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玉雕龙》

上册

作者:古龙

古龙·申碎梅着

第一章夜袭,还是夜探?

五月初一。

夜,无月的夜。

云急速的飞奔,天空偶而会泄露出稀稀落落的星光。

这样的夜,谁都知道随时会有骤雨降下,这样的夜,有谁还会留在屋外而不在家中与亲友小饮小聚?

有的,在这样的夜里,有一个人,不但是不在屋子里,而且还是伏在屋檐上。

这个人,一身黑色的紧身衣,头上包着黑布,鼻子以下梆着黑布,只露出鼻孔和一双像猫一样灵活的眼睛。

这只眼睛正在窥视,窥视着一个人,一个在房里出神的人。

这个出神的人,双眼虽然是看着窗外,而且方向正是那黑衣人伏着的方向,但却什麽也没有觉察到。

因为他在沉思,因为他整个人都沉浸在震撼之中。

令他震撼不已的事,就发生在今天晚上,三个时辰以前,那突如其来的变化,是他做梦也梦不到的事。

他千辛万苦所追求的事,在这变化中,忽然化为乌有,而且还反其道而行要他将追求的事全面反转。

一切真的来得太突然了,难怪他从黄昏一直呆坐到现在,连什麽人来替他点上油灯也不知道。

他现在身在的房间,是唐家堡的房间,他千辛万苦的来唐家堡,是要杀他的杀父仇人,然而,三个时辰前的变化却出乎意料之外,他发现了一个秘密,他不但不能杀他的杀父仇人,反而必须要保护他。

这太令他震撼了!

从知道这秘密之後,回到这房里,他就一直这样呆坐着,油灯是谁点燃的他一点也不知道,他只是这样的坐着,对着花园,整个人都陷在痛苦的深渊之中。

事情为什麽会变成这样呢?他思索着,他开始对整个事件逐一回想分析┅┅

          ●    ●    ●

江湖上几乎没有不知道“大风堂”的人。

“大风堂”并不是一个普通的帮派,他们的组织庞大而严密,势力遍布各地,“大风堂”所订的宗旨却非常简单,简单得只有四个字:“扶弱锄强”。

所以“大风堂”不仅令人长惧,也同样受人尊敬。

负责执行“大风堂”命令的有三个人:赵简、司空晓风和上官刃。

而他,赵无忌,正是赵简独一无二的儿子。

          ●    ●    ●

事情发生的那一天,正是他大喜的日子,他要讨媳妇了,这真是赵家天大的喜事。

赵府的上上下下,都是充满了笑容的贺客,赵无忌的脸上,更是充满了笑容,因为他即将娶过门的,是以美丽贤淑闻名的衙凤娘。

然而赵无忌的笑容并没有维持到拜堂的时候。

在大厅竟看不到他父亲,无忌的脸上依旧挂着笑容,到书斋里也没有看到父亲,他还在笑,因为他实在太高兴了。

当他扳开书斋左壁书架旁的扳手,进入密室,看到他父亲的身躯时,他脸上的笑容才开始消失。

因为那身躯。是没有头颅的。

          ●    ●    ●

知道这密室的,只有四个人,赵无忌之外,就是赵简、上官刃和司空晓风,因为这是大风堂处理机密大事的会议室。

那麽,凶手只有两个人,不是上官刃,就是司空晓风。

然而,会吗?上官刃、司空晓风、赵简,这三个亲如兄弟的人,怎麽会有人做出这样的事?

可是,除了上官刃和司空晓风之外,还会有谁?而嫌疑最大的,是上官刃,因为那天下午,只有上官刃始终跟赵简在一起。

而且,自从那天起,上官刃就一直失去了踪影。

调查的结果,果然是上官刃杀害了赵简,而且还利用割下来的人头,做为投靠蜀中唐门的手段。

蜀中唐门正是大风堂的对头。

於是,赵无忌不顾一切的离开了赵府,再往四川唐家堡,他必须报杀父之仇。

他抛关未拜堂的妻子,抛开纯真的妹妹赵千千,不顾一切反对,心中只有报仇二个字。

但是,他终於还是明白了一件事:打不过敌人,你就报不了仇。

所以他用尽了一切办法去学剑,不眠不休的学,连去找他的卫凤娘,看到他都不认得他,因为他从一个意气风袭的少年,已经变成了瘦削、满脸胡须的忧郁男子。

他学成了剑术,装成是一个到处飘泊的杀手,混进了唐家堡。

混入唐家堡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他先杀了唐玉,又在唐缺身边使尽了计谋,几经艰难,才被唐缺确认他的身份:绩溪人士,名叫李玉堂。

