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玉雕龙》

第十六章 独思与疏忽

作者:古龙

无忌走了之后,卫凤娘一直坐在凉亭之中,没有回到房里。

她坐在凉亭内,回想着和无忌的一切,她觉得命运真是会捉弄她。

本来是结婚大典,开始长相厮守的日子,却忽然冒出了无忌父亲被杀之谜,令得他们连拜堂都没有完成。

然后是在九华山的匆匆一瞥,她居然连无忌的脸容都差一点没有认出来。

然后是在唐家堡的地下秘密室,带着点生离死别的滋味那样的短暂一聚。

再来就是刚才,又是那么匆匆的见面,连一两句带点感情的话也不能多讲。

这是怎么样的一种命运啊!

卫凤娘无语,默然仰视望天,天上的白云凝聚不动,却也没有回答她心里的不平问话。

想着想着,她心中忽然起了一份奇想。

她想,无忌会不会突然想到要跟自己多聚聚而回头来看自己?

她对这个念头感到有点可笑,无忌怎么会是这样的人呢?他是个满腔热血,复仇心切的人,他从来也没有因为儿女情长而影响他对大风堂的处事态度。

尽管自己也觉得可笑,但是她却一直这样想着,而且还企盼着。

所以她一直坐在凉亭内,用心倾听门外的声响,留意着任何的动静。

企盼的时光都过得很慢,但慢归慢,时间总是会在指缝间溜过。

太阳虽然是一点一点的移动,但也会偏西、西沉,终而隐没。

天空由蔚蓝而彩霞满西边,而变成灰蓝,又变成黑蓝,再变成黑色。然后,星星开始眨动,闪烁着万古不移的光芒。

       ※        ※         ※

就在唐花再次抵达白玉斋的时候,卫凤娘忽然听到了门外有脚步声。

她没有动,她只是用心的倾听,心中不断在想,是无忌吗?果然是无忌回来吗?

她等待着,等待的结果,是“砰”的一声倒在门外的声音。

她吓了一跳,连忙冲近大门,把门打开之后,她又吓了一跳。

她看到白玉奇倒在地上,右手紧紧握着一叠厚厚的纸。

她弯下身,用手指去探白玉奇的鼻息,一点动静也没有,这表示这个人已经死了。

他为什么拖着重伤来这里?他来这里干什么?想求救吗?卫凤娘一边想着,一边用力把他的手掰开,取过那叠厚纸。

她打开纸一看,整个人都楞在当场。

怎么会跟她看过的日记一样?她想了想,忽然间就明白了是怎么一回事。

同时,她也明白了一切。

从唐花接近她开始,到唐花带她离开唐家堡,回到这里,发现了密室的日记,这整个过程,她立时回想了一遍。她马上发现里面竟然充满了漏洞,只不过她一点也没发觉而已。

唐花怎么可能对她这么痴迷?痴迷到不惜背叛唐家堡,带她逃走?她太傻了,大概这是少女的通病吧?总以为有人对自己痴迷,是多么令人陶醉的事,尽管这个人自己并不喜欢。

这是她的第一个疏忽。

唐花带着她逃离唐家堡,虽然说唐花熟悉路线,但有可能那么轻易吗?用炸葯的时候,那声响为什么没有引来唐家的人来追?

还有那处山洞,怎么会发现得那么巧?

这是她第二个疏忽。

回到这里,唐花居然会发现密室的暗格,又发现白玉雕龙,他怎么这么厉害?无忌对这里那么熟悉,连他都没有发现,怎么可能轮到唐花来发现?

这是她的第三个疏忽。

发现了日记之后,唐花居然一下子就打听到无忌回来的消息,而且还说不便再逗留。以他对自己说的痴迷程度,赴汤蹈火都不怕,不方便怎么可能是个理由?

这是她第四个疏忽。

多么不可弥补的的疏忽!

人就是这样,非要看到真相时,才会发现原来以前有那么多漏洞在眼前,却一点也看不到。

卫凤娘的第一个反应是,立刻去找无忌。

她瞄了一瞄尸体,心中恻念就动了起来,人家拚死前来,为的就是告诉自己真相,自己怎么能不把他掩埋起来呢?

