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湘妃剑》

第26章

作者:古龙

但是仇人的惨呼已渐渐消失,仇人的尸身也已渐渐倒下,他紧绷的心弦,终于也随之松弛。

“叮”的一声,剑尖落地,突听身后轻轻一笑,道:“仇公子杀了人,老叫化帮忙埋埋尸身总可以吧!”

熟悉的语声,熟悉的笑声,他毋庸回头,已知身后这人是谁。

他终于缓缓转身,夜色苍茫中,“穷神”凌龙卓然而立,手中缓缓播弄着一条长长的绳索,似笑非笑地望着他,缓缓道:“你此番杀人,纵然无人亲眼目睹,难道别人就猜不出是谁么?”

“缪文”心中,此刻突地感到一阵深深的疲乏——一种似乎是对人生厌倦的疲乏。

他似已再无余力来思考许多事,于是他沉声叹道:“无论什么事,总有真象大白的一天,我是谁?谁是我?就让别人知道了又有何妨?”

“穷神”凌龙仰天笑道:“好好,如此说来,你往日那一番苦心的计划,岂非都再也无用,你不可惜,老叫化却觉得有些可惜哩。”

“缪文”缓缓垂下眼帘,突又眼帘一张,大声道:“你究竟是谁?究竟与我有何关系?为什么总是要来管我的闲事?”

夜色中只有凌龙的目光,宛如两粒晶莹的明星。

这数十年来一直游戏人间,笑做江湖的穷家帮主,面色突地变得十分沉肃,他一言不发,手掌微摇,掌中的长索,突地有如天虹般横飞而起。

他手腕一震,天虹般的长索一阵波动,又有如天矫变化的十丈神龙,突地落在那四个蓝衣剑手的尸身上。

“穷神”凌龙手腕连震,脚步移动,那长索也跟着波动扭转,突地,他手腕一紧,转身向夜色中走去,掌中的长索扯得笔直,竟将几具尸身一齐带动。

这手法当真是神乎其技,“缪文”呆望了半晌,第一次发觉江湖中确有许多武功深不可测的异人,只是他们却从来不愿显示武功。

只见“穷神”凌龙拖着一长串尸身,大步而行,他瘦削的背影,在夜色中看来只觉是那么熟悉而亲切。

“缪文”轻轻一掠,跃到他身侧,道:“我对你那样无理,你为何还要这样助我?”

“穷神”凌龙望也不望他一眼,大步走入一片疏林。疏林中竟有两个鹑衣乞丐,在掘着一个土坑,再也不回首望上一眼。

“缪文”大喝一声,道:“你可知道,我根本不要你的帮助,我”“穷神”凌龙冷冷道:“你此刻已是四面楚歌,只要面目一露,就不知有多少人要寻你为敌,我不来助你,谁来助你?”

“缪文”呆了一呆,呐呐道:“你不来助我,谁来助我……”

凌龙冷冷截口道:“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一日之间,可能发生的变化便不知有多少,今日是你之友,明日便说不定已成你之敌,你纵有绝世武功,绝顶才华,但江湖中事,波谲云诡,瞬息万变,又岂是你能猜测?”

“缪文”呆立当地,仍在咀嚼着他话中的含意,突听林中一阵急遽的车马声远远冲来,戛然而顿。

接着是一声娇呼,响彻夜空。

“缪文”心头一震,这娇呼声竟也是如此熟悉。

“穷神”凌龙面色微变,沉声道:“快走快走,这里的事老叫化来管。”

“缪文”嘴角笑容一闪,承继先人的倔强性格,使得这睿智的少年,时时刻刻都会做出冲动的事,而冲动的事,却大多俱是愚笨的。

他一言不发,霍然转身,一步掠出林去。

“穷神”凌龙望着他的背影,面上神色,也不知是喜是怒,喃喃道:“又是这样的脾气,又是这样的脾气……”

疏林外,一辆马车,停在程枫的尸身前,一个锦衣华服的少年,木立在马车畔,垂首凝注着程枫的尸身。

“他”秋波一转,突觉有一双眼波正在凝注着自己,抬起头来,便已和“缪文”的目光相遇。

“他”心头一跳,面上立刻绽开一个惊喜的笑容,颤声道,“你……你没有死……”

纤腰微拧,似乎要扑向“缪文”身上,但脚步方动,却又倏然止步。“缪文”淡淡笑道:“文琪,你瘦了。”

这笑容和语声像海涛般冲击着毛文琪的心房,她身躯颤抖,眼波也荡漾了。

她轻轻道:“你也瘦了……”

语声未了,突然后退三步,大声道:“你是谁?你究竟是谁?你是不是爹爹的仇人?这程枫是不是你杀死的?”

