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城浪子》

第26章 血海深仇

作者:古龙

太阳已消失,长街上寂无人迹。只有小楼上亮起了一点灯光,一个人推开了楼上的窗子,凝视着静寂的长街。他知道黑夜已快来了。

血迹已干透。一阵风吹过来,卷起了金背驼龙的头发。

萧别离眯起眼睛,轻轻叹息了一声,慢慢地关起窗子。

灯是刚点起来。他在孤灯旁坐了下去,他的人也正和这盏灯同样孤独。

灯光照在他脸上,他脸上的皱纹看来已更多,也更深了。

每一条皱纹中,不知隐藏着多少辛酸,多少苦难,多少秘南宁他替自己倒了杯酒,慢慢地喝下去,仿佛在等着什么。

可是他又还能等待什么呢?生命中那些美好的事物,早部已随着年华逝去,现在他唯一还能等得到的,也许就是死亡。

寂寞的死亡,有时岂非也很甜蜜!

黑夜已来了。他用不着回头去看窗外的夜色,也能感觉得到。

酒杯已空,他正想再倒一杯酒,就已听到从楼下传来的声音。

洗骨牌的声音。

他嘴角忽然露出种神秘而辛涩的笑意,仿佛早已知道一定会听到这种声音。

于是他支起了拐杖,慢慢地走了下去。

楼下不知何时也已燃起了一盏灯,一个人坐在灯下,正将骨牌一张张翻起来,目光中也带着种神秘而辛涩的笑意。

叶开很少这么笑的,他凝视着桌上的骨牌,并没有抬头去看萧别离。

萧别离却在凝视着他,慢慢地在他对面坐下,忽然道:“你看出了什么?”

叶开沉默了很久,才叹息着,道:“我什么也看不出来。”

萧别离道:“为什么?”

叶开在听着。他看得出萧别离已准备在他面前说出一些本来绝不会说的话。

过了很久,萧别离果然又叹息着道:“你当然早已想到我本来不姓萧。”

叶开承认。

萧别离道:“一个人的姓,也不是他自己选的,他根本没有选择的余地。”

叶开道:“这句话我懂,但你的意思我却不懂。”

萧别离道:“我的意思是说,我们本是同一种人,但走的路不同,只不过因为你的运气比我好。”

他迟疑着,终于下了决心,一字字接着道:“因为你不姓西门。”

叶开道:“西门?西门春?”

萧别离苦笑道:“你是不是早已想到了?”

叶开道:“我看到假老太婆的人死在李马虎店里时才想到的。”

萧别离道:“哦?”

叶开道:“那时我才想到,我叫了一声西门春,他回过头来,并不是在看我,而是在看你。”

萧别离道:“哦?”

叶开道:“他回头,只因为觉得惊讶,我怎会突然叫出你的名字。”

萧别离道:“所以你才会认为他就是西门春。”

叶开叹道:“每个人都有错的。”

萧别离道:“何况他自己也并不否认。”

叶开道:“他在你面前怎么敢否认?”

萧别离::“那时你还以为李马虎就是杜婆婆。”

叶开苦笑道:“直到现在,我还是想不出杜婆婆究竟藏在哪里。”;萧别离道:“你永远想不出的。”

叶开道:“为什么?”

萧别离缓缓道:“因为谁也想不到杜婆婆和西门春本是一个人。”

叶开长长吐出口气,苦笑道:“我实在想不到!”

他又看了萧别离两眼,叹道:“直到现在,我还是看不出你能扮成老太婆。”

萧别离淡淡道:“你若能看得出,我就不是西门春了。”

叶开叹道:“这也就难怪江湖中人都说只有西门春才是千面人门下唯一的衣钵弟子。”

萧别离道:“不是衣钵弟子。”

叶开道:“是什么?”

萧别离道:“是儿子!”

叶开动容道:“令尊就是千面人?”

萧别离道:“嗯!”

叶开道:“因为我从一开始就已错了。”

萧别离叹息着,慢慢地点了点头,道:“每个人都难免会错的!”

