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侠录》

第七章 急转直下

作者:古龙

石慧闯入白云下院,和至蛔掌教的二师弟浮云子动起手来,正自不敌,白非眼看她已要被伤在浮云子的一双铁掌之下——

哪知浮云子突然惨呼一声,跃了起来,挣扎着又跌到地上,至蝈道士群相失色,一拥到前面去,却见浮云子倒卧在地上,面色煞白,左右双肩,各有个酒杯大小的伤口,仍在泅泅往外流着血水。

白非当然也赶到前面,看到这情形,亦是大为惊异,抬头一望,却见站在对面的石慧亦是满脸惊疑之色。

浮云子受了这么重的伤,当然晕过去了,知机子走上一步,蹲下来检查他师兄的伤势,然后站起来,冷笑说道:“这位姑娘果然好功夫,神不知鬼不党的就下了辣手,姑娘请稍等一等,我相信此刻敝教上上下下,没有一个不想瞻仰瞻仰姑娘风采的。”

说完了,他也不等石慧答话,就转过头向一个道人耳语了儿句,那道人奉命走了,他又扶起他师兄的身体,替他点了穴道,止住了血,又轻轻的推拿着,石慧、白非一东一西的站在旁边,都在发着怔,心中都有心事。

“这是怎么回事,这老杂毛怎么会突然受了伤?”她望了白非一眼,忖道:“也许是非哥哥在暗中所施的手脚吧。”正巧白非也在望着她,于是她就情然一笑,表示着自己的心意。

“她笑了。”白非忖道:“想不到她还有这一手,连我都没有看出来她怎么让这老道受的伤。”但他却又不无忧虑:“可是这么一来,我们可真跟峙炯派结下深仇了,这老道非但伤势不轻,而且看样子筋骨还可能断了,要残废。”

他两人互相猜疑,谁也没有想起做手脚的另有其人,因为谁都认为没有这种可能,崆峒道人一个个狠毒的望着石慧,可是没有命令,他们却也不敢在崆峒山上贸然动手,也不敢像他们在山下时那么猖狂,崆峒派教规虽不严,但名门大宗,总还有他气势不同之处。

蓦然——

白云下院进门的大殿之后传来几声极清越而高亮的钟声,钟声划破了秋日清晨的寒风,在这深山里传出老远。

白非眉间一皱,此刻他当然不能走,但留在此地,情况也是尴尬,知机子冷笑着抬起头来扫目一望,目光敏锐地在白非脸上打了个转,然后停留在石慧脸上,冷冷说道:“两位身手都不凡,想必都是高人之后,可是两位若凭着这么点道行就想在崆峒山撒野,那也未免将我崆峒派看的无用了。”

他忽然仰天而笑,笑声里悲哀、苍凉的味道,使人听了有说不出来的不舒服。

石慧气鼓鼓的说道:“动手过招,失手伤人算得了什么,你干什么这样紧张,怕受伤,就不要打架好了。”

知机子惨然一笑,道:“对极了,怕受伤就不要打架。”他目光像刀一样的盯到石慧脸上,寒声说道:“可是姑娘这种发暗器的手段,可也算不得光明磊落吧?姑娘既然做了出来,那事情就好办了。”他又冷冷哼了几声,显是此事已无善了可能。

石慧知道自己绝没有用暗器,可是她却以为这暗器是白非发出的,是以她也不否认,只是奇怪自非为什么不出手却用暗器,因为这似乎不是白非往日的行径,而白非也似乎不用暗器的呀!

白非却在暗忖:“慧妹也是的,怎么胡乱就用了这么恶毒的暗器,唉!事已至此,看来此事只有用武力解决了。”

直到此时,知机子虽然说了这么多句话,白非却始终未曾开过口,这因为他也觉得石慧用暗器有欠光明。

是以他只好不讲话,知机子得理不饶人,又冷冷说道:“两位今日若不还出一个公道来;只怕今日很难走出这白云观了。”

石慧忍不住也冷笑了一声,说道:“那我看倒未必吧。”

话声方了,白非突喝道:“慧妹快闪开。”

石慧一惊,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方想掠开,哪知头顶上突然像是被人动了一下。

她更惊,一摆腰,“飕”的掠前数步,站在白非面前,回头去望,却见一个长身玉立的壮年道人的手里,还拿着自己头上所戴的一朵珠花,正笑嘻嘻的说道:“女娃嘴里老是讲些不好听的活,太不好,太不好,以后要改掉才好。”

