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城浪子》

第25章 一剑震四方

作者:古龙

酷热。

刚下过雨的天气,本不该是这么热的。

汗珠沿着人们僵硬的脖子流下去,流入几乎已湿透的衣服里。

变色的大蜥蜴在砂石间爬行,仿佛也想找个比较阴凉的地方。

刚被雨水打湿的草,又已披晒干了。

连风都是热的。风从草原上吹过来,吹在人身上,就像是地狱中魔鬼的呼吸。

只有在屋子里比较阴凉些。

三尺宽的柜台上堆满了一匹匹鲜艳的绸缎、一套套现成的衣服。

叶开坐在旁边一张藤椅里,伸长了两条腿,懒懒的看着丁灵琳选她的衣服。

店里的两个伙计,一个年纪较大的,垂着手,赔笑在旁边等着,另一个年轻人,已乘机溜到门口去看热闹了。

他们在这行已干得很久,已懂得女人在选衣服的时候,男人最好不要在旁边参加意见。

丁灵琳选了件淡青色的衣服,在身上比了比,又放下,轻轻叹了口气,道:“想不到这地方的存货倒还不少。”

叶开道:“别人只有嫌货少的,你难道还嫌货多了不成?”

了灵琳点点头,道:“货越多,我越拿不定主意,若是只有几件,说不定我已全部买了下来。”

叶开也叹了口气,道:“这倒是实话。”

年轻的伙计赔笑道:“只因为万马堂的姑奶奶和小姐们来光顾,所以小店才不能不多备些货,实在抱歉得很。”

丁灵琳忍不住笑了,道:“你用不着为这点抱歉,这不是你的错。”

年长的伙计道:“但主顾永远是对的,姑娘若嫌小店的货多,就是小店的错。”

丁灵琳笑道:“你倒真会做生意,看来我想不买也不行了。”

站在门口的年轻伙计,忽然长长叹息了一声,喃喃道:“想不到,真想不到……”

丁灵琳皱眉道:“你想不到我会买?”

年轻的伙计怔了怔,转过身赔笑道:“小的怎么敢有这意恩?”

丁灵琳道:“你是什么意思?”

年轻的伙汁道:“小的只不过绝想不到马大小姐真会替人擦背而已。”

丁灵琳道:“马大小姐?”

伙计道:“就是万马堂三老板的千金。”

丁灵琳道:“是不是那个穿红衣服的?”

伙计道:“三老板只有这么样一位千金。”

丁灵琳道:“她在替谁擦背?”

伙计道:“就是……就是那位在街上洗澡的大爷呐。”

丁灵琳眼珠子一转,转过头去看叶开。

叶开眯着眼,似乎在打瞌睡。

丁灵琳道:“喂,你听见了没有?”

叶开道:“嗯。”

丁灵琳道:“你的好朋友在替人擦背,你难道不想出去看看?”

叶开道:“嗯。”

丁灵琳道:“嗯是什么意思?”

叶开打了个呵欠,道:“若是男人在替女人擦背,用不着你说,我早已出去看了,女人替男人擦背是天经地义的事,有什么好看的。”

丁灵琳瞪着他,终于又忍不住笑了。

那年轻的伙计忽又叹了口气,道:“小的倒明白马姑娘是什么意思。”

丁灵琳道:“哦?”

这伙计叹道:“马姑娘这样委屈自己,全是为了三老板。”

了灵琳道:“哦?”

这伙计道:“因为那跛子是三老板的仇家,马姑娘生怕三老板年纪大了,不是他的对手。”

丁灵琳道:“所以她不惜委屈自己,为的就是要路小佳替她杀了跛子?”

这伙计点头叹道:“她实在是位孝女。”

丁灵琳突然冷笑,道:“也许她只不过是喜欢替男人擦背而已。”

这伙计怔了怔,想说什么,但被那年长的伙计瞪了一眼后,就垂下了头。

这时外面突然传来了阵马蹄声,蹄声很乱,来的人显然不止一个。

丁灵琳眼珠流动,道:“你出去看看,是些什么人来了!”

这伙计虽然对她很不服气,还是垂着头走了出去。

“来的是万马堂的老师傅。”

“来了多少?”

