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玉雕龙》

第二十章 另一次死别

作者:古龙

看着赵无忌犹豫不决的神情,上官刃忽然叹了一口气,说:“我知道你心里不肯相信,但又怕万一,对不对?”

无忌没有回答。

“我看这样好了,明天我们再在这里见面,我保证到时一定会带来让你可以相信的证据。”上官刃说:“这点你信任我吧?”

无忌看了上官刃一眼,点了一下头,他不答应也不成,如果不答应,上官刃会立刻自毁容颜性,具有向封建意识妥协的一面。参见“人文主义”、“宗教 ,假如那毁容后的脸,是自己的爹怎么办?他的念头当然有转到万一上官刃明天不来,怎么办?这只好赌一下了。何况,上官刃不来,他一样可以找到他,只不过要多费一番手脚罢了。

上官刃一看他点头,立时转身就走。

无忌只是楞楞的,看看上官刃转身,走了开去。等上官刃走出二十多步远之后,他心中忽然兴起一种不安的感觉,他觉得,好象有一件什么不祥的事,马上就会发生在他眼前。

他有这种感觉,是因为他想起一件事。

剑。

他的剑,上官刃临走的时候并没有还给他。

所以,他立刻向前冲了过去,同时大叫:“不要!”

太迟了,一切都已经太迟了!

无忌追过去的时候,上官刃早已停下了脚步,等无忌走了十来步的时候,上官刃便转过身来。

无忌走到上官刃身前二三步远的地方站定,上官刃的身体已经全部转了过来。

无忌的嘴巴张得很大,眼睛瞪得更大,他的心在淌血,在狂喊: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因为他看到的,是一张血淋淋的脸。

上官刃在离开后,走了大概十来步,便开始用剑把后颈的皮肤割开,边走边扯,然后,听到无忌的狂呼,他就转身。

是赵简!是无忌的亲爹爹!

无忌的“爹”字哽咽在喉头,叫也叫不出声音。

赵简的脸,则是凄然的笑容。

破碎的脸上凄然的笑容,神情真是诡异之极。不过,他的眼中,却射出慈祥的光芒,表示他一点也不怪自己的儿子。

无忌的脸已挂满泪水,他双腿一屈,人就跪了下去,扑倒在赵简面前,那声凄惨哀怨的声音,终于叫了出来:“爹!”

赵简凄然一笑,说:“你不必太难过,我这样做,并不完全是要你相信我。”

那是为什么?难道还有什么秘密?无忌心中这样想,但他没有说出来。

“爹这样做,一半是为了赎罪。”赵简又说。

赎罪?赎什么罪?无忌想。

“我希望你有个心理准备。”赵简把剑递还给无忌说。

无忌用充满疑问的眼神看着他的爹爹,这几年来,他一直以为他爹已经去世,想不到如今会有这样的变化。他有很多话,想问他爹,但是,他都没有开口,他看着他爹毁容后的神情,他知道,他爹会跟他解释一切的。

“你以为,是你上官大叔谋害了我,对不对,如今我的身份你已经肯定了,你一定也知道,被杀的人,是上官大叔。”

无忌没有说话,他专心的在倾听。

“其实,白玉老虎的计划,完全是我设计的,自从我和你上官大叔经过李天回的易容之后,我的性情就开始转变。

我时常想,假如有一天,大风堂能消灭了唐家堡,整个江湖都在我们掌管之下的时候,我、你上官大叔、以及司空,还是三个人分权管理吗?

