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城浪子》

第34章 神刀堂主

作者:古龙

正午的日色竟暗得像黄昏一样。

丁灵琳看着傅红雪孤独的背影,忽然叹了口气,道:“你说的不错,翠浓果然不该再回来找他的,现在他果然反而离开了翠浓。”

她摇着头,叹息着道:“我本来以为他已渐渐变得是个人,谁知道他还是跟以前一样,根本不是个东西。”

叶开道:“他的确不是东西。他是人。”

丁灵琳道:“他假如有点人味,就不该离开那个可怜的女孩子。”

叶开道:“就因为他是人,所以才非离开那女孩子不可。”

丁灵琳道:“为什么?”

叶开道:“因为他觉得自己受了委屈,心里的负担一定很重,再继续和翠浓生活下去,一定会更加痛苦。”

丁灵琳道:“所以他宁愿别人痛苦。”

叶开叹了口气道:“其实他自己心里也一样痛苦的,可是他非走不可。”

丁灵琳道:“为什么?”

叶开道:“翠浓既然能离开他,他为什么不能离开翠浓?”

丁灵琳道:“因为……因为……”

叶开道:“是不是因为翠浓是个女人?”

丁灵琳道:“男人本来就不该欺负女人。”

叶开道:“但男人也一样是人。”

他叹了口气,苦笑道:“女人最大的毛病就是总不把男人当做人,总认为女人让男人受罪是活该,男人让女人受罪就该死了。”

丁灵琳忍不住抿嘴一笑,道:“男人本来就是该死的。”

她忽然抱住了叶开,咬着他的耳朵,轻轻道:“天下的男人都死光了也没有关系,只要你一个人能活着就好。”

秋风萧索,人更孤独。

傅红雪慢慢地走着,他知道后面永远不会再有人低着头,跟着他了。这本不算什么,他本已习惯孤独。但现在也不知为了什么,他心里总觉得有些空空洞洞的,仿佛失落了什么在身后。有时他甚至忍不住要回头去瞧一瞧,后面的路很长,他已独自走过了很长的路,可是前面的路更长,难道他要独自走下去?“她的人呢?”

在这凄凉的秋风里,她在干什么?是一个人独自悄悄流泪?还是又找到了一个听话的小伙子?

傅红雪的心里又开始好像在被针刺着。

这次是他离开她的,他本不该再想她,本不该再痛苦。可是他偏偏会想,偏偏会痛苦。是不是每个人都有种折磨自己的慾望?为什么他既折磨了别人,还要折磨自己?

现在他就算知道她在哪里,也是绝不会再找她的了。

但他却还是一样要为她痛苦。这又是为了什么?

在没有人的时候,甚至连傅红雪有时也忍不住要流泪的。

可是他还没有流泪时,就已听见了别人的哭声。

是一个男人的哭声。哭的声音很大,很哀恸。

男人很少这么样哭的,只有刚死了丈夫的寡妇才会这样子哭。

傅红雪虽然并不是喜欢多管闲事的人,却也不禁觉得很奇怪。但他当然绝不会过去看,更不会过去问。

哭声就在前面一个不十分浓密的树林里,他从树林外慢慢地走了过去。

哭的人还在哭,一面哭,一面还在断断续续的喃喃自语:“白大侠,你为什么要死?是谁害死了你?你为什么不给我一个报恩的机会?”

傅红雪突然停下了脚步,转过身。

一个穿着孝服的男人,跪在树林里,面前摆着张小桌子。

桌子上摆着些纸人纸马,还有一柄纸刀。

用白纸糊成的刀,但刀柄却涂成了黑色。

看来是个个性很强的、很不容易哭的人。

但现在他却哭得很伤心。他将桌上的纸人纸马纸刀拿下,点起了火,眼睛里还在流泪。

傅红雪已走过去,站在旁边,静静地看着。

这个人却在看着纸人马在火中焚化,流着泪倒了杯酒泼在火上,又倒了杯酒自己喝下去。喃喃道:“白大侠,我没有别的孝敬,只希望你在天之灵永不寂寞……”

这句话还没有说完,他已又失声痛哭起来。

等他哭完了,傅红雪才唤了一声:“喂。”

这人一惊,回过身,吃惊地看着傅红雪。

傅红雪道:“你在哭谁?”

