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城浪子》

第13章 沈三娘的秘密

作者:古龙

这屋子里也没有燃灯。

沈三娘披着件宽大的衣衫,仿佛正在洗脸,她的脸看来苍白而痛苦。

刚才她用过的面巾上,竟赫然带着血迹。

马芳铃道:“你……你受了伤?”

沈三娘没有回答这句话,却反问道:“你知道我刚才出去过?”

马芳铃笑了,眨着眼笑道:“你放心,我也是个女人,我可以装做不知道。”

她在笑,并不因为她第一次觉得自己是个大人。

替别人保守秘密,本就是种只有完全成熟了的人才能做到的事。沈三娘没有再说什么,慢慢地将带血的丝中浸入水里,看着血在水里溶化。

她嘴里还带着血的咸味,这口血一直忍耐到回屋后才吐出来。

公孙断的拳头真不轻。

马芳铃已跳上床,盘起了腿。

她在这屋里本来总有些拘谨,但现在却已变得很随便,忽又道:“你这里有没有酒,我想喝一杯!”

沈三娘皱了皱眉,道:“你是什么时候学会喝酒的?”

马芳铃道:“你在我这样的年纪,难道还没学会喝酒?”

沈三娘叹了口气,道:“酒就在那边柜子最下面的一截抽屉里。”

马芳铃又笑了,道:“我就知道你这里一定有酒藏着,我若是你,晚上睡不着的时候,也会一个人起来喝两杯的。”

沈三娘叹道:“这两天来,你的确好像已长大了很多。”

马芳铃已找到了酒,拔开瓶盖,嘴对着嘴喝了一口,带着笑道:“我本来就已是个大人,所以你一定要告诉我,刚才你出去找的是谁?”

沈三娘道:“你放心,不是叶开。”

马芳铃眼波流动,道:“是谁?傅红雪?”

沈三娘正在拧着丝中的手突然僵硬,过了很久,才慢慢地转过身,盯着她。

马芳铃道:“你盯着我干什么?是不是因为我猜对了?”

沈三娘忽然夺过她手里的酒瓶,冷冷道:“你醉了,为什么不回去睡一觉,等清醒了再来找我。”

马芳铃也板起了脸,冷笑道:“我只不过想知道你是用什么法子勾引他的,那法子一定不错,否则他怎么会看上你这么老的女人。”

沈三娘冷冷地看着她,一字字道:“你喜欢的难道是他?不是叶开?”

马芳铃就好像突然被人在脸上掴了一拳,苍白的脸立刻变得赤红。她似乎想过来在沈三娘脸上掴一巴掌,但这时她已听到走廊上的脚步声。

脚步声缓慢而沉重,已停在门外,接着就有人在轻唤:“三娘,你醒了吗?”这是马空群的声音。

马芳铃和沈三娘的脸上立刻全都变了颜色,沈三娘向床下呶了呶嘴,马芳铃咬着嘴chún,终于很快地钻了进去。

她也和沈三娘同样心虚,因为她心里也有不可告人的秘密。

幸好马空群没进来,只站在门口问:“刚起来?”

“嗯。”

“睡得好不好?”

“不好。”

“跟我上去好不好?”

“好。”

他们已有多年的关系了,所以他们的对话简单而亲密。

马芳铃又在奇怪,她父亲明明已带了个女人回来,现在为什么又要三娘上去?

他带回来的女人是谁呢?

马空群一个人占据了楼上的三间房,一间是书斋,一间是卧房,还有一间是他的密室,甚至连沈三娘都从未进去过。

他上楼的时候,腰杆还是挺得笔直,看他的背影,谁也看不出他已是个老人。

沈三娘默默地跟着他。只要他要她上去,她从未拒绝过,她对他既不太热,也不太冷。

有时她也会对他奉献出完全满足的热情。

这正是马空群需要的女人,太热的女人已不适于他这种年纪。

楼上的房门是关着的,马空群在门外停下来,忽然转身,盯住她,问道:“你知不知道我找你上来做什么?”