我忽然有一种冲动,我想,应该由我一个人独霸江湖才对。”

赵简说到这里停了一下,叹了一口气,才接下去说:“有了这样的想法,我时常会变得烦躁无比,尤其一看到你上官大叔,我就会想,这个人要分享我的权力,我必须除去他。”

“你没有想到司空大叔?”无忌忍不住问。

“你司空大叔是个没有野心的人,所以我一点也不忧虑。”赵简说:“但是上官可不一样,他跟我一样,权力慾很大,我唯一比他强的,是比他深谋远虑。”

赵简一边说,一边走回刚才那块大石上,无忌也跟着走了过去,坐下。这时,赵简脸上的血已止,那轮廓,已清晰的显示他确确实实是赵简。

“有一天。”赵简继续说:“我终于想出了白玉老虎的计划,既可一举消灭上官,也可以趁机混进唐家堡,伺机消灭唐家堡。

于是,就在你大喜那一天,我把上官叫进密室,他做梦也想不到我会突下毒手,后面的事,你是知道的,我也不必多讲。”

赵简的表情变得很沉痛,他苦苦的一笑,又说:“你爹才是个坏人,你知道吗?”

无忌没有说话,他的内心也是一阵无比的沉痛,他的心,又乱成了一团。自己的爹爹才是个谋害人的凶手,不顾多年情谊,只为了要夺权,想独霸大风堂,进而消灭唐家堡,称霸江湖。

这样的行为,无忌是无法原谅的,但是,做出这样行为来的,却是他的亲爹爹!

他怎么办?

他看着他爹爹,赵简的脸是破碎的,而无忌的心却跟这脸一样。

“你不必太难过。”赵简说:“我决定以毁容的方式来向你表明身份,就是想赎罪,我不应该谋害上官的。”

“爹!”无忌能说的话,就只有沉痛的呼唤。

“爹已经没有用了。”

“为什么?”

“唐傲那小子,已经在我身上下了毒。”

“怎么会?”

“唐傲很厉害,我相信他是利用怜怜炖参汤的机会,在参汤里下了毒。”

“那你……”

“我刚才运气,血气不太通顺,功力大概消失了四成,唐傲这家伙!”

“他为什么要这样?”

“他想利用你来除去我,同时,还可以利用这机会来打击你,你想想看,白玉雕龙的计划完全是假的,你杀我之后,他马上对你说出真相,这打击有多大?”

无忌想象得出来,他一定会日日酗酒,无心做事,这样一来,大风堂的事,就更加没有人出面了,那时,唐家堡只要大规模发动攻势,大风堂说不定就会在江湖上消失无踪!

好狠毒的家伙,无忌心中暗骂。

“现在,我们必须将计就计。”

“将计就计?”

“是的,你就假装把我杀了,让唐傲把真相告诉你,你要装成方寸大乱的样子,马上攻击他。”

“我是他的对手吗?”

“很难说,不过,他既然要用这个方法来对付你,这表示他对你也没有必胜的把握,不然,他根本什么花招都不出,对不对?”

“不错。”

“所以,你一定要装成愤怒和后悔的样子,让他轻敌,而且,在过招的时候,一开始你就要弄出攻不成招,漏洞百出的打法。”

“万一他一下子就抓住我的漏洞,我岂不是自找死路?”

“不会的,以唐傲的个性,和对付你的方法,他一定喜欢玩猫捉耗子的游戏,非逗得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时候,才出手了断。”

“这会不会太冒险?”

“不冒险,焉能有收获?”赵简说:“如今剩下的问题,是你什么时候去找唐傲最适宜。”

赵简停了一停,又说:“可惜我做了一件错事。”

“什么错事?”

“我怕你找我有什么大事,所以出来的时候,走得很秘密,唐家的人一点也不知道我去了那里。”

“这件事错了吗?”

“现在想想是错了。”

“为什么?”

“因为以唐傲的个性,他一定会盯牢我,假如他知道我来了这里,一定会来这里,等着你我决斗以后,大大的嘲弄你一番。”

“爹倒不用担心,我可做了一件对的事。”

“哦?”

“我曾经问过客栈里的伙计,怎么来这里。”

“好,唐傲找不出我去了那里的线索,一定会到客栈打听你的去处,他也一定会从伙计问出你来了这里。”

“问题是我没说来,我只是问怎么走而已。”

“够了,唐傲是绝不会放过任何一丝线索的。”

“那他一定会来?”

“也许他已经在附近找寻我们的下落了。”

“那我们现在怎么办?”

“我们立刻把这里布置一下。”

“布置?”

