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城浪子》

第02章 关东万马堂

作者:古龙

窄门上的灯笼已熄灭。

一个人站在灯笼下,仰面而笑,笑声震得灯笼上的积沙,雪一般纷飞落下,落在他脸上。

他不在乎。

无论对什么事,叶开都不在乎。

所以身上穿的还是昨夜那套又脏又破又臭的衣服——无论他走到哪里,哪里立刻就会充满一种仿佛混合着腐草、皮革和死尸般的臭气。

可是他站在那里,却好像认为每个人都应该很欣赏他身上这种臭气。

他衣襟上的破洞中,还插着朵花,但已不是昨夜的残菊,而是朵珠花。

也不知是从哪个女人发鬓上摘下来的珠花。

他从不摘枝上的鲜花,只摘少女发上的珠花。

傅红雪的目光忽然从远方收回来,凝视着他。

他却已走到街心,走到那白衣人面前,脚步踉跄,似已醉得仿佛要在水中捉月的太白诗仙,但一双眼睛张开时,却仍清醒得如同正弯弓射雕的成吉思汗。

所以他眯着眼,看着这白衣人,道:“昨天晚上,你好像在这里。”

白衣人道:“是。”

叶开道:“今天你还在。”

白衣人道:“是。”

叶开道:“你在等什么?”

白衣人道:“等阁下。”

叶开笑了,道:“等我?我又不是绝色佳人,你为什么要等我?”

白衣人道:“在三老板眼中,世上所有的绝色佳人,也比不上一个阁下这样的英雄。”

叶开大笑,道:“我今天才知道我原来是个英雄,但三老板又是个什么样的人呢?”

白衣人道:“一个识英雄、重英雄的人。”

叶开道:“好,我喜欢这种人,他在哪里?我可以让他请我喝杯酒。”

他要别人请他喝酒,却好像是已给了别人很大的面子。

白衣人道:“在下正是奉了三老板之命,前来请阁下今夜过去小酌的。”

叶开道:“小酌我不去,要大喝才行。”

白衣人道:“万马堂藏酒三千石,阁下尽可放怀痛饮。”

叶开拊掌大笑道:“既然如此,你想不要我去也不行。”

白衣人道:“多谢。”

叶开道:“你既已请到了我,为什么还不走?”

白衣人道:“在下奉命来请的,一共有六位,现在只请到五位。”

叶开道:“所以你还不能走?”

白衣人道:“是。”

叶开道:“你请不到的是谁?”

他不等白衣人回答,突又大笑,道:“我知道是谁了,看来他非但不愿请别人喝酒,也不愿别人情他喝酒。”

白衣人只有苦笑。

叶开道:“你就算在这里站三天三夜,我保证你还是打不动他的心,这世上能令他动心的事,也许根本连一样也没有。”

白衣人只有叹气。

叶开道:“要打动他这种人,只有一种法子。”

白衣人道:“请教。”

叶开道:“你无论想要他到什么地方去,请是一定清不动的,激他也没用,但你只要有法子打动他,就算不请他,他也一样会去,而且非去不可。”

白衣人苦笑着道:“只可惜在下还不知道怎么样才能打动他。”

叶开道:“你看我的。”

他忽然转身,大步向傅红雪走了过去。

傅红雪好像本就在那里等着。

叶开走到他面前,走到很近,好像很神秘的样子,低声道:“你知不知道我究竟是什么人?跟你有什么关系?”

傅红雪道:“你是什么人?怎么会跟我有关系?”

他苍白的脸上还是全无表情,但握着刀的一只手青筋却已凸起。

叶开笑了笑,道:“你若想知道,今天晚上到万马堂去,我告诉你。”

他绝不让傅红雪再说一个字,掉头就走,走得很快,就好像生怕傅红雪会追上来似的。

傅红雪却动也没有动,只是垂下眼,看着手里的刀,瞳孔似已渐渐收缩。

叶开已走回白衣人面前,拍了拍他的肩,笑道:“现在你已经可以回去交差了,今天晚上,我保证他一定会坐在万马堂里。”

白衣人迟疑着,道:“他真的会去?”

