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环曲》

第七章 幔中傀儡

作者:古龙

柳鹤亭心中甚感奇怪,这威猛老人子女被害,原对自己误会甚深,怎的此刻还有心情和陶纯纯絮絮不休呢?正思忖间,只听陶纯纯突又一声幽幽长叹,手抚云鬓,缓缓说道:“我奇怪的是你老人家身体健朗,家宅平安,可称是福寿双全,头脑应该正常得很,怎地却偏偏会像那些深受刺激、专走偏锋的糊涂老人一样,专门冤枉好人,呀——的确奇怪得很。”

她言语轻柔,说得不急不徐,说到一半,威猛老者鬓发皆动,面上已自露出愤怒之色,等她话一说完,老人大喝一声,几乎当场气晕。陶纯纯轻轻一笑,缓缓又道:‘我说话一向直爽得很,你老人家可不要怪我!”秋波四下一转:“我和他若是杀人的凶犯,方才最少也有十个机会可以逃走,哪里有呆站这里等你们来捉的道理,你老人家可说是么?”

虬髯大汉胸膛一挺,厉喝道:“你且逃逃看?”

陶纯纯流波一笑,微拧纤腰,又自缓缓走到他身前,嫣然笑道:“你以为我走不掉么?”突地皓腕一扬,两只纤纤玉指系”,历史唯物主义是进行经济研究的基矗书中的一个缺陷 ,却有如两柄利剑,笔直地戳向他的双睛,虬髯大汉见她笑语嫣然,万万想不到她会猝然动手,等到心中一惊,她两只玉指,已堪堪刺到自己的眼珠,直骇得心胆皆丧,缩颈低头,堪堪躲过,哪知头顶一凉,头上包中,竟已被人取去,微一定神,抬头望去,却见这少女嫣然一笑,又自转身走去。

威猛老者目光一横,仿佛暗骂了句“不中用的东西。”

陶纯纯娇笑着道:“你老人家说说看,我们逃不逃得掉呢?”

威猛老人冷“哼”一声,陶纯纯却似没有听到,接口道:“这些我们但且都不说它,我只要问你老人家一句,你说我们杀人人脑中的自觉反映,两者在本质上是同一的,但是在表现上 ,到底有谁亲眼看见呢?没有看见的事,又怎能血口喷人呢?”

威猛老人转过头去,不再看她,冷冷说道:“老夫生平最不喜与巧口长舌的妇人女子多言噜嗦。”

柳鹤亭听了陶纯纯的巧辩,心中忽地想起她昨日与那西门鸥所说的言语:“亲眼目睹之事,也未见全是真的。”不禁暗叹一声,又想到这威猛老人方才还在不嫌其烦地追问陶纯纯:“奇怪什么,”如今却又说:“不喜与女子言语。”

一时之间,他思来想去,只觉世人的言语,总是前后矛盾,难以自圆施特劳斯(davidfriedrichstrauss,1808—1874)德国 ,突见威猛老人双拳一拍,叱道:“刀来!”

虬髯大汉本来垂头丧气,此刻突地精神一振,挥掌大喝:“刀来!”

暗影中奔出一个彪形大汉,双手托着一口长刀,背厚刃薄,刀光雪亮,这彪形大汉身高体壮,步履矫健,但双手托着此刀,犹显十分吃力。威猛老人手指微一伸缩,骨节格格松响,手腕一反,握住刀柄,右手轻轻一抹血槽,拇指一转,长刀在掌中翻了个身,威猛老人闪电般的目光,自左而右,自右而左,自刀柄至刀尖,又自刀尖至刀柄,仔细端详了两眼,实地长叹一声,不胜唏吁地摇头叹道:“好刀呀好刀,好刀呀好刀!”左手一持长髯,回首道:“三思,老夫已有多久不曾动用此刀了,你可记得么?”

虬髯大汉浓眉一皱,松开手指,屈指数了两遍,抬头朗声道:“师傅自从九年前刀劈‘金川五虎’,南府大会群豪后局1950年出版的中文版排印,其译文据苏联马恩列学院 ,便再未动过此刀,至今不多不少整整有九个年头了。”陶纯纯“噗哧”一笑,轻语道:“幸好是九个年头,”

威猛老人怒喝道:“怎地?”

