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玉雕龙》

第二十一章 决斗

作者:古龙

大自然的变幻,是最难捉摸的,尤其是天气,比人的个性更反复无常,说变就变。

一直是阳光普照的狮山,忽然变得阴沉起来,因为就在唐傲和无忌决斗的那一刻起,气候忽然起了变化。

乌云随着一阵阵强劲的疾风,一下子就把天空的阳光遮盖起来。

空气也变得潮湿了,有山雨慾来的态势。

风,把二人的衣袂吹得拍拍作响。

像狮山一样屹立着,没有被风吹动的是他们的人,以及他们手上的剑。

生死相斗所用的长剑,互相指向对方胸前的长剑,任凭风再大,都吹不动,因为握剑的手是那么坚定,一副非要置对方于死地的样子。

那么坚定的手握着那么坚定的剑,这对唐傲来说,是绝对正确的。

但对无忌来说,却错了,尤其是此时此地。

因为他是个愤怒的人,愤怒的人会冲动,冲动的人握剑,怎么会稳如泰山?

这一点,看在唐傲眼里,不禁吃了一惊。

他倒不是发现无忌的秘密,而是他对无忌的临敌修养,另眼相看。

他认为,无忌在愤怒的状态下,居然面对敌人时,忽然能冷静下来,这真是不可多得的过人之处。

无忌看到唐傲眼中忽然闪过一丝佩服的神色,不禁茫然一惊,他立刻知道自己犯了什么错,也立刻明了,唐傲为什么会对自己佩服。

他绝对不能让唐傲佩服自己,他要的是唐傲轻视自己,这样,他才有机会找出唐傲的破绽,才能打败他。

所以他立时应变。

他的手,开始作出非常轻微的抖动,他故意抖动得非常轻微,他知道,唐傲一定会察觉到这平常人不易察觉的动作。

果然,唐傲看到了,他不禁冷笑了一下,原来无忌并不如他想象的那么冷静。

唐傲虽然看到无忌的右手在颤抖,但他没有立刻出手,因为这还不是最好的时机,最好的时机还在后面。

他还要等待。

无忌对唐傲的表现,不禁暗暗佩服,毕竟,能冷静的观察,不轻易出手,非等到最佳时机才出手的人,在江湖上已经不多了。

无忌的手在轻微的动,他的心,却动得很厉害,因为他必须想出新的方法来面对唐傲的冷静,不能这样僵持下去,再僵持下去,只有对自己不利。

所以,他采取敌不动我先动的诱敌方法。

他嘴巴忽然狂叫一声,好象在发泄心中凄苦似的,然后,他发了狂般的一口气向唐傲连刺了一十三剑。

他用的不是僵尸教他的剑法,而是他父亲教他的。

这套剑法就用大风堂的名称来命名,叫“大风十三式”。

无忌刺的十三剑,只是“大风十三式”里的第一式“大风起兮”。“大风十三式”每一式都有十三招,一招比一招速度快,有如大风狂吹般,霎忽即至。

唐傲完全没有进攻,只是一味采取守势,觑准来剑,左闪右突的,连闪了一十三招。

第一式十三招过后,无忌往后一退,跟着又冲下进攻。第二式“斜风细雨”,又是一十三招点向唐傲身上十三处穴道。

“斜风细雨”,顾名思义,每一招都是斜斜的,或从上,或从下,忽左忽右的斜刺身上穴道,而每一招的变化,绵绵密密,有如细雨般紧接在一起。

唐傲这回不再闪躲了,事实上,面对这一式,光靠闪躲是不可能的。

所以,唐家特有的剑法,立时在唐傲手上施展开来。

一阵乒乒乓乓的两剑碰击声响起,二人的剑,已连碰了一十三下。

这就是唐家的特有剑术,每一式都会正面和敌人相碰。

因为唐家驰名江湖的,不是剑术。

是暗器。

所以唐家的剑法,不是大开大合的,是短兵相接式的,把范围缩得很小。

范围小,加上两剑相碰,这对唐家的人是非常有利的。

因为他们可以利用空隙来发射暗器。

在近距离发射暗器,已经够难闪避了,更何况发暗器的又是唐家的独门手法!

