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湘妃剑》

第22章

作者:古龙

暮春时节,莺飞草舞。

漫天朝霞中,白马银车,急驰出城,直奔杭州。

但见道路两旁,桑行遍野,鸡犬相闻。远远望去,一片绿色的天地中,点缀着三五间茅舍人家,偶而有三五个明眸皓齿的江南少女,赤着一双天足,踏着田里的水波,曼声低唱着相思的情歌。却不知她到底相思的对象是谁?

“缪文”半启车窗,四下眺望,面上一片宁静。此时此刻,这少年当真抛去了心中的万般心事,来欣赏这江南的美景。

箕踞在他对面的“乱发头陀”,怀中却抱着一只朱红的酒胡芦,在品尝着江南美酒。

出城渐远,人迹渐稀。

突听一阵奇异而沉重的蹄声,自远而近,“乱发头陀”忍不住探首窗外,只见远处竟奔来两匹双峰骆驼。

驼峰上斜坐着的,竟是两个宽裙窄袖,纱中掩面的塞外丽人。

车马与骆驼刹那问便交错而过,但就在这刹那间,自那随风飘飞的纱中里,已可看见这两个女子的明眸秋波。

“缪文”心中方自暗奇。

这软风弱柳的江南路上,怎会有这号称“沙漠之舟”的千里明驼行走,驼峰上竟还坐的是两个仿佛绝美的塞外而人。

他思念方转,“乱发头陀”已自浓眉一扬,砰地推开了车门,沉声道:“杭州城见。”

话声未了!单掌斜穿,便已游鱼般滑出车外。

“缪文”不及开口,又眉微皱,只见这“乱发头陀”竟已在白昼之中,展开轻功身法,缀在那两匹明驼之后,如飞掠去。

车马稳快,但“缪文”心中,却多了满怀紊乱的心事。

他自入江南之后,对每件事都布置得极为周密,一切事的发生,都不会引起他的惊异,因为每件事俱都在他算中。

但此刻,乱发头陀、少年道人,以及这明驼佳丽的骤然出现,却俱都是他不能理解猜测之事。

这些事看来虽然仿佛与他毫无关系,但奇怪的是,在他心底深处,却莫名其妙地对这件事生出了一种奇妙的惊惕。

车声辘辘,寒风满窗。

也不知走了多久,突听赶车的“快马”程七惊呼一声,道:“公子,你看这里。”

车马骤缓,“缪文”侧身探出窗外,目光转处,眼前竟是一片清波,一片翠绿之中,静静地嵌着一个堰月形的清池,宽约四五丈,长也不过只有十五六丈而已,水却流得出奇地慢。

四下静无人声,池水的对峰,却赫然矗立着两座形如馒首的帐篷,五、七匹骆驼,九、十匹花马,悠悠地在池边闲荡,咀嚼着池边的绿草。静静的碧波,倒映着它们的身影,骤眼望去,也不知池中的驼马是真的,抑或是岸上的驼马是真的。

只听快马程七惊喟道:“奇怪!江南地面,怎会有这塞外的‘蒙古包’扎在这里?我向来只闻得有‘塞外江南,想不到今日竟看到了江南的塞外风物。”言语之间,车马已停。“缪文”亦是满心惊诧,望着这奇异的景象,不觉呆呆地出起神来。一只白鹭,盘旋池面,飞得很低,忽然“嗤”地一声,钻入了水波,啄起一条银鱼又嗖地飞了上去。池中涟漪未散,对岸帐篷嘻笑着跳出一个黄衣童子,拍掌道:“水上一鸳飞,池底万鱼惊……”

“缪文”心头一动,暗忖道:“小小一个童子,已有如此吐属,帐中主人,定必更非俗客,奇怪的是,江南地面,怎地忽然来了这么多高人?”