“好像有四五十位。”

丁灵琳沉吟着,用眼角瞟着叶开,道:“你看他们是想来帮忙的?还是来看热闹的?”

叶开又打了呵欠,道:“这就得看他们是笨蛋,还是聪明人。”

丁灵琳道:“假如他们是想来帮忙的,就是笨蛋?”

叶开道:“不折不扣的笨蛋。”

他笑了笑,又道:“这么好看的热闹,也只有笨蛋才会错过的。”

丁灵琳也笑了笑,道:“你是不是一心一意等着看究竟是傅红雪的刀快,还是路小佳的剑快?”

叶开道:“就算要我等三天,我都会等。”

丁灵琳道:“所以你不是笨蛋。”

叶开道:“绝不是。”

这时街上已渐渐有各式各样的声音传了进来,有咳嗽声,有低语声,但大多数却还都是充满了惊讶和感慨的叹息声。

看到马大小姐在替人擦背,显然有很多人惊讶,有很多人不平。但却没有一个人敢出来管这闲事的。

这世上的笨蛋毕竟不多。

突然间,所有的声音全部停止,连风都仿佛也已停止。

店里的两个伙计仿佛突然感觉到有种说不出的压力,令人窒息。

丁灵琳的眼睛里却突然发出了光,喃喃道:“来了,终于来了…。”

没有人动,没有声音。每个人都已感觉到这种不可抗拒的压力,压得人连气都透不过来。

“来了!终于来了……”

好热的太阳,好热的风!

风从草原上吹过来,这人也是从草原上来的。

路上的泥泞已干透。

他慢慢地走上了这条路,左腿先迈出一步,右腿再慢慢地跟上来。

每个人都在看着他,太阳也正照在他脸上。

他的脸却是苍白的,白得透明,就像是远山上亘古不化的冰雪。但他的眼睛却似已在燃烧,他的眼睛在瞪着马芳铃。

马芳铃的手停下,手里的浴中,还在往下滴着水。

她心里却在滴着血。

一滴、两滴……悲哀、愤怒、羞辱、仇恨。

“你为什么还不走?为什么还要留在这里?”

“我不能走,因为我要看着他死,死在我面前!”

她的心里在挣扎、呐喊,可是她的脸上却全没有一丝表情。

傅红雪的眼睛已盯在路小佳脸上。

路小佳却连看都没有看他,反而向丁老四和胡掌柜招了招手。

他们只好走过去。

路小佳道:“你们要我杀的就是这个人?”

丁老四迟疑着,看了看胡掌柜,两个人终于同时点了点头。

路小佳道:“你们真要我杀他?”

丁老四道:“当然。”

路小佳忽然笑了笑,道:“好,我一定替你们把他杀了。”

他伸出一只手,慢慢地拿起木架上的剑。

傅红雪握刀的手立刻握紧。

路小佳还是没有看他,却凝注着手里的剑,缓缓道:“我答应过的事,就一定会做到。”

丁老四赔笑道:“当然。”

路小佳道:“你放心?”

丁老四道:“当然放心。”

路小佳轻轻叹了口气,道:“你们既然已放心,就可以死了。”

了老四皱眉道:“你说什么?”

路小佳道:“我说你们已可以死了。”

他手里的剑突然挥出,慢慢地挥出,并不快,也并没有刺向任何人。

了老四看着他手里的剑挥出,一张脸突然抽紧,整个人都突然抽紧。

大家诧异的看着他的脸,谁也不知道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丁老四的人却已倒了下去。他倒下去的时候,小腹下竟然有股鲜血箭一般标出去。

大家这才看出,木桶里刺出一柄剑,剑尖还在滴着血。

丁老四正在看着路小佳右手中的剑时,路小佳左手的剑已从木桶里刺出,刺进了他的小肚子。

就在这时,胡掌柜也倒了下去,咽喉里也有股鲜血标出来。

路小佳右手的剑,剑尖也在滴着血。

胡掌柜看到那柄从木桶刺出的剑时,路小佳右手的剑已突然改变方向,加快,就仅是电光一闪,已刺穿了他的咽喉。

没有人动,也没有声音。每个人连呼吸都似已停顿。

剑尖还在滴着血。

路小佳看到鲜血从他的剑尖滴落,轻轻叹息着,喃喃道:“干我这一行的人,就算洗澡的时候,也会在澡盆留一手的,现在你们总该懂了吧。”

马芳铃突然嘶声道:“可是我不懂。”

路小佳道:“”不懂我为什么要杀他们?”

