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湘妃剑》

第20章

作者:古龙

只见“还魂”缓缓移动脚步,绕桌斟酒,但目光却连半分半点也没有离开过程枫身上。

武林中人,镇静功夫,最是要紧,但此刻程枫却不禁心头砰然跳动,他再也想不出自己对这双目光为何有如此熟悉的感觉。

清晨的斜阳,映得“还魂”面上的刀痕更红。

程枫哼一声,强笑道:“还魂,还——咳咳,这名字当真奇怪得很。”

“缪文”一面敬酒布菜,一面笑道:“此人自言曾经死过一次,却又还过魂来,是以小弟代他取了‘还魂’这个名字,虽嫌不雅,却也不俗,阁下以为然否?”

程枫嘿嘿笑道:“是极,兄极……”

举起酒杯,一仰而尽,却有几滴琥珀色的酒珠,自杯中溅出,溅在他淡素色华贵的轻绸长衫上。

但是这酒渍便变成紫色,就宛如经久的血渍一样。

程枫眼波数转,突地哈哈笑道:“我总嫌我家的仆人过于多嘴,恨不得能找到一位这样的管家,但找来找去,总是找不到,不知阁下却是在哪里找到的调”缪文”含笑道:“此人并非在下寻来,而是敝友在十八年前的一个大雨之夜,自杭州城外,救回来的!”

他每说一句,语气便中顿一下!

他语气每中顿一下,程枫的面色便随之一变!

刹那之间,程枫的脑海之中,突地展开一幅图画,一幅血淋淋的图画……

两声惨呼过,一人转身逃走,不得,被杀,另一人挺胸而立,目光冰冷而僵木……

大雨………

又是一声惨呼……

劈面一剑……

目光冰冷而僵木……

面上刀痕……

突地——

“铛”地一声,酒杯落地,片片粉碎!

“缪文”哈哈一笑,道:“阁下还未曾饮酒,怎地已先醉了?”

笑声一顿,喝道:“还魂,快将地上碎片拾起!”

“还魂”缓缓放下银壶,缓缓俯下身去,地下酒杯碎片,在阳光中闪闪发光,他一片一片地拾了起来目光却仍望在程枫身上。

程枫的目光,也在望着他。

两人目光相对,程枫面上杀机突现,缓缓自桌下伸出手掌,骈指如剑,向他大横肋外的“章门”大穴点去。

刹那之间,程枫的手指,便已触着他衣衫,只要往前轻轻一点,此人的性命,便要丧在程枫的指下。

缪文突地大笑道:“饮酒最忌空腹,阁下怎地不吃些东西,这块鸡肋食之虽无味,弃之却又嫌太可惜呢!”

程枫手指方自触着“还魂”的衣衫,缪文的一块鸡肋已送到他面前,竟离他鼻端的“闻香”穴上,不到七寸!

他若不伸手去接,这双牙筷生像已要点在他“闻香”穴上,其部位时间拿捏之妙,竟是无与伦比。

于是他只得从桌下抬起手掌,端起银碟,接了过来,而此刻“还魂”却已缓缓长身而起。

“缪文”若无其事地收回牙筷,程枫心中却又不禁大为惊疑,不知他方才那一手究竟是有意,还是无意。

酒过三巡,程枫已是食而不知其味,“缪文”却仍满面笑容,“还魂”的目光仍然僵木而冰冷!

林琳伸手一抚鬓边乱发,道:“主人慷慨,客人尽欢,此刻酒足饭饱,我们也该走了吧!”

程枫道:“正是,正是,我们已惊扰了一夜,该走了。”

嘿嘿于笑数声,便待离桌而起。

“缪文”含笑道:“怎地如此匆匆便要走了,难道是瞧不起在下么?”