但是无忌一点也不怕唐傲,一味的进攻,一味的和唐傲手上的剑相碰。

因为他知道,唐傲如果要用暗器来伤他,早就用了,不必要等到这个时候才用。

这一点信心,无忌是有的。

唐傲当然也知道无忌知道他不会使用暗器,但他也不怕无忌。

除了自恃武功以外,他还认为无忌的状况不是最佳的时候。

因为无忌刚刚才错杀了他挚爱的上官大叔!

所以唐傲绝对只用独门剑法,而不会用暗器。

当然,除非无忌的剑法让他招架不住了,有生命危险的时候,他才会用暗器。

无忌的第二式“斜风细雨”施展完之后,就发觉自己错了。

他不该用“大风十三式”的前二式的,因为这二式都太温太慢了,起码比起后面的招数来讲是这样。

他现在心情不好,他要泄恨,怎么能用温和的打法?

他必须用狂劲的招数才成。

所以他马上改变打法,第十一式“狂风急雨”立时如风狂雨急般施展开来。

剑气所过之处,响起了一连串有刮风下雨的声音,四周的落叶也被卷得上下飞舞起来。

每一招剑法,都像一个愤怒的巨人正在发泄他心中的念恨,狂劲急猛!

狂风,吹得唐傲衣袂飘飘。

急雨,点点刺向唐傲身上大穴。

好一个唐傲!在狂风中屹立不移,任由衣袂飘动,身体却动也不动的站着。

而他手中的剑,则快如急风般,一一挡向那劲雨般刺来的长剑!

十三声剑击,在极短的时间内响起,又结束了。

风停,雨歇。

无忌额上已有汗水渗出。

而脸上,则红通通的,像极了一个愤怒的人。

这是无忌故意装的,他使出“狂风急雨”时,故意鼓动内力,逼使脸上充血,很自然的就像是个怒极之人。

然后,他立时又施展第十二式“暴风暴雨”!

这“暴风暴雨”的快速,一如第十一式“狂风急雨”,但攻击的方向却有所不同。

“狂风急雨”只是一味从唐傲面前进攻,“暴风暴雨”则十三招剑招分从唐傲四周十三个不同位置进攻。

唐傲对这一式,好象很熟悉的样子,因为他的人,竟然能按照无忌身形的动态来移位,不管无忌走到那里,剑刺向那里,他总是面对面的用剑“叮”的一声,挡住了来招。

更厉害的是,无忌在第十二剑时,故意漏出一个小漏洞,唐傲居然快如闪电般,长剑立时在漏洞中刺向无忌。

好在无忌是故意,早就有阻挡漏洞的方法,才未免刺中,不过,无忌也找不到反击的方法。

因此,无忌知道,他不能再以漏洞来诱敌,必须要以真才实学来对付唐傲,而且绝对不能大意。

唐傲在无忌刚才露出漏洞时,心中一喜,但当他发现无忌补救漏洞那么熟练,他的高兴之情顿时消失。

他蓦地警觉到,无忌这个破绽是故意弄出来,目的有二,一是诱敌,如果诱敌不成,就是要让他掉以轻心。

他同时警觉到,无忌的愤怒之情,是不是装的?他发觉,这其中必然有诈。

因此,当无忌使出“大风十三式”的最后一式时,他马上改变打法。

从防守变成进攻的打法。

无忌的第十三式是“雷电交加”,内力逼使剑发出一阵阵的响雷声音,而每一式的细微变化,都有如闪电般快捷。

而且那剑刃的亮光,更像在风雨中的电光,轰隆一声,就击向唐傲腰部以上的每一处大穴。

唐傲对自己的抉择非常满意,因为他想不到无忌的剑法会如此厉害。

假如他还要采取守势的话,他恐怕逃不过“雷电交加”这一招。

最多只能同归于尽而已,而且还要算的是施放暗器才能杀死无忌。

而这,是他最不愿意做的事。

唐傲的心里,那份开始就有的托大之情,马上消失,代之而起的,是一份警惕之心。

他聚精会神的,左闪右突,长剑忽然如一条灵蛇般,向着无忌那如电光的剑身四周缠绕吐信。

这不是唐家的剑法,这是唐傲当年以解葯向萧东楼换来的“灵蛇剑法”。

无忌也学过这套剑法。

但无忌却不能伤到唐傲分毫。

为什么?

