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星龙王》

第09章 赌人不赌命

作者:古龙

四月十七。夜灯已燃起,刚刚燃起,一百九十六盏巧手精制的珠纱宫灯。

“如意赌坊”的汤大老板一向是个讲究排场的人,而且一向认为大多数人都喜欢往灯光最明亮的地方去,就算要送一点钱出去,也宁愿在灯光比较明亮的地方送出去。

所以负责整修装璜这家赌坊的老师傅虽然认为大厅里最多只要点八九十盏灯就够了,汤大老板却坚持要用一百九十六盏。

他没有错。

如意赌坊的迸账比城里的另外十八家赌坊加起来都多。

汤大老板一向是个很少做错事的人,现在也用不着再做什么事了。

近来他唯一要做的事,就是坐在家里等银子送进来,如果没有银子的时候,金子也行。

一百九十六盏灯的光是够亮的,在这种灯光下,连一个已经用了一下午细心化妆的三十五岁女人眼角的皱纹都可以看得很清楚。

萧峻却好像什么都没看见。

赌坊里有各式各样的人,有好看的人,也有不好看的人。

赌坊里经常都会发生各式各样的事,有好玩的事,也有不好玩的事。

萧峻都看不见。

赌坊里当然也有各式各样的赌,各式各样的人到这里来都是为了要来赌两把的,就算明知随时都可能把老婆都输掉,也要赌一赌。

萧峻没有赌。

没有人知道他是来干什么的,也没有人敢问他。

他的脸色太可怕,在一百丸十六盏珠纱宫灯的灯光下看来更可怕。

在这种灯光下他的脸看来就像是透明的。

灯刚刚燃起,田鸡仔就带着吴涛和元宝来了。

如意赌坊里的人当然都认得田鸡仔。

他绝不是那种不吃不喝不嫖不赌的正人君子。

他是汤大老板的好朋友。

干这一行的人要想在济南城里站住脚,就一定要是花旗门的朋友,否则这间一百九十六盏官灯的大厅至少已经被人砸烂过一百九十六次。

所以田鸡仔进来的时候真是神气极了。不管从不认得他的人都想跟他打个招呼。

能够和田鸡仔打个招呼绝对是件有面子的事,能够叫他一声“鸡哥”那就更有面子了。

有面子的人好像还不太少,一大群人都围了过来招呼他:“鸡哥,今天想玩什么?”

“今天我不玩。”田鸡仔居然摇头,“今天我是特地带这两位朋友来玩的。

这两位都是我的贵宾。”

能够被田鸡哥当做贵客的人当然是很有面子的人,吴涛和元宝虽然不太像,大家对他们也不能不另眼相看。

萧峻看不见。

他看不见他们,他们居然也好像看不见他。

他永远都好像活在另外一个世界里,看见的都是另外一个世界里的事。

他们看见的是一张张牌九。

牌九是很好玩的,只要不输,就很好玩。

每样赌都很好玩,只要不输就很好玩。

唯一遗憾的是,十个赌,九个输。

——也许还不止九个。

“两位喜欢赌什么?”

“牌九。”

于是鸡哥的两位贵客立刻就被带到一张赌得最大的牌九桌上。

“两位喜欢押那一门?”

“无门。”

于是本来押天门的人立刻都让开。

庄家不是赌坊里的人。

开赌坊的人绝不能赌,否则这家赌坊也一样可能被输掉。

赌坊只有抽头。

做庄家的是个大肚子,肚子大得要命,钱包也大得要命,头也不小。

不是冤大头,怎么能在如意赌坊里做庄家?

元宝一下子就把田鸡仔的全部财产全都押了下去,然后抬起头来看着庄家。

他希望庄家也在看着他,多少对他表示一点佩服的意思,佩服他的豪气和阔气。

庄家唯一想表示出来的意思就是一巴掌把这个小叫花打出去,把刚才押天门连输了两手的那些人再请回来。

可惜他不敢。

谁也不敢对鸡哥的朋友如此无礼。

庄家只有掷骰子,掷出来的是三点,天门先走,庄家拿第三手。

第三手牌赫然是对梅花豹子,如果不是这个小叫花来扰局,庄家这把牌最少可以赢天门上千两银子,无门的牌是烂污二。

元宝输了,输得情光。

台面上只剩下天门还没有下注,大家都在等,庄家也在等,带着种哭也哭不出笑也笑下出的表情等着他把赌注押下去。

他唯一能押的就是他自己。

田鸡仔忽然问他:“你为什么不把你自己押下去?难道你忘了你是个元宝?”

庄家傻了。

鸡哥既然这么说,如果这小叫花真的往赌桌上一躺,硬说自己是个元宝,那怎么办?

想不到这次元宝居然摇了招头,居然说:“我不能这么做。”

“为什么?”

“因为我这个元宝大值钱了,怕他们赔不起。”

庄家松了口气,大家都松了口气。田鸡仔却偏偏还要问他:“这一把你押什么?”

