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地飞鹰》

第01章 食尸鹰

作者:古龙

鹰在盘旋,盘旋在艳蓝的苍穹下,在等着食他的死尸。

他还没有死。

他也想吃这只鹰。

他同样饥饿,饿得要命。

在生存已受到威胁时,在这种威胁已到达某种极限时,一个人和一只鹰并没有什么分别,同样都会为了保全自己而伤害对方。

他很想跃起来去抓这只鹰,很想找个石块将这只鹰击落,平时都是轻而易举的事,可是现在他已精疲力竭,连手都很难抬起来。

他已经快死了。

江湖中的朋友如果知道他已经快死了,一定会有很多人为此而很惊奇,很悲伤,很惋惜,一定也有很多人会很愉快。

他姓方,叫方伟,大家通常都叫他“小方”,要命的小方。

有时连他自己都觉得自己实在是个很要命的人,奇怪得要命。

他已经在一块没有水、没有生命的干旱大地上挣扎着行走了十几天,他的粮食和水都已在那次风暴中遗失。

现在他身上只剩下了一柄三尺七寸长的剑和一条三寸七分长的伤口,唯一陪伴在他身旁的,只有“赤犬”。

“赤犬”是一匹马,是马啸峰送给他的。

马啸峰是关东落日马场的主人,对于马,远比浪子对女人还有研究,就算是一匹最顽劣的野马,到了他手里,也会被训练成良驹。

他送给朋友的都是好马,可是现在连这匹万中选一的好马都已经快倒下去了。

小方轻轻拍着它的背,干裂的嘴角居然仿佛还带着微笑。

“你不能死,我也不能死,我们连老婆都没有娶到,怎么能死?”

烈日如火焰,大地如烘炉,所有的生命都已被烤焦了,几百里之内,都看不见人踪。

但是他忽然发现有个人在后面跟着他。

他并没有看见这个人,也没有听到这个人的脚步声,但是他可以感觉得到,一种野兽般奇异而灵敏的感觉。

有时他几乎已感觉到这个人距离他已经很近,他就停下来等。

他不知有多么渴望能见到另外一个人,可惜他等不到。

只要他一停下来,这个人仿佛立刻也停了下来。

他是个江湖人,有朋友,也有仇敌,希望能将他头颅割下来的人一定不少。

这个人是谁?为什么跟着他?是不是要等他无力抵抗时来割他的头颅,现在为什么还不出手?是不是还在提防着他腰际的这柄剑?

他没有仔细去想。

有时饥饿虽然能使人思想灵活,现在他却已饿得连集中思想的力量都没有了。

又挣扎着走了一段路,他总算找到了一个可以遮挡阳光的沙丘。

他在沙丘后的阴影中躺了下来,那只鹰飞得更低了,好象已把他当作个死人。

他还不想死,他还要跟这只鹰拼一拼,斗一斗,可惜他的眼睛已经渐渐张不开了,连眼前的事都已变得膝朦胧陇。

就在这时候,他看到了一个人。

据说沙漠中常常会出现海市蜃楼,一个人快死的时候,也常常会有幻觉。

这不是他的幻觉,他真的看见了一个人。

一个很瘦小的人,穿着件极宽大的白色袍子,头上缠着白布,还戴着顶很大的笠帽,帽檐的阴影下,露出了一张尖削的脸,一张宽阔的嘴和一双秃鹰般的眼睛。

小方揉了揉眼睛,确定自己绝没有看错。在这片冷酷无情的沙漠上,能看到一个同类的生命,实在是件令人喜欢振奋的事。

他立刻坐了起来,干裂的嘴又露出了微笑,这人却长叹了口气,显得很失望。

小方忍不住问:“你心里有什么难过的事?”

“没有。”

“你为什么叹气?”

穿白袍的人叹道:“因为我想不到你居然还能笑得出来。”

很少有人会为了这种理由而叹气的,小方又忍不住问:“还能笑得出来有什么不好?”

“只有一点不好。”这人道:“还能笑得出的人,就不会死得太快!”

小方道:“你希望我快点死?”

这人道:“越快越好。”

小方道:“你一直都在跟着我,就是希望我快点死?”

小方接着又道:“现在你应该看得出我连一点力气没有了,你为什么不索性杀了我!”

这人道:“我跟你无冤无仇,为什么要杀你?”

小方道:“你跟我无冤无仇,为什么希望我快点死?”

这人道:“因为你看起来迟早都要死的,不但我希望你快点死,这只鹰一定也希望你快点死。”

鹰仍在他们的头顶上盘旋。

小方道:“难道你也跟这只鹰一样,在等着吃我的尸体?”

