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湘妃剑》

第28章

作者:古龙

仇恕沉默半晌,缓缓道:“梁兄你果然不愧是个仁义君子,事到如此,还不肯瞒我,梁兄,你今日将此事明告于我,我已十分感激了,怎会有相怪之意?”

他语声诚恳,梁上人心中却愈觉不安。

只见仇恕突又一笑,道:“其实自今日起,在下行踪,再也毋庸瞒人了,梁兄对那位朋友,也不必再为难,只管将在下行踪,告诉他好了。”

梁上人神色一阵惭愧,默然半晌,道:“公子那仇人,来自‘昆仑’,而且还是当今昆仑掌门人的师弟,一身武功,已可算得上是武林中顶尖高手。”

仇恕双眉微皱,道:“昆仑门人?”

梁上人接道:“此人未入‘昆仑’之前,已是武林中一条好手,人称没羽箭’赵国明,十余年前,与令尊……”

仇恕剑眉一扬,道:“先父的仇人,便是在下的仇人!”

梁上人又自默然半晌,垂首道:“公子今后行踪既露,必定强仇环伺,凡事俱要小心了,在下……唉,只恨不能为公子效力,只有默祷公子平安……”

他呆了半晌,似乎还想说什么,但终于只是黯然一揖,悄然而去。

仇恕无言地默送他的身影消失,心头突觉一阵萧索。

四野空寂,天地间仿佛只剩下了他孤身一人,四下木叶随风摇曳,仿佛都是环伺着他的仇人。

黑暗中,他缓慢地移动身形,脚步正如他心情一般沉重。

也不知走了多远,他突地长啸一声,奋起身形,如飞掠去,啸声高亢,响彻云霄,久久都不寂灭。

春阳又升。

西湖万鳞碧波,又开始荡漾起眩目的波浪。

方至清晨,静寂的湖面便已飞扬起来,西湖中所有的画舫游艇,此刻却已聚集到一处,聚集到湖边。

船连着船,连结成一片船海。

淡淡的湖风中,散发着酒香与污臭。

淡淡的风声中,飞扬起欢谈与嗤笑。

依依的杨柳枝下,到处都是人头,到处都有长剑……

今天,正是杭州城的大豪,武林中的巨子,“灵蛇”毛臬柬邀群雄,召集到西湖的英雄之会。

画舫己用粗索或铁链结连住了,百数条画舫,结成了一座湖上的行宫,船娘们兴奋而又惊奇,以讶异的目光,望着登船的豪客。

他们有的是慢步而登,有的却是一跃而上。

他们高声谈笑,大杯饮酒,酒到杯干,仿佛喝的不是酒而是茶似的。

他们虽然也穿着华丽的长衫,但却仍掩不住神情间的粗栗骠悍之气,闪烁的目光,宽阔的胸膛……

船娘们不禁暗中羡慕了:“多么雄壮魁伟的男人!”

她们见惯了的是文弱的书生,臃肿的商贾,猥琐的帮闲,平凡的游客,步履蹒跚的老头子,扶老携幼的小妇人……

今日,她们眼界一新,心里暗暗高兴,却不知这些雄壮的男人们,随时都会为她们带来腥风血雨,随时都会将这“浓淡妆抹总相宜”的清清西子湖的清清湖水,染上一片猩红的血色!

突地,湖边响起一阵号声。

拂动的柳枝下,“灵蛇”毛臬、“左手神剑”丁衣、“百步飞花”林琦筝、“河朔双剑”汪氏昆仲……

这一帮早已叱咤江湖,声名显赫的豪客,大步登上湖船。

但这其中最最令人触目的,却是两个神采飞扬,衣衫华丽,但面目在江湖间却极为陌生的老人!

还有一人,更令人暗中称异,此人竟是个看来有如僵尸的汉子,面上一条刀疤,在阳光下发着红光。

众豪不禁在暗中窃窃私议:“这些人是谁?为什么‘灵蛇’毛臬对他们分外的客气?”

