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玉雕龙》

第十一章 逃亡

作者:古龙

子夜。

乌云一片一片的飞得很急,一副大雨随时会倾盆而下的样子。

唐花一副黑色劲装打扮,背上插了一把长剑。他带来了另一套黑衣,交给卫凤娘,要她披在最外面,说为了容易隐藏。

卫凤娘依言换上,然后,站在唐花面前,她的背后,也插了一把长剑。

唐花看着她,问道:“你不是不会武功吗?”

“以前却不会,前一阵子学了一点点剑法。”

唐花心想,五年学刀,十年学剑,只学了一阵子的一点点,就把剑带着,未免有点太不自量力了。但他没有把他的意思说出来,只说:“带着剑走很累赘,……”

“没关系,”卫凤娘道:“这样我比较有安全感。”

唐花心想,反正所谓逃走,只不过玩假的,走慢点也无所谓,所以不再劝她,只对她说:“待会发生什么事,都躲在一旁,不要发出任何声音,知道吗?”

卫凤娘道:“知道。”

唐花道:“好,那我们走。”

他们走得很慢,走得很小心,每遇到拐弯的地方,唐花都先探头去窥视有无人巡守。他装得一切都跟真的逃亡一样。

离开了唐家的核心地带——住宅的花园,他们走到了住宅外的大园子,那可以说是一片丛林,赵无忌就曾在这片丛林里遇过险,要不是霹雳堂的人救了他,他早就死了。

卫凤娘可不知道这件事,她更不知道这片树林里满是暗卡,任你武功再高,都休想轻易越过。她只觉得这片树林很阴森,尤其在这风劲云急的夜里,更透着一份诡异和恐布。

卫凤娘唯一感到有安全感的,是唐花握着她的手。

唐花一路都牵着她前行。唐花的手并不因紧张而发冷,反而是温热无比。这使得卫凤娘有一份信心。

他们靠树而行,大概走了三十来丈远,当他们刚离开一棵树干时,忽然间从树上跳下了两个黑衣人。

黑衣人一跃下,立刻大声喝问:“什么人?”

唐花马上将卫凤娘一拉,拉近他的身旁,伸手左手轻拥着卫凤娘的左肩,道:“是我,唐花。”

“这么晚了,你们来干什么?”

“这样的夜晚,谈心散步不是很适宜吗?”唐花边说,边伸出右手,蓦地往右边的人胸前拍下过去。

左右掌拍出的同时,他左手把卫凤娘推开,同时大叫一声道:“闪开!”

这时,他的右掌已击中右边的人,很结棍的一掌打在那人胸前,那人口中吐出血花,人就往后一倒。

左边的人手中长剑也在此时刺向唐花。

唐花借击中那人的力道,往后退了一步,左边的长剑便刺了个空。

唐花退后之后立刻站立,双脚一蹬,一个飞身,便扑向持剑的人,右掌又是一拍,拍开那人左胸。

那人身体往右移走两步,躲开来掌,长剑飞快的划了一个小圈圈,圈住了唐花的掌势,然后改划为直刺,刺向唐花眉心。

唐花往旁边一闪,闪开了来剑。但是长剑却在此刻改刺为下劈,“飕”的一声,劈开了唐花左侧的衣服。

唐花在长剑从衣服边上拖开之前,右掌已劈出,“拍”的一声,劈中了那人的左胸。

那人也是口吐血花,碰的一声往后倒了下去。

卫凤娘立刻上前,问唐花道:“你受伤了吗?”

唐花没有回答她的问话,反而道:“我们马上离开这里。”

然后,他又拉住卫凤娘的手,用跑步的速度,沿着树干边急行。

走到了树林的尽头,唐花才停步。一停下来,卫凤娘又追问:“你受伤了吗?”

唐花这才低头查看。卫凤娘也走到旁边检视,一看之下,不禁发出一声惊叫。

原来唐花的左边衣服已染满鲜红的血迹,而且看样子,鲜血还在流。

唐花却笑了笑,说:“不要紧。”

卫凤娘道:“血流这么多,怎么会不要紧?”

