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侠录》

第一章 恩怨分明

作者:古龙

夕阳西坠,古道苍茫——

黄土高原被这深秋的晚风吹得几乎变成了一片混饨,你眼力若不是特别的敏锐,你甚至 很难看见对面走来的人影。

风吹过时发出一阵阵呼啸的声音,这一切,却带给人们一种凄清和萧索之意,尤其当夜 色更浓的时候,这种凄清和萧索的感觉,也随着这夜色而越发浓厚了,使人禁不住要想尽快 的逃离这种地方。

然而四野寂然,根本连避风的地方都没有。

突然,你可以听到一种声音,那究竟是什么声音,是极难分辨得出的,因为你只能在一 阵风过后,另一阵风尚未到来时那一刻时间里听到,是极为短暂和轻微的。

接着,你可以看到地上有一条蠕蠕而动的影子,当然,在这种情况下,你根本分辨不出 那究竟是人影抑或是兽影。

呻吟的声音发出了,于是你知道那是个人影,但是人影为什么会在地上爬行呢?难道他 受了伤?难道他生了病,

而且,他究竟是谁呢?从何而来呢?

这些问题,是很难得到解答的,只是此刻四野无人,根本没有人看到他,自然也不会有 人来思索这些难以回答的问题了。

他极为困难的又挣扎着爬行了一会儿,呼吸重浊而短促,显见得他无论是受伤抑或是病 了,都是非常严重的,严重的程度,已使他将要永远离开这人世了,虽然人世也并不是他值 得留恋的。

此时若有任何一个武林中人看到他此时的情况,都会惊异得叫出声来,也会不顾一切的 来帮助他,只是此刻又有谁会看到他呢?

原来此人在武林中大大有名,江湖上提起游侠谢铿来,谁不称赞一声:“好男儿!”近 十年来,他四处游侠,江湖上没有受到他恩惠的人,可谓极少,可是他此时此刻,又有谁会 来帮助他呢,

风越发大了——

谢锣觉得身上麻痹的感觉也越发显著,他甚至连爬都几乎爬不动,然而他却不放弃他最 后的希望,仍然在挣扎着。

因为他生存的目的,尚未达到,十年来他朝夕思切的事,仍未做到,他生存在世上,仍 然有极大的价值,不然他此刻倒真的宁愿死去,也不愿再忍受这么强烈的痛苦。

该会遇到个人吧、生存的意念,勃勃未绝,他暗忖:“‘难道真让我死在这里,唉!老 天,你也未免太不公平了吧?”

最使他难受的是,到此刻为止,他还不知道池究竟是受了什么人的暗算,而使自己有了 这种几将扩布全身的麻痹。

他也曾思索过昔日的仇家,然而自山西的太原府一路至此,他却没有碰到过任何一个人 呀,

何况即使他有仇家,也是少之又少的,因为他游侠十年,总是抱着悲天悯人的心肠来扶 弱,至于锄强呢?只要不是十恶不赦的真正恶人,他总是谆谆善诱一番,然后就放走的。

因为他深切的了解,“仇”之一字在人们心里所能造成的巨大伤痛,武林中多少事端, 有哪一件不是为了这“仇”之一字引起的。

这是他亲身所体验到的,没有任何言河能比得上自己亲身的体验感人。

游侠谢挫出身武林世家,昔日他父亲虬面孟尝谢恒夫便是以义而名传天下,哪知道却因 着一件极小的事故,仍被仇家所害。

那时谢铿还小,但是这仇恨却已深深的在他心中生了根。

这仇恨使得他吃尽了千百种苦头去练武,艺成后又吃尽了千百种苦头,跋涉万里来寻找 他杀父仇人的踪迹。

这种他亲身体验到的事,使得他再也不愿多结怨仇,也造成了他在江湖上慷慨好义的名 声。

然他此刻又是受了谁的暗算呢?这令他百思不得其解。

他虽然并没有留意提防,但是像他这种人,自然会有一种异于常人的本能,使他能避免 一些他预料不及的灾害。

但是这一次,他那种敏锐的能力像是已经不再有功效了,他竟然丝毫不知道他是在何时 何地受到暗算的,这在他说来,是绝对可惊的。

当他到了这黄土高原上的这块旷野,这种麻痹的感觉才像决堤之水,湃然而来,他既没 有预料,也无法抵抗。

以他这么多年的内功修为:竟也再支持不住,而跌在地上,甚至发出呻吟,因为除了麻 痹之外,他还感觉到一种难言的痛苦。

更严重的是,这种痛苦与麻痹云此刻竟由四肢而侵入头脑了,这使他连思索都逐渐困难 起来。

就在他将要失去知觉的这一刻里,他仿佛听到地的下面有人语之声,他暗自嘲笑自己, 地的下面怎会有人的声音呢?

