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玉雕龙》

第十八章 卯时、狮山

作者:古龙

在卫凤娘不知如何下决定的同时,赵无忌却收到了一封密函。

密函什么时候送来,他一点也不知道,他醒来的时候,就看到门缝下静静的躺着那封密函。

他知道,那一定是在半夜里悄悄的放进来的。

他打开来,果然是上官刃给他的,内容很简单,只说明天卯时,地点在狮山。

他推开窗看了看天色,已经是辰时了,这表示上官刃说的明天,不是今天,因为上官刃一定如道他今天不可能早起。

狮山在什么地方?他一点也不担心,他相信一问就问到了。

上官刃为什么约在明天,不约今天?他今天有什么事?还是他今天无法躲过唐家人的监视?

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狮山是个怎么样的地方?适不适合他这种用剑来搏命的人?

他决定先去狮山观看一下地形。

他把伙计叫来,问明了狮山的所在,便叫了一斤牛肉,八个馒头来吃。

他实在需要多吃一点,因为昨天晚上,他消耗了不少体力来和钱老板拚斗。

       ※        ※         ※

钱老板用的招数确实非常厉害,令得无忌心中也不禁叫起好来。

他本来想拱手认输算了,因为他来这里的目的,并不是赢钱,而是要引起这里的人注意,有人注意他,一定就会马上通报给这里的头头知道。这里的头头是上官刃,上官刃知道他来了,一定会设法跟他联络。

他刚才已经注意到,有人在听完钱少东的耳语之后,离开了“和兴号”,他猜想,这个人一定是去禀报的。

所以,输赢在如今已经不重要了。

但是,钱老板使用了这招招数,激发了他的好胜心与好奇心。

好胜心是,他为什么不能赢?

好奇心是,他用什么方法才能赢?

他接过钱老板递给他的瓷碗,看着碗里被三根长针钉住的骰子,心中千回百转,动的都是用什么方法来丢出三个六的脑筋。

他左手捧着碗,右手拔出长针,交还给钱老板。

钱老板一副志得意满的样子看着他,脸上的笑容忽然让无忌感到很讨厌,讨厌他赢。

光讨厌是没有用的,要拿出方法来才成,他环视了四周一下,有的人的眼光显出热烈的期待,有的则露出等待着看他闹笑话的表情。

他再看了看钱老板,钱老板的笑容更盛了,并说:“请!”

请就请吧,我赵无忌怕过谁来?何况,你这老狐狸一定想不到我已经想出了更好的方法吧?无忌想着,心中不禁为自己的想法感到一阵得意。

“你很厉害。”无忌对钱老板说。

“嗯。”钱老板笑着应了一下。

“不过,我有更厉害的招数。”

“哦?”钱老板露出不相信的神情,说:“少年人,大言不惭是没有用的,要拿得出真本领才成呀!”

“你不相信?”

“我当然不相信。”

“好,那么,我们把赌注再加一倍怎么样?”

钱老板楞了一楞,看了无忌半晌,才说:“好!”

“可是,我们换个赌法好不好?”

“换个赌法?怎么换?”

“如果我也丢出三个六,我们就没输赢,对不对?”

“那当然,我们这里没有庄家吃夹棍的规矩。”

“这样我们是不会分出胜负的。”

“为什么?”

“因为我是不可能失手的。”

“哦?你那么自信?”

“当然,虽然你把骰子穿了一个洞,分量已经轻了,但我还是有办法丢出三个六来。”

“那你要怎样来定输赢?”

“我丢完以后,不但保证丢出三个六,而且还保证你也一定再丢出三个六。”

“开玩笑,我还会丢出别的点子吗?”

“我保证你不会。”

“我也可以保证呀!”

“我的意思是说,你除了三个六之外,绝对丢不出别的点子来。”

“哦?”

“假如你丢出不是三个六,就是我输了。”

钱老板觉得有趣了,他晃动着头看了看无忌。

“假如你又丢出三个六,那就是我赢。”无忌又说。

钱老板忽然大声笑了起来,说:“少年人,你输定了。”

无忌以微笑来否定钱老板的说法。

“笑是没有用的。”钱老板转头看着大家,说:“你们说是不是?”

众人一片声言都应是。

“你们要不要也来赌一赌?”钱老板又说。

“赌什么?”有人问。

“赌我们之中,谁赢。”

“当然是钱老板赢了。”有人说。

“有人赌我输的吗?”

