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城浪子》

第10章 杀人灭口

作者:古龙

叶开站在黑暗里,站在星光下,就像是石像,冰冷的石像。

马芳铃也看见了他,立刻挣扎着,扑过来,扑在他怀里,紧紧抱住了他,失声痛哭,哭得连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叶开也没有说话。在这种时候,安慰和劝解都是多余的。

他只是除下了自己的长衫,无言地披在她身上。

这时傅红雪已握住了他的刀,翻身掠起,瞪着叶开,眼睛里也不知是愤怒,还是羞惭。

叶开根本连看都没有看他一眼。

傅红雪咬着牙,一字字道:“我要杀了你:“叶开还是不理他。傅红雪突然挥刀扑了过来。他一条腿虽然已残废,腿上虽然还在流着血,但此刻身形一展,却还轻捷如飞鸟,剽悍如虎豹。没有人能想象一个残废的行动能如此轻捷剽悍。没有人能形容这一刀的速度和威力。刀光已闪电般向叶开劈下。叶开没有动。刀光还未劈下,突然停顿。傅红雪瞪着他,握刀的手渐渐发抖,突然转过身,弯下腰,猛烈的呕吐。叶开还是没有看他,但目中却已露出了同情怜悯之色。他了解这少年,没有人比他了解得更深更多,因为他已经历过同样的煎熬和痛苦。马芳铃还在哭。他轻拍着她的肩,柔声道:“你先回去。”

马芳铃道:“你——你不送我?”

叶开道:“我不能送你。”

马芳铃道:“为什么?”

叶开道:“我还要留在这里。”

马芳铃用力咬着嘴chún,道:“那么我也——”叶开道:“你一定要回去,好好的睡一觉,忘记今天的事,到了明天……”

马芳铃仰面看着他,目中充满期望渴求之色,道:“明天你来看我”叶开眼睛里表情却很奇特,过了很久,才缓缓地道:“我当然会去看你。”

马芳铃用力握着他的手,眼泪又慢慢地流下,黯然道:“你就算不去,我也不怪你。”她突然转身,掩着脸狂奔而去。

她的哭声眨眼间就被狂风淹没。

马蹄声也已远去,天地间又归于寂静,大地却像是一面煎锅,锅下仍有看不见也听不见的火焰在燃烧着,熬煎着它的子民。

傅红雪呕吐得整个人都已弯曲。

叶开静静地看着他,等他吐完了,忽然冷冷道:“你现在还可以杀我。”

傅红雪弯着腰,冲出几步,抄起了他的刀鞘,直往前冲。

他一口气冲出很远的一段路,才停下来,仰面望天,满脸血泪交流。他整个人都似已将虚脱。

叶开却也跟了过来,正在他身后,静静地看着他,冷冷道:“你为什么不动手?”

傅红雪握刀的手又开始颤抖,突然转身,瞪着他,嘶声道:“你一定要逼我?”

叶开道:“没有人逼你,是你自己在逼自己,而且逼得太紧。”他的话就像是条鞭子,重重地抽在傅红雪的身上。

叶开慢慢的接着道:“我知道你需要发泄,现在你想必已舒服得多。”

傅红雪握紧双手,道:“你还知道什么?”

叶开笑了笑道:“我也知道你绝不会杀我,也不想杀我。”

傅红雪道:“我不想?”

叶开道:“也许你唯一真正想伤害的人,就是你自己,因为你……”

傅红雪目露痛苦之色,突然大喝道:“住口!”

叶开叹了口气,还是接着说了下去,道:“你虽然自觉做错了事,但这些事其实并不是你的错。”

傅红雪道:“是谁的错?”

叶开凝注着他,道:“你应该知道是谁……你当然知道,”傅红雪瞳孔在收缩,突又大声道:“你究竟是谁?”

叶开又笑了笑,淡淡道:“我就是我,姓叶,叫叶开。”

傅红雪厉声道:“你真的姓叶?”

叶开道:“你真的姓傅?”