唐花用手按了一下流血的地方,道:“不痛,只是一点外伤而已。”

这当然不痛,因为一切都是假的,连血,也不是真血,只有衣服被划破了,是真的。

卫凤娘却不知这是其中的情节而已,所以口气焦急的说道:“怎么办?我看先找个地方包扎一下吧。”

唐花“飕”的一声,把破裂的衣服撕开,往身上一围,打了一个结,道:“没关系,赶快离开这里最要紧。”

卫凤娘道:“你真的不要紧?”

唐花道:“真的。”

顿了一顿,唐花又道:“假如我伤得很重,怎么办?”

卫凤娘道:“那我们就不要走,返回去等你把伤口治好了再作打算。”

唐花笑了,笑得很有安慰的样子。他倒是真的打从心坎里感激卫凤娘。这么一个善良的女人,却偏偏遇到了唐家堡里使尽心机的人。唉!唐花禁不住心里叹了一口气。

然而,唐花却又道:“万一回去被发现呢?”

卫凤娘想也没想,马上答道:“我会把责任都推到我身上来。”

唐花笑道:“唐家的人会信吗?”

卫凤娘答不出。因为那只是她自己一厢情愿的想法而已,别人怎么想,她怎么会知道?

唐花看了看她道:“别傻了,我既然决定带你走,一定会尽力把你带成功。我们还是赶快走吧!”

说完,他就拉住卫凤娘的手往前走。

走到树林的尽头了,看过去,那是唐家城门的大门,门关着,两个守卫在前面相对的巡守着。

唐花低声对卫凤娘说:“待会我要使用霹雳堂的炸葯,你先躲在这儿别过来,炸完之后再冲过来,我会把门打开。记住,一切要快!”

卫凤娘点点头,唐花立刻装出一副气定神闲,彷佛在散步的神情,缓缓走向大门。

守门的两个人看到他过来。立刻喝问:“谁?”

唐花道:“是我,唐花。”

唐花说着,已加快脚步走了过去,那两人还想追问什么,但嘴才张开,唐花手上的炸葯已掷出,只听轰然一声,飞灰四溅,卫凤娘根本连什么也看不清楚。

不过,她却立刻照着唐花的话做,认准了大门的方向,往前奔去。

奔呀奔,穿过那浓烈的烟雾,她看到大门已敞开,也看到唐花正向她招手,她跑得更快,跑到了唐花旁边,一起出了城门。

然后,唐花从外面把门关好,对着喘气的卫凤娘道:“又过了一关了!”

卫凤娘本来以为,出了城门就安全了,没想到唐花说又过了一关,显然还有下一关要过,她禁不住问:“还没安全呀?”

“再一关就安全了。”

“这一关容易过吗?”

“比以前都难。”

卫凤娘一听,心里凉了半截。对她而言,刚才的经历已经恍如一梦,她的心弦早就绷得紧紧的,奔出了城门,好不容易才松了一口气,想不到马上又紧张起来。

唐花看到她的表情,便道:“不要慌,也许很容易过也说不定。”

“为什么?”卫凤娘问。

“到这里为止,都是我熟悉的环境,一切好办,下一关却必须面对四个人,那四个人我都熟,如果我用言语骗得过他们,也许不费吹灰之力就可以通过。”

“我们必须要碰到那四个人吗?”

“是的。”

“为什么?难道没有别的路可走吗?”

“没有。要离开唐家堡下山,那是必经之路。除了那条路以外,就是悬崖峭壁。”

卫凤娘忍不住露出忧心忡忡的表情,唐花看在眼里,便以劝慰的口气道:“别袒心,今天的天气对我们有利。”

“这跟天气有关?”

“有。”唐花道:“那四个人守着必经之道,不是每个人都不放行的。他们是奉命行事。”

“奉命?奉什么命?”

“当然是奉唐家的命。唐家的规矩,只要发现有可疑的人离开,便会发放火箭烟花示警,他们看到烟花的颜色,就会把人拦截下来,或者杀了。”

“他们武功高强吗?”

“很高强。”

“你打得过他们吗?”

“打不过。”

“那我们乾脆回去,不必冒险。”

“不,要试一试运气。”

“运气?”