令他自己也感到莫名其妙的事,就是绩溪人李玉堂明明是假冒的,怎麽唐家堡的人调查却确有其人呢?

像这样的问题,他都没有仔细推敲,因为就算这是唐家堡故意骗他,或是早已识破他的身份,他都认为不重要,重要的是他终於见到了上官刃。

而且还找到杀上官刃的机会。

不知道是幸还是不幸,当他一剑刺向上官刃的时候,上官刃的女儿上官怜怜却为父仪牲,用脖子来挡下这一剑。

这时,无忌记起了一件事,一件他老早就应该记起的事,司空晓风曾经交给他一只白玉老虎,要他在杀上官刃之前,必须叁透白玉老虎的秘密。

他忘了这件事,他被仇恨一字蒙蔽了。

假如上官怜怜不挡这一剑,他一定已经杀死了上官刃,报了父仇,但假如他真的这样做了,他对得起他死去的父亲吗?

原来白玉老虎的秘密就是:赵简本来就患有不治之疾,再治,也活不过半年,因此,他,们三个人:赵简、上官刃、司空晓风,便决定了一个计划,一个消灭敌人的计划。

大风堂最大的敌人是唐门,要消灭唐门的方法,不是强攻,而是智取,有什麽比派个人进去卧底,而唐门又把这个卧底的人看得很重,更有效的刺探出唐门的秘密?

要找这样的人,一定要找一个叛徒,一个在大风堂很重要的人,他背叛了大风堂,去投靠唐家堡,唐家堡一定会重用这个人,因为这个人知道大风堂的秘密。

假若这个人能带着赵简的人头去投靠,唐家堡的人一定更不会有怀疑之心。

赵简既然快要死了,何不死得壮烈?

於是一切计划就订在无忌成亲的大喜吉日那天开始,这个计划,就叫做白玉老虎。

这个计划,他们瞒着赵无忌来进行,这是非常明智的决定,因为当无忌知道父亲被上官刃杀害,一定会冲动,一定会找上官刃报仇。

只要赵无忌有所行动,任何消息都会传到唐家堡,唐家的人,一定会更信任上官刃。

苦是苦了赵无忌,但这却对大风堂有莫大的好处。

当然,有一件事是上官刃他们当初料想不到的,他们认为唐家堡的守卫森严,就算赵无忌想寻仇,也绝对进不了唐家堡。

他们想不到赵无忌却不但混进唐家堡,反而做了上官刃的总管。

如此一来,整个白玉老虎的计划就更具危险性,因为上官刃进了唐家堡以後,虽然很得唐家的人信任,但是,唐家堡的整个情势,上官刃还没摸清,而且直到目前为止,唐家堡的灵魂人物  唐傲,上官刃还没见过。

并不是唐傲不想见他,而是上官刃还没带着赵简的人头进来时,唐傲已经离开唐家堡,据说是到各地去布署打击大风堂的计谋。

而现在,赵无忌混了进来,虽然唐家的人对无忌身分进行过多次调查,都被上官刃从中瞒过唐家堡的人。但是,到底唐家堡的人对赵无忌的身分,是知道而假装不知道,还是真的不知道?

为什麽唐缺会安排无忌当上官刃的总管呢?这其中有无阴谋险诈?

假如唐家的人是故意安排,那他们一定会派人暗中监视,如果无忌向上官刃寻仇,那就证实这个冒名为李玉堂的人,一定是大风堂的赵无忌了。

而无忌果然在第二天便向上官刃寻仇,但这当中,上官刃却发觉并没有人监视他们,这表示无忌向上官刃寻仇的事,唐家并不知道。

假如唐家的人已经确定了无忌的身份,故意利用他来试探上官刀呢?

