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湘妃剑》

第06章

作者:古龙

在大家都惊异于毛文琪掌中珊瑚色的宝剑所具有的那种神奇的功能的时候,西 湖中突地箭也似的驶来一艘小船,操桨之人,手劲特大,霎时间便驶到近前,倏然 停下了小船,轻灵敏捷地跳上船来——。

缪文一见那人,长身玉立,穿着金色长衫,面貌颇为英俊,两只眼睛微微上翻 ,带着一种逼人的傲气,不是那在客栈中惨被“金剑侠”击毙的“玉面使者”庞士 湛是准?

缪文不禁面色大变,全身起了一阵惊栗的感觉,他亲眼所见已经惨死之人,此 刻竟又重现,自然难怪他吃惊,变色。

石磷亦大惊,哪知毛文琪和胡之辉仍微微含笑,仿佛这事丝毫不值得惊异似的 ,毛文琪缓缓将剑放回剑鞘,微微笑道:“咦!你怎么知道我闯了祸了?”胡之辉 却道:“是否那河朔双剑汪氏昆仲已到毛大哥那里,他们的脚程倒真快!”

那英俊少年目光又一转,也不期然停留在缪文脸上,笑道:“他们还没有到师 父那里,只是被小侄恰恰在湖畔遇着,他兄弟二人大发了一阵雷霆,而且说要立即 赶回河朔,这里的事不再管。”他微微一笑,目光朝毛文琪一转,接着说道:“这 两个老怪物自己要招惹琪妹的‘琥珀神剑’,那不是他们要自取其辱,可怪得了谁 ?”语气之中,显然地显出了对“河朔双剑”的轻视,更露出了对毛文琪的讨好。

毛文琪果然甜甜一笑,那长身少年却对缪文走了两步,面上兀自带着笑容,缪 文袍袖一拂,虽然强自镇静,但面色惨白。

胡之辉勉强地笑了几声,走过来道:“缪老兄不认识吧,让我来引见一位高人 。”他目光朝缪文微一示意,指着那长身少年道:“这位就是灵蛇毛臬大哥的十大 弟子,玉骨使者中的第三位,‘凌风使者,庞良湛庞二侠,你们二位少年英发,以 后多亲近亲近。”庞良湛微微一笑,道:“看这位缪兄的神色,想必是认识家兄, 江湖中人将我兄弟误为一人的,不知有多少。”他转脸向胡之辉一瞪,道:“胡三 叔不必向缪兄做眼色,家兄的死讯,我早已知道了,是以这位见着我,以为死人复 活,才会露出惊异之色来的。”

缪文恍然,却不禁更留意地打量着这“凌风使者”。口中自然极为客气地应付 了几句,心中却不禁暗自思量着:“这‘凌风使者’心思之冷酷、机智,看来竟还 在他兄长之上,他知道了哥哥的死讯,脸上竟毫无悲戚之容,那胡之辉只微微做了 个眼色,他却已知道了人家的用意,而且毫不留情他说了出来,唉!这种人心智越 高,将来恐怕为害也越厉害!”

胡之辉只得尴尬地一笑,转开话题,又为他引见了石磷,石磷词色冷漠,想必 也是对他的这种“冷酷”,颇为不满。

庞良湛却转向缪文,道:“家兄死时,缪兄也在场吧?”缪文微一点头,神色 已恢复先前的那种无动于衷,胡之辉走前一步,长叹着道:“令兄死得实在令人扼 腕,但庞贤侄也不必过于悲伤一一”他缓缓地止住了话,石磷微晒一下,忖道:“ 他根本全无悲伤之意,这‘八面玲珑,的废话,倒真不少!”庞良湛似乎也对他这 位“胡三叔”颇不欣赏,而且他也毫不客气地将这种“不欣赏”放在脸上,根本不 理胡之辉的话,却向毛文琪道:“师傅一直惦记着你,怕你又出了事,其实他老人 家也太过小心,就凭着你这柄剑,你走到哪里去还会吃亏吗?”