叶开叹道:“我没有想到马空群会走,从来也没有想到。”

萧别离淡淡道:“我本来也以为他走不了的。”

叶开道:“可是他比我们想象中更聪明,他知道谁也不会错过路小佳和傅红雪的决斗。”

萧别离道:“他若要走,这的确是个再好也没有的机会。”

叶开道:“也许他正是为了这缘故,才去找路小佳的。”

萧别离道:“哦?”。

叶开道:“他故意安排好那些诡计,故意要别人发现,为的只不过是要别人相信他的确是想暗算傅红雪,想杀了傅红雪。”

他叹了口气,苦笑道:“假若别人对他这目的完全没有怀疑的话,当然就想不到他其实是想乘此机会逃走而已。”

萧别离也笑了,淡淡道:“你最大的毛病,也许就是你总是想得太多了。”

叶开叹道:“不错,一个人的确还是不要想得大多的好。”

萧别离忽也长长叹了口气,道:“你知道我最大的毛病是什么?”

叶开摇摇头。

萧别离苦笑道:“我的毛病也是想得太多了。”

叶开凝视着他,道:“所以你也没有想到他会走?是吧?”

萧别离点点头。

叶开眼睛里又露出那种尖针般的笑意,看着他一字字道:“所以你才会替他去找路小佳来。”

萧别离道:“你什么时候知道的?”

他非但神色还是很平静,而且竟完全没有否认的意思。

叶开反问道:“你不否认?”

萧别离淡淡地笑了笑,道:“在你这种人面前,否认又有什么用?”

叶开也笑了,笑得并不像平时那么开朗,仿佛对这个人觉得很惋惜。

萧别离叹了口气,黯然地道:“也许我的确走错了路。”

叶开道:“但你看来根本并不像是一个容易走错路的人。”

萧别离道:“走对了路的原因只有一种,走错路的原因却有很多种。”

叶开道:“哦?”

萧别离道:“每个走错路的人,都有他的种种原因。”

叶开道:“你的原因是什么?”

萧别离道:“我走的这条路,也许并不是我自己选择的。”

他目中露出了迷惘沉痛之色,仿佛在凝视着远方,过了很久,才慢慢地接着道:“也许有些人一生下来就已在这条路上,所以他根本没有别的路可走。”

萧别离目中又露出那种凄凉的笑意,道:“连我自己也不知道这究竟是我的幸运?还是我的不幸?”

叶开没有说话,这句话不是任何人能答复的。

萧别离道:“无论谁都不能不承认,先父是武林中的一位奇才,他武功的渊博和神奇之处,直到现在还没有人能比得上。”

叶开也不能不承认。

萧册离道:“他这一生中,忽男忽女,忽邪忽正,有人尊称他为千面人神,也有人驾他是千面魔人,谁都不知道他究竟是怎么样一个人。”

叶开::“你呢?”

萧别离道:“我也不知道。我只知道他虽然将平生所学全都传给了我,但也留给我一副担子。”

叶开道:“什么担子?”

萧别离道:“仇恨。”

这两个字他说得很慢,仿佛用了很大力气才能说出来。

叶开了解这种心情,也许没有人比他更能了解仇恨是副多么沉重的担子。

萧别离道:“直到现在,江湖中人也还不知道他究竟是不是已经死了,有人说他已浮海东去,有人甚至说他已得道成仙。”

叶开道:“其实呢?”

萧别离黯然道:“其实他当然早已死了。”

叶开忍不住问道:“怎么死的?”

萧别离道:“死在刀下。”

叶开道:“谁的刀?”

萧别离霍然抬起头,盯着他,道:“你应该知道是谁的刀!世上并没有几个人的刀能杀得死他!”

叶开沉默。他只有沉默,因为他的确知道那是谁的刀!

萧别离冷冷道:“据说白大侠也是武林中的一位奇才,据说他的刀法不但已独步武林,而且可以算得上是空前绝后。”

他语声中已带着种比刀锋还利的仇恨之意,冷笑着道:“但他的为人呢?他……”

叶开立刻又打断了他的话,道:“你无权批评他的为人,因为你恨他。”

萧别离道:“你错了,我并不恨他,我根本不认得他。”

叶开道:“但你却想杀了他。”

萧别离道:“我的确想杀他,甚至不借付出任何代价,你知道那是为了什么?”

