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城浪子》

第36章 戏剧人生

作者:古龙

他苦笑着,又道:“但后来连小达子都不见了。”

傅红雪冷笑道:“原来你也有做不到的事。”

叶开道:“幸好后来我遇见了那两个抬棺材的人,他们本是小达子戏班里的龙套,跟着小达子一起来的,小达子对他的班底一向很好。”

这件事的确很曲折,连傅红雪都不能不开始留神听了。

叶开道:“那时他们已在收拾行装,准备离城,我找到他们后,威逼利诱,终于问出他们已将这小达子送到什么地方去。”

傅红雪道:“所以你就找了去。”

叶开道:“我去的时候,你已不在,只剩下易大经和小达子。”

傅红雪道:“易大经当然不会告诉你这秘密。”

叶开道:“他当然不会,我也一定问不出,只可惜他的计划虽周密,手段却太毒了些。”

傅红雪听着。

叶开道:“他竟已在酒中下了毒,准备将小达子杀了灭口!”

傅红雪这才知道,小达子的痛苦并不是因为受了伤,而是中了毒。

叶开道:“我去的时候,小达子的毒已开始发作,我揭穿了那是易大经下的毒手后,他当然也对易大经恨之入骨。”

傅红雪道:“所以他在你面前,揭穿了易大经的阴谋。”

叶开叹了口气,道:“若不是易大经的手段太毒,这秘密我也许永远都不会知道,他装作的功夫实在已经炉火纯青,我竟连一点破绽都看不出来,甚至会将他看做谦谦君子,几乎已准备向他道歉,可是他走了。”

丁灵琳也忍不住叹了口气,道:“他若去唱戏,一定比小达子还有名。”

叶开道:“但是我刚才好像听见,你在叫他大叔。”

丁灵琳狠狠瞪了他一眼,撅起了嘴,道:“他本来是我爹爹的朋友,看他那种和蔼可亲、彬彬有礼的样子,谁知道他是个伪君子。”

叶开又叹了口气,道:“所以你现在应该明白,还是像我这样的真小人好。”

丁灵琳朗然一笑,道:“我早就明白了。”

叶开苦笑道:“也许你还是不明白的好。”

丁灵琳又瞪了他一眼,忽然道:“现在我的确还有件事不明白!”

叶开在等着她问。

丁灵琳道:“像李寻欢、阿飞,这些前辈名侠,很久都没有人再看见过他们的侠踪,易大经怎么会知道他今天在这里?”

叶开低吟着,道:“飞剑客的确是个行踪飘忽的人,有时连小李探花都找不到他。”

丁灵琳:“所以我觉得奇怪。”

叶开道:“但人们都知道自从百晓生死了后,江湖中消息最灵通的三个人,其中却有一个易大经。”

丁灵琳道:“我也听见过,他家来来往往的客人最多。”

叶开道:“也许他听见飞剑客要到这里来,所以他先在这里等着。”

丁灵琳道:“那么他住的那房子显然是早就布置好的了。”

叶开道:“然后他又想法子再将傅红雪也骗到这里来。”

丁灵琳用眼角望了傅红雪一眼,然后道:“这倒并不难。”叶开道:“他每天出去,也许就是打听飞剑客的行踪。”

丁灵琳道:“但是有人却以为他是在打听马空群的消息。”

叶开道笑道:“这个人做事的阴沉周密,我看谁都比不上。”

傅红雪一直在沉思着,忽然道:“他的人呢?”

叶开道:“走了。”

傅红雪道:“你没有拦住他?”

叶开道:“你认为我一定能拦住他?”傅红雪冷笑。丁灵琳忽然也忍不住在冷笑,道:“小叶虽然没有拦住他,但至少也没有上他的当。”

傅红雪脸色变了变,转过身,表示根本不愿跟她说话。

但丁灵琳却又绕到他面前,道:“你就算不拿小叶当朋友,但他对你总算不错,是不是?”