现在,无忌应该怎麽做才对?才能避免馥生任何差错?如果上官刃有危机的时候,他是该保护他,还是置之不理?

他到底还要不要杀上官刃?不管怎样,上官刃毕竟是杀他父亲的人,以他们三人这麽亲近的关系,就算他父亲提出白玉老虎的计划,上官刃也应该狠得下心下手的。

是大风堂重要,还是手足相聚重要?尽管相聚的时日很短。

但换个角度想,上官刃宁可背负杀友叛帮的罪名,他为的又是什麽?

他应该佩服上官刃,还是该怪他?

他不知道,他长叹一口气,从椅子上站起,抬头望向夜空。

          ●    ●    ●

当无忌抬头的时候,那伏在屋檐上的黑衣人,应该缩身躲开无忌的视线才对,蛋他并没有这麽做,是他有持无恐?是他认为夜色太黑,无忌不到他?还是他故意要让无忌看到?

无忌没有看到他,因为他虽然抬起头,双目却是茫然的。

而那黑衣人却在此时弹身而起,往无忌右方的花园飘下去,这动作非常令人诧异,因为他什麽时候不挑,偏偏选无忌抬头的时候才落下花园。

那花园的右边是通向上官刃的卧室,那黑衣人不但选这时现身,他好象故意似用什麽麽碰断一根数枝。

赵无忌如果还不警觉,他就不是,他就不是赵无忌,而是一个不知死了多少次的死人了。

他立刻有了反应,取剑、灭灯、靠墙而立、侧脸向外窥视。

黑衣人要偷袭的目标,显然是上官刃,而不是赵无忌,他落地之後,人又弹起,纵往上官刃卧室的右边窗口。

无忌如脱免般飞扑向黑衣人,他们的距离本来并不近,但那黑衣人的动作却比无忌慢,所以黑衣人一跳上窗前走廊时,无忌的剑已刺向他的後背。

奇怪的事发生了。

黑衣人回剑一挡,却借着无忌剑上前刺的力量,人向左侧外方飞身,脚一点栏干,人己跃上了屋檐,待无忌站定,黑衣人已不知去向。

而在双剑接触,发出声响的时候,房内传出了上官刃的怒叱声:“什麽人?”跟着,他也从左边的窗户跃出,这使得无忌心中暗自佩服,因为看上官刀和衣散发的样子,显然已经睡着了。

经历过一二个时辰前的一场事件,又照顾女儿的伤势,上官刃一定很累很累,而在这麽疲劳的状态,他的反应,他从左边窗户跃出的判断力,招招都显示出他的经验果然不同凡响。

上官刃一出来,只看到无忌一人,便道:“是谁?”

无忌摇头道:“不知道,一个蒙面的黑衣人,轻功好厉害。”

上官刃道:“进去再说。”

灯已点上,上官刃披上外袍,坐在无忌对面。

无忌显出思索的样子,道:“那个人轻功很好。”

上官刃没有答腔。

无忌又道:“他不应该发出声响。”

上官刃道:“什麽声响?”

无忌道:“他落地时,不应该会碰到树枝,他好像是故意的,故意引起我的注意。”

上官刃道:“为什麽?他不是要袭击我吗?”

无忌道:“不对,他的动作虽然是要穿窗而入的样子,但当我刺向他时,他回剑一挡,便借我的剑力而走,显然他的目的下在袭击你,倒好像是在试探我的反应。”

上官刃道:“谁会这麽做?难道唐家堡有人怀疑你我?”

无忌道:“我是这样想。”

上官刃道:“何以见得?”

无忌道:“我记得唐缺跟我说过,他说到唐家堡并不难,要到『花园』里去,却非常非常难。”

上官刃道:“花园就是这儿。”

无忌道:“不错,能到这里来的人,你是上宾,我是经过调查之後,获得唐缺的祖母,也就是老祖宗的允许,才当上了你的总管,才进得来,那表示,刚刚来的人,一定是唐家的人。”

上官刃道:“照理说,唐家对你我不应再有犹疑,因为有关你的身世,连派去绩溪调查你的人都已经披我收买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上册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白玉雕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