叶开道:“他就算不去,也是我的事了,你已经完全没有责任。”

白衣人展颜道:“多谢!”

叶开道:“你不必谢我,应该谢你自己。”

白衣人怔了怔,道:“谢我自己?”

叶开笑道:“二十年前就已名动江湖的‘一剑飞花’花满天,既然能为了别人在这里站一天一夜,我为什么不能替他做点事呢?”

白衣人看他,面上的表情很奇特,过了很久,才淡淡道:“阁下知道的事好像不少。”

叶开笑道:“幸好也不大多。”

白衣人也笑了,长身一揖,道:“今夜再见。”

叶开道:“一定要见!”

白衣人再一拜揖,缓缓转身,拔起了地上的大旗,卷起了白绫,突然用枪梢在地上一点,人已凌空掠起。

就在这时,横巷中奔出一匹马来。

白衣人身子不偏不倚,恰巧落在马鞍上。

健马一声长嘶,已十丈开外。

叶开目送着白衣人人马远去,忽然轻轻叹了口气,喃喃道:“看来这万马堂当真是藏龙卧虎,高手如云……”

他伸长手,仰天打了个呵欠,回头再找傅红雪时,傅红雪已不见了。

碧天,黄沙。

黄沙连着天,天连着黄沙。

远远望过去,一面白色的大旗正在风沙中飞卷。

大旗似已远在天边。

万马堂似也远在天边!

无边无际的荒原,路是马蹄踏出来的,漫长、笔直,笔直通向那面大旗。旗下就是万马堂。

傅红雪站在荒原中,站在马道旁,看着这面大旗,已不知道看了多久。现在,他才慢慢地转过身。

漫天的黄沙中,突然出现了一点红影,流星般飞了过来。

一匹胭脂马,一个红衣人。

傅红雪刚走出三步,已听到身后的马蹄声。

他没有回头,又走了几步,人马已冲过他身旁。

马上的红衣人却回过头来,一双剪水目瞳,只盯了他手中的刀一眼,一双纤纤玉手已勒住了缰绳。

好俊的马,好美的人。

傅红雪却似乎没有看见,他不愿看的时候,什么都看不见。

马上的人明眸却在盯着他的脸。忽然道:“你就是那个人?连花场主都请不动你。”

她的人美,声音更美。

傅红雪没有听见。

马上的人柳眉扬起,大声道:“你听着,今天晚上,你若敢不去,你就是混帐王八蛋,我就杀了你拿去喂狗。她手里的马鞭,突然毒蛇般向傅红雪脸上狠狼地抽了过去。傅红雪还是没有看见。鞭梢一卷,突然变轻了,“啪”的,只不过在他脸上抽出了个淡淡的红印。

傅红雪还是好像全无感觉,但握刀的手背上,青筋却又凸起。

只听马上人吃吃笑道:“原来你这人是个木头人。”

银铃般的笑声远去,一人一马已远在黄沙里,转眼间只剩下一点红影。

傅红雪这才抬起手,抚着脸上的鞭痕颤抖起来。

他全身都抖个不停,只有握刀的一只手,却仍然稳定如磐石!

叶开还在打着呵欠。

若有人注意,他今天至少已打过三四十次呵欠了。

可是他偏偏不去睡觉。

他东逛西逛,左瞧右看,好像无论对什么事都很有兴趣。

就是对睡觉没有兴趣。

现在,他刚从一家杂货店里走出来,正准备走到对面的小面馆去。

他喜欢跟各式各样的人聊天,他觉得这地方每家店的老板好像都有点奇怪。

其实,奇怪的人也许只不过是他自己。

他走路也不快,却又和傅红雪不同。

傅红雪虽是个残废,走得虽慢,但走路时身子却挺得笔直,就像是一杆枪。

他走路却是懒洋洋的,好像全身的骨头都脱了节,你只要用小指头一点,他就会倒下去。

他穿过街心时,突然有一匹快马,箭一般冲入了长衔。

一匹火红的胭脂马。马上人艳如桃花———种有刺的桃花。

人马还没有冲到叶开面前,她已扬起了马鞭,喝道:“你不要命了吗?炔避开!”