因为唐傲在“灵蛇剑法”之中,揉合唐家施放暗器的变幻手法,使得每一招使出之后,剑的方向都和原来的剑法不同。

这使得无忌不但未能伤他,反而差一点栽在这套剑法手里。

因为无忌对这套剑法的每一招每一式都很熟悉,他都知道变化在那里,剑的走向在那里,所以,他等于预知唐傲的每一剑会刺向那里。

这等于知道对手的漏洞在那里,只要把长剑往对方的漏洞一刺,对手自然落败。

但无忌却不知道,唐傲的剑法是变化过的,因此,当他刺向唐傲的漏洞时,唐傲那个漏洞,不但不是破绽,反而是个诱敌的陷阱。

好在“雷电交加”这一式,完全以快速见长,无忌才能在迅捷的变招中,躲开了唐傲的陷阱,不然,他早就命丧在唐傲的剑下了。

“雷电交加”使毕,无忌立刻纵身后退,准备施展“僵尸”的独门剑法“鬼手八式”。

但唐傲却不让无忌有任何喘息的机会,长剑一抖,人就跟着飞身而上,“灵蛇出洞”,刺向无忌右手腕。

无忌想变招已来不及,只得又往后跳出一步。

唐傲却又紧跟着上前一步,还是一招“灵蛇出洞”,依旧刺向无忌的右手腕。

无忌不得已,又往后退了一步。

唐傲却依然是用那一招刺向无忌的右手腕。

这么平淡的一招,却能发生这么大的效果,这是无忌在对敌中的第一次发现,可惜用这招的人不是他,而是他的对手。不过,他也从中立时悟出了一个道理。

他不退,左手一招平淡无奇的“老汉推车”,挟着凌厉的劲风,拍向唐傲。

唐傲不得不挡,他不想两败俱伤,自己虽然可以刺中无忌的手腕,但挨上一掌,自己损失更大,因此他原本攻向无忌右手腕的剑,转了一个方向,攻向来袭的左手。

没想到无忌的左手是招虚招,他诊唐傲长剑改向时,右手长剑马上挥出,“鬼手八式”的起手式“鬼鬼怪怪”已如幽灵般,毫无声息的刺向唐傲胸前八个穴道。

唐傲吓得连忙后退一步,利用他加以变化的“灵蛇剑法”应对。

他们你来我往的,已经拚斗了将近一个时辰,两个人的额上已满布汗珠。

他们对打得非常专心,对旁边发生了什么,一点也没有注意到。

他们没注意到的是,有一群人,卖糕的、卖馄饨的……都悄无声息的,躲在近处观看二人的对决。

唐傲已经发觉,再打下去,他绝对不是无忌的对手,唯一要赢的方法,是用暗器,这是他不希望的事,但是,人在保命的时候,还讲究什么身份地位手段?

所以他的左手,已经伸到怀里,握着一把毒暗器。

当无忌的剑削向他的时候,他忽然用力格挡,二剑相击,二人同时往后翻身倒退来泄去互击的力道。

就在这时,唐傲发出了他的独门暗器!

他以为一定可以全都击在无忌身上,却未想到,他的暗器全部被击落了。

不是被无忌击落的,而是被各式各样的食物击落,糕、饼、馄饨、油条、烧饼,挟着强劲的内力,叮叮叮的。把每一件暗器通通打落在无忌身前。

无忌已吓出了一身冷汗,等他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的时候,另一个变化也发生了!