毛文琪娇嗔着道:“哦!我就全凭着这柄剑是不是?你别以为你武功蛮不错的 ,我空着手照样可以把你打倒。”

缪文微微一笑,庞良湛果然也有些色变,但却立刻忍耐着,反而微笑道:“当 然,当然,屠龙仙子的爱徒,别说我,就把我们兄弟十个一齐凑上也不行呀!”毛 文琪跺脚,真的生气着道:“好!你敢说出我师傅他老人家的名字,你敢情活得不 耐烦了吗?”美目电射,大有随时可以翻脸动手的样子。”

胡之辉赶忙跑过来,脸上露着他惯有的那种味道,笑说:“你们还跟十年前一 样,一见面就吵架,也不怕人家见了笑话,”石磷暗中寻思,忖道:“看来这庞良 湛也对毛姑娘很有意思。”缪文两眼望天,仿佛因为某一个名字,而在沉思着。

庞良湛说出“屠龙仙子”四字,像是根本没有引起别人的注意,也像是这“屠 龙仙子”四字,根本不值得引起别人的注意,这并不怪他们孤陋寡闻,只是他们迟 生了许多年,是以对昔年中原武林唯一能和“海天孤燕”对手百招的女剑手的名字 ,颇为生疏,这当然也是因为“屠龙仙子”生性本就孤僻,虽具屠龙绝技,却很少 在江湖中露面的缘故。

胡之辉说过了话,船舱里就陷入了沉寂,有的人无话可说,有的人不愿说话, 胡之辉张着手,凸着肚子,他在人生舞台上扮演的角色,此刻看起来不但可笑,而 且已有些可怜了。

庞良湛怔了一下,脸上忽阴忽晴,当着这么多的人吃了这么大的蹩,他当然不 好受,但另一种情感,却又使他不得不忍住心中的“不好受”,缓缓踱到船头,忽 然又回身说道:“各位先请游湖,我先回去禀告师傅,就说胡三叔和武当剑客石大 侠已经到了。”石磷微一动念,知道江湖中还没有忘记自己的名字。

庞良湛又一抱拳,此刻他所乘来的小船已飘到两丈开外,胡之辉和缪文、石磷 也跟了出来,庞良湛却扭头望了舱里的毛文琪一眼,大声道:“小可先走一步。” 腰微弓起,身形冲天而起,双臂一投,向前面掠了过去,身法之中,显然也有了几 分卖弄的意味。

 他轻功颇高,此刻着意施为,果然极为轻灵曼妙,双目注定那艘小船,准备轻 飘飘地落在船上,当然是希望毛文琪能看到。

哪知道就在他真气微散,双足已将落在船上那一刹那,小船却象是有人突然在 旁边一拉,倏然在湖面上滑开数尺。

“噗通”一声,水花四溅,立在船头望着的胡之辉等人,都不禁惊唤一声,石 磷也觉此事大出意外,眼角动处,缪文正在以手整发,面上仍然毫无所动,石磷心 中,又不禁动了一下。

庞良湛求荣反辱,竟落入水中,幸好他生长于江南,自幼即识水性,下沉后又 立刻冒了上来,自然又游回画舫边,双手一扳船舷,翻上了船,落水之鸡,形容自 是狼狈,和他第一次上船时的那种轻灵、飘逸的英姿,已大不相同了。

他恨声道:“这是谁在捣鬼?我一一”气得说不出话来,毛文琪婀娜地自舱中 走出来,见了他,“噗嗤”一笑,大有幸灾乐祸之意。

但是这种事谁也无法知道真象,但却只有两种可能,若有人潜于水下,等到他 落下时,猛力将船拉开,或者是船上之人,其中有一人以绝项的内家劈空掌一类的 功夫,隔着两三丈远,将船劈开。

只是这两种可能,却又像是都不可能,尤其是后者,当世武林中,有这种功力 的人可说少之又少,而这画舫上的几人,虽然都可说是武林名人,但是也绝不可能 有这种功力呀!

是以尽管庞良湛暴怒,却绝无出气的对象,毛文琪对他灿笑,他也只有隐忍, 其实就是不忍,他又有什么办法呢?

众人乘兴游湖,却败兴而归,只有在缪文和毛文琪脸上,仍可看到笑容,庞良 湛虽然不完全算“面如死灰”,但至少已是“垂头丧气”了。

船一靠岸,灵蛇毛臬在杭州的势力,立刻就可以看出来了,湖畔的人,无论三 教九流,看到狼狈不堪的庞良湛,都仍恭敬地招呼着,脸上绝不敢露出一些异容来 ,武林中人能在地面上占着这么大势力的,灵蛇毛臬也许可算是第一人哩。

灵蛇毛臬的居处,更是惊人,恐怕连杭州府的府尹的府邪,都不及他。

朱红色的大门,完全是开着的,门口两座石狮,巨大而狰狞,俯视往来的人们 ,像是灵蛇毛臬俯视着芸芸武林群豪一样。

跟着毛臬的爱女和爱徒,自然用不着通报、求见一类的事,他们直接地进入了 那布置得极其华丽的客厅。

缪文走在胡之辉身侧,突然悄悄一拉他的袖子,低声说道。

“胡兄,你我多日相处,可称知己,胡兄的心事,小弟也看出来了,胡兄对小 弟帮助甚多,不知可否让小弟对胡兄也一效微劳。”