两个人互相凝视着,像是都想看到对方心里去,挖出对方心里的秘密。

只不过叶开永远是松弛的,冷静的,傅红雪总是紧张得像是…张绷紧了的弓。

然后他们突然同时听到一种很奇怪的声音,仿佛是马蹄踏在烂泥上发出的声音,又像是屠夫在斩肉。

这声音本来很轻,可是夜太静,他们两人的耳朵又太灵。

而且风也正是从那里吹过来的。

叶开忽然道:“我到这里来,本来不是为了来找你的。”

傅红雪道:“你找谁?、叶开道:“杀死飞天蜘蛛的人。”

傅红雪道:“你知道是谁?”

叶开道:“我没有把握,现在我就要去找出来。”

他翻身掠出几丈,又停了停,像是在等傅红雪。

傅红雪迟疑着,终于也追了去。

叶开笑了笑道:“我知道你会来的。”

傅红雪道:“为什么?”

叶开道:“因为这里发生的每件事,也许都跟你有关系。”

傅红雪的人绷紧,道,“你知道我是谁?”

叶开微笑道:“你就是你,你姓傅,叫傅红雪。”

狂风扑面,异声已停止。

傅红雪紧闭着嘴,不再说话,始终和叶开保持着同样的速度,他的轻功身法很奇特、很轻巧,而且居然还十分优美。

在他施展轻功的时候,绝没有人能看出他是个负了伤的残废人。

叶开一直在注意着他,忽然叹了口气,道:“你好像是从一出娘胎就练武功的。”

傅红雪板着脸,冷冷道:“你呢”叶开笑了,道:“我不同。”

傅红雪道:“有什么不同?”

叶开道:“我是个天才。”

傅红雪冷笑,道:“天才都死得快。”

叶开淡道:“能快点死,有时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傅红雪目中露出痛苦之色。

“我不能死,绝不能死……”他心里一直在不停的呐喊。

然后就听到叶开突然发出一声轻呼。狂风中忽然又充满了血腥气,惨淡的星光照着一堆死尸。

人的生命在这大草原中,竟似已变得牛马一样,全无价值。

尸首旁挖了个大坑,挖得并不深,旁边还有七八柄铲子。

显然是他们杀了人后,正想将尸体掩埋,却已发现有人来了,所以匆匆而退。

杀人的是谁?谁也不知道。

被杀的是慕容明珠。和他手下的九个少年剑客。慕容明珠的剑已出鞘,但这九个人却剑都没有拔出,就已遭毒手。

叶开叹了口气,喃喃道:“好快的出手,好毒辣的出手!”

若非杀人的专家,又怎么有如此快而毒辣的出手。

傅红雪握紧双手,仿佛又开始激动,他好像很怕看见死人和血腥。叶开却不在乎。

他忽然从身上拿出一块碎布,碎布上还连着个钮扣。这块碎布正和慕容明珠身上的衣服同样质料,钮扣的形式也完全一样。

叶开长长叹了口气,道:“果然是他、傅红雪皱了皱眉,显然不懂。叶开道:“这块碎布。是我从飞天蜘蛛手里拿出来的,他至死还紧紫握着这块布。”

傅红雪道:“为什么?”

叶开道:“因为慕容明珠就是杀他的凶手!他要将这秘密告诉别人知道。”

傅红雪道:“告诉你?要你为他复仇?”

叶开道:“他不是想告诉我。”

傅红雪道:“他想告诉谁?”

叶开叹了口气,道:“我也希望我能够知道。”

傅红雪道:“慕容明珠为什么要杀他?”

叶开摇摇头。

傅红雪道:“他怎会在那棺村里?”

叶开又摇摇头,傅红雪道:“又是谁杀了慕容明珠?”

叶开沉吟着,道:“我只知道杀死慕容明珠的人,是为了灭口。”

傅红雪道:“灭口?”

叶开道:“因为这人不愿被别人发现飞天蜘蛛是死在慕容明珠手里,更不愿别人找慕容明珠。”

傅红雪道:“为什么?”

叶开道:“因为他生怕别人查出他和慕容明珠之间的关系。”

傅红雪道:“你猜不出他是谁?”

时开忽然不说话了,似已陷入深思中。过了很久,他缓缓道:“你知不知道今天下午,云在天去找过你?”

傅红雪道:“不知道。”

叶开道:“他说他去找你,但他看到你时,却连一句话都没有说。”

傅红雪道:“因为他我的根本不是我!”

叶开点点头,道:“不错,他我的当然不是你,但他我的是谁呢?一萧别离?翠浓?他若是找这两人,为什么要说谎?”

