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湘妃剑》

第09章

作者:古龙

始终沉默着的少林神僧墨一上人,此刻突地微展寿眉,朗吟一声佛号,目光在 四座群豪的脸上一扫,缓缓说道:“施主们都是当今武林中的高人,老袖虽然僻处 深山,对各位的大名,素来却都仰慕得很——”他微微一顿,穷神凌龙笑道:“大 师太谦了,想我辈凡夫俗子,碌碌江湖,怎比得上大师的逍遥自在。”他朗声一笑 :“何况少林神技,天下闻名,大师若将小可们说成武林高人,别人不说,我老化 子实在有些汗颜,不过——”他目光炯然一扫,接着道:“大师久已不问世事,此 次大驾下山,难道也是为着这些俗世中的珍宝吗?”数十年来,穷神凌龙在江湖上 有名的难惹难缠,此刻说出话来,话中更满带机锋,言下之意,就是说你们这些已 经勘破世情的出家人,却怎的连这“贪”之一戒,都未曾参透呢?

墨一上人垂首合十,等他话说完了,才口喧佛号,又道:“善哉,善哉,老袖 虽然不才,但面壁深山,蒙我佛慈悲,总算已将‘贪’‘嗔’两字勘破,施主们口 中的藏宝,虽是百年武林中人无不垂涎的‘三才宝藏’,但老袖却还没有这份贪心 ,想将这秘宝,据为己有,施主也无庸多虑。”

灵蛇毛臬双眉一展,朗声笑道:“上人无须解释,小可却也知道像上人这样的 武林前辈,又怎会和晚辈们来争这些身外之物,若是如此,也就算不上是武林前辈 了。”

说完,他又自朗声大笑,眼角却向穷神凌龙微膘,话中含意:显然是取瑟而歌 ,别有所寄,暗讽那些和自己争宝的人,算不上是武林前辈。

穷神凌龙突地也仰天而笑,笑声穿金裂石,将灵蛇毛臬的笋声压了下去,然后 ,他笑声猛顿,双目凛然一张,厉声道:“我老化子做事,一向一清二楚,分得明 明白白,姓毛的,你可要将话说清楚些,我老化子虽然有名的穷,却也不会以大欺 小,来抢你这小辈的东西,只是这‘三才宝藏’的秘图,乃我穷家帮门下的弟子们 费了无穷心力才得到的,若有人要恃强夺去,我老化子可也不是任人欺负的。”

灵蛇毛臬也冷笑一声,道:“不错,这藏宝之图是我侯四弟自你穷家帮们下的 弟子手中所得,只是那时贵帮的弟子已误闯高、洪水寨的暗卡,被人家的铁弩所伤 ,我侯四弟仗义援救,贵帮那弟子心感大恩,才以此图相赠的。”

穷神凌龙厉声喝道:“姓毛的,你纵然舌灿莲花,也是无用,我教下弟子虽然 被暗弩所伤,可是若没有你那位侯四弟的‘相救’,怕还不致送命。”

他冷哼一声:“你若以为此事做得神不知鬼不觉,那就大大地错了,须知若要 人不知,却除非己莫为哩!”

一面说着话,这位以“混元一气童子功”闻名武林的异人,一面在桌上拿了两 只盛酒的锡壶,随手拨弄之下,那两只锡壶在他手掌中,竟变成了一条长约三尺的 锡棍,座上群豪可都是识货的,此时已在因着他这种超人的功力而惊喟了。

穷神凌龙将这条锡棍在桌上一敲,随着这“砰然”一响,他又冷冷道:“姓毛 的,你若识趣,快将那藏宝之图还给我老化子,我老化子看在你死去的师傅五台和 尚面上,非但往事不提,而且只要你在江湖上不仍为非作歹,我老化子也绝不过问 ,不然的话,你辛苦创下的这份基业,可就有些不稳当了。”

灵蛇毛臬目光一转,方自答言,却见那火眼金雕萧迟站了起来,抢着道:“我 老头子不管这份藏宝之图被你们何人所得,只知道只要在高、洪两湖中的东西,就 得归我”萧门水寨”所有,你们陆道上的朋友若想动我们水里的东西,除非将天下 三十六路水道上的兄弟刀刀刺尽,个个杀绝,否则再也休想!”