少女的心绪,竟是这般令人难测,她在前一刹那中所想的事,和后一刹那中所想的竟是如此不同。

“缪文”目中光芒一闪,道:“此人……”

哪知他语声方出,他身前、身后,竟有两人同时沉声道:“此人是我杀死的!”

“缪文”蓦地一惊,转目望去,只见他身后的疏林中,缓步走出的,正是那名扬天下的“穷神”凌龙。

毛文琪亦自一惊,转身望去,苍茫的夜色中,缓步行来的,竟是一个面容木然,身形木然,目光亦木然,望来有如行尸走肉般的青袍怪人,他僵木的面容上,那一条长而深的刀疤,更使他平添了几分怪异之气。

夜色之中,骤然见到这样的人,毛文琪心头不觉又是一惊,一阵寒意,倏然满布全身。

她大声道:“你是什么人?”

秋波一转,又自喝道:“程枫到底是谁杀死的?”

哪知这青袍怪人却似根本没有听到她的说话,僵木地移动着脚步,僵木地走过她身边,俯下身去,抱起了程枫的尸身……

他无论在神色或面容间,都散发着一种“死亡”的妖异魔力,他仿佛是来自地狱的使者,为人间带来“死”的讯息。

就是这种妖异而神奇的意味,使得毛文琪眼睁睁地望着他的身形移动,而未出声阻止。

只见他横抱起程枫的尸身,僵木地站了起来,又开始僵木地移动着脚步,然而,就在这一刹那之间——他僵木的目光,忽然变得有如闪电般锋利,不可置信的灵活,向“缪文”打了个眼色,然后……

他双手抱着程枫的尸身,僵木地走过凌龙身侧,僵木地走入黑暗……

这仿佛来自地狱的怪客,此刻便仿佛又走回地狱中去。

纵然是“穷神”凌龙这般厉害角色,此刻面上也不禁露出明显的骇异,他询问地向“缪文”望了一眼,却发现“缪文”竟也似茫然失措。

毛文琪眼波四转,突然道:“凌帮主,我正要找你。”

她心里觉得有些茫然,有些惭愧,因为她竟不敢阻止那青袍怪客的行动,她觉得实在有些不好意思。

是以她便脱口说出这句话来,为的不过只是打开自己心里的僵局。

“穷神”凌龙微微一愕,哈哈笑道:“毛姑娘寻我作什?”

这风尘异人口中的朗笑之声,其实也是在掩饰心里的不安与惭愧。

毛文琪怔了一怔,道:“我……我……”

她找凌龙为的就是要寻找“缪文”,但此刻“缪文”却已立在她身侧,她偷偷望了“缪文”一眼,口中的话,便再也说不下去。

她深信“缪文”必定不是自己爹爹怀疑的人,是以此刻心里反而觉得有些歉意,又不禁在心中暗自思索,不知该用什么言语向自己的爹爹解说。

“穷神”凌龙哈哈笑道:“你们年轻人的心事,当真不是我们老头子能够明了的。”

毛文琪面颊一红,只见缪文木立当地,心中似在思索着什么。

她缓缓走到“缪文”身侧,轻轻道:“方才我……错怪了,但是,你……最好还是躲避一下,因为我爹爹……”

“缪文”心中只在思索着方才那青袍怪人“还魂”目光中的含意,根本未曾听到她的话。

她话声未了,突见“缪文”双目一张,右手击额道:“不对!……对了……”一撩衫角,转身奔去。

毛文琪微微一愕,道:“喂!你……”

她本想立刻追去,但抬目望了凌龙一眼,却又不禁羞涩地停下脚步。

“穷神”凌龙哈哈笑道:“无妨无妨,老叫化什么都看不见的。”

毛文琪面颊又一红,终于还是跃上马车,追踪而去,只见一股车尘,瞬息间便消失在黑暗里。

夜深。

春夜中的星月,像是方被织女的纤手洗过,而春风便像是织女的眼波,是那么温柔,异样的温柔。

清澈的星光,映着朱红色的大门,映着门前那一双石狮,使得这一双巨大而狰狞的石狮,看来也温柔了一些。

星也温柔,月也温柔,风更温柔,温柔的春夜中,一切都是温柔的。

于是春夜中人们的心也温柔了起来。

杭州毛府,门外,是永远不会寂寞的,何况在春夜?

此刻,七,八条劲装大汉,徘徊在门前。他们的职责是迎宾和通报,巡防和探查,但在这温柔的春夜中,后两种职责显然已被他们忽视了,没有一个人的眼光中,再带有警备之意!