傅红雪拒绝回答。

丁灵琳道:“他对你,就算老子对儿子,也不过如此了,你就算不感激他,也不必将他当什冤家一样的看待。”

傅红雪拒绝开口。

丁灵琳冷笑道:“我知道你不愿意跟我说话,老实说,像你这种人,平时就算跪在我面前,我也懒得看你一眼。”

傅红雪又在冷笑。

丁灵琳道:“但现在我却有儿句话忍不住要问你一下。”

傅红雪只有等她问。

丁灵琳道:“为什么别人对你越好,你反而越要对他凶?你是不是害怕别人对你好,你这种人是不是有毛病?”

傅红雪苍白的脸突然发红,全身竟又开始不停地颤抖起来。他冷漠的眼睛里,也突然充满了痛苦之色,痛苦得似已支持不住。

丁灵琳反而怔住了。

她实在想不到傅红雪竟会忽然变成这样子。

她已不忍再看他,垂下头,呐呐道:“其实我只不过是在开玩笑,你又何必气成这样子?”

傅红雪根本没有听见她在说什么。

丁灵琳也没有说什么,她忽然觉得很无趣,很不好意思。

桌上还摆着酒。她居然坐下去喝起酒来。

叶开正慢慢扶起了小达子,好像根本不知道他们的事。

小达子满脸都是泪,嘎声道:“我……我只不过是个戏子,无论谁给我钱,我都唱戏。”

叶开道:“我知道。”小达子流着泪道:“我还不想死……”

叶开道:“你不会死的。”

小达子道:“葯真的还有效?”

叶开道:“我已答应过你,而且已给你吃了我的解葯。”

小达子喘息着,坐下去,总算平静了些。

叶开叹息了一声,道:“其实又有谁不是在唱戏呢?人生岂非本来就是大戏台?”

傅红雪也冷静了些,突然回身,瞪着小达子,道:“你知不知道易大经到哪里去了?”

小达子的脸又吓白,吃吃道:“我……我想他大概总要回家的。”

傅红雪道:“他的家在哪里?”

小达子道:“听说叫‘藏经万卷庄’,我虽然没去过,但江湖中一定有很多人知道。”

傅红雪立刻转身,慢慢地走了出去,连看都不再看叶开一眼。

叶开却道:“等一等,我还有件事要告诉你。”

傅红雪没有等。

叶开道:“易大经的妻子姓路。”

傅红雪不理他。

叶开道:“不是陆地的陆,是路小佳的路。”

傅红雪握刀的手上,忽然凸出一青筋。

但他还是头也不回地走了出去。

夜已很深了。

“人生岂非本就是一个大戏台,又有谁不是在演戏呢?”

问题只不过是看你怎么样去演它而已!

你想演的是悲剧?还是喜剧?你想获得别人的喝采声?还是想别人用烂柿子来砸你的脸?

这柿子不是烂的。

秋天本是柿子收获的季节。

丁灵琳剥了个柿子,送到叶开面前,柔声道:“柿子是清冷的,用沛子下酒不容易醉!”

叶开淡淡道:“你怎知我不想醉?”丁灵琳道:“一个人若真的想醉,无论用什么下酒都一样会醉的。”

她将柿子送到叶开嘴上,嫣然道:“所以你还是先吃了它再说。”

叶开只好吃了。

他不是木头,他也知道丁灵琳对他的情感,而且很感激。

这女孩子虽然刁蛮骄纵,但也有她温柔可爱的时候,无论谁有这么样一个女孩子陪着,都已应该心满意足的。

丁灵琳看着他吃了这个柿子后,轻轻叹了一口气,道:“幸好你不是傅红雪,别人对他越好,他就对别人越坏。”

叶开也叹了口气,道:“你若真的以为他是这种人,你就错了。”

丁灵琳道:“我哪点错了?”

叶开道:“有种人从来都不肯将感情表露到脸上的。”

丁灵琳道:“你认为他就是这种人?”叶开道:“所以他心里对一个人越好时,表面反而越要作出无情的样子,因为他怕被别人看出他情感的脆弱。”

丁灵琳道:“所以你认为他对你很好?”

叶开笑了笑。

丁灵琳道:“可是他对翠浓……”

叶开道:“刚才他忽然变得那样子,就因为你触及了他的伤口,让他又想起了翠浓。”丁灵琳道:“他若是真的对翠浓好,为什么要用掉她?”

叶开道:“他若是真的对她不好,又怎会那么痛苦?”