没有人回答。

“你们都赌钱老板赢?”无忌插嘴说。

“当然。”好多人异口同声说。

“那你们下注,我跟你们赌。”

“真的?”又是一阵异口同声。

“真的。”

一下子,围观的人群开始议论纷纷起来,有的在推测这位少年是不是有什么绝技,有的则说这是傻瓜的行为。尽管意见人人不太一样,但是他们却同时做出相同的动作来。

那就是,他们都把身上的钱都拿了出来。

桌子上的钱几乎堆满了。

钱老板忽然伸手示意大家等一等,然后,他对眼前的少年说:“你赔得起吗?”

无忌笑笑,从身上掏出一大锭黄金,说:“这够了吗?”

钱老板瞄了桌上的堆满的碎银一眼,说:“万一不够呢?”

“如果不够,大家平分不就得了?”有人提议。

众人心想,这赢是白赢的,分到一点也是好的,所以同声应好。

无忌又笑了,他说:“好,既然大家这么乾脆,我也让你们占点便宜。”

“我赢了,我只收你们押的赌注的一成。”

人群忽然哗然起来,有的人已经伸出手去想把碎银拿回来了。

因为瞧无忌的气势,果然定必赢的样子,世界上有明知必输而还和别人赌的傻瓜吗?

钱老板看了看众人,他恨这些人被无忌的气势压住,所以立刻开口说:“大家放心,假如你们万一输了,我是说万一,你们那一成我来出。”

钱老板此言一出,当然又引起了一阵哗然之声,这种包赢的事,谁不赌谁就是傻瓜。

“我们还可以下注吗?”有人问。

大家的眼光却看着无忌,无忌微笑说:“这个问题,你最好问问钱老板。”

“为什么问钱老板?”

“因为到时侯赔钱的人,会是他,不是我。”

钱老板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说:“你们尽管加注吧,不过,我看你只有这一锭黄金,赔起来未免太少了吧!”

无忌看了看桌上又堆得更高的钱,说:“好,我再拿一样东西出来。”

说着,他又从身上掏出一把很小的刀,这小刀在灯光下,闪闪生辉,发出的是黄澄澄的光芒。

不错,这是一把黄金打造的小刀,打得很薄,很锋利的样子。

“好刀!”钱老板叫了一声。

“值钱吧?”无忌问。

“值。”

“够赔了吗?”

“够了。”

“那就好。”无忌说,一边又把金刀放回怀里。

“你为什么不把这把小刀放在桌上?”

“我有用。”

“你准备赖账吗?”

“你错了,我是说,我要用到这把小刀,你既然可以用针,我当然可以用刀吧?”

“那当然。”

“好,你们都下好注了吗?”

“好了!”众人异口同声说,他们都看着无忌,看他有什么本事令钱老板输。

无忌用手指抓起骰子,放在掌中,用手紧握着,看着大家说:“我要丢了。”

大家都屏息静气的看着他的右手。

无忌一吸气,握成拳状的右手忽然从下向上一抛,三颗骰子便往上飞去。

跟着,他的右手飞快的伸入怀里,把那把小小薄薄的金刀拿了出来。

然后,他的人忽然笔直冲起,往那三颗骰子的方向飞去,在那三颗骰子下坠之时,金刀忽左忽右,忽上忽下的向每颗骰子连刺了五刀。

下面的人群只见金刀飞快的连闪了一十五下光芒,无忌下落,手里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拿着那个瓷碗,高举在头顶。

叮叮叮三声清脆的声响之后,三颗骰子已落在瓷碗之内。

大厅上一点声音也没有,大家都把目光盯在无忌头顶的瓷碗上。

无忌脸上也没有笑容,因为他这次的牵动也是第一次,到底灵不灵光,连自己也不敢全然肯定。

他慢慢的,稳稳的,把瓷碗轻轻放在桌上。

“哗!”的一声有如爆炸般响起。

三个六!

不但是三个六,而且很显然的,无忌那十五刀已把其他骰面的数字砍掉了!

多快多准的手法,多深厚的内力!

众人又是发出了一阵惊呼,忽然间都把眼光望向钱老板。

钱老板的脸色变得铁青无比,眼睛盯死在那三颗骰子上面。

无忌说得不错,以后,除了三个六之外,钱老板还能掷出什么点子来?

毫无疑问的,钱老板输了!

大家都不敢说话.事实上,大家也不知说些什么才好。

无忌却微笑着坐了下来。

钱老板铁青的脸,忽然抬起,望向无忌,嘴角竟然又浮起了一丝浅浅的笑意。

他为什么还有笑容?这不但无忌想知道,围观的人也想知道。

钱老板的笑容,从嘴角升起,而及于脸颊,他以坚定的口吻说:“你输定了!”

无忌没有说话,他只是不停的转着念头,有什么样的情况,他才会输?