沈三娘垂下头,柔声道:“随便你要做什么都没关系。”

马空群道:“我若要杀了你呢?”

他的语气很严肃,脸上也没丝毫笑意。

沈三娘忽然觉得一阵寒意自足底升起,这才发现自己也是赤足的。

马空群忽又笑了笑,道:“我当然不会杀你,屋里还有个人在等你。”

沈三娘道:“有人在等我?谁?”

马空群笑得很奇怪,缓缓道:“你永远猜不到他是谁的!”

他转身推开了门,沈三娘却几乎没有勇气走进去了。

天终于亮了。

傅红雪正慢慢驰在喝着刚煮好的热粥。

叶开已隐隐感觉到翠浓不会再回来,正在穿他的靴子。

小楼上静寂无声,公孙断正将头埋入饮马的水槽里,像马一样在喝着冷水,但现在只怕连一条河的水也无法使他清醒。

荒野上的晨风中,还带着一阵阵的血腥气。

花满天和云在天也回到他们自己屋里,开始准备到大堂来用早餐。

每天早上他们都要到大堂来用早餐,这是万马堂的规矩。

沈三娘终于鼓起勇气,走迸了马空群的房门。

在里面等她的是淮呢?

翠浓手抱膝盖,蜷曲在书房里一张宽大的檀椅上。

她看来既疲倦又恐惧。

沈三娘看见她的时候,两个人好像都吃了一惊。

马空群冷冷地观察着她们脸上的表情,忽然道:“你们当然是认得的。”

沈三娘点点头。

马空群道:“现在我已将她带回来了,也免得你以后再三更半夜的去找她。”

沈三娘反应很奇特,她好像在沉思着,好像根本没有听见马空群的话。

过了很久,她才慢慢地转身,面对着马空群,缓缓道:“我昨天晚上的确出去过。”

马空群道:“我知道。”

沈三娘道:“我找的人不是翠浓。”

马空群道:“我知道。”

他已坐了下来,神色还是很平静,谁也无法从他脸上的表情看出他心里的喜怒。

沈三娘凝视着他,一字字道:“我去找的人是傅红雪!”

马空群在听着,甚至连眼角的肌肉都没有牵动。

他目光中非但没有惊奇和愤怒,反而带着种奇异的了解与同情。

沈三娘也很平静,慢慢地接着道:“我去找他,只因为我总觉得他就是杀死那些人的凶手。”

马空群道:“他不是。”

沈三娘又慢慢地点了点头,道:“他的确不是,但我在没有查明白之前,总是不能安心。”

马空群道:“我明白。”

沈三娘道:“我可以从他对我的态度上看出来,女人天生就有种奥妙的感觉,他若恨你,对我的态度也一定不同。”

马空群道:“我懂。”

沈三娘道:“可是他却对我很客气,我去的时候,他虽然显得有些吃惊,我要走的时候,他却没有留难我。”

马空群道:“他是个君子。”

沈三娘道:“只可惜你有个朋友并不是君子。”

马空群道:“哦?”

沈三娘咬着牙,眼眶已发红,忽然解开了衣襟,衣襟下是赤躶着的。

她虽然已是个三十多岁的女人,但身材仍保养得非常好。

她的胸膛坚挺,小腹平坦,双腿修长结实,只可惜现在这晶莹雪白的胴体上,已多了好几块瘀青和青肿。

翠浓忍不住发出了一声轻叫,沈三娘的泪已落下,颤声道:“你知道这是谁打的?”