毛臬满面春风,不住抱拳,但是这春风得意的武林大汉,目光中竟似也有着一份深深的忧虑。

他临风卓立在船头,目光四下一扫,但闻满湖群豪,忽然响起一片采声,还有人在远处,扬声问好。

“灵蛇”毛臬微微一笑,目中的忧郁与阴霾,瞬眼间便换作了得意而骄做的光采,抱拳朗声道:“毛臬事烦暇少,久未与众家兄弟欢聚,今日西湖春风杨柳,风光不恶,众家兄弟且请先饮一杯,再行叙话……”

狂涛般的喝采掌声中,他缓步退回船舱。

“百步飞花”林琦筝娇笑道:“毛大哥,就是那仇独的儿子,此刻已来到江南,他若听到这片采声,也该知难而退了吧!”

‘灵蛇,毛臬朗声一笑,突听程驹冷冷道:“他儿子若也像他爹爹那般脾气,只怕再响些掌声,也骇不倒他!”毛臬笑容突地一敛。

潘佥咯咯笑道:“纵然骇不倒他,有我两人在此,他又当怎地?”

‘灵蛇”毛臬心中忽忧忽喜,当真是食不知味,坐不安席,也不知过了多久——只听面有人喝道:“弟兄们酒足饭醉,请毛大哥出来说话。”

又有人扬声大呼道:“毛大哥对我兄弟们如此厚待,无论毛大哥有何吩咐,我弟兄们纵然赴汤蹈火,也甘愿为毛大哥效命!”

‘灵蛇”毛桌精神一震,振衣而起,步上船头,大声道:“多年来蒙众家兄弟厚爱,毛臬实是感激不尽,毛臬一生行事,虽然多有差错,但自问良心,始终对得住朋友,十余年前,毛某不惜冒险除去那魔头仇独,也是为了江湖朋友们的安全!”

群豪大声喝采,只因毛臬除去仇独之事,确是四海闻名。

毛臬一笑又道:“但今日那仇独的后人,也已出道江湖,毛臬为了各位除去仇独,各位朋友也该为毛臬除去仇独之子!”

众群豪哄然应道:“正该如此!”

毛臬朗声大笑道:“朋友们对毛臬的好处,毛臬绝对不会忘记…”

语声未了,突听远处响起一个尖锐的呼声,大喝道:“毛臬放屁!”

群豪耸然一惊,齐地转目望去!

只见远处一艘扎彩湖船的船篷上,叉手站着一个身怀六甲的大肚妇人,戟指毛臬大骂道:“你若对得起朋友,你若不会忘记朋友的好处,程枫怎会被你杀死?”语声激愤,满面俱是泪痕。

群豪大多认得,这妇人便是七剑三鞭中‘鸳鸯双剑’林琳,听得她这番说话,都不禁暗中惊奇。

‘灵蛇’毛臬面色大变,脱口道:“程枫与我义如兄弟,我怎会将他杀死,你……”

林琳仰天悲嘶道:“你竟然还有脸说与程枫情如兄弟,我且问你,程枫若是未死,他此刻在哪里,你说他此刻在哪里?”

满湖群豪,千百道目光,一齐望向毛臬。

毛桌纵是一代枭雄,但此刻面对着千百道询问的目光,他心神也未免有些惶乱,呐呐道:“他……他……不错,程大哥已不幸仙去了!”

林琳双拳紧握,怒喝道:“是谁杀死他的?”

‘灵蛇’毛臬呆了一呆,半晌未曾说话,湖上便已响起一阵窃窃私议之声,有的人已不禁在暗中摇头私语:“程枫与毛臬那般交情,可说是生死与共,他若真的是被毛臬杀死,灵蛇毛臬也未免太狠心了些!”

突听一声冷笑,毛臬身后,缓步走出一个形容僵木,有如死尸一般的汉子,厉声大呼道:“程枫是我杀死的!”

林琳切齿大呼道:“你与程枫无怨无仇,为何要将他杀死?”

“还魂”冷冷道:“他对不起我毛大哥,我就将他杀死了!”

群豪立刻为之哗然,齐地暗忖道:“果然是毛臬主使,将程枫杀死的!”

满湖群豪,十中有九知道程枫与毛臬的交情,此刻一听毛臬对友如此,一些热心的朋友,也不禁寒了心。

“还魂”目光四下一转,接口又道:“十七年前,我毛大哥开设了一家地下镖局……”

“灵蛇”毛臬一听这“闪电神刀朱子明”竟在众目睽睽之下,提起了自己的隐私之事,不禁怒叱一声,一掌推在“还魂”胸前,喝道:“退回去!”