丁灵琳不说话了。

叶开叹息着,道:“只有真正无情的人,才没有痛苦,但是我并不羡慕那种人。”

丁灵琳道:“为什么?”

叶开道:“因为那种人根本就不是人。”

丁灵琳又轻轻叹了口气,道:“你们男人的心真是奇怪得很。”她说的不错。世上最奇怪、最不可捉摸的,就是人心了。男人的心和女人的心都一样。丁灵琳嫣然一笑,道:“幸好我现在总算已看透了你。”叶开道:“哦?”

丁灵琳道:“你表面看来虽然不是个东西,其实心里还是对我好的。”

叶开板起了脸,想说话。

可是他刚开口,丁灵琳手里一个刚剥好的柿子又已塞进他的嘴里。

夜已更深。

小达子又吃了一包葯,已躺在角落里的长凳子上睡着了。

店里的伙计在打呵欠。他真想将这些人全部赶走,却又不敢得罪他们——陌生人总是有点危险的。

丁灵琳替叶开倒了杯酒,忽然道:“那个‘藏经万卷庄’离这里好像不远。”叶开道:“不远。”

丁灵琳接着道:“你想易大经是不是真的会回家去呢?”

叶开道:“他绝不会逃的。”

丁灵琳道:“为什么?”叶开道:“因为他用不着逃,逃了反而更加令人怀疑。”

丁灵琳道:“无论怎么样,傅红雪现在一定也猜出他也是那天在梅花庵外的刺客之一,所以他才会设下这个圈套来害傅红雪。”

叶开道:“傅红雪并不是个笨蛋。”

丁灵琳道:“在薛斌酒里下毒的人,说不定也是易大经。”

叶开道:“不是。”

丁灵琳道:“为什么?”

叶开道:“他在小达子酒里下的,是另一种完全不同的毒葯。”

了灵琳道:“他难道不能在身上带两种毒葯?”

叶开道:“懂得下毒的人,通常都有他自己独特的方式。有他自己喜欢用的毒葯,这种习惯就好像女人用胭脂一样,”丁灵琳不懂。

叶开道:“你若用惯了一种胭脂,是不是不想再用第二种?”

丁灵琳想了想,点了点头。

叶开道:“你出门的时候,身上会不会带两种完全不同的胭脂?”

丁灵琳摇了摇头,眼角瞟着他,冷冷道:“你对女人的事懂得的倒真不少。”

叶开道:“我只不过对毒葯懂得的不少而已,女人的事其实我一点也不知道。”

丁灵琳道:“不知道才怪。”

她忽然将刚给叶开倒的那杯酒抢过来,自己一口气喝了下去。

叶开笑了。

丁灵琳又在用眼角膘着他。道:“我真奇怪你居然还有心情坐在这里喝酒。”

叶开道:“为什么没有?”

丁灵琳道:“易大经既然已回了家,傅红雪岂非一去就可以找到他。”

叶开点点头。

丁灵琳道:“路小佳既然是他的小舅子,这两天就在这附近,现在岂非也可能就在他家里。”

叶开道:“很可能。”

丁灵琳道:“你不怕傅红雪吃他们的亏?你不是一向对他很关心么?”

叶开道:“我放心得很。”丁灵琳道:“真的?”

叶开道:“当然是真的,因为我知道他们根本不会动起手来。”丁灵琳道:“为什么?”

叶开笑了笑,道:“你若了解易大经是个怎么样的人,就会知道是为什么了。”

丁灵琳道:“鬼才了解他。”

叶开道:“这个人平生一向不愿跟别人正面为敌,就算别人找上他的门去,他也总是退避忍让,所以别人认为他是个君子。”丁灵琳道:“但这种忍让也没有用的。”

叶开道:“他可以用别的法子。”

丁灵琳道:“什么法子?”

叶开道:“他可以死不认帐,根本不承认有这么回事。”

丁灵琳道:“事实俱在,他不认帐又有什么用?”

叶开道:“易大经一定早已找了很多人,等在他家里替他作证明,像他这种人做事,无论成与不成,一定会先留下退路。”丁灵琳道: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36章 戏剧人生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边城浪子》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