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城浪子》

第12章 暗器高手

作者:古龙

小院里悄然无声,后面小楼上有灯光亮着。

萧别离已上了楼?

他留在小楼上的时候,能做些什么事?

小楼上是不是也有副骨牌?还是有个秘密的女人?

叶开总觉得他是个神秘而有趣的人,就在这时,窗户上忽然出现了人的影子。

三个人。

他们刚站起来,人影就被灯光照上窗户,然后又忽然消失。

上面怎么会有三个人?另外两个人是谁?

叶开目光闪动着,他实在无法遏止自己的好奇心。

这院子和小楼距离并不远,他束了束衣襟,飞身掠过去。

小楼四面都围着栏杆,建筑得就像是一个小小的亭阁。

他足尖在栏杆上一点,人已倒挂在檐下。

最上面的一格窗户开了一线,从这里看过去,恰巧可以看见屋子中间的一张圆桌。

桌上摆着酒菜。

有两个人正在喝酒。面对着门的一个人,正是萧别离。

还有个人穿着很华丽,华丽得已接近奢侈,握着筷子的手上,还戴着三枚形式很奇怪的戒指。

看来就像是三颗星。

这人赫然竟是个驼子。

屋里的灯光也并不是太亮,酒菜却非常精致。

那衣着华丽的驼子,正用他戴着星形戒指的手,举起了酒杯。

酒杯晶莹透明,是用整个紫水晶雕成的。

萧别离微笑道:“酒如何?”

驼子道:“酒普通,酒杯还不错。”

这鸵子看来竟是个比萧别离还懂得享受的人。

萧别离叹了口气,道:“我早知你难恃候,所以特地托人从南面捎来真正的波斯葡萄酒,想不到只换到你‘普通’两个字。”

驼子道:“波斯的葡萄酒也有好几等,这种本来就是最普通的。”

萧别离道:“你自己为什么不带些好的来?”

驼子道:“我本来想带些来的,只可惜临走时又出了些事。走得太匆忙。”看来他们原来是早已约好的。

叶开觉得更有趣了,因为他已看出这驼子正是“金背驼龙”丁求。谁能想到“金背驼龙”丁求竟会躲在这里?而且是已跟萧别离约好的。他为什么要带那些棺材来?

他跟萧别离是不是也有阴谋要对付万马堂?

叶开只希望萧别离问问丁求,他临走时究竟又出了什么事!

但萧别离却已改变话题,道:“你这次来有没有在路上遇见过特别精彩的女人?”

丁求道:“没有,近来精彩的女人,好像是越来越少了。”

萧别离道:“那也许只因为你对女人的兴趣已越来越少。”

丁求道:“听说你这里有个女人还不错。”

萧别离道:“何止不错,简直精采。”

了求道:“你为什么不找她来陪我们喝酒?”

萧别离道:“这两天不行。”

丁求道:“为什么?”

萧别离道:“这两天她心里有别人。”

丁求道:“谁?”

萧别离道:“能令这种女人动心的男人,当然总有几手。”

丁求点点头。他一向很少同意别人说的话,但这点却同意。

萧别离忽又笑了笑,道:“但这人有时却又像是个笨蛋。”

了求道:“笨蛋?”

萧别离淡淡道:“他放着又热又暖的被窝不睡,却宁愿躲在外面喝西北风。”

叶开心里本来觉得很舒服。

无论什么样的男子,听到别人说他在女人那方面很有几手,心里总是很舒服的。

但后面的这旬话却令他很不舒服了。

他忽然觉得自己就像是个刚被一把从床底下拖出来的小偷。

萧别离已转过头,正微笑着,看着他这面的窗户。

那只戴着星形戒指的手,已放下酒杯,手的姿势很奇怪。

叶开也笑了,大笑着道:“主人里面喝酒,却让客人在外面喝风,这样的主人也有点不像话吧。”

他推开窗子,一掠而入。

桌上只有两副杯筷。

刚才窗户上明明出现三个人的影子,现在第三个人呢?

