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玉雕龙》

第十二章 没落的大风堂

作者:古龙

赵无忌已经决定好,要去找司空晓风,跟他商量反攻的大计。他也决定好,每天都要以一颗最充满活力的身心来上路,因为一上路,他必须经过很多唐家堡的势力范围。这些地方,原来都是属于大风堂的,现在变成什么样子,他一点也不知道。所以他的行动必须非常小心。

好在这几天的势累,已经使得他的胡发长得又长又乱,这个样子,应该是没有人认出他是赵无忌。

这个小镇有个很好听的名字,叫银杏。原因大概是镇口有一棵巨大的银杏树吧,赵无忌看到这棵树的时候,心中这样想着。

这个镇离“风堡”大概有二十里路,所以本来是属于大风堂的,现在呢?无忌不知道。不过,从镇内宁静的气氛看来,一切似乎没有什么改变似的。

正午的阳光很强烈,路上行人很少,大概都在屋里用饭吧。家家户户的炊烟都在屋顶上冒出,很安祥的样子。

赵无忌随意的走进了一家面店,一个年轻伙计立刻走了出来,向他鞠着躬说:“客官请里面坐。”

他坐下,伙计马上送来一壶茶,替他倒上一杯,问道:“客官想吃点什么?”

“随便。”无忌喝着茶,说。

“客官是要大随便,还是小随便?”

无忌听到伙计的问话,当场傻了眼。他生平还第一次听到有人这样问他。他看着伙计道:“什么是人随便,什么是小随便?”

“大随便嘛,就给你来一碗大卤面,小随便嘛,就给你来一碗小磨麻油酸辣抄手。”

“你们这里也卖抄手?”

“是呀!昨天才开始的。”

“昨天才开始?”赵无忌问。

“是呀,”伙计说:“我们店本来没有卖的。昨天开始,来了很多人都要吃抄手,我们不得不卖了。不过,这东西蛮好吃的。”

“昨天临时才卖,你们会它吗?”

“不会呀,是有人来兜卖的。”

“是唐家堡的人?”

“客官你也知道呀?唐家堡的人生意经好快啊!”

赵无忌听在耳里,苦在心里。他知道这家店的人,以前是属于大风堂的,但现在呢?是全心全意投效唐家堡了吗?

他很想用话来探听一下,但却一时不知用什么话来问才适合。那伙计看他沉吟不语,便问道:“客官到底要不要来一碗?”

“好吧。”赵无忌说。他想,还是暂时别问吧。

不多久,伙计端来了一碗热腾腾的抄手,放在无忌面前之后,退到一旁,看着无忌吃。无忌吃了三只以后,伙计就走过来问:“好吃吗?”

“唔,还不错。”

“你喜欢吗?”伙计又问。

无忌无一时没有回答,因为从他的话里,无忌听出了另有一番深意,他想了一想,反问道:“你呢?”

“我很喜欢。”伙计说:“你呢?”

“我觉得很好吃。”赵无忌说:“不过我不喜欢。”

“为什么?”

“因为我不习惯吃辣的。”

“不习惯?”伙计脸色忽然一沉,道:“不习惯也得习惯才成呀!”

话毕,蓦地伸手向赵无忌胸前扎了过去。

好在赵无忌在他发问时,已从他眼神中看出他另有深意,早已有了心理准备,又见他脸色一沉,他早就运起内劲,蓄势待发,随时应付突变。

如今那伙计一掌拍来,赵无忌双足用力一蹬,人已向后移出两步,稳稳的以扎马步的姿势站住。

然后,他伸出右掌,斜斜的作出一副随时可劈出去的姿态,道:“你为什么要偷袭我?”

“因为你不是唐家堡的人。”伙计说。

“你怎么知道?”

“我怎么知?谁都可以看出来。唐家堡的人吃抄手,那会像你这样慢吞吞的吃法?”

“我就算不是唐家堡的人,你也用不着杀我呀!”

“用得着。”伙计说。

“为什么?”

“因为我们才刚接管这个银杏镇。这里原本是大风堂的势力范围;我们绝不让任何一个残余份子留在这里。”

这话听在赵无忌耳里,痛在心里。照这伙计的话,大风堂的人,大概都被他们杀了。而且,很可能整个镇上的人都被杀了。

好残忍的手段,他忍不住问道:“你们把镇上的人都杀了吗?”