风更大了。

黄沙漫天,野草悲泣,苍穹就像一块镶满了钻石的墨玉,辉煌而美丽,但大地却是阴沉而悲他的。风中偶而传来一两声马嘶,却衬得这原野更寂寞辽阔。

傅红雪慢慢地在前面走,叶开慢慢地在后面跟着。

他本来当然可以赶到前面去,可是他没有。

他们两个人之间,仿佛总是保持着一段奇异的距离,却又仿佛有种奇异的联系。远处已现出点点灯光。

傅红雪忽然缓缓道:“总有一天,不是你杀了我,就是我杀了你!”

叶开道:“总有一天?”

傅红雪还是没有回头,一字字道:“这一天也许很快就会来了。”

“叶开道:“也许这一天永远都不会来。”

傅红雪冷笑道:“为什么?”

叶开长长叹息了一声,目光凝视着远方的黑暗,缓缓道:“因为我们说不定全都死在别人手里!”马芳铃伏在枕上,眼泪已沾湿了枕头。直到现在,她情绪还是不能平静,爱和恨就像是两只强而有力的手,已快将她的心撕裂。叶开、傅红雪。这是两个多么奇怪的人。草原本来是寂寞而平静的,自从这两个人来了之后,所有的事都立刻发生了极可怕的变化。谁也不知道这种变化还要发展到多么可怕的地步。这两个人究竟是谁?他们为什么要来?想到那天晚上,在黄沙上,在星空下,她蜷伏在叶开怀里。叶开的手是那么温柔甜蜜,她已准备献出一切。但是他没有接受。她说她要回去的时候,只希望被他留下来,甚至用暴力留下她,她都不在乎。但是他却就这样让她走了。他看来是那么狡黠,那么可恶,但他却让她走了。另一天晚上,在同样的星空下,在同样的黄砂上,她却遇见了完全不同的人。她从没有想到傅红雪会做出那种事。他看来本是个沉默而孤独的孩子,但忽然间,他竟变成了野兽,是什么原因使他改变的?只要一想起这件事,马芳铃的心就立刻开始刺痛。她从未见过两个如此不同的人,但奇怪的是,这两个人竟忽然变得同样令她难以忘怀。她知道她这一生,已必定将为这两个人改变了。她眼泪又流了下来……房顶上传来一阵阵沉重的脚步声,她知道这是她父亲的脚步声。马空群就住在他女儿楼上。本来每天晚上,他都要下来看看他的女儿,可是这两天晚上,他却似已忘了。这两天他也没有睡,这种沉重的脚步,总要继续到天亮时才停止。马芳铃也隐隐看出了她父亲心里的烦恼和恐惧,这是她以前从未见过的。她自己心里也同样有很多烦恼恐惧。她很想去安慰她的父亲,也很想让他来安慰她。但马空群是严父,虽然爱他的女儿,但父女而人间,总像是有段很大的距离。三姨呢?这两天为什么也没有去陪她?马芳铃悄悄地跳下床,赤着足,披起了衣裳,对着菱花铜镜,弄着头发。“是找三姨聊聊呢?还是再到镇上去找他?”她拿不定主意,只知道绝不能一个人再耽在屋里。她的心实在太乱。但就在这时,她忽然听到一阵很急的马蹄声自牧场上直驰而来。只听这马蹄声,就知道来的必定是匹千中选一的快马,马上骑士也必定是万马堂的高手。如此深夜,若不是为了很急的事,绝没有人敢来打扰她父亲的。她皱了皱眉,就听见了她父亲严厉的声音:“是不是找到了?”

“找到了慕容明珠。”这是云在天的声音:“为什么不带来?”

“他也已遭了毒手,郝师傅在四里外发现了他的尸体,被人乱刀砍死。”楼上一阵沉默,然后就听到一阵衣袂带风声从窗前掠下。

蹄声又响起,急驰而去。

马芳铃心里忽然涌出一阵恐惧,慕容明珠也死了,她见过这态度傲慢、衣着华丽的年轻人,昨天他还是那么有生气,今夜却已变成尸体。

还有那些马师,在她幼年时,其中有两个教过她骑术。

接下去会轮到什么人呢?叶开?云在天?公孙断?她父亲?

这地方所有的人,头上似乎都笼罩了一重死亡的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0章 杀人灭口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边城浪子》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