思忖之间,帐篷中又走出一个宽裙窄袖,纱中蒙面的少女,竟远远向“缪文”招起手来。

“缪文”一怔,只听这蒙装少女高呼道:“对面的客人,请你下车来好么?我们的主人请你帐篷里坐。”

语声之中,虽带着一种奇异的口音,但是她声如银铃,不但掩饰了这奇异的口音,还显得格外动听。

呼声之中,那黄衣童子已绕着池岸,快步跑了过来,“缪文”还在惊奇诧异之中,这童子己一把牵住了他的衣襟,憨笑道:“好漂亮的马!好漂亮的马车!好漂亮的人!”

“缪文”展颜一笑,俯首道:“小弟弟,你们的主人是谁?唤我作什么?”

黄衣童子眨一眨大眼睛,摇头道:“我也不知道,也许他认识你。”

“缪文”眉心微微一皱,心中已充满好奇之心,忍不住走下了车,任凭这黄衣童子,将他拉到对岸。

纱中掀动中,这蒙装少女梨涡隐现,齿白如玉,向“缪文”轻轻一招手,转身奔入帐里,一面娇笑着道:“老爷子,客人过来了。”

“缪文”干咳一声,只听帐中传出一声苍老沉重的语声,道:“外面的客人快请进来,恕老夫行走不便,有失远迎。”

一只莹白如玉的纤手伸出帐篷,将帐外厚重的门帘掀开一角,那蒙装少女又探出头来,娇笑着道:“老爷子请你进来。”

“缪文”四望一眼,只见这两座帐篷外虽然驼马成群,却是一片宁静,另一座较小的帐篷中,不时飘散出一阵甜美的肉香。

一眼看去,天地间仿佛充满了和平与欢乐。

他暗中定了定神,俯首向那黄衣童子微微一笑,走入帐中,抬起头来,目光一转,只见这外表看来极是简陋的帐篷中,陈设得竟是富丽堂皇已极,四面矮几低凳上,都覆着厚厚的虎豹之皮,不说别的,单凭此点,教人一入此帐,便不禁由心底升出一阵温暖之意。

一条华丽的豹皮垂帘后,干咳一声,缓步走出一个身披紫色风氅,身材佝偻,步履也极不灵便的老人,面上却蒙着一方紫色的丝中,丝中下白须轻拂,却无法看得到他的面目。

但露在丝中外的两只眼睛,却有如明星般光亮,刀剑般的锐利,与他佝偻的身材与蹒跚的脚步都大不相称。

“缪文”心中不禁又为之暗暗称奇,但面上却丝毫不动声色。

蒙面老人目光一扫,徐徐在一张虎皮榻上斜坐了下来,笑道:“兄台只管随意坐吧,请恕老夫无礼。”

这显然是来自塞外的老人,语声中却满是河北口音。

“缪文”心中思潮闪动,一面却拱手笑道:“在下缪文,蒙老丈宠召,不知有何见教?”

蒙面老人身形僵卧,口中笑道:“坐,坐……桃姑,茶来。”

那蒙装少女“桃姑”扭动着纤腰,轻盈地转入帘后,黄衣童子却不住眨着大眼睛,呆呆地向“缪文”凝视着。

“缪文”用尽智慧,也猜不出这老人的来历,更估不透这老人的用意,只好默然端坐静候别人开口。

片刻间“桃姑”便已手捧一具碧玉茶盏,袅袅走近,“缪文”欠身接过。盏里也是大漠牧人日常用的马rǔ茶,喧腾着一片奇异的香气。

蒙面老人炯然的目光,始终未曾自“缪文”身上移开,此刻突地沉声道:“兄台人中之龙,举上非凡,不知是哪一位贤父母,方自生得出如此佳子弟?”

他沉默许久,忽然问出这句话来,“缪文”心中一怔,口中却含笑谦谢道:“家父母俱是凡人,经商粤东。看老丈方是人中之龙,飘忽来去,却不知来到江南,有何贵干?”

