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城浪子》

序 红雪

作者:古龙

屋子里没有别的颜色,只有黑!

连夕阳照进来,都变成一种不吉祥的死灰色。

夕阳还没有照进来的时候,她已跪在黑色的神龛前,黑色的蒲团上。

黑色的神幔低垂,没有人能看得见里面供奉的是什么神抵,也没有人能看得见她的脸。

她脸上蒙着黑纱,黑色的长袍乌云般散落在地上,只露出一双干瘪、苍老、鬼爪般的手。

她双手合什,喃喃低诵,但却不是在析求上苍赐予多福,而是在诅咒。

诅咒着上苍,诅咒着世人,诅咒着天地间的万事万物。

一个黑衣少年动也不动地跪在她身后,仿佛亘古以来就已陪着她跪在这里。而且一直可以跪到万物都已毁灭时为止。

夕阳照着他的脸。他脸上的轮廓英俊而突出,但却像是远山上的冰雪塑成的。

夕阳暗淡,风在呼啸。

她忽然站起来,撕开了神龛前的黑幔,捧出了一个漆黑的铁匣。

难道这铁匣就是她信奉的神祗?她用力握着,手背上青筋部已凸起,却还是在不停地颤抖。

神案上有把刀,刀鞘漆黑,刀柄漆黑。

她突然抽刀,一刀劈开了这铁匣。

铁匣里没有别的,只有一堆赤红色的粉末。

她握起了一把:“你知道这是什么?”

没有人知道——除了她之外,没有人知道!

“这是雪,红雪!”

她的声音凄厉、尖锐,如寒夜中的鬼哭:“你生出来时,雪就是红的,被鲜血染红的!”

黑衣少年垂下了头。

她走来,将红雪撒在他头上、肩上:“你要记住,从此以后,你就是神,复仇的神!无论你做什么,都用不着后悔,无论你怎么样对他们,都是应当的!”声音里充满了一种神秘的自信,就仿佛已将天上地下所有神魔恶鬼的诅咒,都已藏入这一撮赤红的粉末里,都已附在这少年身上。然后她高举双手,喃喃道:“为了这一大,我已准备了十八年,整整十八年,现在总算已全都准备好了,你还不走?”

黑衣少年垂着头,道:“我……”

她突又挥刀,一刀插入他面前的土地上,厉声说道:“快走,用这把刀将他们的头全都割下来,再回来见我,否则非但天要咒你,我也要咒你!”

风在呼啸。

她看着他慢慢地走出去,走入黑暗的夜色中,他的人似已渐渐与黑暗溶为一体。

他手里的刀,似也渐渐与黑暗溶为一体。

这时黑暗已笼罩大地。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边城浪子》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