“我想押一点金子。”

“金子?”这小叫花全身上下连一点金渣子都没有,连田鸡仔都忍不住问:“金子在哪里?”

“就在附近,到处都有。”元宝很正经他说,“只要我去拿,随时都可以拿得到。”

“你准备什么时候去拿?”

“现在就去。”元宝大步往外走,“你们等一等,我马上就回来。”

谁肯等他?

谁相信他是真的拿金子去了?谁相信他真的能把金子拿回来?

庄家满面带笑。“现在天门反正是空着的,哪位先来赌几把?”

吴涛忽然站起来。“我,”他说,“我来,你走。”

庄家笑不出了。“为什么要我走?”

吴涛淡谈他说:“因为我要赌的你赔不起也输不起。”

庄家怔住。忽然听见身后又有个人说:“你走,我来。”

他一回头,就看见张死人般苍白透明的脸,就好像那种已经在冰窟里冻过三个月的死人一样。

谁愿意惹这种人?

庄家走了,上下两门的人也走了,却又舍不得走得太远。

大家都看得出这两个人一定会赌得很精采。

田鸡仔当然更不会走,因为只有他知道,这两个人不但一定会赌得很精采,而且精采得要命。

唯一遗憾的是,他还不知道是谁能要谁的命。

一百九十六盏宫灯的灯光在这一瞬间好像全都照到了两个人的脸上。

这两个人的脸看起来居然还是很像死人。

吴涛坐天门,萧峻推庄。

“你来了,我也来了。”萧峻说,“你要赌,我陪你。”

“很好。”

“我赔不赔得起?”

“你赔得起,”吴涛说,“我要赌的,只有你赔得起。”

“你要赌什么?赌命?”

“赌命,你有几条命?”

“一条,”萧峻说,“一条就已足够。”

“不够。”

“为什么不够?不管你以前有过几条命,现在岂非也只剩下一条。”

“就因为我们都只有一条命,所以不够,”吴涛说,“所以我们不能赌。”

“为什么?”

“因为只要输一次,就永无翻本的机会了。”吴涛说,“这样子赌既不好玩,也不过瘾。”

“你要怎么赌?”

“我一向只赌人,不赌命。”

“赌人?”萧峻不懂,“赌人和赌命有什么不同?”

“那是完全不同的。”吴涛说,“我们都只有一条命可赌,但是我们可以赌的人就多得很了。”

“你要赌的人不是你自己?”

“当然不是。”

“你要赌什么人?”

“赌他。”

吴涛伸出一根手指,指着一个黑发青脸穿灰衣的人。“这次我们先赌他,谁赢了这个人就是谁的。”

穿灰衣的人脸色本来就已发青,现在更变得青如绿草。

但他却还是站在那里没有动。

田鸡仔忽然大笑。“这样子赌法真绝,简直绝透了,赌来赌去的都跟自己一点关系都没有,输出去的也是别人,就算输死也没关系。”

“有关系的,”吴涛冷冷地问他,“如果你赢了,你有没有把握抓那个人来赔给我?”

“没有。”田冯仔承认,“我没有把握。”

“那么你输了怎么办?”

田鸡仔不说话了。

吴涛又问萧峻:“你呢?”

萧峻也不开口,掷骰子,分骨牌,一副牌是四点,另一副竟是蹩十。

要拿蹩十也不是太容易的,这次萧峻居然一下子就拿到了。

田鸡仔忽然跳起来对那灰衣人大叫:“快跑,快跑,人家已经把你输给别人了,你还不快跑。”

灰衣人没有跑,非但没有跑,反而走了过来,走到吴涛面前,一张青得发绿的脸上居然带着笑,只不过笑得有点令人毛发悚然而已。

“我是不是已经输给你了?”他居然很认真地问吴涛。

“是的。”

“那么我现在就是你的人了,你就收下来吧。”

别人无缘无故莫名其吵地拿他做赌注,他居然好像还认为这是很正常的事,连一点心不甘情不愿的样子部没有。居然还要人把他收下。

田鸡仔看呆了。

他一辈子没见过这么绝的事,任何人都没见过。

更绝的是人丛中居然另外还有十二个装束打扮模样部跟他差不多的灰衣人走了出来,也全部走到吴涛面前,用同样奇怪的声音腔调说:“那么你就把我们收下来吧。”

“我只赢了一个人,怎么能把你们全部收下了?”

“我们就是一个人。”十三个灰衣人同声说,”只不过我们这个人跟刚人有点不同而已。”

“有什么不同?”

“别人都只有一条命,连你都只有一条。”

“你们呢?”吴涛问,“你们这个人有几条命?十三条?”

“我们的命有九百九十九条。”

“九百九十九条命都是一个人的?”