蒙面老人目光一闪,突地仰天长笑起来。

笑声洪亮高亢,也绝不似如此衰弱的老人能够发出。

“缪文”轻轻放下茶盏,含笑道:“在下虽然……”

话声未了,蒙面老人左掌突地从风氅下轻轻挥出,只听两道锐风,奔雷般向“缪文”击来。

“缪文”心头一惊,只见这两道乌光来势虽急,却分前后,竟是笔直击向自己面上“迎香”大穴。

就在这刹那之间,他心念闪电般一转,两道乌光,距离他身前不及一尺,后面的暗器来势突地加急,前面的暗器去势却骤然一缓,只听“砰”然一声,两面相击,齐地斜斜飞开,落在:‘缪文”两旁身侧地上。这暗器手法之惊人,当真令人骇然,运力之巧,手法之妙,时间之准,环顾当今武林,所可比拟者不过三五人而已。暗器落地,蒙面老人长笑又起,一面笑道:“好武功呀好武功,好胆气呀好胆气,老夫双眼不盲,兄台若是高人弟子,老夫便也是高人子弟了。”

“缪文”面色微变,依然含笑道:“老丈过奖了,在下有什么武功,有什么胆气,不过深信老丈与在下无冤无仇,绝不敢要取我之性命,是以才还稳得住,何况一一哈哈”他大笑两声,接口道:“在下便是心中要想闪避,却也不知该如何闪避呢!”

蒙面老人笑声一顿,目光如刃,厉声道:“你明知老夫不会伤你性命,你才不避不闪是么!”

“缪文”笑容亦不禁为之尽敛,面色一沉,正色道:“在下与老丈素不相识,老丈唤我前来,如此戏弄,目的究竟是什么?倒教在下费解!”

蒙面老人家“嘿嘿”一笑,突又厉声道:“桃姑,柳儿,你两人一人去为老夫挖下此人的一只眼珠。”

“缪文”剑眉微轩,只见桃姑轻轻一笑,道:“客人,真对不起你了。”

娇笑声中,柳腰轻折,一只莹莹如玉的纤纤玉手,已到了“缪文”眼前,五指尖尖,宛如五柄锐利的短剑。

那黄衣童子“柳儿”亦自嘻嘻一笑,迎面一掌,击向“缪文”的右眼,两人俱是出手如风,丝毫不留情面。

“缪文”再也想不出这蒙面老人究竟为了什么,竟会如此对付自己,但此刻两只手掌俱都已在自己眼前,自己若是不避不闪,一双眼睛,便说不定真要葬送在这奇异诡秘的帐篷里。

他本已暗提真气,此刻运劲于掌,只要手掌一翻,便可将这“桃姑”与“柳儿”震飞数步。

要知他自幼苦练“化骨神拳”,身体各部,均可出人意料之外地扭转,自出入意料之的部位发出招式。

但是他如使出“化骨神拳”,便无异泄露了自己的行踪。

是以他此刻实已杀机暗生,立心将这两人全都毙在掌下。

笔下写来虽慢,在当时却快如电光石火。

就在这刹那之间,帐外突地暴喝一声:“住手!”

“桃姑”、“柳儿”招式微微一滞,一道银白色的剑光,已有如匹练般自帐外划空而来。

剑光一闪,分削“桃姑”右掌,“柳儿”左肩,一招两式,快如闪电,只听嗖嗖两声,“桃姑”衣袖已被划破一半。

“柳儿”年纪虽小,武功不弱,身形一缩,突地挫身而上,呼地一拳,直打来人胁下“天池”大穴。

“桃姑”面容失色,目注衣袖,微微一楞,柳腰微拧,亦自攻出两掌。

这两人招式配合得甚是佳妙,“缪文”端坐原处,凝目望去,只见半空掠入帐中的,竟是那高冠灰袍的少年道人。

但见他袍袂飘飘,长袖拂动,刹那间掌中一柄雪亮的银剑,已闪电般攻出七招,招招均分两式,剑剑不离“桃姑”“柳儿”的要害,竟似与这两人有着什么深仇大恨似的。

“桃姑”、“柳儿”身形虽轻巧,但在这帐篷之中,被这匹练般的剑光纵横一扫,此刻已是险境丛生,眼看便要伤在剑下。

而“缪文”却是直到此刻为止,还不知道这其中究竟包涵着什么隐秘,是以他直到此刻为止,竟仍然端坐未动。

蒙面老人森冷的目光,一直在随着灰袍道人的剑尖移动着,此刻突也厉叱一声:“住手!”