陶纯纯嫣然笑道:“双掌只有十指,若再多几个年头,只怕你这位高足就数不清了。”

柳鹤亭不禁暗中先笑,威猛老人冷哼一声:“巧口长舌的女子。”回转头来,又自仔细端详了掌中长刀几眼,目光闪烁,意颇自得过来成为人加以膜拜和受其支配的力量。马克思在使用异化 ,突地手臂一挥,刀光数闪,灯火照射下,耀眼生花,刀刃劈风,虎虎作响,老人大步一踏,扬眉道:“此刀净重七十九斤,江湖人称万胜神刀,你只要能在老夫刀下走过三十招去,十条命案,便都放在一边怎样,”

柳鹤亭目光一扫,只见四周本已灭去的孔明灯光,此刻又复亮起,灯光辉煌,人影幢幢,既不知人数多少,亦不知这般人武功深浅,知道今日之局,势成乱麻,不得快刀,纠缠必多,目光一转,只见那威猛老人掌中的一柄快刀,刀光正自耀眼射来,微微一笑,抱拳朗声说道:“三十招么?”突地劈面飘飘一掌击去!

威猛老人仰天一笑,直等他这一掌劈到,刀刃一翻,闪电般向他腕脉间割去。

这老人虽然心情浮躁,童心未失,但这劈出的一刀却是稳、准、狠、紧兼而有之,柳鹤亭笑容未敛,缓缓伸出右掌……

只听“磐”地一声大震,威猛老人稳如山岩般的身形,突地“蹭、蹭、蹭”连退三步,手掌连紧数紧,长刀虽未脱手,但灯光耀射之中,却见有如一泓秋光般的刀光,竟已有了寸许长短的一个三角裂口!

灯光一阵摇动,人声一阵喧哗,灯光后众人的面容虽看不清楚,但从人声中亦可显然听出他们的惊异之情,陶纯纯嫣然一笑,虬髯大汉膛目结舌,后退三步,柳鹤亭身躯站得笔挺,抱拳道:“承让了!”

只见威猛老人双臂垂落,面容僵木,目光瞬也不瞬地望着柳鹤亭,呆呆地愕了半晌,又自缓缓举起手中长刀,定神凝目,左右端详,突地大喝一声,抛却长刀,和身向柳鹤亭扑了上来!

柳鹤亭心头微微一惊,只当他羞恼成怒,情急拼命,剑眉皱处,方待拧身闪避,目光一动,却见这老人满面俱是惊喜之色,并无半分怨毒之意,尤其是双臂大张,空门大露,身形浮动,全未使出真力,哪里是与人动手拼命的样子,心中不觉微微一愕,这老人身形已自扑来,一把抓住柳鹤亭的双臂……”

陶纯纯惊呼一声,莲足轻点,出手如风,闪电般向这老人肋下三寸处的“天他”大穴点去,哪知这老人竟突地大喜呼道:“原来是你,可真想煞老夫了。”

陶纯纯不禁为之一愕,心中闪电般升起一个念头:“原来他们是认识的……”悬崖勒马,竟将出手生生顿住,纤纤指尖,虽已触及这老人的衣衫,但内力未吐,却丝毫未伤及他的穴道。

四周众人,却一起为之大乱,只当这老人已遭她的煞手,虬髯大汉目如火赤,大喝扑上,呼地一拳,“石破天惊”,夹背向陶纯纯击来,脚下如飞踢出一脚,踢向陶纯纯左腿膝弯。

陶纯纯柳腰微折,莲足轻抬,左手似分似合,有如兰花,扣向虬髯大汉右掌脉门!去势似缓实急,部位拿捏得更是妙到毫巅,但右手的食、中二指,却仍轻轻搭在威猛老人的肋下。

虬髯大汉曲时收拳,“弯弓射雕”,方待再次击出一招,哪知脚底“涌泉,大穴突地微微一麻,已被陶纯纯莲足踢中!他身形无法再稳,连摇两摇,“噗”地坐到地上!

陶纯纯回首缓缓说道:“你们在干什么?”

众人目定口呆,有的虽已举起掌中兵刃,却再无一人敢踏前一步;

这一切的发生俱在刹那之间,威猛老人的手搭住柳鹤亭的肩头,双目注着柳鹤亭的面容,对这一切的发生,却都如不闻不见。“原来是你,可真想煞老夫了!”

他将这句没头不脑的言语,再次重复了一遍!柳鹤亭心中只觉惊疑交集,他与这老人素昧平生,实在想不出这老人怎会想煞自己的理由,只见这老人面容兴奋,目光诚挚,两只炙热的大手,激动地搭在自己肩上,竟有如故友重逢,良朋叙阔,哪里还有一丝一毫方才的那种敌视仇恨之意。

这种微妙的情况,延续了直有半盏茶光景,柳鹤亭实在忍不住问道:“老前辈请恕在下无礼,但在下实在记不起……”

威猛老人哈哈一阵大笑,大笑着道:“我知道你不认得老夫,但老夫却认得你。”双手一阵摇动,摇动着柳鹤亭的肩头,生像是满脸热情,无处宣泄,大笑着又道:“十余年不见,想不到你竟真的长成了,真的长成了……”

语音中突地泛起一阵悲惜苍凉之意,接口又道:“十余年不见,我那恩兄,却已该老了,唉——纵是绝顶英雄,却难逃得过岁月消磨,纵有绝顶武力,却也难斗得过自然之力……”

仰首向天,黯然一阵叹息,突又哈哈笑道:“但苍天毕竟待老夫不薄,让老夫竟能如此凑巧地遇着你,我再要这般长吁短叹,岂非真的要变成个不知好歹的老糊涂了么?”