马空群凝视着她腰腹上的伤痕,目中已露出愤怒之色,过了很久,才沉声道:“我不想知道。”他的意思沈三娘当然明白。

沈三娘也没有再说,慢慢地掩起衣襟,黯然道:“你不知道也好,我只不过要你明白,为了你,我什么事都肯做。”

马空群心中的愤怒已变为痛苦,又过了很久,才长长叹了一声,道:“这些年来,你的确为我做了很多事,吃了很多苦。”

沈三娘哽咽着,突然跪倒,伏在他膝上,失声痛哭了起来。

马空群轻抚着她的柔发,目光凝视着窗外。

清晨的微风吹过草原,杂草如波浪起伏,旭日刚刚升起,金黄色的阳光照在翠绿的草浪上,马群正奔向阳光。

马空群叹息着,柔声道:“这地方本是一片荒漠,没有你,我也许根本就不能将这地方改变得如此美丽,没有人知道你对我的帮助有多么大。”

沈三娘轻位着,道:“只要你知道,我就心满意足了。”

马空群道:“我当然知道,你帮助我把这块地方改变得如此美丽,只不过是要我在失去它时觉得更痛苦。”沈三娘霍然抬起头,失声道:“你……你……你在说什么?”

马空群不再看她,缓缓说:“我在说一件秘密。”

沈三娘:“我……我有什么秘密?”

马空群目中的痛苦之色更深,一字字道:“从你第一天到这里来的时候,我已知道你是谁了!”

沈三娘身子一阵震颤,就好像有一双看不见的手突然扼住了她咽喉。她连呼吸都已停顿,慢慢地站起来”一步步向后退,目中也充满了恐惧之色。

马空群道:“你不姓沈,姓花。”

这句话又像是一柄铁锤,重重地敲击在沈三娘的头上。

她刚站起来,又将跌倒。

马空群道:“白先羽的外室花白凤,才是你嫡亲的姐姐。”

沈三娘道:“你……你怎么知道?”

马空群叹息了一声,道:“你也许不信,但你还未到这里来时,我已见过你,见过你们姐妹和白先羽在一起,那时你还小,你姐姐肚子里却已有了白先羽的孩子。”

沈三娘颤抖突然停止,全身似已僵硬。

马空群道:“白先羽死了后,我也曾找过你们姐妹,但你姐姐却一直隐藏得很好,又有谁能想到你居然到这里来了?”

沈三娘慢慢向后退,终于找着张椅子坐下来,看着他。

就是这个人,七年来,每个月她至少有十天要陪他上床,忍受着他那只没有手指的手笨拙的抚摸,忍受着他的汗臭。

有时她甚至觉得睡在她旁边的是一匹马,一匹老马。

她忍受了七年,因为她总认为自己必有收获,这一切他迟早必将付出代价。现在她才知道自己错了,错得可笑,错得可怕。她忽然发觉自己就像是一条孩子手里的蚯蚓,一直在被人玩弄。马空群道:“我早已知道你是谁,但却一直没有说出来,你知不知道是为了什么?”沈三娘摇摇头。

马空群道:“因为我喜欢你,而且很需要你这样一个女人。”

沈三娘忽然笑了笑道:“而且还是心甘情愿的免费送上门来的。”

她的确在笑,但这笑却比哭还要痛苦。

她忽然觉得要呕吐。

马空群道:“我早就知道你跟翠浓的关系。”

沈三娘道:“哦?”

万马堂道:“我这边的消息,由翠浓传出去,外边的消息,也是由翠浓传给你的。”

他也笑了笑,道:“你用她这种人来传达消息,倒的确是个聪明的主意。”

沈三娘叹道:“只可惜还是早已被你知道。”

马空群道:“我一直没有阻止你们,只因为我根本就没有重要的消息给你。”

沈三娘道:“你也许还想从我这里得到外面的消息。”

马空群也叹了口气,道:“只可惜你姐姐比你精明得多,这么多年来,我竟始终查不出她的踪迹。”

沈三娘道,“所以她直到现在还活着。”

马空群道:“她的儿子呢?”

沈三娘道:“也还活着。”

马空群道:“现在是不是已经到这里来了?”

