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湘妃剑》

第18章

作者:古龙

夜深!

春风扑面,繁星在天,繁荣的嘉兴,夜市却已在逐渐消沉了。

灯火渐少渐稀,行人渐稀渐无,由喧闹而沉寂,由沉寂而复苏,由初苏而再喧闹……这正是千古以来,任何一个城市不变的节奏,一辆满堆花粉的车子,被一个满面得意的货郎,由街头推了过来,又消失在浓重的夜色里,春风吹得车上的小铃,叮铛微鸣:到了这铃声摇曳的余音,袅袅散尽,静寂便完全将这条青石铺成的道路吞没……

咦!奇怪!

怎地还有两匹鞍辔鲜明的健马,停留在这无人的街畔?

噢!是了!

原来这间小小酒楼,直到此刻里面还有客人!

门板已上起大半,一线昏黄的灯光,自门板的空隙中露出,无力地投落在清冷的街道上。

从这空隙中望进去,你恰好可以望见一个身穿锦袍,肩宽腰窄,沉厚,却又挺直的背影。

他缓缓转回头,浓眉深皱,目光炯然,利剪般向外扫了一眼——虽然他此刻已是不惑之年,但他的目光,的确还有着利剪般的锐利,似乎这一眼便足够将那厚金的门板看穿!

目光一闪,他轻轻一声叹息,然后回身,浓眉皱得更紧,缓峻道:“天色竟这般晚了!”突地重重一拍桌面,“我就不信这偌大的嘉兴城,竟会没有一家空着的客房!”

桌上零乱的杯盆碗盏,被他这随手一拍,都震得跳了起来,坐在他对面的,是一个青衣窄袖,但却满头珠翠的中年妇人——这衣着与头饰,是多么地不相称,就正如她的目光与语声的不称一样!

因为她的目光是温柔的,语气却也有如利剪般明快。

她目光温柔地望着对面的锦衣人,chún边泛起一丝微笑,道:“也许真有大帮客商经过,不然哪有开店拒绝客人上门的道理,你又何必生这么大的人气调目光是温柔的,笑容也是温柔的,但这种显然是久经抑制和忍耐才养成的温柔,却丝毫掩不住她眉目间的刚健桀傲之气,也就正如她己日渐丰腴的体态,掩不住她身手的矫健一样。锦衣耀目的中年汉子目光一落,微喟道:“话虽如此,但这嘉兴城,一无武林人家可供投宿,难道真教我们餐风宿露一宵不成调四顾一眼:“这酒店终不是长留之地呀!,,这昔年纵横天下,四海为家,不知餐风宿露多少次的武林健者,已因多年来的养尊处优,而消磨去他的钢筋铁骨,此刻竟为了一夜的宿处而不安,惶恐起来,若换了二十年前,他纵然在露天下仁立三夜,只怕他也不会皱一皱眉头。中年妇人轻轻一叹,缓缓道:“我们连夜再赶一站,又有何妨。”

锦衣汉子浓眉一皱,暴声道:“再赶一站,我倒无妨,你……你……”表情突又变得十分温柔,叹道,“你难道忘了你已有六个月的身——”中年妇人秋波一转,接口道:“你这人真是,在这里说些什么?”双颊之上,居然隐现红晕。

锦衣汉子皱眉道:“我叫你这次不要出来,你偏要出来,还一定要骑马…唉,这是你第一次——”语气突地一转,接口道:“不知是男是女?武林中人若是知道‘鸳鸯双剑,即将有后,必定又是足以轰动一时的大事!”双眉微轩,神采飞扬,得意之情,溢于言表,那妇人面上的红晕,却更浓厚了,浓得有如胭脂!她垂下头,低语:“我没有什么,还抵得住,这次事关系着我们的此后半生,也关系着我肚里这孩子的一生,我怎能留在家里不闻不问?”

锦衣大汉双眉再次一皱,沉声道:“不知江湖传言可是真的?我就不信那姓仇的真一一”忽地他不住咳嗽。

中年妇人依然垂着头,语声更低,道:“有件事我一直没有和你说,怕你心乱!”

锦衣汉子急问:“什么事?”

中年妇人缓缓道:“你可知道毛大哥这些年来,广植势力,不惜千方百计,收买武林人士的心,都是为了什么?锦衣大汉皱眉道:“不知道,你怎地近年说话也变得吞吞吐吐起来。”

中年妇人长叹一声,道:“十七年前,一个下雨的晚上,你和毛大哥,还有杜仲奇深夜出去搜寻青萍剑宋令公和巴山剑客柳复明的下落。”

中年锦衣大汉道:“不错,那天晚上的确下着雨,还有雷电,我知道你一向最怕雷声闪电,就叫你和毛大嫂睡在一起。”

目光一落,思潮回溯,沉声低语:“那天晚上,虽然没有寻得到宋老儿和柳道士,却在无意间抢下一批红货,这件事毛老大和社仲奇都不知道——”他目光似有意,似无意,望了那中年妇人头上的珠翠一眼,接道:“后来我与毛老大、杜仲奇会齐,回家的时候,你却已经睡了!”

