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湘妃剑》

第15章

作者:古龙

仇恕极其清楚地感觉到,这沉重的脚步声,距离自己已越来越近,但是他却仍然像一座山岩般屹立着,连动弹都没有动禅一下,因为他确切地知道,一个人应付任何一种变化的发生,最好的方法,就是保持镇静,艰苦的锻练与复仇的意志,无比坚强的复仇的意志,使得他每一根神经,都像是钢铁一样,若没有足够猛烈的打击,休想使得他钢铁般的神经震荡一下。

而此刻,这突然传来的脚步声,对他的打击,显然是不够猛烈的,起先,他虽也会感到一阵悚懔的寒意。

但是,这阵悚懔的寒意,极快地便消失了,快得连他自己都仿佛没有感觉到,当他抬起目光,看到站在他对面,正在一面喘气,一面说话的枯瘦汉子,虽因这阵脚步而中止了自己的话,但面上却并没有什么明显的恐惧之色,有的只是一些轻微的惊讶,因之,他知道自己身后行来的这人,并不足以令自己惊慌,因为假如一个人并没有令世上其他任何一个人恐惧的话,那么这个人也就更不会令仇恕惊慌了。

何况,这个人的脚步声是那么沉重,沉重得即使一个白痴或者半聋的人也能清楚地听得到,当人们要想加害另一个人的时候,他们通常是不会发出如此沉重的脚步声的。

因之当脚步声越来越近的时候,他只是缓缓地回过头去,投以平淡的一瞥,他甚至在回过头去之前,已能自信地猜透:“一定是方才在大殿中那两个奇异的道人,此刻已走了出来。”

哪知——当那枯瘦的汉子喘了一口气后,说:“小的一生之中,从来也没有看到比那人再难看的面孔,当时——”就在他说到“当时”两字的时候,他倏然中止了自己的话,因为此刻他眼中,又出现了一个吓人的景象。

但是,他面上为什么没有现出像他心里一样恐惧的面容呢?

因为他虽然看到了这景象,却不会真的了解,这一来是因为。

他吓坏了,吓得不能了解,但最主要的却是,此刻他已根本不知道什么“恐惧”,恐惧是属于神志的,而他的神志却完全停止了作用,已完全地麻木了!

于是一一这可恨的,该咀咒的麻木;便使得仇恕又下了个错误的判断。

他甚至没有去望跪在地上的另四个人,以及站在他身侧的“牛三眼”一眼,也根本没有注意这些人面上的表情。

可是,就在他方自转过头去的时候,他微带笑意的眼角轻轻一瞥。

这一切事都是在极短极短的刹那之间发生的——从那枯瘦汉子的中止说话,直到仇恕此刻的回转头去。

牛三眼面上的肌肉,是在恐惧而紧张的扭曲着,若不是因为仇恕的镇静,这满腔义气,满腹自傲的市井豪雄,准会不顾一切的惊呼出声来,但是,等到他看到仇恕转身一瞥的时候,他立刻知道这奇异的少年的镇静,也是有着限度的。

仇恕目光一瞥,心头蓦地一震,转身、错步,唰地拧转身躯,厉喝:“你是谁?”

暮春的阳光,尚未完全升到中天,从微偏东处斜斜地照下来,照在这杂草丛生,砖石满地的荒野破落的院落里。

就在这荒败颓废的院落里,丛生杂草的泥地上,此刻正鬼魅般地站着一个长发披肩,一身长袍的女子,此刻她已停下脚步,一动也不动地站在那里,春阳映着她的长发,微风吹着她的袍角,她阴凄凄地笑了一下,但焦黄僵木的面目上,却没有丝毫笑意,“牛三眼”机伶伶连打好几个寒噤,一直到许多年以后,他还在和别人赌咒,赌咒说这女子是刚从坟墓里跑出来的。

仇恕倏然转身,一声厉喝,却换得这女子的一声冷笑。

他暗中一调真气,又厉喝道:“你是谁?此来何意?”

这长发披肩,形如鬼魅的白袍女子,目光紧紧盯在仇恕脸上,就像是亘古以来都未曾移动过一下似的,她简短而森冷地回答:“找你!”

“找我调仇恕惊奇地重复一句,他想不出自己几时见过这女子,也想不出自己几时和这女子以及有关这女子的一切有过关连,这种面目人们只要见过一次,便永生也不会忘记,他确信自己的记忆这次绝不会欺骗自己:“难道她也是那‘灵蛇,毛臬的裳羽?”这念头在他心中一闪而过,于是他戒备得更严密了,他沉声道:“有何贵干?”