程枫“嘿嘿”笑道:“哪里哪里,兄台言重了。”

“缪文”目光一转,口中长长“哦”了一声,含笑又道:“是了是了,两位定必是看不惯贱仆的丑态,‘还魂”你且退去,唉——此人容貌虽凶恶丑陋,其实心中却如赤子,什么也记不起,什么也不知道,甚至连一句完整的话也说不出来。”程枫双眉一扬,脱口道:“真的么?”忽地似乎掩口,不住咳嗽。

“缪文”哈哈一笑端起酒杯,一饮而尽,笑容突地一敛,目光笔直地望在程枫身上,一字一字地缓缓说道:“此人记忆虽然全失,但有一件事,他却是牢牢记在心里的。”

程枫心头一颤,忍不住又自脱口道:“什么事调”缪文”呆呆地瞧了他半晌,突又大笑道:“阁下既然也已知道,我还用再说些什么?”

程枫面容大变,变色道:“我知道什么?什么事?我什么都不知道。”

这名满武林的江湖老手,此刻说话竟也有些语无伦次起来。

“缪文”哈哈笑道:“无论阁下知不知道,此事小可总是不会说的,普天之下,但有你知、我知、他知而已——”语声一顿,双眉突皱,猛地一拍桌面,失声道:“哎呀,不好!”

程枫方自镇定心神,端起酒杯,此刻“吧”地又放回桌上,惶声问道:“什么事不好了调”缪文”双眉深皱,长叹道:“除了你、我、他之外,此事还有一人知道。”

林琳目光一转,面上满含十分勉强之笑容,缓缓道:“什么事呀?”

但此刻程枫已忍不住脱口道:“还有什么人知道?”

忽又自悔失言,知道自己此话一出,无异已承认了自己方才一直不肯承认的事,但语出如风,已万万收回不及。

“缪文”心中不禁微笑一下,但面上却仍正容长叹道:“据闻那‘还魂’未到此间之前,曾在‘子母双飞,左手神剑’丁衣那里逗留了许久,只怕——”又是一声长叹,倏然住口不语,程枫亦垂首默然,但一双浓眉,却已紧紧皱到了一处。

只听“缪文”缓缓又道:“若是丁衣与阁下交情颇深,还倒无妨,否则——唉,若是被那人知道了,却不是玩处。”

程枫浓眉一扬,突地伸手在桌上一击,厉声道:“你说些什么,我完全不懂!”

目光之中,满现杀机,“缪文”哈哈一笑,只作未见,只管道:“我若是阁下,便要——唉,阁下既不信任小可,小可不说也罢。”竟然自斟自饮起来。

程枫的手扶桌沿,愕了半晌,面上阵青阵白,想见心中亦是起伏不定。

良久良久,方自缓缓吐出一口气,目注“缪文”缓缓道:“兄台若是在下,又当怎地?”

“缪文”微微一,笑,道:“小可若是阁下,目前当急之务,便是先将知道此事的人除去。”

程枫仰天狂笑一声,道:“难道阁下不知道此事么?要知我若要杀阁下,实是易如反掌。”

“缪文”亦自仰天狂笑一声,道:“你且听听,外面可有什么声音。”

他忽他说出这句与此刻谈论之事毫无关系的话来,程枫不禁为之一愕,但又不得不凝神听去。

只听——

一阵急促的马蹄声,有如雨打芭蕉一般,奔出门外,声音动起似乎还在大厅之前,但霎眼之前,便已声息无闻。

程枫暗中一惊,“好快的马力。”

口中却冷冷说道:“阁下的快马,我早已见识过了。”

“缪文”哈哈笑道:“马上坐的是谁,阁下可知道么?,”程枫面色一变,霍然长身而起,厉声道:“难道便是那……那‘还魂,?”“缪文”大笑道:“人道‘鸳鸯双剑,智勇双全,今日一见,果然名下无虚。”笑声一顿,接道:“不错,马上之人,正是‘还魂’,此刻他只怕已与我那马夫,骑着我那两匹白马,出了嘉兴城了。此人虽然一无所知,一无所忆,却只知对我忠心,也只记得十七年前大雨之夜的那一件往事。”

浅浅喝了口酒,倏然住口不语。

程枫呆呆地愕了半晌,心中不禁暗叹一声,只觉自己的一举一动,步步俱都落入了这看似一无心机的“富家公子”算中。

他心中思潮数转,沉声道:“阁下如此做法,究竟是为了什么?”