马劳铃当然不懂,道:“你要杀的人并不是他们!”

路小佳忽又笑了笑,转过头,目光终于落到傅红雪身上。

“你懂不懂?”

傅红雪当然也不懂,没有人懂。

路小佳道:“其实他们并不是真的要我来杀你的。他们只不过要在我跟你交手时,从旁边暗算你。”

傅红雪还是不太懂。

路小佳道:“这主意的确很好,因为无论谁跟我交手时,都绝无余力再防备别人的暗算了,尤其是从木桶里发出的暗算。”

傅红雪道:“木桶里?”

就在这时,突听“砰”的一声大震,声音竟是从木桶里发出来的,接着,木桶竟已突然被震开。

水花四溅,在太阳下闪起了一片银光,竞突然有条人影从木桶里窜出来。

这人的身手好快,但路小佳的剑更快,剑光一闪,义是一声惨呼。

太阳下又阿起了一串血珠,一个人倒在地上,赫然竞是金背驼龙!

没有声音,没有呼吸,惨呼声已消失在从草原上吹过来的热气里。

也不知过了多久,了灵琳才长长吐出口气,道。“好快的剑!”

叶开点点头,他也承认。

无论谁都不能不承认,一柄凡铁打成的剑到了路小佳的手里,竟似已变得不是剑了。

竟似已变成了一条毒蛇,一道闪电,从地狱中击出的闪电。

了灵琳叹道:“现在连我都有点佩服他了。”

叶开道:“哦?”

丁灵琳道:“他虽然未必是聪明人,也未必是好人,但他的确会使剑。”

最后一滴血也滴了下去。

路小佳的眼睛这才从剑尖上抬起。看着傅红雪,微笑道:“现在你懂了么?”

傅红雪点点头。

现在他当然已懂了,每个人都懂了。

木桶下面竟有一节是空的,里面竟藏着一个人。

水注入木桶后,就没有人能再看得出桶有多深。

路小佳当然也没有站直,所以也没有人会想到木桶下还有夹层。

所以金背驼龙若从那里发出暗器来,傅红雪的确是做梦也想不到的。

路小佳道:“现在你总该明白,我洗澡并不是为了爱干净,而因为有人付了我五千两银子。”

他笑了笑,又道:“为了五千两银子,也许连叶开都愿意洗个澡了。”

叶开在微笑。

傅红雪的脸却还是冰冷苍白的,在这样的烈日下,他脸上甚至连一滴汗都没有。

路小佳悠然道:“这主意连我都觉得不错,只可惜他们还是算错了一件事。”

傅红雪忍不住问道:“什么事?”

路小佳道:“他们看错了我。”

傅红雪道:“哦?”

路小佳道:“我杀过人,以后还会杀人,我也喜欢钱,为了五千两银子,我随时随地都愿意洗澡。”

他又笑了笑,淡淡地接着道:“但我却不喜欢被人利用,更不喜欢被人当做工具。”

傅红雪长长吐出口气,目中的冰雪似已渐渐开始溶化。

他忽然觉得湿淋淋的站在他面前的这个人,至少还是个人。

路小佳道:“我若要杀人,一向都自己动手的。”

傅红雪道:“这是个好习惯。”

路小佳道:“其实我还有很多好习惯。”

傅红雪道:“哦?”

路小佳道:“我还有个好习惯,就是从不会把自己说过的话吞下去。”

傅红雪道:“我听见了。”

路小佳道:“所以我还是要杀。”

傅红雪道:“但我却不想杀你。”

路小佳道:“为什么?”

傅红雪道:“因为我一向不喜欢杀你这种人。”

路小佳道:“我是哪种人?”

傅红雪道:“你是种很滑稽的人。”

路小佳很惊讶,道: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5章 一剑震四方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边城浪子》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