“只要肯归顺的,就没杀。”

“哼,好个唐家堡,是唐傲叫你们这样做的吗?”

“唐傲?唐傲是不会叫我们这样做的,他太仁慈了。”

“那是谁?”

“当然是比唐傲更有权力的人啰,不然,我们怎么敢公然的叫唐傲这个字?”

赵无忌脑中立刻掠过一个老妇人的骄傲模样,口中说道:“是老祖宗?”

那伙计一愕:道:“你也知道老祖宗?”

“何止知道,还见过。”

“哦?那你是唐家堡的人?”

“不,我是大风堂的。”

话毕,赵无忌斜向的手掌,忽然用力向前一击,他的人跟着飞起,掌风先到,跟着手掌拍到,“啪”的一声,结结实实的拍在伙计胸上。

伙计口吐鲜血,双目圆睁,看着赵无忌。

赵无忌道:“你能施偷袭,我当然也能。而且我生平是第一次偷袭人家。因为我太看你不顺眼了。唐傲的名字,也是你可以随便乱叫的吗?”

那伙计只是张大嘴巴与眼睛,什么声音也发不出来,然后,他整个身躯往后倒了下去。

就在伙计往后倒的时候,赵无忌蓦地飞身下扑,扑往他刚才吃东西的桌子底下。

而也在此一刻中,来自四面八方的暗器随着破空呼啸声,飞了过来,其速度之快,有的还打中了犹未倒至地上的伙计身上。

赵无忌人在桌底,两手伸出,握住两只桌脚,用力一举,从右至后运转起来。

他把桌子舞动得正是时候,因为第二波的暗器就在这个时候袭向他。

叮叮咚咚的,所有的暗器都打在桌面上。

赵无忌在舞动桌子时,已经看到一共有八个人分别站在他的四周。他用力把桌子掷向其中的一个,人就往相反方向跃去,人在空中,长剑已拔出握在手上。

他一声不哼,长剑连挥,“飕飕”两声,已划破了两个人的衣服。

跟着,他又往旁边跃过去,又是两剑,把另外两个人也解决掉。

他的速度非常之快。他一下子杀了四个人之后,那张桌子才被飞向他的人一掌击中。

就在木桌被击飞的时候,赵无忌的人已跃向那个方向,长剑如一溜流星般,划破那人胸膛,他再一收一放,已把那人旁边的一个人杀死。

剩下的两个人,一看势头不对,连忙飞身往后面的方向逃走。

赵无忌此时已无名火起,那容他们逃脱。

只见他的右脚在地上一蹬,人已像一只大鹏鸟般飞了过去,长剑连点二点,逃跑的二人后背偏左的地方已被刺中,“砰砰”两声便倒了下去。

看着这两个人倒下之后,他的怒火并未平息,相反的,他的怒气更为炽烈。

唐家堡竟然欺人至此!大风堂难道就这样任人宰割吗?

他愈想愈气,突然走到大厅的柱子旁,运起内力,一掌击向枉子。然后,他分别走向另外三根柱子,用力猛击。在击向最后一根时,他的人已运起轻功,一跃而离开。

他的人到了街上,脚一站定,房子便哗啦啦的倒塌下来,那轰然的声音,引来了群众的围观。

赵无忌待房子倒下的声音消失之后,对着群众高声说道:“你们是唐家堡的人吗?”

群众没有人回答,有的脸露惧色脚步已经往后移,准备逃走。赵无忌看在眼里,长剑一伸,道:“谁敢逃走?”

所有的人都停了下来。

“我是大风堂的赵无忌。大风堂是不能被人家欺侮的!唐家堡的下场就有如此屋!”他指着倒塌下来的屋子说道。

此语一出,围观的人立刻变得鸦雀无声。有的把头低了下去,有的则眼露希冀的神色,似乎在期待赵无忌有所表现。也有几个人脸露不屑,似乎在说:大风堂那么多人都被唐家堡打败躯走了,你一个赵无忌起得了什么大作用?