中年妇人双盾轻颦,沉吟半晌,道:“这件事我知道,可是详细情形,你一直没有告诉我,我也一直没有问你,因为毛大嫂那天晚上对我说了一件事,我也一直没有告诉你。”

语声微顿,半晌静寂,一时之间,两人心里似乎都在想些什么。

终于,中年妇人缓缓道:“那天半夜里,雷声很大,我翻来覆去地睡不着,哪知毛大嫂也翻来覆去地睡不着,我忍不住问她:‘为什么?,她才告诉我,说毛大妹子出来的时候,肚里已经有了身孕。”叹息一声,加了句:“肚里已经有了姓仇的孩子!”

锦衣汉子浓眉一扬,目光闪动,似乎想说什么,却始终没有说出,阵风自门隙中吹入,他只觉身上起了一阵寒意!

中年妇人默然半晌,又道:“当时我听了她的话,心里虽然也在吃惊,却还是安慰着她,说:‘这孩子既然是你妹子生的,难道你妹子还会叫他来找你们复仇么?’毛大嫂没有说话,过了许久,她才叹着气道:‘大妹子要不是对她哥哥不满,又怎么会悄俏地溜走呢?。”说到这里,她语声一顿,方自接口道:“所以后来毛大嫂坚持不让她女儿跟着毛大哥练武,而把她送到‘屠龙仙子’那里去,也就是怕毛大妹子生的孩子去找他们报仇,现在一唉,时日匆匆,那个孩子也该长大了。”

锦衣汉子浓眉皱做一处,俯首沉思半晌,仿佛自语着道:“如此说来,近日的事,难道真是那姓仇——”语声突顿,大喝一声:“是谁?”

双手微按桌面,身形反掠而出,凌空一转,落在门隙边,中年妇人亦自长身而起,于是她凸起的腹部,亦自现出桌外。

只听门外一声朗笑,一个清朗的语声,含笑答道:“是我!”

接着门板又被拉开一线,首先进来的,竟是这酒店的店伙。

锦衣汉子冷“哼”一声,脚下微退半步,目光却仍凝注门外。

昏黄的灯光下,只见一个锦衣华服,风姿飒爽的英俊少年,含笑走了进来,明亮的目光,先在那中年妇人身上一转,瞬即停留在锦衣汉子的身上。

锦衣汉子目光凛然,缓级抬起手掌,握住腰畔的一柄装磺得极为华丽的长剑剑柄,他的手指细长而有力,指甲更是修得光光秃秃,武林中人一望而知,此人定是剑法极高的内家剑手。

他自上而下,仔细将这华服少年瞧了一遍,目光缓缓转向那垂手立在一旁的店伙,冷冷间道:“此人是谁?”

那店伙见了他的目光,却结结巴巴他说不出话来,华服少年抱拳一揖,含笑朗声说道:“在下缪文,乃是这家酒店东主的知交。”

锦衣汉子冷哼一声,沉声道:“难道你是要来下逐客之令的么?”

“缪文”抱拳笑答:“岂敢,岂敢,在下只是听得这位店伙说起,有两位气度不凡的客人,今夜没有宿处,是以特地赶来!”

锦衣汉子面容略霁,“缪文”接道:“尤其是尊夫人身上似乎不便,两位如不嫌在下冒昧,不妨到寒舍暂宿一宵。”锦衣汉子目光如电,又自上而下打量了他几眼,突地冷冷道:“我与你一不沾亲,二不带故,你对我的事为何如此热心?”

“缪文”神色似乎一呆,却听他厉声又道:“你若对我有所图谋一哼哼,那当真是活得不耐烦了……”

“缪文”木立半晌,突地仰天长笑起来,抱拳笑道:“好好,阁下既然怀疑在下别有用心,那么就算小可多此一举好了。”袍袖一拂,转身而行。

昏黄的灯光,映得他缕金的长衫闪闪生光,锦衣汉子突地笑道:“兄台慢走……”

“缪文”微微一笑,转过身来,缓缓道:“有何见教,难道还要将在下一一一”锦衣汉子接口笑道:“在下前言,不过聊以相戏耳,以兄台这般人品,心中怎地会有不端之图谋。”回首望了那中年妇人一眼,又道:“你说是么?”