叶开摇摇头。他就算知道,也只能摇头。

萧别离道:“因为仇恨和爱不一样,仇恨并不是天生的,假如有人也将一副仇恨的担子交给了你,你就会懂得了。”

叶开道:“可是……”

萧别离打断了他的话,道:“傅红雪就一定会懂的,因为这道理就跟他要杀马空群一样。”

他叹了口气,接着道:“傅红雪也不认得马空群,但却也非杀他不可!”

叶开终于点了点头,长叹道:“所以那天晚上,你也到了梅花庵。”

萧别离目光似又到了远方,喃喃的叹息着道:“那天晚上的雪真大……”

叶开眼睛突也露出刀锋般的光,盯着他,道:“那天晚上的事你还记得很清楚?”

萧别离黯然道:“我本来想忘记的,只可惜偏偏忘不了。”

叶开道:“因为你的这双腿就是在那天晚上被砍断的?”

萧别离看着自己的断腿,淡淡道:“世上又有几个人的刀能砍断我的腿。”

叶开道:“他虽然砍断了你的腿,但却留下了你的命。”

萧别离道:“留下我这条命的,并不是他,而是那场大雪”叶开道:“大雪?”

萧别离道:“就因为雪将我的断腿冻住了,所以我才能活到现在,否则我连人都只怕已烂光了。”

叶开道:“所以你忘不了那场雪!”

萧别离道:“我也忘不了那柄刀。”

他目中忽又露出种说不出的恐惧之色,那一场惊心动魄的血战,仿佛又回到他面前。

白的雪,红的血……血流在雪地上,白雪都被染红。刀光也仿佛是红的,刀光到了哪里,哪里就立刻飞溅起一片红雾。

萧别离额上已有了汗珠,是冷汗。过了很久,他才叹道:“没有亲眼看见的人,绝对想不到那柄刀有多么可怕,那许多武林中的绝顶高手,竟有大半死在他的刀下。”

叶开立刻追问道:“你知道那些人是谁?”

萧别离不知道。除了马空群自己外,没有人知道。

萧别离道:“我只知道,那些人没有一个人不恨他。”

叶开道:“难道每个人都跟他有仇?”

萧别离冷笑道:“我就算无权批评他的人,但至少有权批评他的刀!”

他目中的恐惧之意更浓,握紧双拳,嘎声接着道:“那柄刀本不该在一个有血肉的凡人手里,那本是柄只有在十八层地狱下才能炼成的魔刀。”

叶开道:“你怕那柄刀?”

萧别离道:“我是个人,我不能不怕。”

叶开道:“所以现在你也同样怕傅红雪,因为你认为那柄刀现在已到了他手里。”

萧别离道:“只可惜这也不是他的运气。”

叶开道:“哦?”

萧别离道:“因为那本是柄魔刀,带给人的只有死和不幸!”

他声音突然变得很神秘,也像是某种来自地狱中的魔咒。

叶开竟忍不住打了个寒噤,勉强笑道:“可是他并没有死”萧别离道:“现在虽然还没有死,但他这一生已无疑都葬送在这柄刀上,他活着,已不会再有一点快乐,因为他心里只有仇恨,没有别的!”

叶开忽然站起来,转身过去,打开窗子,他好像忽然觉得很闷,闷得令人窒息。

萧别离看着他的背影,忽然笑了笑,道:“你知不知道我本来一直都在怀疑你!”叶开没有回答,也没有回头。

窗外夜色如墨。

萧别离道:“我要你去杀马空群,本来是在试探你的。”

叶开道:“哦?”

萧别离道:“但这主意并不是我出的,那天晚上,楼上的确有个人。”

叶开道:“还有一个马空群!”

萧别离道:“就是他。”

叶开道:“丁求也是那天晚上在梅花庵外的刺客之一?”

萧别离冷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6章 血海深仇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边城浪子》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