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城浪子》

第15章 满天飞花

作者:古龙

剑尖的血已滴干。

花满天转过身,看着马空群。

马空群也在看着他,淡淡道:“你杀了他!”

花满天道,“因为他出卖了你。”

马空群道:“现在你也懂了?”

花满天道:“我不懂,我只知道出卖你的人,就得死l”马空群道:“你知不知道他怎么样出卖了我?”

花满天道:“我很想知道。”

马空群道:“慕容明珠、乐乐山他们全都是他找来的。”

花满天面上露出吃惊之色,失声道:“怎么会是他找来的?这两个人跟他又有什么关系?”

马空群道:“没有关系。”

花满天道:“既然没有关系,为什么要找他们来?我不明白。”

这两句话都问得很愚蠢,“满天飞花”本不是个愚蠢的人。

但马空群并不在意,他本也不是惯于回答别人的愚蠢问题的人。

他还是回答了这问题:“就因为他们和他本来全无关系,所以他才要找他们来,”花满天道:“来干什么?”

马空群紧握了弯刀,缓缓道:“来杀人!这两天里死的兄弟,全是被他们杀了的。”

花满天吃惊道:“是他们杀了的?不是傅红雪?”

马空群摇摇头,冷冷道:“傅红雪想杀的人只有一个。”

花满天就算真的很愚蠢,也不会再问了,他当然知道傅红雪要杀的人是谁。

“但云在天为什么要找他们来杀那些人呢?”

马空群道:“因为他想逼我走。”

花满天皱眉道:“逼你走?”

马空群冷笑道:“我若走了,这地方岂非就是他的了。”

花满天叹了口气,道:“他本该知道你绝不是个轻易就会被逼走的人。”

马空群说道:“但他也知道我有个极厉害的仇家,他这样做,只不过要我以为仇家已找上门来。”

他嘴角露出了一丝讥诮的笑意,接着道:“开始时我竟也几乎真的相信。”

花满天道:“是什么令你开始怀疑?”

马空群道:“他计划虽然周密,却还是做错了几件事。”

花满天道:“哦?”

马空群冷笑道:“他当然想不到我那真正的仇家竟在此时赶来了。”

花满天叹道:“这倒真巧的很。”

马空群冷笑道:“傅红雪并不是凑巧赶来的。就因为他知道云在天有这个计划,所以才会来,只有在万马堂发生变乱时,他才有比较好的机会。”

花满天道:“云在天的计划,他又怎么会知道调马空群目露出痛苦之色,过了很久,才缓缓道:“因为沈三娘本就是他们的人。”

花满天又显得很惊讶,道:“但这件事沈三娘又怎会知道的?”

马空群道:。因为翠浓也是他们的人。”

花满天道,“翠浓?”

马空群冷笑道:“他收买了翠浓,用翠浓来传递消息,却不知翠浓同时也将消息告诉了沈三娘。”

花满天长长叹了口气,道:“看来一个男人若是太信任女人,他无论做什么事都注定要失败的。”

马空群冷冷道:“他看错了翠浓,也看错了飞天蜘蛛。”

花满天道:“当时无论谁都没有想到飞天蜘蛛是你找来的人。”

马空群道,“所以他们才会被飞天蜘蛛发现了秘密。”

花满天道:“所以飞天蜘蛛才会死。”

马空群道:“不错,他想必是被慕容明珠杀了灭口的。”

花满天道:“但慕容明珠又怎会死了呢?”

;马空群道:“飞天蜘蛛临死时,手里必定握着一样证据,这样证据想必是慕容明珠身上的。”

花满天点点头,他也想起了飞天蜘蛛那只紧握着的手。

马空群道:“云在天当然不会注意到飞天蜘蛛这只手,因为只有他知道飞天蜘蛛是死在谁手上的。”

花满天道:“但他却未想到居然还有别人会注意到这只手,而且拿走了手里的证据。”

马空群道:“他生怕别人查出他们之间的关系,所以索性将慕容明珠也杀了灭口。”“”花满天叹道:“看不出他竟是一个如此心狠手辣的人。”

花满天沉吟着,道:“还有两件事不明白。”

马空群道,“你可以问。”

花满天道:“乐乐山乃武林名宿,慕容明珠也是家资巨万的世家子弟,以他们的身份地位,怎么会轻易地被他找来?”