这白袍女子又自阴凄凄一声长笑,笑声未住,突地闪电般旋身一掠,掠到这祠堂正殿的后面门户前,冷喝道:“出来!,’她动作之快,就像是白驹过隙,当人们方自惊异于她身形的转动时,她又已一动也不动地站在门口,若不是人人都亲自见到她方自这边掠去,她就像是已在那里站了几个时辰似的。仇恕剑眉微皱,暗忖:“怎地又凭空出来个如此怪异的女子,武功竟是如此之高?”

只听这女子喝声方住,祠堂正殿中突地传出一阵阵大笑之声,那身材颀长,面容清癯的白发道人,在笑声中漫步而出,目光闪电般在当门而立的长发女子身上一扫,却再也不望她一眼,笔直地走到仇恕身前,含笑说道:“酒未终,筵未散,施主为何就匆匆走了,不该,不该,大是不该,你我萍水相逢,颇觉投缘,且随贫道再去喝两口调他放声狂笑,朗声而言,一把拉住仇恕的肩膀,那诡异绝伦的白袍长发的女子,他竟像是根本没有看到。仇恕心中一动,亦自含笑道:“道长如此抬爱,小可敢不从命。”回过头,向那已自吓得面无人色的“牛三眼”道:“你这些伴当,此刻穴道解开,血也止住,你替他们上些金创葯便可无碍,我且随这道长进去喝两口。”目光一转,向那自发道人微微一笑,他此刻竟也生像是不再感到那长发女子的存在似的,任凭这白发道人拉着自己的肩膀,向殿内走去。

当门而立的长发女子始终没有回过头来,她笔直地站着,直到仇恕和那白发道人又都走到她身后,她倏然转身,仇恕只觉心头微微一震,但面上却仍满带笑容,直到此刻,他还不知道究竟该如何应付这怪异绝伦,来历不明的女子,而他在没有决定自己下一个步骤该如何做的时候,面上永远都带着这种飘逸而不可捉摸的笑容。

白发道人哈哈一笑,道:“这位女施主怎地挡住贫道的去路,但请借过一步,让贫道长发女子的目光就像是正在仇恕脸上生了根似的,除了仇恕之外,她再不向别处望一眼,白发道人的话,她更是理也不理。”我不管你究竟是什么人,也不管你这样装模作样,鬼鬼祟祟是为了干什么,但是——”她生冷、缓慢、一字一字他说着,每一个字在她的舌尖滚动一下,从牙缝中迸出,就像是冰珠落在石板上似的,冰冷而简短,任何人都无法从她的语句中,寻得任何一种喜、怒、哀、乐的情感。

。此刻她语声微顿,但绝不给别人插口的机会,立刻接着道:“以后你的手指要是再碰到毛文琪一下,我就斩断你的手指;你的眼睛一要是再望毛文琪一眼,我就挖出你的眼睛,而且——现在你要是还不停止你脸上这笑容的活,我就会叫你永远都笑不出来!”

她冰冰地结束了自己的话,目光仍然望着仇恕,望着仇恕面上的笑容。

仇恕面上的笑容,果然消失了,她满意地哼了一声,哪知她“哼”声未了,仇恕却又纵声狂笑了起来,他狂笑着道:“阁下说的话,小可一句也听不懂,如果阁下不嫌麻烦的话,就请阁下再说一遍,小可为什么不能看毛姑娘一眼——”他话声未了,那白发道人亦自纵声狂笑起来,他狂笑着接口道:“贫道虽然置身方外,但让贫道见了绝色美女而不望她两眼,却也无法做到,除非——哈哈,除非这女子的尊容实在不敢领教。”

这白发道人昔年纵横武林时,本来是个不苟言笑的人物,但后来他浪迹天下,纵情山水,十年以来,早已将世上的一切名利之争,礼教规范,都抛到九霄云外,已是脱略形迹,不修边幅的风尘隐士,是以他此刻方自会说出这种话来。

他此刻已隐约地感觉到这少年,这女子,都和自己有着些关系,但此刻他重返江南,原已将一切事都置之度外,是以他也不怕会牵涉到任何麻烦,他狂笑着说完了话,抬起头,只觉这长发女子目光一闪,果然已望到自己身上。

没有一句话,甚至连一个字都没有,这长发女子突地冷笑一声,电也似地伸出手掌,仇恕心中一惊,哪知这女子右掌一伸,一落,“啪”地一声,竟在自己左掌上打了一下,仇恕心中大奇,不知道这女子怎地突然打起自己来,只见她一双手掌,春葱慾折,莹白如玉,他目光一瞬,哪知这女子左掌一反,“啪”地又是一声,竟在自己右掌上又着着实实地击了一掌。

这两掌掌声清脆已极,仇恕与自发道人俱都一怔,突地觉得一股无法形容的腥臭之气,横身而来,那自发道人心中一动,只听这女子“咯”地冷笑一声,阴森森地又自说道:“还不走!”