他是谁?是不是云在天?他为什么忽然溜走?

屋子里布置得精致而舒服,每样东西都恰巧摆在你最容易拿到的地方。

萧别离一伸手,就从旁边的枣枝木架上,取了个汉玉圆杯,微笑道:“我是个懒人,又是个残废,能不动的时候就不想动。”

叶开叹了口气,道:“像你这样的懒人若是多些,世人一定也可以过得舒服得多。”

他说的并不是恭维话。

一些精巧而伟大的发明,本就是为了要人们可以过得更懒些,更舒服些。

萧别离道:“就凭这句活,已值得一杯最好的波斯葡萄酒。”

叶开笑道:“只可惜这酒是最普通的一种。”他举杯向了求,接着道:“上次见到丁先生,多有失礼之处,抱歉抱歉。”

丁求沉着脸,冷冷道:“你并没有失礼,也用不着抱歉。”

叶开道:“只不过我对一个非常懂得酒和女人的男人,总是特别尊敬些的。”

丁求苍白丑陋的脸,也忽然变得比较令人愉快了,道:“萧老板刚才只说错了一件事。”

叶开道:“哦?”

丁求道:“你不但对付女人有两手,对付男人也一样。”

叶开道:“那也得看他是不是个真正的男人,近来真正的男人也已不多。”丁求忍不住笑了。

丑陋的男人总觉得自己比漂亮的小伙子更有男人气概,就正如丑陋的女人总觉得自己比美女聪明些。

叶开这才将杯里的酒喝下去。

屋里的气氛已轻松愉快很多,他知道自己恭维的话也已说够。接下去应该说什么呢?

叶开慢慢地坐下去,这本来应该是那“第三个人”的座位。

要怎么样才能查出这人是谁?要怎么才能问出他们的秘密呢?

那不但要问得非常技巧,而且还得问得完全不着痕迹。

叶开正在沉吟着,考虑着,丁求忽然道:“我知道你一定有很多话要问我。”

他面上还带着笑容,但眸子里却已全无笑意。慢慢地接道:“你一定想问我,为什么要到这地方来?为什么要送那些棺材?怎么会和萧老板认得的?在这里跟他商量什么事?”

叶开也笑了,眸子里也全无笑意。

他现在已发现丁求远比他想象中更难对付得多。

萧别离只是默默地喝酒。

叶开微笑道:“我若问了有没有用”丁求道:“没有用。”

叶开道:“所以我也没有问。”

丁求道:“但有件事我却可以告诉你。”

叶开道:“哦?”

丁求道:“有些人说我全身上下每一处都带着暗器,你听说过没有?”

叶开道:“听说过。”

丁求道:“江湖中的传说,通常实在太不可靠,但这件事却是例外。”

叶开道:“你全身上下都带着暗器?”

丁求道:“不错。”

叶开眨眨眼问道:“一共有多少种?”

丁求道:“二十三种。”

叶开道:“每种都有毒?”

丁求道:“只有十三种是有毒的,因为有时我还想留下别人的活口。”

叶开道:“还有人说你同时还可以发出七八种不同的暗器来。”

了求道:“七种。”

叶开叹了口气,道:“好快的出手。”

丁求道:“但却还有个人比我更快。”

叶开道:“谁?”

丁求道:“就是在你旁边坐着的萧老板。”

萧别离面上一直带着微笑,这时才轻轻叹了一声,道:“一个又懒又残废的人,若不练几样暗器,怎么活得下去。”

叶开又叹了口气,道:“有理。”

丁求道:“你看不看得出他暗器藏在哪里?”

叶开道:“铁拐里?”

了求忽然一拍桌子,道:“好眼力,除了铁拐之外呢?”

叶开道:“别的地方也有?”