这人道:“既然你已经死了,你的尸体迟早总要腐烂的,这只鹰来吃你的尸体,对你连一点害处都没有。”

小方道:“你呢?”

这人道:“我不想吃你,我只想要你身上这把剑。

小方道:“反正我死了之后也没法子把这柄剑带走,你带走了,对我也没什么害处。”

这人道:“一点不错。”

小方道:“你虽然希望我快点死,但却绝不会出手杀我。

这人道:“我从不杀人。”

小方道:“可是别人如果一定要死,也是没法子的事,你等他死了之后,拿他一点东西,无论对任何人都连一点害处都没有。”

这人又叹了口气,说道:“这道理一向很少有人能想得通,想不到你居然想通了。”

小方微笑道:“有很多别人想不通的道理,我都能想得通,所以我活得一向很快乐。”

他忽然解下了腰间的剑,用力抛给了这个人。

这人很意外:“你这是干什么?”

小方道:“我要把这柄剑送给你。”

这人道:“这是柄很名贵的剑。”

小方道:“你的眼光实在不错。”

这人道:“你还没有死:为什么就先把它送给我?…

小方道:“因为我自己活着时很愉快,我也希望别人愉快。

他笑和的确像是很愉快:“我反正都要死了,这把剑迟早是你的,我为什么不早点送给你,让你也愉快些?”

这人道:“我可以等。”

小方道:“等死绝不是件愉快的事;不管是等自己死,还是等别人死,都很不愉快。我从来都不做不愉快的事,也不想别人做。”

这人用一双秃鹰般的眼睛瞪着他,忽然又叹了口气,道:“你这人真奇怪,怪得要命。”

小方笑道:“你说对了。”

这人道:“可是如果你想用这法子来打动我,让我救你,你就错了,我这一辈子从来也没有被人打动过。”

小方道:“我看得出。”

这人又瞪着他看了半天,忽然道:“再见。”

“再见”的意思,通常都不是真的还想要再见,而是永不再见了。

他走得并不快,他绝不会在没有必要的时候浪费一分体力。

剑还留在地上。

小方道:“你忘了你的剑。”

这人道:“我没有忘。”

小方说道:“你为什么不把这柄剑带走?”

这人道:“你若死了,我一定会把这柄剑带走。”

小方道:“我送给你,你反而不要?”

这人道:“我这一辈子从未要过活人的东西。”

这人又接着道,“你现在还活着。”

小方道:“活人的东西你都不要。”

这人道:“绝不要。”

小方道:“可是有些东西却是死人绝不会有的,譬如说,友情。”

这人冷冷地看着他,好象从来也没有听说过“友情”这两个字。

小方道:“你从来没有朋友?”

这人的回答简短而干脆:“没有。”

她又开始往前走,只走出一步,又停下,因为他忽然听到远方传来了一阵马蹄声,听来就像是战鼓雷鸣,杀气森森。

然后他就看见沙丘后尘头大起,来的显然不止一匹马、一个人。

他尖削冷漠的脸上立刻露出种奇怪的表情,忽然也躺了下去,躺在沙丘的阴影下,看着那只盘旋低飞的食尸鹰。

蹄声渐迫,人马却仍距离很远。忽然间,一阵尖锐的风声破空呼啸而来。

鹰也有种奇异的本能,仿佛也已觉察出一种不祥的凶兆,已准备冲天飞起。

可惜它还是慢了一步,风声划空而过,它的身子突然在空中一抖,斜斜地落了下来,带着一根箭落了下来。

一根三尺长的雕翎箭,从它的左翼下射进去,右背上穿出来,它的身子一跌下,就再也不能动。

人马远在三十丈外,射出来的一箭,竟能将一只秃鹰射个对穿。

小方叹了口气:“不管这个人是谁,我都希望他来找的不是我。”

艳蓝的苍穹下一片死寂,蹄声远远停住,扬起的尘沙也落下。那只等着要吃别人尸体的秃鹰,已只有等着别人去食它的尸身。

生命中所有的节奏在这一瞬间,仿佛都已停顿,可是生命必须继续,这种停顿绝不会大长。

片刻后蹄声又响起,三匹马如箭般转过沙丘直驰而来,首先一骑马上的人黑披风,红腰带,鞍旁有箭,手中有弓,腰间有刀。

健马刚停下,他的人已站在马首前,人与马动作的矫健,都让人很难想象得到,他眼神的锐利也令人不敢逼视。

“我叫卫天鹏。”

他的声音低沉,充满了威严与骄傲。他只说出了自己的名字,好象就已足够说明一切,因为每个人都应该听说过他的名字,无论谁听到这个名字后,都应该对他服从尊敬。

但是现在躺在他面前的两个人却连一点反应都没有。

卫天鹏刀锋般的目光正在瞪着小方:“看来你一定已经在沙漠中行走了很多天,一定也遇上了那场风暴。”

小方苦笑。

对他来说,那场风暴简直就像是场噩梦。

卫天鹏问:“这两天你有没有看到过什么可疑的人?”