“我可以告诉你,我再丢出了点数是二个六,一个一,只有一点,铁输的点子,却变成了铁赢的点,哈……哈……哈……”

钱老板笑得很开心,一副他赢定了的样子,然后,他又说:“你把你的金刀也放下吧!我会替你赔赌注的。”

无忌冷笑一声,说:“不必急,我还没输呢!”

“你马上就会输的。”

说着,钱老板就把瓷碗拿到手边.把三颗上面只剩下六这个数字的骰子拿在手上。

“看好了。”

钱老板一边说,一边用三颗骰子往上一抛,三颗骰子便往上直直飞起。

每个人都不知道钱老板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葯?骰子上只有六这个数目,怎么可能去出一点来呢?想是这样想,但是,大家都连大气也不敢喘,定定的看着往上冲飞的骰子。

三个骰子已经到达力道的点顶.快要落下了。

就在这个时候,钱老板忽然拿起一根针,往地上直直射了出去,这针射中了刚才被无忌削下的一面骰子。

同时,钱老板人已飞离椅子,落在那根针落下的地方。

无忌这时已经知道钱老板用的是什么方法了,他马上紧握着小小的金刀。

果然,钱老板拾起那根针,一个转身,那针便射向正在下落的骰子。

大家都明白钱老板葫芦里的葯是什么了,他是用针钉住被削下的一这个数字.再把它钉回骰子上,这一来,掷出来的不正是一点吗?

大家正准备喝采的时候,无忌的小小金刀蓦地脱手飞出,射向钱老板发出的细针。

“很好!”钱老板忽然大叫了一声,并且哈哈大笑起来。

那小小的金刀瞄得很准,一牵而打中细针,细针便在一旁飞出。

这情况对钱老板很不利,他为什么反而叫好?

就在众人楞住的时候,钱老板的左手却突地又飞出了一根细针,牢牢的钉中落下的一颗骰子。

原来钱老板早就料到无忌会发金刀阻挡,所以在飞身下扑时,左手已暗中握着一根针,在大家都注意他的右手的时候,左手细针早已钉住了“一”,然后,在右手的细针被击中时,左手针才飞出。

那钉住“一”字的左手针,在无忌来不及阻挡的情况下,立刻钉中其中一颗骰子。

两颗先落下的骰子,当然是二个六,然后,那针钉住的骰子才落下,那是一个一。

不错,是一点,必输的点变成必赢的点。

众人都鼓掌叫好,钱老板禁不住得意的大笑起来。

无忌输了,但他一点也没有沮丧的表情,也拍了拍手说:“果然高明,佩服!佩服!在下输得心服口服。”

说着,把手中小小的金刀,往桌上一丢,就转身准备离去。

钱老板却伸手一拦,说:“等一等。”

“还有什么事?”

“你不想翻本了吗?”

“改天吧!今天手风那么差,再强赌下去,还是输的,这是赌徒要严守的规矩,对不对?”

“不错,你很懂得赌,欢迎你随时来。”

“我会的。”

“还没请教你大名呢?”钱老板说。

“赌,只论输赢,又何必计较谁是谁?”

“有道理,可是,交个朋友如何?”

“赌场无父子,我看也不必了。”无忌双手一拱,作了个“请”状,说:“告辞了!”

说完话,无忌就头也不回的走出“和兴号”,留下了一阵赞叹之声在他身后。

赞叹之声起自围观的人,他们都佩服无忌的豪情,尤其输了就输了,一点也不恋栈的作风,这都是他们达不到的境界。

他们却不知道,无忌来此目的并非要论输赢,而是要让上官刃知道他来了,所以,他根本就未曾把轮赢放在心上,正因为这样,他才能有潇洒的表现。

回到客栈,无忌才发觉,刚才那一场赌.令他耗费大量心力,他感到非常疲累,所以一躺到床上就进入了梦乡,连有人送了封信进房里,居然也没察觉到。

好在来的人不是施毒或放*葯,不然无忌早就遭了暗算了。

走在往狮山的路上,无忌想起这件事,心中犹有余悸,身在敌营,他自己怎么能这么不小心?

到了狮山,他一下子就看到一处空旷的泥土地,他知道,他要在这里和上官刃作殊死之战。

他喜欢空旷的地形,拚斗起来不会有压迫与拘束的感觉。

他不喜欢利用屏障来作打斗的手段,他认为这不是在比武功,而是比阴谋,他一点也不喜欢阴谋。

他认为,要打嘛,就痛痛快快的打一场,阴谋诡计碍手碍脚的打斗方式,是他最不耻于做的。

尽管他不一定打得过上官刃!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白玉雕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