丁求道:“只不过还有八种,但他却能在一瞬间将这种暗器全发出来,”叶开叹道:“江湖中能比两位功夫更高的人,只怕已没有几个了。”

丁求淡淡道:“只怕已连一个都没有。”

叶开道:“想不到我竟能坐在当世两位暗器高手之间,当真荣幸得很。”

丁求道:“你的胆子真不小,因为你只要一动,至少就有十六种暗器要同时射向你。”

他沉下了脸,冷冷又说道:“我可以保证,世上绝没有任何人能在这种距离中,将这十六种暗器躲开的。”

叶开苦笑道:“我相信。”

丁求道:“所以无论我们问你什么,你也最好还是立刻回答出来。”

叶开叹了口气,道:“幸好我这人本就没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丁求道:“你最好没有。”

他忽然从衣袖中取出一卷纸展开,道:“你姓叶,叫叶开?”

叶开道:“是。”

了求道:“你是属虎的?”

叶开道:“是。”

丁求道:“你生在这地方附近?”

叶开道:“是。”

丁求道:“但你在襁褓中就已离开这里?”

叶开道:“是。”

丁求道:“十四岁以前,你一直住在黄山上的道观里?”

叶开道:“是。”

丁求道:“你练的本是黄山剑法,后来在江湖中流浪时,又偷偷学了很多种武功,十六岁的时候,还做过几个月和尚,为的就是要偷学少林的伏虎拳?”

叶开道:“是。”

了求道:“后来你又在京城的镖局里混过些时候,欠了一身赌债,才不能不离开?”

叶开道:“是。”

丁求道:“在江南你为了一个叫小北京的女人,杀了盖氏三雄,所以又逃回中原?”

叶开道:“是。”

丁求道:“这几年来,你几乎走遍了大河两岸,到处惹是生非,却也闯出了个不小的名头。”

叶开叹了口气,苦笑道:“我的事你们好像比我自己知道得还多,又何必再来问我。”:丁求目光的的,盯着他,道:“现在我只问你,你为什么要到这里来?”

叶开道:“我若说叶落归根,这里既然是我的老家,我当然也想回来看看——我若这么样说,你们信不信?”

丁求道:“不信。”

叶开:“为什么?”

丁求道:“因为你天生就是个浪子。”

叶开叹道:“我若说除了这见鬼的地方外,根本已无处可走呢?你们信不信?”

丁求道:“这么样说听来就比较像话了。”

他又展开那张纸,接着道:“你赚到的最后一笔钱,是不是从一个老关东那里赢来的一袋金豆子”叶开道:“是。”

丁求道:“现在这袋金豆子只怕已经是别人的了,对吗?”

叶开苦笑道:“我讨厌豆子,无论是蚕豆、豌豆、扁豆,还是金豆子,都一样讨厌。”

丁求又抬起头,盯着他,道:“没有别人请你到这里来?”

叶开道:“没有。”

丁求道:“你知道不知道这地方能赚钱的机会并不很多?”

叶开道:“我看得出。”

丁求道:“那么你准备怎么样活下去?”

叶开笑了笑,道:“我还未看到这里有人饿死。”

丁求道:“假如你知道别的地方有万两银子可赚,你去不去”叶开道:“不去。”

丁求道:“为什么?”

叶开答道:“因为这地方说不定会有更多的银子可赚。”

丁求道:“哦?”

叶开道:“我看得出这地方已渐渐开始需要我这种人。”

丁求道:“你是哪种人?”

叶开悠然答道:“一个武功不错、而且能够守口如瓶的人,若有人肯出钱要我去替他做事,一定不会失望的。”

丁求沉吟着,眼睛里渐渐也发出了光,忽然道,“你杀人的价钱通常是多少?”

叶开道:“那就得看是杀谁了。”

丁求道:“最贵的一种呢?”

叶开道:“三万。”

丁求道:“好,我先付一万,事后再付两万。”

叶开眼睛里出发出了光,道:“你要杀谁?傅红雪?”

丁求冷笑道:“他还不值三万。”

叶开道:“谁值?”

丁求道:“马空群!”

萧别离静静地坐着,就好像在听着两个和他完全无关的人,在谈论一件和他完全无关的交易。

丁求的眸子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2章 暗器高手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边城浪子》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