“还魂”仿佛脚步不稳,一连后退了几步,“砰”地一声,仰天跌倒在船舱里,口中犹自大呼道:“毛大哥,小弟全是为了你,你为何对小弟如此?”

本已有些寒心的武林群豪听得‘灵蛇’毛臬竟开设了武林中人最最不耻的地下镖局,又一掌将一心为他的朋友打得仰天跌倒,不禁更是心灰,有的人已在暗中冷笑数声,悄然而退。

毛臬眼见自己多年所建的基业,今日竟将毁于一旦,心下更是惶急,连连抱拳,连连大呼道:“众家兄弟,切切不要听他们胡言乱语……”

林琳已荡着一只轻舟赶来,嗖地一声,跃上船头,毛臬变色道:“你要作什么?”

林琳悲嘶道:“你既然杀死他,索性也将我一齐杀死算了!”

嘶声中急地攻出数招,招招俱攻向毛臬致命之处!

她招式虽然凌厉,但究竟是身怀六甲,已将临盆,脚步间大是不便,怎会还有昔日的威风?

毛臬恼羞成怒,怒喝道:“泼妇,你敢在这里撒刁么?”

反腕一掌,斜斜击在林琳肩骨之上。

林琳悲呼一声,仰天跌倒在船板上,放声痛哭起来。

江湖豪士,本就同情妇人弱者,何况林琳此刻怀有身孕,众人一见毛臬竟出手殴打孕妇,心中更是不忿,虽然仍对毛臬的声威有所畏惧,但已忍不住发出义愤不平的呼声,更有许多人愤然拂袖而去。

“河朔双剑”汪氏昆仲无言地对望一眼,他两人见到毛臬这般情况,不禁齐地想起了“缪文”的言语!

两人不约而同地暗中忖道:“毛臬近来如此狂傲,纵容他女儿对长辈无礼,他此刻眼见已是众叛亲离,我两人何不乘机将之除去!”

一念至此,汪一鸣突地振臂大喝道:“灵蛇毛臬面带忠厚,内藏姦诈,我等纵是情义兄弟,也看不惯他如此放肆狂行,愚弄天下江湖朋友!”

汪一鹏反腕拔出长剑,厉声道:“程大嫂,看我兄弟为你复仇!”

嗖地一剑,直刺毛臬左胁!

“还魂”立在船舱的角落里,目光中已露出得意的神采,程驹、潘佥对望一眼,嘴角也微微泛出笑意。

“左手神剑”丁衣肩头一动,正待长身而起,却被百步飞花林琦筝一把拉住,附在他耳畔低声道:“坐山观虎斗,多么舒服,逞勇强出头就无趣了!”

丁衣怔了一怔,手按剑柄,缓缓坐了下来!

只见毛臬身形闪动,避开了汪一鹏的一连七剑,口中厉喝道:“汪一鹏你疯了么?”

汪一鹏冷哼一声,剑势不绝,又是一连三剑刺出,他独臂使剑,剑走偏锋,端的辛辣已极!

毛桌脸色铁青,难看之极,显见他内心也气极怒极,但他似乎有着某种顾虑,而仍不愿与汪一鹏过手还招,身形闪处,又自往后斜让开去,挥手低喝一声:“人来!”

汪一鹏挥剑再进,突地——四道寒光,挟嘶嘶锐啸之声,交尾疾卷过来,只听“铮”地一串繁密的金铁交响之声过处,汪一鹏撤剑暴退三尺!

只见四个蓝袍黑履,手持长剑的中年汉子,一字排开,挡在他身前,四柄锋利的长剑,剑尖外吐,其势虽未展动,但已将对方进退部位,完全封住。

这四个蓝衣剑手,一个个肃然屹立,目光不瞬,凝注在汪一鹏身上,仿佛泥塑木雕一般。

汪一鹏心头微凛,暗忖道:“毛臬这厮果然险恶深仇,竟早已暗地埋伏了这般好手……”

思忖未已,却听毛臬朗声道:“汪大弟,愚兄有何对不起你的地方,当着众家兄弟面前,你须放明白些!”

汪氏昆仲在西湖上受挫于毛文琪之事,怎好向天下群雄说出,汪一鹏目光一转厉声道:“你寡廉鲜耻,开设地下镖局,背信忘义,暗杀我程枫大哥,欺凌孤寡,集好险毒辣于一身,天下之人皆得诛之,我弟兄替武林除害,又何须有私人恩怨!”