这人迟疑着,终于道:“我哭的是一位顶天立地的男子汉,是一位绝代无双的大侠,只可惜你们这些少年人是不会知道他的。”

傅红雪的心已在跳,勉强控制着自己,道:“你为什么要哭他?”

这人道:“因为他是我的救命恩人,我这一生中,从未受过别人的恩惠,但他却救了我的命!”

这人叹了口气,道:“二十年前,我本是个镖师,保了一趟重镖经过这里。”

傅红雪问道:“就在这里?”

这人点点头,道:“因为保的镖太重,肩上的担子也太重,所以只想炔点将这趟镖送到地点,竟忘了到好汉庄上去向薛斌递帖子。”

傅红雪道:“难道来来往往的人,都要向他递帖子?”

这人道:“经过这里的人,都要到好汉庄去递帖子,拜见他,喝他一顿酒,拿他一点盘缠再上路,否则他就会认为别人看不起他。”

他目中露出愤怒之色,冷笑着又道:“因为他是这里的一条好汉,所以谁也不敢得罪他。”

傅红雪道:“但你却得罪了他。”

这人道:“所以他就带着他那柄六十三斤的巨斧,来找我的麻烦了。”

傅红雪道:“他要你怎么样?”

这人道:“他要我将镖车先留下,然后再去请我们镖局的镖主来,一起到好汉庄去磕头赔罪。”

傅红雪道:“你不肯?”

这人叹道:“我赵大方磕头赔罪倒无妨,但这趟镖是要限期送到的,否则我们镖局的招牌就要被砸了。”

傅红雪道:“所以你们就交上了手?”

赵大方又叹了口气,道:“只可惜他那柄六十三斤重的宣花铁斧实在太霸道,我实在不是他的敌手,他盛怒之下,竟要将我立劈在斧下。”

他神情忽又兴奋起来,很快地接着道:“幸好就在这时,那位大侠客恰巧路过这里,一出手就拦住了他,问清了这件事,痛责了他一顿,叫他立刻放我上路。”

傅红雪道:“后来呢?”

赵大方道:“薛斌当然还有点不服气,还想动手,但他那柄六十三斤重的宣花铁斧,到了这位大侠客面前,竟变得像纸扎的。”

傅红雪的心又在跳。

赵大方叹息着,道:“老实说,我这一辈子从来也没有看见过像这位大侠那么高的武功,也从来没有看见过那么慷慨好义的人物,只可惜……”

傅红雪道:“只可惜怎么样?”

赵大方黯然道:“只可惜这么样一位顶天立地的人物,后来竞被宵小所害,不明不白的死了。”

他目中已又有泪盈眶,接着道:“只可惜我连他的墓碑在哪里都不知道,只有在每年的这一天,都到这里来祭奠他,想到他的往日雄风,想到他对我的好处,我就忍不住要大哭一场。”

傅红雪用力紧握双手,道:“他……他叫什么名字?”

赵大方凄然道:“他的名字我就算说出来,你们这些年轻人也不会知道。”

傅红雪道:“你说!”

赵大方迟疑着,道:“他姓白……”

傅红雪道:“神刀堂白堂主?”

赵大方骇然道:“你怎么知道他的?”

傅红雪没有回答,一双手握得更紧,道:“他究竟是个怎么样的人?”

赵大方道:“我刚才说过,他是位顶天立地的奇男子,也是近百年来武林中最了不起的大英雄。”

傅红雪道:“那是不是因为他救了你,你才这么说?”

赵大方真诚的道:“就算他没有救我,我也要这么样说的,武林中人谁不知道神刀堂白堂主的侠名,谁不佩服他。”

傅红雪道:“可是……”

赵大方抢着道:“不佩服他的,一定是那些蛮横无理、作恶多端的强盗歹徒,因为白大侠嫉恶如仇,而且天生侠骨,若是见到了不平的事,他是一定忍不住要出手的。”

他接着又道:“譬如说那薛斌就一定会恨他,一定会在背后说他的坏话,但……”

傅红雪一颗本已冰冷的心,忽然又热了起来。

赵大方下面所说的是什么,他已完全听不见了,他心里忽然又充满了复仇的慾望,甚至比以前还要强烈得多。

因为现在他终于明白他父亲是个怎么样的人。

现在他已确信,为了替他父亲复仇,无论牺牲什么都值得。对那些刺杀他父亲、毁谤他父亲的人,他更痛恨,尤其是万马堂。

他发誓一定要找到马空群!发誓一定绝不再饶过这可耻的凶手!