“是。”

吴涛叹了口气,“无论谁有了这么多条命都不会怕死了。”

十三个灰衣人同时点了点头,忽然同时出手。

他们用的都是左手,但是他们都没有左手。

十三个人的左手都已被砍掉,装上个寒光闪闪的奇形钢钳,看来又奇特,又丑陋,又恶毒,又灵活。

没有人看见过他们伸出过左手,也汲有人看见过这种钢钳,现在这十三个人忽然同时出于,更显得说不出的诡异可怖。

十三个人的出手招式都很简单,用的好像都是同一种招式,可是每个人出手的部位都怪极了,配合得也好极了,十三个钢钳就好但是被同,一个机钮所操纵,十三个人就好像是一部复杂而精妙的机器。

寒光闪动间,十三个钢钳已分别向吴涛的左右足踝,左右膝盖,左右手腕,左右臂肘,左右肩呷,天灵,后颈,咽喉捏了过去。

就在这一刹那间,吴涛全身上下的关节要害都已在他们的掌握中,所有的退路都已被封死。

如果他是个木头人,立刻眈要被捏断,如果他是个石头人,立刻就要被捏碎。

就算他是个铁人,也禁不得这种钢钳一捏。

任何人都认为他已经死定了。但是谁也不知道他究竟死了没有。

因为就在这一刹那间,大厅里的一百九十六盏官灯忽然同时熄灭。

灯火辉煌的大厅忽然间变得一片黑暗,非但伸手不见五指,连那十三个寒光闪闪的钢钳也看不见了。

有些人喜欢黑暗。

有些人只有在黑暗中才能做出一些他们平时不愿做不能做也做不出的事。

有些人只有在黑暗中才能思想。

在人类的历史上,一定有很多深奥的哲理和周密计划是在黑暗中孕育出来的。

但黑暗还是可怕的。

人类对黑暗永远都有种无法解释的畏惧。

黑暗中,如意赌坊中的人们在惊吼尖叫动乱,但是很快就平息了。

因为赌坊大厅中的一百九十六盏宫灯,很快就点亮了三十六盏。

灯光一亮起。大家就发现那十三个灰衣人已经不见了。

吴涛也不见了。

另外三十六盏宫灯燃起时,大家就听见赌坊的管事在大声宣布:“汤大老板已准备了一百坛好酒,一百桌流水席为各位压惊,今天到这里来的人,都是汤大老板的贵宾,不收分文。”

一百九十六盏宫灯全部燃起时,大家已经看见有人抬着洒菜鱼贯走八大厅,同时也看见刚寸溜走的那个小叫花提了个很大很重的包袱走进来。

没有人能在一刹那间同时打灭一百九十六盏宫灯。

谁也不知道灯是怎么会灭的,谁也不知道那十三个灰衣人和吴涛怎么会忽然不见?椎也不知道他们到哪里去了?

可是每个人都看见元宝提着个包袱走进来,“砰”的一声,往赌桌上一摆。

只听这“砰”的一声响,无论谁都听得出包袱里的东西是非常重的,就像黄金那么重。

这个小叫花居然真的拿金子回来赌了,这么多金子他是从哪里弄来的?

萧峻还坐在那里,坐的姿势还是和灯光熄灭前完全一样,脸上也还是和灯光熄灭前一样完全没有表情,就好像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

一坛坛好酒,一盘盘好菜,已经开始一样样被送了来。

田鸡仔在摇头叹气,喃喃地说:“这个人一定有请客狂,而且还有恐富病。”

元宝一放下包袱就听到这句谁都听不懂的话,立刻就忍不住问他:“请客狂是什么意思?”

“意思就是一个人喜欢请客喜欢得像发了狂一样。”

“恐富病是什么意思?”

“就是说这个人生怕自己太富太有钱了,所以拼命请客。”田鸡仔叹着气说,“灯灭了本来跟他一点关系都没有,他也要请客。”

“这个人是谁?”

“除了这里的汤大老板还有谁?”

“好。”元宝伸起一根大拇指,“这位汤大老板还真有点大老板的样子,我喜欢他。”

田鸡仔又叹了口气,“你最好还是不要喜欢他的好。”

元宝当然要问:“为什么?”

“因为他一定不会喜欢你。”

“你怎么知道他一定不会喜欢我?”

田鸡仔本来好像是想说另外一句话的,但是临时忽然又改口说,“你的朋友忽然不见了,你连问都不问一声,像你这种不够朋友的人谁会喜欢你?”

“现在他虽然不见了,可是一定会回来的,现在我何必问?”元室说得很有把握,“等他回来我再问他自己也不迟。”

“你错了,”田鸡仔也说得很有把握,“你那位朋友不会回来了。”

“为什么?”

“一个人如果死了,怎么能回得来?”

元宝大笑,笑得弯下了腰,“你怎么想到他会死?如果这个人也会死,天下的人早就死了一大半。”

等他笑完了,田鸡仔才问他,“你认为他一定不会死?一定会回来?”

“一定。”

“你这包袱里是什么?”

“当然是金子。”

“你要不要跟我赌?”田鸡仔问元宝,“就赌你这包金子。”

“你的全部财产都已经借给别人,如果你输了,拿什么来赌?”

“拿人来赌。”

“好,”元宝说,“我跟你赌,如果半个时辰里他还没有回来,我就算输。”

田鸡仔也大笑:“那么你就输定了。”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七星龙王》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