胡之辉大喜,想不到他多日未能提出来的事,此刻却被人家先提出来了。但口 中却仍故意装着不好意思他说道:“这是哪里话,这是哪里话——”缪文微笑道: “胡兄失镖,小弟随行在侧,只是小弟无缚鸡之力,也不能助胡兄一臂,说来惭愧 ,小弟承受先人余荫……”他故意语声一顿,胡之辉再也忍不住,巴结地笑道:“ 小弟也知道缪兄家财万贯,小弟所失的镖银,别人看来一定为数甚巨,但却绝对不 会放在缪兄心上,只是小弟无功,怎敢受禄,不瞒缪兄说,小弟虽早有此意,却一 直不敢启口呢!”

缪文暗中一笑,道:“”胡兄这么说,就是见外了,镖银的事,全放在小弟身 上好了。”

胡之辉再也想不到这富家公子竟如此慷慨,自然千恩万谢,却听缪文又道:“ 等会见了毛大侠,胡兄就说和小弟是多年相交好了,那么就算小弟对镖银一力担当 ,别人也就不会有什么闲言了。”

胡之辉自然立刻连声称是,心中更感激缪文为他设想周到,此刻缪文若叫他认 自己做爸爸,他也会毫不考虑地答应。

缪文嘴角微抿,嘴角中显示着一个人在达成某一种目的时,所感受到的那份得 意和愉快。

他们正在低声谈话时,门里突然有咳嗽一声,说道:“是胡老三带着石老弟一 齐来了吗?”中气虽足,但天生的那种尖锐刺耳的声调,仍使人听起来,极为不舒 服。

大家不约而同地转过头,门里大踏步走出一人,身躯瘦长,颧骨高耸,鼻如鹰 隼,两眼深陷,但目光也像鹰隼一样的锐利,虽然面上满布的皱纹已告诉别人他的 年龄,但步履之间,矫健如昔,仍然没有显出一丝老态。

胡之辉连忙走上几步,深深地作着揖,诌媚地笑着说道:“毛大哥你好,小弟 好久没有来向大哥问安了。”毛臬哈哈大笑,顾盼之间,颇多做作,一把拉着胡之 辉道:“你我自己兄弟,客气作甚?”目光四扫,在每个人脸上扫过,大笑着走到 石磷面前道:“多年不见,想不到老弟还是年轻得很,不像哥哥我,已经老了,老 了——”他以一个近于感叹的声音,结束了他的话,但每个人都可以看出,他嘴上 虽说老了,但心中却绝未服老哩。

大家的目光,都落在这位武林魁首的身上,对缪文以及他面上露出的异容,也 就没有注意到了。

但是像缪文这种人,他在任何地方,都绝不会永远被冷落的,毛桌目光一转, 也落在他身上,阔嘴一裂,笑道:“这位老弟面生得很,想来是江湖中的后起高手 。”他朗声一笑,又道:“老夫这些年来足迹未出杭州,对江湖中的后起之秀,都 生疏得很。”话气之间,睥睨作态,傲气暴露。

胡之辉巴结地笑道:“毛大哥这次看走了眼了,这位缪老弟,是昔年小弟走镖 粤东时所结识的,虽然俊逸不凡,但却不折不扣的是个书生。”

他干笑了两声,又道:“不过是个家财万贯的书生罢了,小弟这次所失的镖, 若非缪老弟,恐怕咱们平安镖局的招牌就倒了哩。”

毛臭“哦”了一声,胡之辉似乎觉得意犹来尽,又道:“这年头像缪老弟这种 仗义疏财的朋友,还真少见,毛大哥,你说是不是?”毛臬连连点头,口中不断重 覆着:“难得!难得!”

于是缪文很轻易地,在第一次见到毛臬时,就使这武林魁首对他生了极大的好 感,世上有许多方法可以使人对自己生出好感,但毫无疑问的,金钱总是最容易生 出效力的一趴这其间,只有石磷心中疑窦丛生,因为只有他知道,缪文和胡之辉仅 是初识而已,而且缪文为什么要以各种方法,来求得胡之辉和毛臬的好感,也使石 磷觉得非常难以解释。

他知道这其间必定隐藏着一个极大的秘密,他虽然已看出一些端倪,但他绝对 不愿说破,甚至希望他的猜测,能够接近事实哩。

等到毛臬知道这些日子来所发生的一连串不如意的事的最后两件的时候,他脸 上那种志得意满的笑容,就渐渐黯淡了。

但是,在这些人面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6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湘妃剑》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