赵大方吃惊地看着他,猜不出这少年为什么会忽然变了。

傅红雪忽然道:“你可曾听过马空群这名字?”

赵大方点点头。

傅红雪道:“你知不知道他在哪里?”

赵大方摇摇头,眼睛已从他的脸上,看到他手里握着的刀。漆黑的刀,刀鞘漆黑,刀柄漆黑。

这柄刀显然是赵大方永远忘不了的。他忽然跳起来,失声道:“你……你莫非就是……”

傅红雪道:“我就是。”

他再也不说别的,慢慢地转过身,走出了树林。

林外秋风正吹过大地。

赵大方痴痴地看着他,忽然也冲出去,枪在他面前,跪下,大声道:“白大侠对我有天高地厚之恩,他老人家虽然已仙去,可是你……你千万要给我一个报恩的机会。”

傅红雪道:“不必。”

赵大方道:“可是我……”

傅红雪道:“不必。”

傅红雪又道:“你刚才对我说了那些话,就已算是报过恩了。”

赵大方道:“可是我说不定能够打听出那姓马的消息。”

傅红雪道:“你?”

赵大方道:“现在我虽已洗手不吃镖行这碗饭了,但我以前的朋友,在江湖中走动的还是有很多,他们的消息都灵通得很。”

傅红雪垂下头,看着自己握刀的手,然后他忽然问:“你住在哪里?”

屋子里很简朴,很干净,雪白的墙上,挂着一幅人像。

画得并不好的人像,却很传神。

一个白面微须、目光炯炯有神的中年人,微微仰着脸,站在一片柳林外,身子笔挺,就像是一杆标枪一般。他穿的是一件紫缎锦袍,腰畔的丝带上,挂着一柄刀,漆黑的刀!人像前还摆着香案,白木的灵牌上,写着的是:恩公白大侠之灵位。这就是赵大方的家。

赵大方的确是个很懂得感激人的人,的确是条有血性的汉子。现在他又出去为傅红雪打听消息了。

傅红雪正坐在一张白杨木桌旁,凝视着他父亲的遗像。他手里紧紧握着的,也正是一柄同样的刀,刀鞘漆黑,刀柄漆黑。

他到这里已来了四天。这四天来,他天天都坐在这里,就这样呆呆地看着他的遗像。他全身冰冷,血却是热的。

“他是个顶天立地的奇男子,也是近百年来武林中最了不起的英雄好汉。”

这一句话就已足够。无论他吃了多少苦,无论他的牺牲多么大,就这一旬话已足够。

他绝不能让他父亲的在天英灵,认为他是个不争气的儿子。

他一定要洗清这血海深仇,无论付出什么代价都值得。

夜色已临,他燃起了灯,独坐在孤灯下。

这些天来,他几乎已忘记了翠浓,但在这寂寞的秋夜里,在这寂寞的孤灯下,灯光闪动的火焰,仿佛忽然变成了翠浓的眼波。

他咬紧牙,拼命不去想她。在他父亲的遗像前,来想这种事,简直是种冒读,简直可耻,幸好就在这时,门外已有了脚步声。这是条很僻静的小巷,这是栋很安静的屋子,绝不会有别人来的。

进来的人果然是赵大方。傅红雪立刻问道:“有没有消息?”

赵大方垂着头,叹息着。

傅红雪道:“我已等了四天。”

赵大方搓着手,道:“你就算要走,也该等到明天走。”

傅红雪道:“为什么?”

赵大方道:“因为今天夜里有个人要来。”

傅红雪道:“什么人?”

赵大方道:“一个怪人。”

傅红雪皱了皱眉。

赵大方神情却兴奋了起来。道:“他不但是个怪人,而且简直可以说是个疯于,但他却是天下消息最灵通的疯于。”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34章 神刀堂主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边城浪子》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