忽地一拍桌子,大喝道:“你到底是谁?”

“缪文”含笑道:“阁下且请镇静一些,休得如此冲动,其实小可对阁下毫无恶意,只不过想要阁下预知危机而已,阁下此番到了杭州城,见了‘毛大太爷,……”程枫变色道:“你怎知我要去杭州,怎知我要去见毛臬调”缪文”吃吃笑道:“毛大太爷十日之后在杭州城中召开的英雄大会,天下皆闻,小可自然也是知道的,不过——”程枫脱口道:“不过怎样?”

“缪文”轻轻一叹,缓缓道:“我若换了阁下,这英雄大会,下去也罢。”

程枫浓眉一扬,瞬又平复,垂首沉吟半晌,缓缓自语着:道:“若是不去……万万不可,万万不可。”

“缪文”正色道:“在下与兄台是是萍水相交,但却十分愿意结交兄台这样的朋友,那英雄大会兄台若是去了,也千万不可为毛臬尽力。要知世上无论如何隐秘之事,绝无可能永不泄漏,兄台若是助毛臬成了更大的基业,日后毛臬知道了此事,以此人偏狭的心胸,岂会对阁下放过。”

语声一顿,转目望去,只见程枫面上,果已耸然动容,不禁暗中微笑一一下,但口中却仍正色道:“这其中利害得失,毋庸小可多言,兄台自己想必亦能权衡得出,毛臬此刻,已是江湖中众矢之的,四面危机重重,兄台何苦去淌这趟浑水,何况他若身败名裂,兄台岂非便可永远无忧,至于那姓丁的么……”

反手一掌,轻轻砍在桌沿上,吃吃笑道:“此人有勇无谋,杀之不费吹灰之力耳!”

程枫目光凝注着窗外一碧万里的穹苍,佣口无言,但从紧闭的牙关和紧握的双拳中,却可看出他此刻内心实是紊乱已极!

只听“缪文”悠悠又道:“兄台的武功,智慧,俱是人中之龙,在江湖中的人缘,亦远比毛臬为佳,若再加以兄弟我的财力一~哈哈!”

他仰天狂笑数声,接道:“与其受人挟制,何不——取——而——自——代!”

他“取而自代,’四字,一字一字他说将出来,字字俱似一柄千斤铁槌,槌槌俱都震动了程枫的心扉。程枫冷笑而坐,目光凝注,只见他双眉忽而舒展,忽而深皱,目中光芒,闪烁不定。忽地。他又自霍然长身而起,击案道:“便是如此!”

“缪文”嘴角,笑容一闪,口中沉声缓缓道:“兄台可决定了么?”

程枫离席而起,大步走到“缪文”身前,长身一揖,道:“若非兄台相教,在下此刻还是蒙在鼓中,闻君一言,茅塞顿开,当真是胜读十年之书。”

“缪文”连忙避席谦谢,笑道:“若非贤孟梁人中龙凤,这些话小可再也不会说的。”

程枫哈哈笑道:“不想在下此次再到江南,竟能交到兄台这般朋友,日后小可若有统率武林的一日,必定不会忘了兄台。”

“缪文”连忙长身一揖,道:“如此在下便先谢过。”

微微一笑,又道:“在下虽然手无缚鸡之力,平生却最慕江湖游侠行径!”