石慧吓得不禁出了一身冷汗,紧紧站到白非旁边,她自幼习武,耳目不可谓不灵,可是这道人来到她背后,拿了她的珠花,她却不知道,若此人拿的不是珠花,而是她的脑袋,那么——

她越想越心寒,方才认为崆峒派里不会有什么好角色的话,此刻早忘得一十二净,站在白非旁边,也不凶了,也不骂了。

女人就是如此,当她们知道自己已失败时,她们就会乖乖的接受男人的保护,撒娇、斗气、逞强,这些都不会再现了。

那道人足足比别人高了一个头,羽衣星冠,面白无髯,也只有三十上下,乍眼望去,只觉得他丰神冲夷,简直有些纯阳真人的样子,再仔细望去,却觉得他笑意里有些说不出来的味道,而这种味道却是纯阳真子三戏白牡丹时才有的。

这道人缓缓踱到知机子身侧,脸上带着那种似笑非笑的懒洋洋的味道,问道:“二师兄怎地,伤重不重?”

知机子抬头看了看他,道:“还好。”语气中竟非常缺少尊敬。

那道人也不在意,又缓缓踱到白非和石慧身侧,上上下下地打量着他们。白非说不出的厌恶,皱着眉瞪了他一眼,他也无动于衷,脸上依然是那副神色,又转过头问道:“二师兄的伤,就是这小姑娘出的手吗?”

知机子“嗯”了一声。

“看不出你功夫还蛮不错呢!”他再回转头,向石慧笑道。

石慧不知怎么,总觉得他的眼光好像一直看到自己衣服里面,赶紧又靠近白非一步。

那道人哈哈笑了起来,来来回回的走着。

白非奇怪:“这道人既是崆峒派的弟子,可是怎么对浮云子受伤,却一点儿也不在意,还直笑,而且他轻功像是极高,功力远在浮云子之上,却又叫浮云子为师兄。”

白非想不明白,不再去想,抬头一望,却见这白云下院四周,已聚集了百十个道士,手里都拿着长剑,目光都瞧着自己,目光中都带着冷冷的味道,白非暗叫一声,“麻烦来了。”

这些崆峒道人在白云下院四周站着,也不说话,也不动,只有那长身玉立的道人来来回回的走着,忽然,又在石慧面前停了下来。

白非目光一凛,又瞪在他脸上,他却像是没有看到似的,只对石慧笑嘻嘻的说道:“女娃娃,你看看这么多人都是来抓你的,你怕不怕?”

他望着石慧直笑,石慧又羞又怒,最火大的却是白非,怒喝道:“你少说废话。”

他却也像没有听见,又笑道:“你要是怕,就拜道爷我做师傅,我保险你什么事都没有了。”

石慧气得恨不得他立刻死掉,可是他的那种笑容,却又使得石慧一句都骂不出来。

白非更怒,望了石慧一眼,却见她脸红红的,想到以前她骂人的样子,现在这道人如此说她,她却仍不骂他,白非气得一跺脚,忖道:“你既然情愿被人这么说,我又何必多管闲事。”

那道人更得意的笑了起来,指着自己的鼻子说:“我就是玉鸢子,玉鸢子就是我,女娃娃,你可要记住哟。”他说话时永远带着那种懒散的笑意,笑意中却又有些那种春天在屋顶上叫着的野猫的意味——也许比叫春的猫还显著些。

“玉鸢子,”白非念头一动,突然面罩寒霜,“唰”的掠了过去,那玉鸢子倒也想不到这少年有如此身手,也吃了一惊,往后退了一步,道“这位施主可是也想找个师傅吧?”

自非冷笑一声,道:“想不到,想不到,想不到让我在这里碰到武林中鼎鼎有名的道家名剑手玉面飞鸢史长青。”

“你也知道我的名字?”那道人得意的笑道。

白非笑声里寒意更浓,又道:“阁下在中原武林中,真是人人皆知的大人物,何况是我。”他笑声一顿,又道:“家父昔年曾告诉小可,以后闯荡江湖,平时必须留情,替人留三分活路,只是碰——”

他故意拖长语音,果然看到玉鸢子脸上已有难看的神色露出来,于是他冷笑一声,又道:“若是碰见阁下,却必是要早些送阁下到西天去,因为阁下如多留一日,世上就可能多有一个女子要被沾污,就像阁下以前姦婬自己嫂子一样。”

这玉鸢子亦是崆峒掌教的师弟,此刻当着这么多崆峒弟子,被人说得如此,按理说他应该暴怒才合乎原则,哪知他听完了这些话之后,本来有些怒气的脸,此刻反而恢复了那种似笑非笑的神色,吁了一口气,用眼睛瞟着石慧道:“女娃娃,你听见没有,你的朋友吃醋了哩。”