他生像本极威猛,此刻盛怒之下,两道长眉,根根直立,目光更是凛冽如刀, 再加上语声有如宏钟,话中的含意,也极其犀利,果然不愧为总领天下水路英雄, 天下三十六路水道的总巡阅。

缪文缓缓伸出筷子,在盘中挟了一块“冰糖肘子”,放在嘴里慢慢咀嚼着,这 三方面正是各有所据的势力,各不相让,他坐山观虎斗,大有得其所哉,心安理得 的意思。

此刻灵蛇毛臬以当今绿林霸主的身份,站在这穷神凌龙和萧。火眼金雕之间, 仍然像是毫无所惧,这三人目光互视,其中的关系,也正是极其微妙复杂,互相牵 制,没有一方是稳占上风的。

是以此刻这三人谁也没有发话,各各心中都在盘算着,怎样能使得另外两人先 斗上一斗,自己再在旁边捡捡便宜。

座上群豪,虽然也俱是成名立万的武林朋友,但此刻却谁也不愿多嘴,因为大 家都知道,这三人之中,没有一个是好惹的,虽然其中有人和其一方关系较深,可 也没有人出手趟这趟浑水。

墨一上人双眉又微一展,这位少林高僧在旁人说话的时候,他始终是尊佛像似 的,动也不动,脸上更没有任何表情,此刻群豪稍一静默,他朗吟一声佛号,又缓 缓开口说道:“施主们争了半天,却也无益,因为这‘三才宝藏,的得主,并不是 施主们三人之争可以解决的。”这少林神僧此话一出,满楼群豪的目光,不禁都一 齐望在他身上,穷神凌龙浓眉微竖道:“大师这话是什么意思?我老化子却弄不懂 。”

灵蛇毛臬也立刻接口道:“难道上人也有意问鼎此物吗?”

火眼金雕却一拍桌子,哈哈大笑道:“好极了,好极了,还是少林神僧出来为 天下武林主持公道。”

他巨大的手掌朝坐在他身侧的金鲤萧平肩上一拍,又道:“平儿,你可记得为 父常跟你说,芸芸武林中,只有少林一脉才可当得上是武学正宗,如今你看看天下 武林都将昔年水陆两道秦岭之会中所制定的‘水、陆两路,各有所分,其中不得有 任何一方妄自侵占他方地盘’这一条最重要的规约忘记了的时候,却有少林神僧出 来为我们主持公道。”

缪文暗中一笑,忖道:“这老头子果然厉害,此刻已将热山芋抛到那老和尚手 里了。”

须知这事已成难题,正如一个烫不留手的山芋一样,谁也无法将它接住剥开, 此刻这火眼金雕却将“主持公道”这大帽子压到墨一上人头上,缪文不禁注视着这 少林神僧,看看他要将这滚烫的山芋如何处理法?

座中群豪,也都在暗赞这老雕的老辣,大家都是眼里不揉沙子的光棍,此刻老 雕话中的含意,还有谁听不出来的。

哪知墨一上人仍然垂目合掌,丝毫无动于衷,只是缓缓说道:“施主们不借各 以一派宗主的身份,来争夺这‘三才宝藏’,想必是因为这‘三才宝藏,中,除了 巨万金银之外,还有着神兵利器,和功能起死人活白骨的妙葯仙方,可是,施主们 可曾知道这’三才宝藏,的渊源来历,究究竟如何吗?”

这一问却将座中群豪都问楞住了,大家先前都在奇怪,凭着这些人的身份,为 什么会为一些藏宝而争得如此厉害,那么可是什么东西能使得这些本身已具霸业的 武林高手,不借一斗呢?

后来大家听到“三才主藏”四字,才有些知道这是武林中的老辈传秘沉百年的 一宗巨大宝藏,只是这宝藏里究竟包括些什么东西,大家并不清楚,对于这宝藏的 渊源来历,大家就更为迷惘了。

此刻墨一上人说完了话,座中群豪有的就不禁互相耳语,彼此探询着:“利器 神兵”、“妙葯仙方”、“巨万金银”,这些无论对于任何一个人来说,都是太过 充满诱惑的名词了。

毛文琪年轻好奇,听到这些武林中神秘的传说,眼睛都瞪直了,此刻眼角微膘 ,看到缪文嘴里竟还在吃着东西,不禁“噗嗤”一笑,悄悄拉了他一下袖子,低低 地笑着说:“你胃口倒真好,还吃得下东西。”满楼群豪,除了缪文以外,在这种 情况下,确实也没有一个人有心情吃东西了。

穷神凌龙目光四扫,看到人人都闭着嘴吧,哈哈一笑,道:“大师问得好,这 ‘三才宝藏’的来历,我老化子倒知道一些。”