程枫哈哈一笑,心中却暗忖:“此人虽然心计颇深,家财又丰,却无权势,又无声名,是以不惜如此助我,为的也不过是‘名’与‘权’两字而已。”

一念至此,对“缪文”的防备之心,不禁为之消去不少。

于是重新换过酒菜,开怀畅饮,且已日过中天,程枫方道:“大计已成,小可便告辞了,兄台的宝马明珠,小可却之不恭,也只有生受了,好在来日方长——”“缪文”脸色一变,似是十分惊讶,接口道:“小可以白马明珠相赠,兄台怎地知道?”

程枫哈哈笑道:“兄台贵家公子,自然不知我辈勾当,不瞒兄台说,昨夜兄台在西厢书房中说话之时,在下便在兄台窗外!”

“缪文”更似十分惊讶,长叹一声,道:“吾兄当真是身怀绝技,想古之空空精精一流人物,只怕也不过如此而已,的确教小弟佩服。”

于是程枫又是一阵得意的大笑。

大笑声中,三人一齐走出厅外。“缪文”吩咐备马,程枫跃马扬鞭,“缪文”立在阶前笑道:“兄台一路保重,小弟在此静候佳音……”

程枫哈哈笑道:“事成之后,兄台得势,小弟得利,至于‘名’之一字么,你我两人更是都少不了的了。”

鞭丝一扬,两匹白马,绝尘而去。

“缪文”负手而立,目送这滚滚的烟尘,逐渐消失,嘴角不禁又泛起一丝他那惯有的微笑。

他心中冷笑一声,暗暗忖道:“汪一鹏、汪一鸣我以气相激,已入吾彀,‘百步飞花,林琦筝水性杨花,我只要略施虚情假意,亦难逃我掌握,此刻’鸳鸯双剑’夫妇亦被我以‘名’、‘利,两字打动一”他目中闪一丝得意的光采,接着忖道:“至于那‘子母双飞,左手神剑’丁衣,自有‘鸳鸯双剑,去为我对付,此刻不过只剩下那’七星鞭’杜仲奇一人而已,其余的‘八面玲珑’胡之辉、‘铁手仙猿’侯林,更何在我之眼下?”

道上烟尘已自消失,他暗中微笑一声,缓缓转过身去~一哪知——他身形方转,背后突有一人哈哈笑道:“阁下好厉害的连环妙计,‘河朔双剑,被你激之以气,’百步飞花’被你动之以色,‘鸳鸯双剑,被你诱之以利,剩下的不过只剩了’七星鞭’杜仲奇一人而已,这番灵蛇毛臬众叛亲离,当真要死无其所了。”

话声清朗,字字惊心。

“缪文”心头一凛,刹那之间,掌心、前额便已布满冷汗,闪电般移身错步,大喝一声:“是谁?”

只听身后大笑不绝,门边的石阶下,竟盘膝坐着一个瘦骨鳞峋,鹑衣百结,皮肤却莹白如玉,目光更是利如闪电的中年丐者,此刻一面仰天大笑,一面长身而起,口中朗笑答道:“宿迁正阳楼头,与公子曾有一面之缘,公子可曾忘记了么?”

缪文微一定神,目光闪动,突也哈哈笑道:“我当是谁,却原来是‘穷神,凌大侠。”他心中虽然惊惧交集,但面上却不露丝毫神色,仿佛在那里见过“穷神”凌龙,听到这番字字惊心的言语,本是天经地义之事,丝毫不必惊异。只是他那一一双终日被笑意掩盖的目光,此刻却有一丝奇异的光芒闪过,至于他心里在想什么,对这识破自己妙计的“穷神”凌龙将要做些什么,却谁也无法猜测得到。而那誉满天下,名震黑白两道的“穷家帮”之“穷神”凌龙。此刻朗笑之声,犹未继绝,他的来意是恶是善,教人无法猜测。两人相对大笑,笑声裂石穿云,真慾穿云而上,一只墙角的狸猫,被这震耳的笑声所惊,“咪呜””声,跑了开去。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湘妃剑》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