自发道人目光连转几转,笑容已敛,想是在努力思索着什么,仇恕微微一笑,朗声道:“小可正是要走,只是阁下挡住了去路——”他抬头一望,只见这白袍女子面上仍是一无表情,但目光却开始活动起来,他心中一动,闪目望去,只见她目光之中,满是矛盾痛苦之色,这种眼色是只有人们在努力克制着自己的慾望时才会有的,他不知道这看来像是一无情感的女子,怎会有这种眼色。

他心中正自猜疑不定,却见那白发道人突地大喝一声:“毒龙掌!”

白袍女子冷冷一笑:“不错!”双掌一翻,“啪、啪”两声,双掌闪电般又互击一掌,白发道人如见蛇蝎般,突地倒退两步,仇恕又惊又奇,这白发道人仍拉住他的臂膀,他只得随着倒退两步,一阵风吹来,方才那腥臭之气,又自扑鼻而来,他只道这白发道人抓住自己臂膀的手,抓得越来越紧,突地手掌一松,仇恕眼前一花,这白发道人身形一动,双掌如风,唰唰,唰唰,竟突地向这长发女子攻出四掌。

掌势如风,掌风虎虎,仇恕暗赞一声,这自发道人武功果然不弱,却见这长发女子娇躯的溜溜一转,身躯倏然滑开五尺,突地放声呼道:“你看到了吗?这是他逼我动手的,可不是我有心破戒呀!”呼声虽大,但却娇柔清脆,哪里还是方才那种冷冰冰的声音。

仇恕更惊更奇,心中一动,顺着这女子的目光望去,只见她目光在右边的土墙上一转,长袖一拂,突地轻飘飘向白发道人拍出一掌。

掌势虽轻,但这白发道人似是心存畏惧,竟不敢硬接她这一掌。

仇恕心念连转数转,正自举棋不定,哪知右面土墙上,突地缓缓升起一条人影来,轻轻说道:“师姐,我没有看见!”

仇恕一惊,转目望去,脱口呼道:“文琪,果然是你在这里。”语声未落,突地一股掌风,迎面拍来,这掌风又轻又柔,似是毫无劲道,仇恕全心全意在望着方才自墙上现身的毛文琪,见到这一掌拍来,便也随意拍出一掌。

眼看他这一掌就和白袍女子击来的一掌功力相击,白发道人面容骤变,却已喝止不及,毛文琪纵身一跃,从墙上飘飘落下,突又幽幽一叹,轻轻道:“师姐,我没有看见。”

那白袍女子掌到中途,眼看就要拍上仇恕的手掌,听到这句话突地平掌一缩,身形闪电般退到土墙边,狠狠瞪了毛文琪一眼,厉声道:“我是为你好,你还说没有看见,明明是老道士先向我动手的。”

毛文琪眼帘一垂,目光望在地上。

“我真的没有看见,何况……何况他也没有先向你动手!”

白袍女子狠狠一跺脚,厉声道:“你真是没出息,你知不知道人家怎么对你,你这样对他?昨天晚上我跟你说的话,你难道没有听见吗?你说他不会武功,你看他是不是不会武功,他对你到底存着什么坏心思,我虽然不知道,可是——可是——”身形突地一转,闪电般掠到那兀自伏在地上,己被吓得呆了的五个人身前,目光一转,出手如风,劈面抓住一个瘦小枯干的汉子的头发,一把提了起来,这汉子惊呼一声,已被她凌空提起,提到毛文琪身前,寒声说道:s“你问间这家伙,昨天晚上说什么话,哼!昨天晚上要不是你苦苦拉着我,我才不管什么誓言,早就跑到你房间隔壁去,把那小子拖出来一刀宰了。”手腕一反,将那枯瘦汉子丢在地上,厉喝道:“你说,你说,你昨天晚上,说的是什么话?”

。这枯瘦汉子本已吓得心神无主,此刻被她这一拉,一拖、一丢,只觉浑身宛如骨折,竟滚在地上杀猪般叫了起来。

仇恕呆呆地楞在当地,他虽然聪明绝顶,此刻亦不知该如何应付,自发道人目光四转,见到这情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5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湘妃剑》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