“桃姑”“柳儿”身形一分,各各退出数尺,紧贴篷帐。

灰袍道人剑势一收,转目望了“缪文”一眼,目光中又泛起一丝笑意,但等到他目光转向那蒙面老人时,便换了一种森严之气。

蒙面老人仍然僵卧在那件宽大的风氅里,沉声道:“阁下是否华山门下?为何到此撒野?”

灰袍道人冷笑一声,道:“我听闻玉门关外,有一伙独行大盗,杀人越货,无所不为,久走沙漠的行旅,都将之唤做‘塞上温柔阱’。”

“缪文”双眉一皱,忖道:“好奇怪的名字。”

只听灰袍道人接口道:“沙漠上饥渴的旅人,只要遇上这‘塞上温柔阱’,必定尸骨无存,想不到这‘塞上温柔阱’,今日居然到了江南——哼哼,难道沙漠上的旅人,都已被你们害光了么?”

蒙面老人冷冷一笑,道:“你说的什么?当真可笑得很。”

灰袍道人厉声道:“塞上温柔阱以绝色美女,阵阵肉香,来引诱沙漠上的旅人,进入他们的篷帐,然后再加残杀,这行径正与你同出一辙,卖傻作什?”

“缪文”恍然忖道:“温柔之阱,原来如此!”

只见蒙面老人目光仍然寒如玄冰,灰袍道人长剑一挥,仰天笑道:“只是你这‘塞上温柔阱’今日撞到了我‘华山银鹤,手里,只怕你自今而后,再也无法害人了。”蒙面老人冷冷道:“真的么?”

话声方了,帐外突又大喝一声:“缪兄弟可在这里?”

“嘶”地一响,帐帘中分为二,帐外大步走入一个独臂独目的黑衣头陀,狂笑道:“好极好极,果然全在这里。”

一直声势不动的蒙面老人,此刻目光突地一变,那“乱发头陀”的两道眼神,恰巧扫来。

两人目光相遇,“乱发头陀”身躯突地一震,颤声道:“你……你……可是……”

众人俱都一楞,蒙面老人突地凭空自榻上飞起,身躯凌空一折,闪电般掠入了那豹皮垂帘。

“缪文”心中一动,道:“此人可就是大师所要寻找之人么?”

灰袍道人“华山银鹤”目光茫然互望一眼,“乱发头陀”突地大喝一声,笔直抢入帘内。

“缪文”、“华山银鹤”对望一眼,双双举步,随之而入。

只见那蒙面老人居然以背向外,面对篷帐,负手而立。

“乱发头陀”脚步突顿,颤声道:“你……你转过脸来,让我看上一眼。”

这鸷猛粗豪的大汉,此刻不但语声颤抖,面上更是一片凄冷痛苦之色,与先前大是判若两人。

身披风氅的蒙面老人,却依然面壁而立,不言不动,有如未闻。

“华山银鹤”双眉一挑,一步抢上前去,正待将这老人扳转身来,哪知“乱发头陀”却突地独臂一伸,挡住了他的去路,厉声道:“你要作什?”

“华山银鹤”又惊、又奇、又怒,道:“岂有此理!”

袍袖一拂,后退三步。

“缪文”心中亦是大奇,这灰袍道人本是助他,他却如此还报,这其中的道理,的确隐秘得令人难测。

只听蒙面老人突地干咳一声,嘶声道:“请……让……”

蒙面老人突地放声狂笑起来,狂笑声中,他霍然飘身,双臂一振,风氅落地,举手一抹,扯下丝中。

“缪文”目光转处,不禁惊呼一声,他再也想不到此人转过身来,赫然竟是那‘八面玲珑,胡之辉!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湘妃剑》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