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湘妃剑》

第12章

作者:古龙

此刻星光闪烁,月光皎洁,风吹长草,虫鸣杂树,正是大好良宵,星月之下, 缪文闪目而望,只见在前面纵跃如飞的黑衣人突地一反手,打出一道金光,竟不偏 不斜地击在自己向他打去的暗器上,只听“呛啷”一声轻响,两道金光,俱都落在 地上。

缪文心中一怔,硬生生将自己如飞掠去的身形,倏然顿住,心头暗骇道:“此 人头也不回,竟就将我发出的暗器击落,身手端的惊人,而他发出的暗器,居然亦 作金色,难道此人真的是他?”

须知他年纪虽轻,却是一生出来,便开始习武,教他武功的人,却又都是天下 武林中顶顶绝顶的高手,常人要是得一为师,便足终身受用,他心中自知,芸芸武 林中,风尘侠士虽多,但要找一个像自己这种身手的,却并不多。

若论以“听风辨位”之技,将别人暗器击落的功夫,本无惊人之处,但缪文自 知自己手中发出的暗器,其劲道和去势,都绝不是一般暗器名手所能企及的,而此 人却从容击落,是以缪文方自心中暗骇,不知道宿迁城中,何来此武林高手?

抬目一望,只见这满身玄衫的夜行人正在含笑望着自己,两道斜飞入鬓的剑眉 当中,沟纹宛然,面目依稀相识,竟是自己日间所遇的那蓝衫书生。仔细一看,只 见他身上穿着的也仍是那一袭蓝衫,下摆掖在腰问的丝绦上,夜色之中,看不甚清 ,竟将蓝衫当做黑衣。

那蓝衫书生凤目之中,棱棱生光,突向缪文当头一揖,哈哈笑道:“深夜打扰 ,实是无状,唐突之处,还望兄台见谅。”

缪文目光一转,亦自朗声笑道:“打扰两字,实不敢当,小可虽然愚鲁,但今 晨一睹兄台之面,便知兄台必是高人,只是——”他语声一顿,剑眉微微一轩,接 道:“兄台夜深宠召,却不知有何见教?”

那蓝衫书生微微一笑,潇洒前行,一面道:“兄台人中龙凤,小可早已有心高 攀,只是无缘相识,只得出此下策了。”脚步微顿处,缓缓弯下腰去,伸手一探, 缪文剑眉一皱,突地抢出如风,疾伸双掌,哪知那蓝衫书生朗声大笑中,身形倏然 后退三尺,伸出手掌,掌中已多了两口一式一样,金光耀目的短剑。

缪文出手略迟,却见自己心中想拾的东西,已被对方拾了起来,心中不禁又一 凛:“此人好快的身手——”抬头一望,那蓝衫书生正在将掌中的两口金剑,不住 把玩,一面微微笑道:“果然一模一样——”语声未了,突又“哦”了一声,低低 念道:“以血还血,以血还血……”手掌一翻,将其中一口金剑用两指捏着剑尖, 递到缪文面前,朗笑道:“这口剑想必是兄台的了,哈哈,若非上面的这几个字, 小可还真分辨不出哩!”

月光之下,只见缪文清俊的面庞上,木然没有任何表情,呆呆地望着他手上这 口金剑,思索半晌,突地仰天长笑起来,道:“兄台想必就是名传武林的金剑大侠 了,小可闻名已久,却不想今日得见——”缓缓伸出手掌,亦用拇、食二指,捏着 剑柄,两人面上虽然俱是笑容不绝,但心中却各各存下衡量对方之心,此刻竟都将 全身真气,贯足右臂,聚在这两根手指上。

刹那之间,只见这口长未达尺的金色小剑,随着他两人的四根手指,越来越长 ,那蓝衫书生哈哈一笑,缩回手去,含笑说道:“无怪江湖传言,都道那金剑侠的 武功越来越高,行事也越来越是神出鬼没,原来却是出自兄台手笔,小可虽然无心 掠美,但人言凿凿,小可却之不恭,也只有生受了。”

缪文目光淡淡一睹那口此刻已变成一条细棍的“金剑”,冷冷道:“小可方才 本自奇怪,这小小的宿迁城里,怎地有如此高手,此刻才知道是金剑大侠,想必是 阁下听到江湖道上,有了膺品,是以便赶来查看查看的吧!”