小方道:“看到过一个。”

卫天鹏问:“谁?”

小方道:“我。”

卫天鹏的脸沉了下去,他不喜欢这种玩笑,冷冷道:“遇到可疑的人,我只有一种法子对付他。”

小方道:“我知道。”

卫天鹏道:“你知道什么?”

小方道:“遇到可疑的人,你一定会先割掉他一只鼻子,削掉他一只耳朵,逼问他的来历,然后再一刀杀了他。”

卫天鹏道:“你是不是还要说自己是个可疑的人。”

小方叹了口气,道:“我说不说都一样,像我这样的人如果还不可疑,还有谁可疑?”

卫天鹏厉声道:“你想要我用这种法子对付你?”

小方道:“反正我已经快死了,随便你用什么法子对付我都没关系。”

卫天鹏道:“但是你可以不必死的,只要有一壶水、一块肉,肌能救活你。”

小方道:“我知道。”

卫天鹏道:“我有水,也有肉。”

小方道:“我知道。”

卫天鹏道:“你为什么不求我?”

小方道:“我为什么要求你?”

卫天鹏道:“因为我可以救你的命!”

小方笑了笑:“你若肯救我,用不着我求你;你若不肯,我求你也没用。”

卫天鹏盯着他,全身上下好象连一点动作都没有,但是忽然间他的弓已引满,箭已在弦,“飓”的,一枝箭射了出去。

小方没有动,连眼睛都没有眨,因为他已看出这一箭的目标不是他。

这一箭射的是那尖脸鹰眼的白袍人,射的是他致命的要害。

卫天鹏好象始终都没有看过他一眼,但却要一箭射穿他的咽喉。

卫天鹏“怒箭神弓”,百发百中,从来没有失过手。

这一次却是例外。

白袍人只伸出两根手指,就将这可以在四十丈外射穿飞鹰的一箭夹住。

卫天鹏的瞳孔聚然收缩,瞳孔里忽然闪出了刀光。

跟着他来的两骑劲装少年腰畔的旋风刀已出鞘。

卫天鹏忽然挥手,竟以掌中的铁背弓击落了他们手里的刀。

少年怔住。

卫天鹏冷笑道:“你们知道他是谁?凭你们也敢在他面前拔刀?”

他慢慢地转过身,面对白袍人,冷冷地接着道:“但是你若以为你躺在地上装死就可以让我认不出你,你也错了。”

小方忍不住问道:“你认得他?他是谁?”

卫天鹏道:“他就是卜鹰!”

卜鹰!

小方的眼睛睁大了。

无论谁看见这个人,眼睛都会睁大的,因为江湖中几乎已没有比他更神秘的人。

在他多姿多采的一生中有许多故事,每一个故事都充满了神秘的传奇。

小方轻轻吐出口气,道:“想不到今天我总算见到了卜鹰。”

卫天鹏道:“我也想不到。”

小方道:“你跟他有仇?”

卫天鹏道:“没有。”

小方道:“你为什么要杀他?”

卫天鹏道:“我只不过要试试他究竟是不是卜鹰。”

小方道:“如果他是卜鹰,就绝不会死在你的箭下;如果他死了,就绝不会是卜鹰。”

卫天鹏道:“不错。”

小方道:“如果他死了,死的只不过是个无足轻重的人。‘怒箭神弓斩鬼刀’纵横江湖,杀错个把人有什么关系。

卫天鹏道:“一点关系都没有。”

他冷冷地接道:“为了三十万两黄金,就算杀错三五百个人也没关系。”

小方耸然道:“三十万两黄金?哪里来的三十万两黄金?”

卫天鹏道:“我知道是从哪里来的,却不知道到哪里去了。

这一天是九月十六,距离铁翼惨死,黄金失劫的时候才三四天,这件惊天动地的巨案,江湖中还没有人知道。

小方道:“你是不是认为他知道?”

卫天鹏冷笑一声,道:“卜大公子是千金之体,若不是为了三十万两黄金,怎么会到这既无醇酒、也没有美人的穷荒之地来?”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地飞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