白非忍不住脸微红,他确实有些醋意,只是在听到这道人就是玉面飞鸢后,他的醋意立刻变成怒火,愤怒与嫉妒,原本不就是最亲密的朋友吗?只是白非此刻的愤怒,却并非基于嫉心,而是他猝地出乎正义和玉鸢子此名所表示的意思。

原来这玉面飞鸢竟是武林中近十年来最令江湖中侠义之士痛恨的人物,因为他是个飞贼,偷的不但是人家的财物,还包括了人家家中闺女的贞操,有时,甚至连她们的心都偷去了,因为*女贞操和心往往是连在一起的。

采花,是武林中正直之士所最不耻的行为,这玉面飞鸢自然也成了武林中正直之士所最不耻的人物,几乎人人都慾诛之而甘心,可是他武功甚高,轻功尤高,人又滑溜,别人竟莫奈其何。

这玉鸢子此刻睥睨作态,根本没有将白非骂他的话放在心上,他虽也是崆峒弟子,但武功还另有人传授,就连本门掌教,对他亦不无忌惮,至于别人的态度,他自然更不放在心上。

此刻白非怒火更盛,厉叱道:“今天我若不叫你这个婬贼纳命,我就不姓白。”

身形一动,快如雷电。

玉鸢子平日自负武功,总是一派大宗主的样子,此刻只觉眼前一花,已有一股冷风袭向前胸期门穴,他这才大吃一惊。

这种和隔空打穴相近的指风,经白非这轻描淡写的一挥,变得极为惊人,玉鸢子惊错之下,甩肩错步,向左一拧身,右掌“唰”的击出,守中带攻,身手不但快极,而且极为潇洒。

白非冷笑一声,并没有将这已可在武林称雄的一招放在眼里,指风抢出,竟在一招之内,连点了玉鸢子肩贞、曲池、跌麻三处大穴,更是一气呵成,曼妙自如。

白非这一出手,知机子才变了颜色,须知他也是此刻崆峒派中号称九大剑仙的一人,自然识货,不禁暗忖:“这年轻人竟会有如此武功。”心中一动,想到另一件事,双眉更是皱到一处。

玉鸢子使尽了身法,才避开白非的这一招三式,已是惊得一身冷汗,白非手底下怎肯再容他喘气,掌影如山,漫天压去。

玉鸢子连连倒退,忽然喉间仿佛低低的呻吟了一声,身法大变,举手投足间,都变得软绵绵的,像是一个思春的少妇在打着自己不能同情的丈夫,而且喉间那种似呻吟却又并不痛苦的呻吟,也连续不断地发着,更像征着某一种意味。

这种武林中谁也不曾见过的身法,果然也使得白非大吃一惊,觉得这玉鸢子的招式,竟说不出的那么难对付,而且他招式中所隐含的那种意味,更使白非说不出的难受。

不但白非如此,崆峒山道士们的表情更糟,石慧此刻,只觉得希望有一问静室,让自己和白非在一起,其他的事全不在意了。

白非和玉鸢子这一动上手,光景可和石慧和浮云子的大不相同,白非不仅焦躁,他再也想不到在崆峒山上会遇到这种人物,更想不到天下掌法中,会有这种见不得人的招式。

三五招一过去,玉鸢子发出的声音,简直就像是一个天下至荡的妇人,久旷之后,遇到一个男人时所发出的那种声音。

白非剑眉深皱,蓦然喝一声,全身骨节大响,竟是达摩老祖易筋经中的狮子吼,他杀机已现,存心要这人妖命丧当场。

玉鸢子呻吟声果然低微了,但仍不断的发出来,白非掌风如山,每一掌都内含着足以开山裂石的力量,蓦然——

一个洪钟般的声音响起,一人朗声说道:“什么人敢在吕祖殿前动武,还不快给我住手。”声音之响亮,每个字都生像是一个大铁锤,一下下敲到你耳膜上,使你的耳膜“嗡嗡”作响。

白非和玉鸢子都倏然住了手,却见一个高大威猛的道人大踏步走了过来,两道浓眉像是两柄剑,斜斜插在炯然有光的眼睛上面,狮鼻虎口,肤色里透出亮晶晶的红色,胡髯像钢针似的插在上面。、这道人一走过来,崆峒道人们脸上都露出肃然之色,玉鸢子也收起了他那种以笑非笑的神色,居然垂首合掌起来。

白非、石慧暗忖道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七章 急转直下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游侠录》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