“不错,今天天气很坏,不适宜放烟火,放了也不一定看得到。假如他们看不到那唐家示警烟火,我们就有机会。”

“真的?”

“真的。你看,”唐花伸出手掌,道:“你看,我手掌里的是什么?”

卫凤娘不但看到了,而且也感觉到了。

——那是雨水。开始下雨了。

这时候,连卫凤娘也知道是怎么回事了。因为一下雨,烟火怎么可能放得上天?

这确实是一个机会。

但是,唐花却忽然间又露出了忧愁的神色。

“怎么啦?”卫凤娘伸出手掌迎接小雨说:“机会来了,你怎么反而忧愁起来呢?”

“我在担心,我们该到那里去躲雨。”

卫凤娘忍不住笑了起来,她说:“躲雨有什么要紧?逃出去才要紧啊!”

“不,躲雨很要紧。”

“为什么?淋一场雨不会生病的。”

“我不是怕生病。”

“那你怕什么?”

“我是怕会被守在前面的四个人,发觉我们有可疑之处。”

“什么可疑之处?”

“有人会往晚上淋着雨出城的吗?”

“当然没有。”

卫凤娘明白了。他们身上不能有湿淋淋的痕迹,不然,后果跟放烟花没什么二样。所以她立刻说:“那我们怎么办?”

雨点已经逐渐大起来了。而且看情形,会有越下越猛烈的趋势。

他们是边沿着山路走边交谈的,这时路已开始泥泞滑溜,走起来需要伸手出去才能平衡得住。

唐花忽然停下来,说:“我们往上面走。”

他伸手一指,路的左上方有一条不太明显的小径,杂草丛生,不过显然有人践踏过的样子。

“上面有躲雨的地方吗?”

“应该有。假如我记得不错,上面应该有一间破落的山神庙。”

卫凤娘扶着唐花肩膀往上行走,说:“你也没来过这里?”

“没有。”

走了大约有半炷香的光景,大雨已把他们全身打得湿淋淋了,唐花才高声叫了一声:”“果然有。”

卫凤娘也看到了,一间黑漆漆的木屋矗立在眼前不到十丈远的地方。

他们加快脚步走了过去,唐花用力一堆,把破门推倒,二人走了进去。进去之后,唐花立刻燃亮火摺子。

庙里很空荡,但很乾燥,居然没有漏雨,不但没有漏雨,反而有一堆木板堆在墙边。

唐花大喜呼叫,走了过去,把木板拿到中央,拔出长剑,将木板劈成小条,用火摺子把木条点燃。

一堆火就熊熊的亮了起来。他们靠近火边而坐,用手将身上可以拧扭的地方拧扭出水来,然后,时站时坐,忽前忽后,偶左偶右的就着火来烤乾身上的衣服。

烤了差不多半个时辰,衣服已有乾的迹象了,唐花又站起来,拿起木板,用剑又劈出许多小段。他拿着这些小段小段的木柴,走到墙边,把木柴放在磁墙大约五尺远的地方,再走回原来的火堆,拿着一根燃烧中的木柴,去把新堆的柴堆点燃。然后,他对卫凤娘说:“来墙边坐吧。”

“为什么?”卫凤娘问。

“这里可以靠一靠。”

卫凤娘对他的体贴报以一笑,走到墙边,依靠着墙坐下。

这时雨声更大,蓦地响起了轰隆隆的数声惊雷,跟着几道闪电亮了起来。

卫凤娘突地站了起来。

唐花一见,问道:“怎么啦?怕雷电?”

“不,”卫凤娘说:“我忽然想到了一件事。”

“什么事?”

“我们应该现在离开。”

“为什么?”

“这么大的雷雨,不是逃走的最好时机吗?”

“你怎么会这样想?”

“你不是说,有四个人守在必经的路上吗?他们难道不会找地方来躲避这场雷雨?”

“不会。”唐花用肯定的口吻说。

“为什么?”

“因为他们都是尽责的人。”

“尽责归尽责,总不能不躲雨吧?万一被雷打中了怎么办?”

“那就只好当作是命了。”

“会吗?”

“别人我不知道,这四个人一定会。”

“你认为他们会站在外面任由风吹雨打?”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 第十一章 逃亡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白玉雕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