他们只是懒散地蹀踱着,有的甚至已倚着石狮坐了下来,偶而有人说出一个粗俗而猥琐的笑话,便引起一阵哄笑一笑话越粗俗而狠琐,哄笑之声也就越大。

突然,所有的笑声一齐停止,所有懒散的目光一齐凝结,站着的人站得更直,坐着的人也站起来。

黑暗中一个青袍人,僵木地走入门前的灯笼光下,他面容神情间所带的那一份死的意味,已足以令人心惊,何况……

他背上竟还负着一具鲜血淋漓的死尸。

众人面色俱都大变。有的人远远退到路边,只等他走过。这些汉子虽然粗鲁莽撞,但此时此刻,却谁也不肯来管闲事。

只觉这青衣人望也不望他们一眼,眼看已将走过大门突然身形一转,也未看他举步,便已上了四级石阶。

等到这八条大汉惊呼出声,他已缓缓走进了大门,这门禁森严的杭州毛府,在他眼中看来,竟仿佛是人人可入的庙字。

他一步一步地穿过庭院,走向长廊,整个宅院,立刻动乱了起来。

动乱之声,传入正厅,正厅上灯光通明,“灵蛇”毛臬,饮宴正欢,闻声不禁放下杯盏,皱眉道:“什么事?”

两个蓝衣剑手,如飞抢步而出。

正厅上的“灵蛇”毛臬、河朔双剑、子母双飞、百步飞花等人,虽然有些惊诧,但却也不以为意。

坐在上首的一人,蒙面风氅,赫然竟似那关外人魔“人命猎户”,此刻更是动也不动,他虽在人群之中,也像是只有一人独坐,他钢铁一般的神态,似乎永远不会为任何外来的因素改变。

庭园中脚步纷乱,人声嘈杂,不住厉叱!

“什么人,敢到这里乱闯?”

但叱咤尽管叱咤,却无一人敢上前阻拦。

那青袍人更是望也不望这些人一眼,一步一步地走上长廊。

两个蓝衣剑手如飞而来,一眼见到这青袍人,也不禁倒抽了…口冷气。

两人对望一眼,一齐拔出剑来,左面一人厉叱道:“住脚!你若再进一步……”

右面一人心胆已寒,截口道:“若要求见,先待通知,杭州毛府,岂是你乱闯之地!”

青袍人目光森然扫过他们面上,僵木的脚步,仍然一步一步向前移动着。

两个蓝衣剑手齐地大喝一声,双剑交剪,唰唰两剑,一左一右,破风而来。

只听“呛”地一声长吟,双剑交击,那青袍人不知怎地,竟已从剑光中穿过,走到他两人的身后。

他两人心头一寒,怔在地上,再也不敢翻身追击。

只见这青袍人仍然在缓缓迈着脚步,他肩头所负的尸身,随着他的脚步,微微摇摆着……

“灵蛇”毛臬终于也被惊动,大步走到厅口,青袍人转过长廊,走向大厅,前面忽有一排手持钢刀的大汉挡住了他的去路。

一排钢刀,刀尖向前,被灯光一映,闪闪发着寒光。

青袍人却仍然视若无睹,笔直地走向刀光,这一排刀尖,却已微微起了颤抖,只有一人壮胆喝道:“止步!……止步……”

“灵蛇”毛臬面沉如水,只见这一排大汉已将挥刀而上。

毛臬突地厉声道:“闪开,让他过来!”

青袍人继续着脚步,走向大厅,面上仍然毫无表情,这一排大汉闪开与否,根本没有放在他的心上。

正厅之中,除了那蒙面风氅的“人命猎户”外,俱已离座而起。

青袍人走上大厅,目光木然望向毛臬,突然双手一撤,将肩上的尸首,仰面掷在地上。

群豪目光动处,赫然发现这尸首竟是程枫,不禁齐地发出惊呼。

毛臬纵然镇静,面色亦不禁大变,厉声道:“你是谁?负尸而来,为的什么?”

他此刻还没有辨出这青袍人的来意,以他的身份。自不能随便动手。

只见青袍人僵木的面容上,忽然泛起一丝笑容……笑容扭曲了刀疤,使他的面容更加狰狞丑陋。

他异样地微微一笑,缓缓道:“我是谁?”

目光再次望向毛臬,一字一字他说道:“难道你不认得我了么?”

“灵蛇”毛臬浓眉皱得更紧,目光凝注在这青袍人面上,他虽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6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湘妃剑》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