马空群道:“慕容明珠早已在垂涎万马堂这片基业,一心想拥为己有,一个人若有了贪心,就难免要被别人利用了。”

花满天点点头,道:“越富有的人越贪心,这道理我们也明右:只不过…乐乐山又是怎么会被他打动的呢?”

马空群沉吟着,缓缓地道:“乐乐山并不是他找来的。”

花满天皱眉道:“不是他是谁?”

马空群道:“云在天本来就不是这计划的真正主谋人。”

花满天道:“哦?”

马空群道:“前天晚上,乐乐山、慕容明珠、傅红雪、飞天蜘蛛,全部在自己屋里闭门未出,但你的马场中,却死了十三位兄弟。”。”

花满天恨恨道:“当时我还以为那是叶开下的毒手。”

马空群道:“凶手本来是想嫁祸给叶开的,想不到叶开居然也有人证。”

花满天道:“你认为凶手是云在天?”

马空群道:“也不是。”

花满天又皱眉道:“为什么不是?”

马空群沉着脸道:“我很了解他的武功,也很清楚那十三位兄弟的身手,就凭他要杀死那十三位兄弟只怕还很不易。”

花满天神色也很凝重,道:“所以你认为这其中必定还有另一个人?”

马空群道,“不错。”

花满天道:“你认为这人才是真正的主谋?”

马空群道:“不错。”

花满天道:“你知道这个人是谁?”

马空群并没有直接回答这句话,缓缓道:“第一,这人和乐乐山的关系必定很深,所以乐乐山才会被他说动,来做这种事。”

花满天慢慢地点了点头,道:“有道理。”

马空群道:“第二,这人在万马堂中的身份地位必定很高。”

花满天道:“怎见得?”

马空群淡淡道:“就因为他有这种身份,将我逼走后,他才能接管万马堂。”

花满天沉思着,终于又慢慢地点了点头,道:“有道理。”

马空群道:“他想必是云在天平日很信服的人,所以云在天才会听命于他。”

花满天道:“有道理。”

马空群脸色沉重,道:“第四,他当然也是那十三位兄弟很信服的人,就因为他们对这人全没有丝毫防范之心,所以才会遭了他的毒手。”

花满天忽然笑了笑,笑得非常奇怪,缓缓道:“就因为他和乐乐山的关系极深,所以才故意在别人面前作出互相厌恶之态,叫人看不出他们之间的关系。”

马空群道:“正是如此。”

花满天凝视着他,道:“这件事真是你自己看出来的?”

马空群道:“并不完全是。”

花满天道:“还有人泄漏了秘密给你?”

马空群道:“不错。”

花满天道:“这人是谁?”

马空群道:“翠浓!”

花满天皱眉道:“又是她?”

马空群道:“云在天以为翠浓已对他死心塌地,沈三娘也认为翠浓对她忠心耿耿,却不知……”

花满天忍不住打断了他的话,抢着说道:“他们全错了,”马空群点点头。花满天道:“其实翠浓是你的人。”

马空群道:“也不是。”

花满天道:“那么她究竟是……”

马空群忽然打断了他的话,道:“你知道她是干什么的?”

花满天目中露出憎恶之色,冷冷道:“我当然知道,她是个婊子。”

马空群道:“你几时见婊子对人忠心耿耿过?”

花满天恨道:“不错,一个人若连自己都能出卖,当然也能出卖别人。”

马空群淡淡道:“只不过她看来的确并不像是这种人。”

花满天忽又笑了笑,道:“这件事也给了我个教训。”

马空群道:“什么教训?”

花满天道:“婊子就是婊子,就算她长得像天仙一样,她还是个婊子。”

马空群道:“你好像很少说这种粗话。”

花满天道:“我今天非但说了不少粗话,也说了不少笨话。”

马空群道:“现在你总该已明白了。”

花满天道:“现在是不是已太迟了?”

马空群道:“好像已太迟。”

花满天垂下头,沉默了很久,才缓缓道:“你真正的仇人是傅红雪?”