手微一扬,掌中之“剑”,便已脱手飞去,“噗”地一声,竟深深插入地下, 只剩下一段稍具原形的“剑柄”,仍在地面上不住地颤动。

那蓝衫书生微瞥一眼,面上笑容,却仍未变,缓缓笑道:“兄台这却错了,想 兄台在江湖道上,以”金剑”之名,替天行道,所做所为,正是小可所慾行而未及 行者,小可正恨不得如同兄台这般‘膺品’,再多上几个,也好为芸芸江湖伸张一 些正义,为莽莽武林留得一些公道——”缪文面微一红,心下暗忖:“人道‘金剑 侠’是个慷慨磊落的汉子,今日一见,果真名下无虚,我冒名行事,又复恶言相加 ,他非但不以为怜,还如此对待于我——”一念至此,不禁对眼前这蓝衫书生大起 好感。

须知他幼遭孤露,身具深仇,而仇家可都是当今江湖中炙手可热的人物,羽党 遍及天下,他自知自己虽因机缘凑巧,常人梦寐难求之物,自己却每每垂手而得, 但自己若要报得深仇,却仍非易事。

是以他平日行事,慎重无比,唯恐行藏破露,被别人识得真象,他虽是性情中 人,但种种原因,却使得他对人们都有了提防之心,是以他先前对这蓝衫书生的态 度,便也因是而发。

那蓝衫书生一双凤目,始终凝注在他面上,星月交映之下,他面上虽仍一无表 情,但月光闪烁,却显见他心中甚不平定。

两人目光相遇,缪文心中暗叹一声,沉声道:“小可身世惨痛,又多难言之隐 ,冒犯之处,兄台必可见谅——”他微微一顿,又道,“兄台磊落男子,慷慨英雄 ,既慾折节下交,小可正是求之不得,日后如有机缘,还望不吝赐教。”言下之意 ,却是今日就此别过了。

但那蓝衫书生却生像全然不懂他话里的含意,哈哈一笑,道:“小可方正,复 姓端木,却到此刻还未请教阁下的高姓大名呢!”

哪知他语声方落,缪文竟突地面色一沉,转身慾去,这蓝衫书生神色也不禁为 之一变,心道:“我好心结纳于你,你又何苦做出这等面目来?”他自不知这缪文 身世隐秘,有人问他姓名,正是犯了他的大忌,一念至此,冷哼一声,身形动处, 竟突地掠到缪文前面,双臂微张,拦住去路。

缪文面色又是一沉,冷冷道:“兄台意慾何为?”

这蓝衫书生端木方正剑眉一轩,随又哈哈大笑,道:“小可请教兄台姓名,兄 台怎地如此相待,难道小可就真的高攀不上吗?”虽然仍是含笑而言,但语气之中 ,却已远非方才之客气。

缪文苍白的面色,倏然由白转红,又随即由红转白,似乎在强忍着心中怒气, 沉声道:“小可与兄台一不沾亲,二不带故,三无仇怨,可说是全无瓜葛,兄台却 恁地盘查小可姓名来历作什?”

他语声一顿,冷笑两声又道,“何况小可纵然用的暗器,亦是金剑,但却亦从 未冒过‘金剑大侠’的名声,难道普天之下,就只阁下一人能用这金剑做暗器不成 ?”

端木方正怔了一怔,立即轩眉笑道:“极是,极是,想那‘金剑’一物,人人 皆可用得,又并非我端木方正一人能用之物,只是一”他笑容一敛:“这‘膺品, 二字,却是出自兄台之口,又不是区区在下说出的。”此番缪文却不禁为之一怔, 却听这金剑侠端木方正接口又道:“兄台若说与小可一无瓜葛,此话小可却也不敢 苟同。”

缪文目光一凛,厉声道:“在下与兄台有什爪葛,难道兄台也是与那——”语 犹未了,那端木方正却已接口笑道:“兄台可知道,被兄台自高、洪两湖中取去的 ‘三才宝藏’,却本应是区区在下之物哩。”

此话一出,缪文不禁面色大变,倏然倒退三步,戳指道:“阁下究竟是谁,怎 地知道那——”语声倏然一顿,却转口道:“三才宝藏是谁取去的,难道阁下亲眼 见到是为在下取去的不成?”

哪知这端木方正却纵声笑道:“正是,在下正是亲眼所见,那三才宝藏是被兄 台取去的。”伸手一掏,竟从怀中取出一张羊皮薄纸,想是因为年代久远,已泛黄 色,端木方正双手一张,将这张羊皮薄纸,张了开了,送到缪文眼前,道:“此是 何物,兄台想必是见过的了。”

缪文目光一扫,面容更为之大变,沉吟半晌,方慾答言,哪知这端木方正微微 一笑,将这张羊皮薄纸,又叠了起来,一面道:“这份‘三才秘图’,在下得到之 时,想必远在阁下之前,只是小可那时习武正勤,无法分心及此,直到年余之前, 小可那时武功小有所成,便依图所示,寻得了那百十年来,为天下武林中人垂涎不 已的三才宝藏。”

缪文俯首沉吟,喃喃自语:“年余之前……”蓦地双目一张,问道:“兄台那 时怎地不取去呢?”