叶开懒洋洋地抬起头,看了她一眼,连一点闪避的意思都没有。

她只有勒住缰绳,但手里的马鞭却已狠狠地抽了下去。

这次她比对付傅红雪时更不客气。

但叶开的手一抬,鞭梢就已在他手上。

他的手就好像有某种神奇的魔法一样,随时都可能做出一些你绝对想不到的事。

红衣女的脸上已红得仿佛染上了胭脂。

叶开只不过用三根手指夹住了鞭梢,但随便她怎么用力,也休想将鞭梢抽回来。

她又惊又急,怒道:“你……你想于什么?”

叶开用眼角瞟着她,还是那副懒洋洋的样子,道:“我只想告诉你几件事。”

红衣女咬着嘴chún,道:“我不想听。”

叶开淡淡道:“不听也行,只不过,一个大姑娘若从马上跌下来,那一定不会很好看的。”

红衣女只觉得突然有一股力量从马鞭上传了过来,只觉得自己随时都可能从马上跌下去,忍不住大声道:“你有活快说,有屁快放。”

叶开笑了,道:“你不应该这么凶的。不凶的时候,你本是个漂亮的小姑娘;但一凶起来,就变成个人人讨厌的母老虎了。”

红衣女忍着怒气,道:“还有没有?”

叶开道:“还有,无论胭脂马也好,母老虎也好,踢死人都要赔命的。”

红衣少女脸又气白了,恨恨道:“现在你总可以放手了吧?”

叶开忽又一笑道:“还有一件事。”

红衣女道:“什么事?”

叶开笑道:“像我这样的男人,遇见你这样的女人、若连你的名字都不问,就放你走了,岂非对不起自己,对不起你。”

红衣女冷笑道:“我为什么要把名字告诉你?”

叶开道:“因为你不愿从马上跌下来。”

红衣女的脸似已气黄了,眼珠子一转,突然说道:“好,我告诉你,我姓李,叫姑姑,现在你总该松手了吧?”

叶开微笑着松开手,道:“李姑姑,这名字倒……”

他忽然想通了,但这时人马已从他身旁箭一般的冲过去。

只听红衣女在马上大笑道:“现在你该明白了吧,我就是你龟孙子王八蛋的姑奶奶。”

她还是怕叶开追上来,冲出去十来丈,身子突然凌空跃起,燕子般一掠,飞入了路旁一道窄门里。

好像她只要一进了这窄门,就没有任何人敢来欺负她了。

门里十八张桌子都是空着的。

只有那神秘的主人,还坐在楼梯口的小桌上,玩着骨牌。

现在是白天,白天这地方从不招呼任何客人。

这地方的主人做的生意也许并不高尚,但规矩却不少。

你要到这里来,就得守他的规矩。

他两鬓斑白,脸上每一条皱纹中,都不知隐藏着多少欢乐,多少痛苦,多少秘密,但一双手却仍柔细如少女。

他穿着很华丽,华丽得甚至已接近奢侈。

桌上有金樽,杯中的酒是琥珀色的,光泽柔润如宝石。

他正在将骨牌一张张慢慢地摆在桌上,摆成了个八卦。

红衣女一冲进来,脚步就放轻了,轻轻走过去,道:“大叔你好。”

一迸了这屋子,这又野又刁蛮的少女,好像立刻就变得温柔规矩起来。

主人并没有转头看她,只微笑着点了点头,道:“坐。”

红衣女在他对面坐下,仿佛还想说什么,但他却摆了摆手,道:“等一等。”

她居然肯听话,就静静地坐在那里等。

主人看着桌上用骨牌摆成的八卦,清瞿、瘦削、饱经风霜的脸上,神情仿佛很沉重,过了很久,才仰面长长叹息了一声,意兴更萧索。

红衣女忍不住问道:“你真的能从这些骨牌上看出很多事?”

主人道:“嗯。”

红衣女眨着眼,道:“今天你看出了什么?”

主人端起金杯,浅浅吸了一口,肃然道:“有些事你还是不知道的好。”

红衣女道:“若知道了呢?”

主人缓缓说道:“天机难测,知道了,反而会有灾祸了。”

红衣女道:“知道有灾祸,岂非就可以想法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2章 关东万马堂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边城浪子》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