“缪文”面上依然微带笑容,对他这种前倨后恭的态度,丝毫不以为意,似乎天下任何事的发生,都早已落在他的算中。

他只是微笑说道:“如此说来,阁下如下嫌寒舍简陋,便请委屈一宵,也好让小可一尽地主之谊。”

锦衣汉了连忙接口道:“既承抬爱,敢不从命。”

转首喝道:“店家,看帐!”

“缪文”微微一笑,随手取出一锭银子,抛到桌上,一面笑道:“阁下远来是客,且让在下做个小小东道。”

锦衣汉了暗地高兴,大笑道:“如此只得谢了。”

那中年妇人亦自敛衽为礼。

三人。齐走出店外,那两匹健马,鞍辔未卸,伫立在犹带料峭春寒的晚风里,既不嘶鸣,亦无蠢动,全身纯白,一无杂色,眼望去,使知是千中选一的名种良马。

锦衣汉子大步而前,伸手轻抚马项长鬃,含笑回顾道:“兄台出身世家,必定善于相马。”倏然住口不言,但言下之意,自是要“缪文”对他这两匹白马称赞两句。

“缪文”淡然一笑道:“的确是好马。”

锦衣汉子面上露出得意之色,笑道:“不知兄台可曾驶马而来,否则你我便在这星空之下漫步而归,倒也可算是件雅事。”

“缪文”含笑道:“寒舍离此颇有一些路途,尊夫人——哈哈,你我还是一齐归去,在下当命人将这两匹健马送回。”

锦衣汉子面容微微一变,正在抚摸马项长鬃的手掌,也突地停顿下来,原来“这夫妻两人”一生别无所嗜,所嗜唯有黄白之物而已,这两匹健马他不惜重金求来,此刻心中不禁暗忖:“这少年弄来弄去,莫非是想来骗我这两匹马不成?”

心念方转,只见“缪文”左手微招,口中轻轻呼哨一声,街的转角处,突地奔来一辆四马大车。

星光之下,只见这辆大车竟是色作银白,灿烂生光,拉车的四匹健马,亦是通体纯白,奔行之势极迫,落蹄之声却极轻,马到近前,赶车的白衣御者轻轻呼哨一声,四匹健马,便一齐止步,生像是轻功已达妙境的内家高手在急行之时收势那么自然。

锦衣大汉、中年妇人对望一眼,咯然若有所失,他用重金求来的两匹名马,此刻与这四匹白马一比,实是判如霄壤。转目望去,只见这两匹马自己似也有些自惭形秽,马尾轻隆,缓缓走了开去。

“缪文”对他们神色的变化,似乎根本未曾注意,仍然含笑道:“两位先请上车,尊马自有人送回寒舍。”

锦衣汉子逡巡道:“在下这两匹虽无法与兄台之马相比,但性子却是顽劣得很,生人近它不得——”“缪文”接口笑道:“小可舍下御者,来自关东,一生驯马,且让他试上一试。”

微一拍掌,这辆银光灿烂的马车前座上的两个白衣御者,便有一人跃了下来,锦衣汉子目光转处,只见此人一身银白劲装,板肋虬髯,身躯硕壮,身手却极其矫健,脚下珠光闪闪地,竟穿着一双缀以明珠为面的薄衣快靴,躬身向“缪文”一礼,大步走到自己两匹马前,忽目光凝注,脚步放缓,一步一步地走了过去。

而自己那两匹“生人难近”的健马,此刻竟如受魔力,动也不动,银衫珠履的关东大汉轻轻易易地便拉了它们的鞭索,纵身跃了上去,锦衣大汉面颊不禁为之微微一红,但瞬又朗声笑道:“昔日平原公子门下食客,皆蹑珠履,已传为千古美谈,今日兄台门下御者,亦蹑珠履,岂非更胜平原三分!”

“缪文”微笑道:“兄台过奖了!”举手揖客。

锦衣汉子夫妇二人坐上马车,只见车内锦墩银慢,明珠嵌壁,柔和的珠光,照得这车厢里更见富丽堂皇。

车厢外又自轻轻呼哨一声,马车前行,自高外望,只见两旁店家招牌,如飞向后倒去,车厢内却仍平稳已极,一如未曾启行前一样。

这夫妇两人此刻心中实是惊疑交集,再也猜不出这陌生少年究竟是何来路,他既有潘安之貌,又有邓通之富,但行止谦谦,谈吐斯文。却又不带一丝骄气,此刻他结交自己,为的是什么?

这夫妇两人一生行事江湖,却从未见过如此奇人,遇过如此奇事,只听“缪文”又自笑道:‘阁下腰佩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8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湘妃剑》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