沈三娘道:“你猜呢?”

马空群道:“是叶开?还是傅红雪?”

沈三娘道:“你猜不出?”

马空群又笑了笑,道:“就算你不说,我也有法子知道的。”

沈三娘道:“那么你又何必问我?”

马空群忽又叹息了一声,道:“其实直到今天为止,我还是不想揭穿你的秘密,因为我还是不忍中断我们现在的这种关系。”

沈三娘道:“只可惜你现在已到了非揭穿不可的时候。”

马空群道:“因为这件事已不能再拖下去。”

沈三娘道:“既然已拖了十几年,又何妨再拖几天?”

马空群神情更沉重他说道:“我有儿有女,还有几百个兄弟,我不忍眼见着他们一个个死在我的眼前。”

沈三娘道:“昨天晚上又死了多少?”

马空群黯然道:“死的已够多。”

沈三娘道:“你认为谁是凶手?叶开?傅红雪?”

马空群目中露出憎恨之色,缓缓道:“不管凶手是谁,我可以向你保证,他一定逃不了的!”

沈三娘盯着他,一字字道:“天网恢恢,疏而不漏,杀人者死……对不对?”

马空群道:“不错。”

沈三娘突然冷笑,道:“那么你自己呢?”

马空群目中的愤怒突又变为恐惧,一一种深入骨髓的恐惧。

他忽然站起来,面对着窗子,仿佛不愿被沈三娘看到他面上的表情。就在这时,外面响起了一阵铜铃声。

马空群叹了口气,喃喃道:一好快,又是一天,早膳的时候又到了。”

沈三娘道:“你今天还吃得下?”

马空群道:“这是我自己订下的规矩,至少我自己不能破坏它!”他没再看沈三娘一眼,忽然大步走了出去。

沈三娘道:“等一等。”

马空群在等。

沈三娘道:“你怎么就这样走了?”

马空群道:“为什么不能?”沈三娘道:“你……你准备对我怎样?”

马空群道:“不怎么样。”

沈三娘道:“我不懂你的意思。”

马空群道:“我没意思。”

沈三娘道:“你既已揭穿了我的隐密,为什么不杀了我?”

马空群道:“揭穿你的秘密是一回事,杀你又是另外一回事了!”

沈三娘道:“可是……”

马空群道:“我知道你当然也不能留在这里。”

沈三娘道:“你让我走?”

马空群笑了笑,笑得很凄凉,缓缓道:“我为什么不让你走?难道我真能杀了你?”

沈三娘看着他,目中露出了惊奇之色。

直到现在,她发觉自己还是不能了解这个人,也许始终都没有真正了解过他。

她忍不住又问道:“你既然已准备让我走,为什么又要揭穿我的秘密?”

马空群又笑了笑,淡淡道:“那也许只因为我要让你知道,我并不是个呆子。”

沈三娘咬着嘴chún,道:“那也许只因为你已不愿我再留在这里。”

马空群道:“也许。”

他没有再说什么,头也不回地走了出去。

脚步声已下了楼,缓慢而沉重。他的心情也许更沉重。

“他为什么不杀我?难道他真对我不错?”

沈三娘握紧双拳,自己决定绝不能再想下去,想下去只有更痛苦。就是这个人,欺骗了她,玩弄了她,但却在别人非杀不可的时候放过了她。

也许并不是他要欺骗她,而是她要欺骗他。

无论他以前做了什么,但是他对她这个人,却并没有亏负。

沈三娘心里忽然觉得一阵刺痛。

她本不该有这种感觉,更从未想到自己会有这种感觉。

但人总是人。人总有人的情感、矛盾和痛苦。

翠浓已站了起来,走到她面前,柔声道:“他既然已让我们走,我们为什么还不走?”

沈三娘长长叹息了一声,道:“当然要走,只不过……也许我根本不该来的。”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边城浪子》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