“是呀!弄得好象是经过一场激烈打斗的样子,让唐傲以为我们已经决斗过了。”

“那爹你呢?”

“我?这还不简单?我如今面目全非,装起死来,就格外像真的。”

“你要装死?”

“这样唐傲才不会看出你是在装的。”

“可是……”

“怎么啦?你觉得我装死不吉利?”

“不是。”

“那你……”

“我跟唐傲有决斗之约。”

“管他的,趁这个机会杀了他是最好的啦!”

“……”

“你跟他讲信用?他会是守信之人吗?”

“我是守信之人。”

“好吧,你守信好了,不过我可以告诉你,他等一会如果看到你,一定向你挑衅,逼你出手。”

“那样的话,就不是我先不守信了。”

“儿子呀,江湖险诈,你为什么一定要那么讲信用?”

“在江湖上,不是以信用为优先吗?”

“呸!”赵简恨恨的说:“我在江湖上打滚了这么多年,从来没看过一个守信的人。”

“但是爹不是一直教我守信吗?”

“教归教,面对事情的时候,就需要随机应变,知道吗?”

“我不知道。”

“你怎么这么拗?假如你爹像你这样,大风堂早就不知道到了那里去了,还能在江湖上占一席之地吗?”

“可是我……”

“你不要说了。”赵简打断无忌的话,说:“你想想看,消灭了唐家堡之后,大风堂称霸江湖了,这整个事业,是属于谁的?”

“当然是爹你的。”

“我?”赵简冷哼一声,说:“我能吗?”

“为什么不能?”

“我的真面目已经揭穿了,大风堂的人都会知道我对上官下的毒手,我还够资格领导他们吗?”

“那……”

赵简苦笑一下,说:“子承父业,整个大风堂都是你的了,你知道吗?”

“我?”赵无忌楞了一楞,一时之间不知怎么接下去。

“是呀,我自毁容貌,除了向上官赎罪以外,另一个目的,也是想向大家表明,大风堂我不接管了,要全部交到你手上。”

无忌没有说话.赵简又说:“所以,你要把大风堂管好的话,你必须了解,事情处理好最重要,信用,是要看对什么人才讲的。”

“这不合我的个性。”

“个性?要讲个性,你最好隐居山林,在江湖上,只讲手段与目的,不讲个性的。”

“爹,你变了,变了很多。”

“在江湖上浮沉了这么久,谁能不变?”

“江湖真的这么险恶吗?”

“比你想象的,还要险恶。”

无忌的心中,忽然兴起一阵感慨,这样的江湖人,他会长久的做吗?他必须长久的做吗?他的思绪只是一闪而过,因为赵简的话,把他的思路打断了。

“为了大风堂,为了继承我历尽千辛万苦打下来的基业,你必须认清江湖上一切险恶的伎俩,面对它,才能屹立不移。”

我不要,我不要,我不要,无忌心中狂喊着。

但是,赵简并没有听到他内心的声音,接着说:“你一定要答应我,趁这个机会杀死唐傲。”

“爹,你为什么一定要我做违背良心的事?”无忌忍不住冲口而问。

“良心?死人会有良心吗?死人还会讲良心吗?你不杀唐傲,唐傲就会杀你!”

“我宁愿选择公平的决斗。”

“公平的决斗?哼!”赵简冷哼一声,说:“唐傲用这个方法来对付你,他的心机,你还不清楚?这样还会公平吗?”

无忌沉默了。但他的表情,依旧是那么的坚决。

这表情看在赵简的眼里,让赵简既急且恨,这儿子怎么这么顽冥不化?赵简心中实在难过至极。

赵简知道,唐傲是个非常阴险的人物,唐傲利用上官怜怜来向自己下毒,就可见他的阴险于一般,这样的下毒,是一石二鸟之计。假如无忌杀了自己,等于替唐傲除去他想除的人。假如无忌不敌,自己已中毒,功力消失了四成,唐傲当然不用担心自己会怎样,因为他随时可以杀了自己。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十章 另一次死别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白玉雕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