赵无忌的火气发泄过了,怒气已消,看着这些人的各种表情,忽然升起一阵无力的挫折感。

真的,这些人只是做生意的,谁的势力大,他们就依靠谁,这本来就是天经地义的事,总不能生意不做,去依赖一个消失的势力,替自己惹来一身烦恼吧?

而且,一个人真的能起什么作用?他现在能把留在这镇上的唐家堡势力驱走,但他离开以后呢?或者唐家堡的援兵到了?

一切都必须靠实力,什么人也不能例外。他唯一能做的,就是早点和司空晓风见面,共商大计,早日把势力范围从唐家堡手上抢回来。

他这时才想通这点,已经迟了。因为他的重话已经说在前面,想收也收不回,他站在街头,忽然自己竟然觉得尴尬起来。

他想再说几句圆场的话,但一时也不知说些什么。低下头的人见他没有表示,又抬起头看着他。

他苦笑了一下,道:“你们放心好了,我们大风堂一定会收复这块失土的,你们好自为之吧。”

说完,他收剑,把剑扛在肩上,缓缓往前走了过去。

走到黄昏,他又来到另一个小镇。他不知道这个小镇叫什么名字,因为镇口既没有什么特殊的东西,也没有木牌标示。

他只知道一件事,一件他不太想去探究结果的事。

这个镇相当大,大概有二百多户人家,但是,他一眼看过去,街道很冷清。

黄昏了,假如是一个热闹的小镇,早已张灯结彩了。可是如今呢?这个镇却显出萧条的样子。

他走进去,迎面两旁的房子是紧闭门户的,再走过去,有一栋房子已然破裂。这栋破裂的房子是不应该破裂的,因为看那木头,都是很新的。

为什么房子会破裂呢?

他走近一看,发现破裂的痕迹是人为的,是有人故意把房子敲破的。

房子里没有灯,当然也没有人。

他已经不想再看下去了,于是,他右弯左拐的,走到一个路边摊子,那是卖面的摊,一个小灯笼挂着,一个老头坐着,一个客人也没有。

老头看到赵无忌,热络的起来招呼。

赵无忌坐下,叫了一碗牛肉面。

面很辣,但没有辣椒应有的香味。这表示老板处理辣椒并不高明。要不,他以前是不卖辣的,最近才卖,所以才烧得这么差劲。

“你以前卖的牛肉面是不辣的,对不对?”赵无忌忍不住问。

老头走了过来,坐在赵无忌旁边,道:“客官以前来吃过?”

“没有,我第一次来到这里。”

“哦?客官的嘴好厉害,一吃就知道了。”

“你的摊子这么陈旧,这表示你的生意一定做了很久,可是这辣味嘛,却一点也不香,假如用这样的口味来招徕客人,我想不到三个月就要收摊了。”

“客官说得一点也不错。”老头说:“可是,唉--”

老头长叹了一盘,并没有继续说下去。

“你有什么难言之隐?”赵无忌问。

“也不是什么难言之隐。”老头说:“你既然是外地来,我就跟你说吧。”

赵无忌放下筷子,静听老头细说端详。

“是这样的。”老头说:“以前这镇是大风堂的势力范围,我们按时缴纳费用,一切都很正常,生意也很与产隆。但是在几天前,大风堂被唐家堡打跑了,这里变成由唐家堡来接管。这几天,我们这里根本就什么生意也没有。”

老头停了一下,又说:“你看到街头上的房子吗?”

赵无忌点头。

“他们有的公然反抗唐家堡,所以房子被打破,人也被捉了。有的则表面听从唐家堡的话,但暗地里却偷偷溜跑了。”

听了这番话,赵无忌证实了自己的猜想果然没有错,一切都因为大风堂的势力衰退,唐家堡的势力兴起而引起的。

“唐家堡的人这么凶恶吗?”赵无忌问。

“还有更凶的呢!”

“哦?是什么事?”

“镇前有个卖杂货的老头,姓张,这张老头有个女儿,今年十七岁,长得很标致。镇上的年轻人都对张姑娘很有兴趣,很多人都提过亲,但都被张老头拒绝。”

“为什么?”

“张老头说,他女儿从小就许配了给大风堂一个分堂堂主的儿子,叫什么,什么来着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二章 没落的大风堂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白玉雕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