唐傲已死,死在这群小贩的手上。

“你们为什么杀他?”无忌问,他是认得他们的,这群小贩都有一身莫测高深的本领,却都受萧东楼的指挥。萧东楼只要召唤一声,不管多远,他们一定会马不停蹄的赶到。

“因为他杀了我们的主人。”卖糕的说。

“你们的主人?萧东楼?”

“不错,他用卑鄙的手段来谋杀了萧王爷。”

“萧王爷?你们的主人是个王爷?”

“曾经是,对我们来说,永远都是。”

无忌忽然明白了一切,为什么萧东楼有用不完的钱,连在九华山的山洞也弄得富丽堂皇,他要什么就有什么,原来他曾经是一国之君。

“唐傲用什么卑鄙的手段来杀他?”无忌问。

“王爷每年都以各种珍奇骨董和唐傲换解葯,有时候也用剑法,这原因你是知道的,对不对?”卖糕的说。

无忌点头,他知道,萧东楼用解葯交给“僵尸”,“僵尸”用他的独门手法舒解萧东楼的奇经八脉。

“今年,唐傲也给了王爷解葯,但给的却是毒葯。”

无忌大吃一惊,唐傲怎么会做出这样的事?他不相信,不过,他可以想象得到,“僵尸”在服了“毒”葯之后,再用独门手法打在萧东楼的身上时,一知道自己中了毒,他的手法,当然也变成毒手。二个江湖上特立独行的高人,就此一命呜呼了。

“我们调查过,毒葯是有人掉了包。”卖糕的又说。

“哦?”无忌说:“被谁调包?”

“唐缺。”

“唐缺?为什么?”

“因为他想害死他的哥哥,好独占唐家的霸业。”

无忌不说话了,他相信唐缺是会做这种事的人。

“但是,唐缺错了。”卖糕的说:“他这样做,不但不能独占,反而是毁了唐家的霸业。”

“为什么?”

“因为唐家的核心人物,已经全部被我们杀了,以祭王爷在天之灵,而唐傲是最后的一个。”

无忌瞪大眼睛。说不出话,唐家堡就这样完了?

“以后的江湖,就是你们大风堂的了!”卖糕的说。

说着,他们都已拿起东西,准备上路。

“请等一等。”无忌把他们叫住。

“你还有什么事?”卖糕的说。

“我想知道你们的姓名,以及联络的方法,日后好方便联系。”

“不必啦!王爷是个亡国之君,我们一心想跟随他收复王土,没想到他这样莫名其妙的死在唐家的手上。反正,这么多年来,我们已经飘泊惯了,日后大江南北,都是我们浪迹的家,姓名,对我们而言,已经毫无意义了,年轻人,你好自为之吧!”

说完,卖糕人一挥手,所有的人立时离开。

偌大的狮山,一下子又恢复了原有的宁静,除了山风在树梢吹动的细微声言之外,更无人声。

无忌把唐傲的尸体埋在他父亲身旁,他怔怔的站在二个坟前,思潮起伏。

早上,这两个要称霸江湖的人,还活生生的,想不到下午,就已埋骨于此!

江湖,真的是如此险恶!连亲兄弟,都会发生像唐傲的惨剧!

无忌心中,忽然产生了一股觉悟之情,江湖,实在是不足留恋的地方。

大风堂已经可以独霸江湖了,但谁能保证,没有更庞大的势力在默默孕育之中?勾心斗角的事,早晚还是会激烈进行的。

这些事,留给别人吧!留给司空大叔去烦恼吧!

无忌决定退出这个充满血雨腥风的是非江湖。

他决定去九华山,那里是静思与练剑的好地方。

以后有机会,他也许会出山,路见不平,也许会拔刀相助一下。

不过,去九华山以前,他必须去找一个人。

一个他心爱的人。

卫凤娘!

              (全文完)

温馨小提示:
您正在阅读的《白玉雕龙》内容已完结,您可以:
返回古龙的作品集,继续阅读古龙的其他作品..
返回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