但是这人语又是这么明显,中间还夹杂着一些咳嗽的声音,谢铿心思倏乱,几疑自己已 不在人世了。

他终于完全失去知觉,人语、风声,他都完全听不到了。

当然,他不知道,在他最后听到的地下的人语,是完全正确的,在他所爬行着的地面 下,的的确确有人住着。

西北的黄土,有一种特异的黏性,有许多人,就利用这种特异的土性,凿壁而居,谢铿 存身之地,恰好是在一个高坡上,在这高坡的下面,就有不少人凿壁而居。这种情形除了西 北之外,是绝对没有的。

当谢铿回复知觉的时候,他并不相信自己已由死亡的边缘被救回来了。

因为放眼望去,四周都是土壁,带着点油的泥黄色,此外便一无所有,生像是一座坟 墓。

他又呻吟了一声,微一转折,那种麻痹的感觉仍存在,却已不如先前那么剧烈了。

此时他更是疑窦丛生,不知道自己究竟遇到了什么事。

他行走江湖这么多年,这种事倒的确是第一次遇见。

须知昔日行旅远不及今日方便,谢铿虽有游侠之号,但西北却是第一次来,因为他听到 一些风声,那就是他唯一的仇人、手刃他父亲的铁手神判童瞳已逃亡到了边塞。

因此他丝毫不知道西北的风土人情,西北人凿壁而居的特性,他当然更不会知道,此刻 他存身之地竟是这等所在,自然难免惊惧。

谢铿正自惊惧交集,眼前一花,已多了一人,他更惊,全身本能的一用劲,想跳起来、 但仍然是力不从心,无法办到。

这人来得非常突兀,竟像是从土壁中钻出来的,此情此景,再加上这种人物,谢铿胆力 再雄,心头也不禁微微生出些寒意。

但哪里知道西北的这种土窑,根本没有门户,只不过在人口处多了一重转折,只要行动 略为慢些,便不使人看起来像是自壁中钻出的,尤其是像谢铿这样从未到过土窑的人物,更 容易生出这种错觉。

那人虽仍强自伪装着硬朗,但他脸上的皱纹和佝偻的身形,却无法掩饰岁月所带给他的 苍老。

只有他一对眼睛,却仍然炯炯发出光彩,毫无灰黯之色。

是以当人们第一眼看到他时,他所带给人们的感觉,是极不相称的。

试想一个人有着暮年人的身躯和面貌,却有一对年轻人的眼睛,那在别人的心目中,会 造成一种怎么样的印象呢?

谢铿努力的收摄着自己的神智,他知道此刻他须要应付一个极为奇特的遇合,只是他自 己却无法推测这种遇合究竟是祸是福罢了。

谢铿的目光是深邃的,前额是宽阔的,这表示了他的智慧和慷慨。

然而此刻他却迷惘了——

沉默了许久,那老人用一种极为奇特的目光望着他,目光中像是他对这被他冒着狂风救 回来的年轻人竟有些恐惧。

谁也无法解释他此时的情感,他以前做错过一件事,为了这件事,他离开了他所熟悉的 地方,抛弃了他原有的名声和财富,来到这荒凉而凄冷的地方,一耽就是二十多年。

很偶然的,他发现了这垂危的少年,更偶然的,他竟能看出这少年所受的毒,而花了极 大的心思去救了他。

这不能不说是谢锤的幸运,须知天下之大,除了施毒的人之外,能解开此毒的人,的确 可以说得上是少之又少了。

而这寂寞、孤苦的老年人怎么却能够为他解开此毒呢?

