冒险闯入这里来要我们的命?”

对方的回答是两个死囚做梦也想不到的,让他们听了哭也哭不出来笑也笑不出,死也死得不能闭眼。

这人夜闯大牢来杀他们,居然只因为:“我想借你们这地方睡一觉。”

这个鬼魅般的人当然就是吴涛。站在后面看他杀人的除了元宝外也不会是别人。

唯一让人想不到的是,元宝并不是被吴涛绑架来的。

元宝是自己要跟他来的。

在赵大有那间暗室里,用一种不可思议的手法在一瞬间击毙淮甫鹰爪高手秃鹰之后,他就用一只手将元宝扔出了窗户。

可是元宝还没有跌在地上时,忽然间又被他用一只手接住了。

然后元宝就发现自己忽然间已经到了七八重屋脊外。

“我的妈呀,”元宝叫了起来,“你这身功夫是怎么练出来的?你到底是人是鬼?”

“有时候是人,有时候是鬼。”吴涛淡淡地说,“有时半人半鬼,有时非人非鬼,有时连我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什么?”

他淡淡的声音中仿佛带着种说不出的悲怆,幸好元宝似乎听不出来。

不幸的是,元宝又好像听出来一点。

这个小叫花知道的事好像比他应该知道的多,所以他问:“现在你是不是要杀我灭口?”

“杀你灭口?”吴涛冷笑,“你知道什么?我为什么要杀你灭口?”

“至少我知道你杀了人。”

“杀人又如何?”吴涛声音中又有了那种悲怆,“世上杀人的又岂止我一个?”

元宝看着他,忽然叹了口气。

“其实我也知道那个人并不是被你杀死的。”

“哦?”

“他是吓死的。”元宝说,“你一出手就捏碎了他的两只鸡爪,在他耳边低低说了一句话,我就听见他放了一串屁,就嗅到了一股臭气。”

元宝又道:“我早就听说被吓死的人都是这样子的。”

“你知道的事倒不少。”

“我还知道那个人本来就该死。”

“为什么?”吴涛问。

“他根本不知道你是谁,只不过要带你回去问话而已,可是他一进来就想用重手法捏碎你身上四大关节,”元宝道,“像这样的人,平常做事也一定又凶又狠又毒辣,也许早就该死了。”

吴涛盯着他看了半天,脸上虽然没什么表情,眼睛里却露出种别人很难看得出也很难解释的表情。

“你走吧。”他说,“快走。”

“我不走,我也不能走。”

“为什么?”

“别人既然能找到你,当然也知道我跟你在一起。”元宝说,“现在你一走了之,我又不知道你到哪里去了,如被他们抓住,不活活被他们打死才怪。”他拉住了吴涛的袖子,“所以我只有跟着你,而且跟定了你。”

吴涛又盯着他看了半天,才问道:“你知道我是谁?”

“不知道。”

“我不是个晋通的生意人。”

“我也不是个普通的小叫花。”

“你不想知道我是什么人?”

“我想,可是我又不想让你知道我是谁,”元宝说,“所以只要你不问我,我也不问你。”

“你跟着我不会有什么好处的,”吴涛说,“我若是个人,绝不是个好人,就算我是鬼,也是个恶鬼。”

他的声音又变得极冷酷。“我本来只不过利用你渡过今夜,我也看得出你有点来历,必要时说不定还可以利用你的家世去要挟别人。”

“我知道,”元宝居然说:“我完全知道。”

“你若跟着我,不但要陪着我受苦受难受气受罪,必要时我说不定还是会卖了你。”

吴涛冷冷他说,“别人一刀砍来时,只要我能逃命,说不定会用你去挡那一刀的。”

“我知道。”

“你不后悔?”

“这是我自己愿意的,怎么会后悔?”

元宝忽然笑了笑:“何况我说不定也会利用你,别人一刀砍来时,究竟是谁有本事利用谁去挡那一刀,现在还难说得很。”

吴涛没有笑。

他本来好像想笑的,可是他没有笑。

元宝又问他:“现在你想到哪里去?”

“想大睡一觉,养足精神。”吴涛说,“不管要干什么,都得要有好精神。”

他冷笑:“别人一定认为我会像野狗般被迫得疲于奔命,我偏要他们大吃一惊。”

“睡觉是好事,”元宝说,“只不过济南城里哪里还有能让你好好大睡一觉的地方?

”“有个地方是他们绝对找不到的,因为谁也想不到我会到那里去。”吴涛说得极有把握。

“没有人能想得到?”

“没有。”

“有一个,”元宝眨了眨眼,“至少有一个人能想得到。”

“谁?”

“我。”

吴涛盯着他。“你知道我说的是什么地方?”

元宝又笑了笑,露出了两个大酒窝。

“我不但知道那是什么地方,而且还知道那地方要进去比要出来容易得多。”

所以元宝就跟着吴涛进了神仙窝。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七星龙王》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