这一席话,说得义正词严,留着未走的群豪,莫不耸然动容,甚至己有人按剑而起。满湖船娘,更早已乱成一堆。

毛臬满面怒容,微一挥手,冷冷叱道:“杀!”

叱声方起,四名蓝衣剑手,身形齐展,四柄长剑,同时疾刺而出!

汪一鹏冷笑一声,道:“无知小儿,也敢在老夫面前施剑!”

人随声动,剑走轻灵,独手振处,剑尖弹起四朵剑花,将四名蓝衣剑手的长剑一齐封住,随即挽臂一圈,剑光如虹,急攻过去。

四个蓝衣剑手身形微挫,霍地一分,避攻还招,闪电般还了一十二剑,剑剑指向汪一鹏全身要害之处。

汪一鹏一声轻叱!振臂疾挥,长剑划出一圈圈光弧,盘空而起,有如一幢华盖,将身形护住。

四个蓝衣剑手,顿觉手中长剑如同刺在一堵坚壁之上,剑势为之一挫!

汪一鹏纵声笑道:“灵蛇门下剑手,还有几人?”

笑喝声中,手腕微振,一连四剑,有如惊芒掣电般击出,蓝衣剑手齐声大喝,身形复合,四柄长剑织成了一片光华!

瞬息之间,双方已互攻出十余招之多,汪一鹏长剑挥洒,游走于四柄长剑交织的光华中,表面上虽是从容无比,但心中却是烦躁已极,目中杀机骤盛,手中剑势突变,由疾而徐,仿佛剑身有千钧之重,每一剑刺出,其势虽缓,但俱蕴含着极厉害的变化与无穷潜力。

四个蓝衣剑手的剑招虽是辛辣诡异,但功力修练上,哪及汪一鹏深厚,是以顿时为对方剑身上发出的潜力所逼,辛辣凌厉的剑招,再也施展不开。

毛臬在一旁叉手督战,见状,心中不由大为着急,唯恐再打下去,自己费了多年心血训练出来的这四名剑手,又将毁于一旦!

心念思忖间,他不禁又自想起了昨日随程枫出动的另四名剑手,竟直到此刻为止,还不见踪迹。

他悄然走到角落里的“还魂”身畔,沉声道:“你昨天杀死程枫时,可曾见到过身穿蓝衣的剑手?”

“还魂”漠然点了点头,冷冷道:‘见到!”毛臬目光一寒,追问道:“他们到哪里去了?”

“还魂”冷冷道:“死了!”

毛臬霍地跨前一步,面沉如水,厉声道:“怎样死的?”

“还魂”动也不动地站在那里,木然答道:“难道他们还会病死不成?”

毛臬双拳紧握,一字字缓缓问道:“是谁动的手?”

话声未了,船头已响起两声金铁交呜的大震,闪目望去,只见两柄长剑冲天飞起,带起两道光弧,斜斜坠人湖中。划开两道碧波!

两个蓝衣剑手疾退而出,手上空空,长剑已失。

汪一鹏如影随形,口中大喝一声:“着!”

剑尖伸缩,仿似毒蛇吐信,一分为二,闪电般直取二人咽喉。

两个蓝衣剑手的身手虽自不弱,但对方这一剑,来势又准又狠,却令他两人避无可避。

刹那间,另两道剑光从旁边一闪而至,“铮铮”两声,硬生生将汪一鹏刺出的这一剑撞开了数寸。

只听‘哧哧,两声,这两个蓝衣剑手虽幸免剑洞咽喉,但肩上业已被汪一鹏的剑锋余势,划破一道血口!那出手拯救的另外两个蓝衣剑手,也被汪一鹏长剑反弹之力,当堂震退三步。手中长剑斜斜垂下,几乎触及舱板,显见再无还手之力!汪一鹏独力斗败毛臬四个贴身剑手,心中大为得意,横剑作态,凝视着毛臬,冷冷笑道:“还有人么?”

毛臬目光闪翻,发现群雄当中,竟有大半在怒目相视,那程驹、潘佥二人依然大马金刀地坐在席位上,神情冷漠,似乎是对所发生之事,丝毫不感兴趣。

还有那“百步飞花”林琦筝和“左手神剑”丁衣,也是面含诡异莫测之色,显然是幸灾乐祸的成份居多。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湘妃剑》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