这当然又是个谜。

终于,老人笑了,虽然他的笑容有些勉强,但总算是笑了。

谢铿也从惊骇中平复了过来,他想起了他方才的情况,对这老年人也无形中生出了感 激。

老人带着笑容走了过来,用手轻轻按了按谢铿的肩头,道:“你不要乱动。”伸手一摸 谢铿的前额,脸上竟流露出惊奇之色。

他双目一张,紧紧盯在谢铿脸上,浏览了一转,道:“看不出你内力竟这么深。”他长 叹了口气,又道:“只是你与他结了仇,大约你迟早总有一天会不明不白的死掉的。”

这老人虽然久居西北,但是乡音未改,仍然是一口湖北官话。

须知年龄越大,学习别种方言也就越难,这几乎是人类的通性。

谢挫一愕,倏然色变,问道:“我和谁结了仇——”他对这老人的话,的确是惊异了。

那老人两条长眉一皱,道:“你难道不知道他?”他微一停顿,又接着说:“看你的样 子,大约在江湖上闯荡过不少时候,在武林中也有些名声:你难道没有听说过他?”

谢铿倒吸了一口凉气,蓦地想起了一个人来,脱口而出:“是他?”

那老人微一点头。

谢挫长叹了一声,道:“这倒奇了,我和他素无仇怨的呀?

一侧头,看到老人一只枯瘦的手正按在他肩头上,色如漆黑,黝黑得竟发出了光彩,心 中忽然一动,脸色更是大变。

他开始静静的调匀体内的真气,因为这时他已预料到将来的事端了。

“但愿我的预料错了,”他暗自思索:“无论如何,他总算与我有恩呀,如果我真猜中 了,”又暗叹了口气,接着想下去:“那我真不知如何是好,最糟的是我的猜想看来竟对了。”

他再偷窥一眼那老人的手,那老人仰望着窑顶,像是在想着什么心事。

谢铿费力的澄清自己的杂念,集中了心智来思索这件事。

“既然我中了‘无影之毒’,而这老人却能解救,看来我的猜想不会错了。”他暗忖: “何况他的手竟和我听到的符合——”

他将真气极缓的运行了一周,虽然无甚阻碍,但仍然并不流畅。

于是他气纳丹田,屏除了一切心思,再开始第二次运行。

那老人低下头来,又看了他一眼,心中也是百念交生。

“真像他,除了父子之外,我相信再也不会有这么相像的人了。”老人的长眉依然紧 皱,像是心里也有个解不开的死结,他暗忖道:“若他真是虬面孟尝之子——”

他望着这静卧在他面前的少年,面色已由苍白而逐渐红润,他当然知道他正在运行着真 气:

“江湖传言,虬面孟尝的儿子是个义薄云天的汉子,对我的仇怨,也是深如海渊。”他 难受得很,禁不住又叹了口气,暗忖:“唉,我昔年一时意气,做错了这件事,但是这二十 年了我吃尽了苦,深自忏悔着,人们也该原谅我了呀。

“他方才看了我的手两眼,难道他已经知道我是谁了,所以他在运行着真气——

“此时,只要我手轻轻一伸,便可以点在他的将台穴上,那我就什么事都不必忧虑了, 但是我能这么做吗?”

他心中矛盾不己,连他自己也不知道究竟该怎么做,为了一件错事,他已付出了他生命 中最好的时日来补偿,此刻他能再做第二件吗?

于是,他为自己作了个最聪明、也最愚蠢的决定:“反正我已老了,对生命,我也看得 淡得多了,如果他真要对我如何,那么就让他来吧,昔年我欠人家的债,也早该还了。”

他也合上眼睛,虽然他知道将要发生什么事,他也不去管它。

等到谢铿觉得自己的功力已恢复了大半,他自信已可应付一切事了,他才睁开眼来,却 看到那老人仍静立在他面前。

老人的双手是垂下的,由于腕到指尖的颜色,的确是黝黑得异于常人。

“黑铁手!”这名词在他脑中反复思索着:“除了黑铁手童瞳之外,武林中谁还能将 ‘黑铁掌’练到这种地步。”

他对他自己的推测,信心更坚定了,但是他究竟该怎么对付这老人,他自己也无法作一 决定,这正和那老人的心理完全一样。

黑铁手童瞳和虬面孟尝谢恒夫之间的仇怨,虽然已过了二十多年,但江湖中人却仍未忘 怀,这因为那件事在当时所给人们的印象太深刻了。

何况虬面孟尝的后人,又是江湖人交口称誉的义气男儿,而他为报先人的仇怨,更是遍 历艰辛,这是江湖中人所共睹的。

是以这件事直到现在,仍被江湖中人时常提起,这件事的结果如何,也是大家所极为注 意的。

二十多年前,正是虬面孟尝盛名最隆的时候,山东济南府的谢园,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一章 恩怨分明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游侠录》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