想到这里,她忽然想到,有人杀他,一定是为了灭口,杀他的人,万一追循血迹而来,发现尸体不见了,一定会联想到是她埋的,那表示,她已经知道真相了。

这样一来,唐家一定会立刻应变。用另外一种方法来对付无忌及上官大叔。

她怎么能让唐家堡的人知道自己已经知道了真相?

所以她立刻拿着那叠厚纸,走回屋里,并且回房点灯,自己故意坐在窗前,装出一副丝毫不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事似的。

她相信追循血迹的人会马上到来,她猜得不错,但她却不知道那个人就是唐花,更不知道唐花什么时候来。因为她在房里看不到外面的动静,而且唐花虽然曾经上了屋檐去察看,但他的轻巧却没有发出任何一点声响。

所以卫凤娘只有不停的等待,愈等愈是焦急,这个人来过了吗?她很想出去看看,又怕碰到这个人。但是,她又心急的想赶去设法把这个消息通知无忌,免得无忌中了唐家堡的计谋。

在焦急的等待下,时间总是过得很慢,好不容易挨到了二更时分,卫凤娘决定不再等下去了,因为据她盘算,该来的人,一定早就来了,这个人是不可能跟她比耐心的。

所以她赶紧走出房间,走到门前,把门一推。

她松了一口气,因为尸体不在了,这证明她的推论是正确的,那个杀白玉奇的人已经来把尸体拖走,不让自己看到。

她有点感激这个人,因为这使她省了掩埋尸体的时间。

       ※        ※         ※

有钱可使鬼推磨,何况是赶夜路的马车?

卫凤娘虽然很少在江湖走动,但上官堡在什么方向,她是知道的。

赶车人是个正当的生意人,拿了超额的钱,当然尽心办事,他把马车赶得很快,快到令卫凤娘有头晕的感觉,但是为了追上无忌,头晕算得了什么?

她心中不断祷告,希望无忌不要也在赶夜路,希望无忌也稍稍休息来调节体力,这样,她才有机会赶在无忌之前,到达上官堡。

       ※        ※         ※

三更鼓响过,唐花犹在饮着闷酒,每饮一杯,他心中都浮起一个不知名的人的朦胧样子,这个朦胧的样子,是不可能变得清晰的,因为他想起的是,到底是什么人拿走了白玉奇的原件?

喝到第二十七杯的时候,他才蓦地想到,会不会是卫凤娘拿走了,在故弄玄虚?

他突然站起,怎么自己一直排除这个可能性呢?他用力打了一下自己的脑袋,连忙走出房间,飞奔去赵公馆。

来到了赵公馆门前,他也不敲门,一个飞身上了屋檐,再落下院子。

他看到卫凤娘的房里跟早先来的时候一样,灯是亮着的。

他静悄悄的走近窗前,沾湿手指,在窗纸上戳了一个洞,往里观看。

卫凤娘不在。

他走了过去,推门而入,冲近床前,被褥非常整齐,表示卫凤娘根本没有睡,他又走去木橱,打开一看,里面的衣服已经没有了。

这表示什么?这当然表示卫凤娘已经离开了!

傻瓜!傻瓜!他不停的骂自己,他心里骂着,脚可没有停。

他走出赵公馆,立刻去打听有没有一个女子漏夜雇车离开。

他很快就问出了答案,所以他马上就夺了一匹快马,急地而去。

       ※        ※         ※

上官堡。

唐傲和上官怜怜抵达时,照例受到热烈的欢迎。

到了上官堡之后,唐傲故意每天都找上官刃商谈进攻大风堂的下一步计划,每次他却故意谈得很晚。

谈得晚的事,他又故意让上官怜怜知道,上官怜怜见父亲这么辛苦,当然要迫不及待的要尽一番孝心。

尽孝心的方式,有什么比炖一碗人参鸡汤更好的事情吗?

当然没有。

所以每次她都亲自在初更时分端上一碗热腾腾的鸡汤给她父亲喝。

上官刃对女儿的孝心,怎么会怀疑?