马空群道:“是的。”

花满天道:“我可以替你杀了他。”

马空群道:“那是我的事。”

花满天又沉默了很久,叹息着道:“我跟着你总算已有十几年。”

马空群道:“十六年。”

花满天道:“这十六年来,我也曾为这地方流过血,流过汗。”

马空群缓缓道:“这地方能有今日的局面,本不是一人之力所能造成的。”

花满天道:“我也只不过想将你逼走而已,并没有想要杀你。”

马空群道:“院子里那棵大树,你想必总是看到过的。”

花满天点点头。

马空群道:“这些年来,它一直长得很快,长得很好。”

花满天目中露出一丝伤感之色,缓缓道:“我来的时候,它还没有栅栏高,现在却已连两个人都抱不过来了。”

马空群道:“但你若要将它移走,它还是很快就会枯死。”

花满天只能承认。

马空群道:“我也和这棵树一样,我的根已在这里,若有人要我走,我也会枯死。”

花满天握紧双拳,道:“所以……所以你一定也要我死。”

马空群看着他,缓缓道:“你自己说过,无论谁出卖我,都得死。”

花满天看着自己握剑的手,长叹一声道:“我的确说过。”

马空群目中也有些黯然之色,道:“我本可逼你去跟傅红雪交手的。”

花满天道:“我也一定会去。”

马空群道:“但我宁可自己动手,也不愿别人来杀你。”

他一字字接着道:“因为你是万马堂的人,因为你也曾是我的朋友。”

花满天道:“我……我不明白。”

马空群道:“你问。”

花满天忽然抬起头,盯着他,厉声道:“我辛苦奋斗十余年,到现在还是一无所有,还得像奴才般听命于你,你若是我,你会不会也像我这么做?”

马空群想也不想,立刻接口说道:“我会的,只不过。…”

他目中露出刀一般的光,接着道:“我若做得不机密,被人发现,我也死而无怨。”

花满天盯着他,忽然仰面而笑,道:“好,好一个死而无怨,只可惜我还未必就会死在你手里。”

他长剑一挥,剑花如落花飞舞,厉声道:“只要你能杀得了我,我也一样死而无怨。”

、马空群道,“很好,这才是男子汉说的话。”

花满天道:“你为何还不站起来?”

马空群淡淡道:“我坐在这里,也一样能杀你。”

花满天笑声已停止,握剑的手背上,已有一条条青筋凸起。马空群却还是静静地坐在那里,静静地凝视着掌中弯刀。

他竟连看都不再看花满天一眼,他全身的血肉却似已突然变成钢铁。

花满天盯着他,一步步走过来,剑尖不停的颤动,握剑的手似也在颤抖。

突然间他轻叱一声,剑光化为长虹,人也跟着飞起。

这一剑并没有攻向马空群,他连人带剑,闪电般向窗外冲了出去。

马空群突然叹道:“可惜……”

这两个字出口,他的人也已掠起,弯刀也化为了银虹。

“叮”的一声,刀剑相击,刀光突然一紧,沿着剑锋削过去。

花满天并不是个不懂得用剑的人,他剑法变化之快,海内很少有人能比得上。

但这一次,他忽然发现自己所有的变化已全部被人先一步封死。

他身子凌空,正是新力未生、余力将尽的时候,银虹般的刀光已封住了他的脸,闭住了他的呼吸,他突然觉得很冷,冷得可怕。

“你若有勇气和我一战,我也许会饶了你的。”

这就是他听到的最后一句话。

雷电已停了,天色却更阴暗。

马空群又静静地坐在那里,看来仿佛很疲倦,也很伤感。

在他面前的,是公孙断、云在天、花满天三个人的尸身。这本是他最亲近的朋友,最得力的部下,现在都已变成了没有生命、没有情感的尸体,就和三个陌生人的尸体一样。

但活着的人却绝不会没有情感的。又有谁能了解这身经百战的垂暮老人的心情,他究竟有过什么?现在还剩下些什么?

墙上的血也干了,一串串血珠,就像是用颜料画上去的。

两个人悄悄地走进来,看见这情况,立刻屏住了呼吸。

马空群没有回头,过了很久,才沉声道:“传下令去,万马堂内所有兄弟,一律斋戒茹索,即刻准备两位场主和公孙先生的后事。”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边城浪子》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