只见端木方正哈哈笑道:“只是小可那时孤身而往,虽有取宝之心,却无取宝 之力,虽入宝山,只得空手而回,本想尽快寻找几个帮手,入湖取宝,但小可一生 独来独往,要寻帮手说来虽易,行来却是极难。”

他语声一顿,将那张羊皮薄纸,缓缓收回怀里,又道:“而且这‘三才宝藏’ 深在湖底,取宝之人,不但要水性极佳,而且还要生性侠义,又得与那‘水上萧门 ,中人毫无关连,这三样中要是缺了一样,便万万不能求他帮助我取宝。”缪文不 禁暗中颔首,只见端木方正缓缓伸出三根手指,又道:“我想来想去,只有那昔年 名扬天下,今日却已归隐,在武林水路中的地位,仍在那天下三十六道水路总巡阅 之上的五湖龙王龙在田三位后人,‘五湖三龙”不但水性、武功,俱是上上之选, 而且为人侠义,也不会见财起意,是三条光明磊落的汉子,若能求得此三人助我取 宝,那是再好也没有了。”缪文面色又是一变,沉声道:“只是这三人却未见有空 呢?”

端木方正轩眉一笑,道:“阁下所见极是,想那‘五湖三龙’自从二十年前, ‘五湖龙王’突地消声灭迹之后,便也相继归隐,小可与之又无深交,人家怎会冒 然答应,但急病乱投医,小可虽知无甚厚望,也得去试上一试。”

缪文冷笑一声,负手仰望,只见群星满天,月圆如盘,目光一垂,却见那端木 方正正自似笑非笑地望着自己,接着说道:“小可费了无数心力,才探听到那‘五 湖三龙,归隐之后,是隐居在那长江口中的崇明岛之上,便毫不迟疑地兼程赶去, 哪知到了崇明岛,那’五湖三龙’却都已离岛而去,只剩下两个垂髻童子,在那龙 氏三兄弟所建的茅舍中守屋。”

“当时在下心中十分奇怪,想那‘五湖三龙,俱是归隐之人,怎地会同时离岛 而去,便再三追问那两个垂髻童子,那两个垂髻童子先是不说,被我问得急了,才 道:‘几天之前,来了位英俊少年,和师父谈了一夜,那一夜里师父又哭又笑,我 们正在奇怪,哪知第二夭师傅们就都和那位少年一齐走了。,我就问:‘尊师临行 之时,可曾留下话来,说要到哪里去。,那两个童子对望了一眼,我见他们仿佛不 愿说出,便又道:‘我和尊师是数十年故交,此次来访,是有着急事,你们自管说 出,尊师必定不会见怪的。’”(东方剑注:原本如此,实在改不胜改。:-()缪 文冷冷一笑,道:“想不到阁下非但武功惊人,口才也是极好的。若是换了别人, 只怕那两位童子便再也不会说出来。”嘿地一声,目光又望到天上。

那端木方正却生像是全然不懂他语中的讥嘲之意,连声笑道:“岂敢,岂敢。 ”

缪文“哼”了一声,却听他又自笑道:“当下那两个童子又仔细打量了我两眼 ,才说道:‘师傅临走的那天,将好久都未动用过的水衣水靠都带了去,说是要到 洪泽湖去,少则一月,多则三月,便要回来,尊客是有要紧的事等他老人家,不妨 在这里住下来。、我一听这话,吓了一跳,心想,’莫非他们已被别人请去寻宝了 ?,口里连说:‘不必了,不必了……’转身就走了出去,只听那两个童子在后面 叫道:‘尊客怎地连茶都不喝就走了。’我心里虽很喜欢这两个童子的聪明伶俐, 但又着急那‘三才宝藏’,只得不理他们就走了。”

缪文两目仍自望在天上,口中却冷笑道:“这个自然,想那两个小孩子又是什 么东西,怎配和‘金剑大侠’多话。”

端木方正轩眉笑道:“在下虽如此说,对兄台却是绝无恶意,兄台又何苦如此 挖苦干我。”缪文哼了一声,闭口不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2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湘妃剑》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