他忽而激动,忽而感叹,忽而大笑,语声不绝,一连串说出这许多言语,却教柳鹤亭无法插口,又教柳鹤亭莫名所以。

“难道这老人本是恩师昔年的故友?”要知柳鹤亭自有知以来,虽曾听他师父谈起无数次江湖的珍闻,武林的逸事,但伴柳先生对自己少年时的遭遇,却始终一字不提。

方才这念头在柳鹤亭心中一闪而过,他心中不禁又是惊异,又是欣喜,这老人若真是自己恩师的故友,那么恩师的平生事迹,自己便或可在这老人口中探出端倪,一念至此,脱口喜道:“难道老前辈与家师本是

话未说完,又被威猛老人抢口说道:“正是,正是,我那恩兄近来身体可还健朗么?”他竟一字未问柳鹤亭的师傅究竟是谁,只是口口声声地自道:“恩兄”。

陶纯纯嫣然一笑,轻轻垂下犹自搭在老人肋下的玉指,缓缓道:“你可知道他的师傅是谁么?”

威猛老人转过头来,瞪眼瞧了她两眼,像是在怪她多此一问。

陶纯纯有如未见,接口笑道:“你的恩兄若不是他的恩师,那又该怎么办?”

威猛老人呆了一呆,缓缓转过头,凝注柳鹤亭两眼,突地哈哈笑道:

“问得好,问得好,但普天之下,武林之中,除了我那恩兄之外,还有谁习得力能开天、功能劈地的‘盘古斧’绝技,除了我那恩兄的弟子,还有谁能传得这惊人绝技,小姑娘,你这一问,问得虽好,却嫌有些大多事了。”

柳鹤亭只觉心底一股热血上涌,再无疑惑之处,反身扑地拜倒,大喜道:“老前辈,您是恩师故友,请恕弟子不知之罪。”

威猛老人仰天一阵长笑,静夜碧空,风吹林木,他笑声却是越笑越响,越响越长,直似不能自止,柳鹤亭与陶纯纯对望一眼,转目望去,忽见他笑声虽仍不绝,面颊上却有两行泪珠滚滚落下,流入他满腮银白的长髯中。

于是他也开始听出,这高亢激昂的笑声中,竟是充满悲哀凄凉之意。四周众人虽看不到他面上的泪珠,但见了他此等失常之态,心中自是惊疑交集。

虬髯大汉大喝一声:“师傅!”挺腰站起,却忘了右腿已被人家点中穴道,身形离地半尺,“噗”地却又坐回地上,双目圆睁,牙关紧咬,双手在地上爬了几爬,爬到他师傅膝下。

威猛老人的笑声犹未停顿,却已微弱,终于伸手一抹面上泪痕,仰天道:“故友,故友……,一把抓住柳鹤亭的肩头,“我边万胜岂配做他的故友……”语声未了,泪珠却又滚滚落下。

柳鹤亭愕然呆立,心中虽有千言万语,却无一字说得出口,直到此刻为止,他既不知道这老人的身份来历,更不知道他与师傅间的关系。

只见那虬髯大汉抱住这老人的双膝仰面不住问道:“师傅,你老人家怎地了……”

威猛老人笑声一顿,垂首看了他一眼,忽地俯身将他一把拉起。陶纯纯玉掌微拂,轻轻拍开了他的穴道,却听威猛老人夹胸拉着他的弟子,缓缓问道:“我若遇着十分困难之事,教你立时为我去死,你可愿意么?”

虬髯大汉呆了一呆,挺胸道:“师傅莫说教我去死,便是要叫我粉身碎骨,我也心甘情愿!”

老人长叹一声,又道:“生命乃是世上最可贵之物,你却肯为我抛弃生命,为的什么?”

虬髯大汉张口结舌,又自呆了半晌,终于期期艾艾他说道:

“师傅待我,天高地厚,我为师傅去死,本是天经地义之事,我……我……我总觉师傅什么事都不教我做……我……我……反而难受得很……”伸出筋骨强健的大手,一抹眼帘,语意哽咽,竟再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七章 幔中傀儡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彩环曲》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