灵蛇毛臬冷哼一声,穷神凌龙不理他,接着朗声说道:“百十年前,武林中有 三个前辈异人,各怀秘技,称雄江湖,以‘三才联盟’之名,主持天下绿林的买卖 ——”他话未说完,火眼金雕萧迟已抢着接口道:“天医、地煞、人魔,以不世之 才,君临绿林,天下绿林道只要做得一宗买卖,就得献出三成献金,我老头子虽然 孤陋寡闻,可是这宗武林掌故,却多多少少少还知道一些。”眼角向穷神凌龙一睨 ,得意之色,溢于言表。

毛文琪悄然一笑,耳语缪文道:“原来这批宝物,是三个强盗头子留下来的。 ”缪文却不置可否地微笑一下,却听到八面玲珑胡之辉悄悄与铁手仙猿道:“老四 ,你看那位清风剑朱白羽怎么象死人一样地,坐在那里动也不动,也不说话。”

铁手仙猿“咦”了一声,方自也暗中奇怪,却听墨一上人朗然又道:“久闻萧 老施主博古通今,如今一见,果然是见多识广。”这位少林高憎这几句话,险些使 得萧迟得意得笑出声来,他一挥长须,正准备也说上两句话,但墨一上人却已接着 说道:“天、地、人、三才联盟,虽然迹近坐地分赃,但这三位武林前辈此举,却 也为武林中减去不少是非,造就不少功德,萧老施主德高望重,虽然知道此事,却 还知道这三位前辈异人留下的是什么宝物吗?”

群豪不禁都伸直脖子去听,哪知萧老雕“哦”了两声,却没有了下文,原来他 只知其然,却并不知道其所以然呢。

这次,灵蛇毛臬却朗声笑道:“天医、地煞、人魔,称雄武林垂三十年,后来 却不知怎的,一齐失踪,自此以后,这三位武林前辈多年来的资财,和地煞常老前 辈掌中的一口绝代神兵辘轳古剑,人魔司空老前辈仗以称霸江湖的无比霸道的暗器 ‘北斗七星针’,再加上天医吴老前辈的一些续命丹方,就成了武林中谁想都得到 的宝物。”

他目光四扫,睥睨作态,又道:“只是百十年前,这些武林秘宝,也像这三位 武林前辈一样,永未在江湖上出现过,‘三才宝藏’也成了武林故老相传的一件秘 密,小可四十年前,就曾听家师说过,想不到——”他含蓄地止住了话,言下之意 ,当然就是想不到这件秘密此刻却捏在我手中了。

墨一上人目光一抬,道:“阿弥陀佛,想不到毛施主年纪虽轻,见闻却渊博得 很,只是施主可知道这三位武林前辈为何突然失踪,他们所留下的秘宝,又为什么 在武林中淹没如许多年的原因吗?”

这位少林名僧,的确沉得住气,慢条斯理地一句句说着,却令在座群豪都急得 恨不得拉住他的领子,叫他痛痛快快他说出来。

但是这墨一上人在武林中身份甚高,虽然关子卖得令大家都牙痒痒的,但大家 却只有干瞪着眼,直勾勾地望着他。

这其中只有穷神凌龙却哈哈大笑道:“这些原因我老化子死了之后,倒要进入 十八层地狱里去问问那三位前辈。”说罢,又是一阵大笑,引得群豪也有些忍俊不 住。

毛文琪竟伸出纤手掩着嘴,生怕噗嗤笑出来声来。

墨一上人却像是全然不懂他活中的讥嘲,依然合十道:“这事本是武林中的一 件秘密,老袖此刻却不得不说出来。”他微顿一下,像是在心中将这事的头绪整理 一下,然后才朗声说道:“天医。地煞、人魔,这三人虽是结盟兄弟,但心性却极 为不同,天医吴不可虽然身置绿林,却是另有用心,不过只是想将纷争最多的绿林 道整顿一下,而地煞常思奈,人魔司空,却是武林中的魔头,只不过他们在天医恩 威并施之下,武功又为其所慑,是以多年来,‘三才联盟’在武林中颇著侠名。”

他微喟一声,接着又道:“是以地煞、人魔,表面虽如此,暗中却对天医吴老 前辈积怨颇深,后来竟乘吴老前辈不备,点了他老人家的‘天残,重穴,只是他两 人事情做得极为隐秘,天下武林都绝不知道。”“吴老前辈被点中”天残”穴后, 武功自然尽失,又被软禁,自此地煞、人魔便再无顾忌,为所慾为起来,那位吴老 前辈伤心之下,一心向佛,这位老前辈本是极具慧根之人,皈依我佛后,竟参透三 乘妙谛,以不可思议的能力,终日向他两个满身魔障的盟弟宣扬佛力,我佛普渡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9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湘妃剑》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