所以他每次都喝得个碗底朝天。

唐傲最高兴的,就是看到碗里面连一滴汤水却没有剩下。

他知道他的计划愈来愈接近成功的阶段了。

这一次,他下的毒是慢性的,假如不运内力,是一点迹象也看不出来,自己运功作息的时候,也不会发觉,只有在剧烈动作之后,才会发作,使体力一下子崩溃下来,发不出平常的三分力道。

唐傲相信,以赵无忌的武功,和上官刃交手百招以上,是绝无问题的。

对上官刃来说,一百招所消耗的体力,是非常剧烈的。

而这就会给赵无忌机会,本来上官刃可以在百招以后杀死赵无忌,但却力不从心,反而为赵无忌所杀。

等赵无忌杀了上官刃,唐傲说出来,对赵无忌说出上官刃真正的意图,是实现白玉老虎的计划,白玉雕龙的计划,是自己一手创造的。

这样一来,赵无忌的精神就会崩溃。

想到这,唐傲禁不住笑了起来。

赵无忌垮了,大风堂还有什么人才?江湖,就归他所有了。

他得意得竟然一个人喝起酒来,平常不太爱喝酒的他,居然也喝得陶陶然的,什么时候睡到床上也不知道。

       ※        ※         ※

无忌是知道自己什么时候睡上床的,因为他已狂奔了一日一夜,滴水未进,眼睛也未曾合过一次。

但长久的奔波,他实在太劳累了,他知道,自己没有足够的体力,是打不过上官刃的。

所以他必须有足够的休息和睡眠,何况,复仇晚一点,总比复仇不成好吧?

这就是他找了一间客栈,倒头大睡的原因。

       ※        ※         ※

卫凤娘却不这样想,她一心一意只想赶路,何况,她自己可以在车上睡,她是不知道,不睡觉对身体的折磨,是怎么样的一番滋味。

她雇用的,是两个赶车的,轮流睡觉,马不停蹄的飞奔。

车子的抖动,令得劳累的卫凤娘睡得很甜,由于她心事重重,所以一睡着了,就作梦。

梦中的情况,她醒来时并不太能记忆住,她只记得,她梦到无忌被上官刃杀得遍体鳞伤,血流不止,有如长江大河般流呀流的,流到她身上,将她的身体也淹没。

她一惊,就醒来。

醒来,她又是一惊。

车子怎么不在跑?这是她一惊的原因。

她连忙起来,伸手拨开帘子,往外一看,两个赶车的人都不在,只有两匹马在低头啃着青草。

她走出车厢,向四周观望,车子是停在一条黄泥路旁的树荫下,这时大概是天亮后不久,四野寂静。

两个车夫到那里去了?她又没问他们姓什名谁,所以想呼叫也不知怎样呼叫。

她只好坐在车厢外沿,看着马儿啃草的姿态。

看看看着,她忽然感到有人在盯着她看,她以为是车夫回来了,便自然的抬起头。

她的心差点没跳出来。

盯着她看的人,不是车夫,而是唐花。

满脸笑容的唐花,边笑边向着她走了过来。

她一时之间不知是笑好,还是不笑好,神情非常尴尬,不过,最后她还是挤出一个笑容来。

唐花走近她身前,开口说:“睡得好吗?”

卫凤娘一时不知如何作答,只是怔怔的望着唐花。

“我是专程来找你的。”唐花说:“看你睡得很熟,所以就在这附近走走。”

卫凤娘向四周又望了望,问道:“车夫他们呢?”

“我打发他们走了,你放心,我不会滥杀无辜的。”

“你找我有什么事?”卫凤娘这时才把心安定了一点下来。

“没什么事,只是很想念你而已。”

“想念我?那你陪我一起赶路好吗?”

“好,当然好,这是我的荣幸。”

说着,他就上了马车,坐在车夫的位置上,一拉缰绳,却令马车掉转了头。

“不不不!”卫凤娘说:“我要往前面去。”

“你错了。”唐花回头说:“我只能陪你往回走。”

“为什么?”

“因为我不希望你看到赵无忌。”

“你醋劲愈来愈大了。”卫凤娘故意说。

“你演戏的天份愈来愈高了。”唐花说。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六章 独思与疏忽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白玉雕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