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地飞鹰》

第15章 抉择

作者:古龙

这种事本来是一个女孩子最在乎的事,除非她已准备接受那个男人。“阳光”不在乎,是不是她已准备接受他?

但是三天后,小方却忽然提出这要求,而且还要她答应:“你绝不能间我要到哪里去,更不能在暗中跟踪我,否则我说不定会杀了你!”

这要求多么不近人情,他说的话多么绝,连他自己都认为“阳光”会生气的。

她没有生气,她立刻就答应了:“你去,我爱你。”

小方要的这一万两银子,竟然是准备给独孤痴的。

他绝没他忘记他的诺言,他又回到那孩子带他去过的鸟屋。

鸟屋仍在,屋檐下的鸟笼也仍在,但是乌笼却已空了。

笼中的飞鸟已被斩落在地上,每一只都被一剑斩成了两半。

地上的血迹已干,屋里寂无人声。

小方忽然觉得手足冰冷。

上一次他来的时候,难道已经有人跟踪他到这里?

他本来一向自信耳目都极灵敏,无论谁要跟踪他都很难,但经过那大漠之夜里,班察巴那忽然出现在他眼前之后,他的信心已动摇。

——是谁跟踪他到这里来过?是谁以这种狠毒的剑法斩杀了这些无辜的飞鸟?独孤痴和那个孩子是不是也已死在他的剑下?

陈旧的鸟屋,一走上去,木板就会踩得“吱吱”作响。

小方走上去,推开门。

屋里没有人,也没有尸体,只有一幅图,仿佛是用鲜血画成的图画,画在迎门的木板墙上,画的是一个魔女,在吮吸着一个男人的脑髓。

魔女的容貌是波娃。

被她吮吸着脑髓的男人赫然就是小方自己。

只有这幅画,没有别的字。

但是小方却已完全明白它的意思,仿佛忽然又回到那阴森沉郁的庙宇中,又回到那弯形石龛的壁画前。

他耳畔仿佛又听到那孩子的声音:“……如果你违背了誓言,终生都要像这个人一样,受尽了罗刹鬼女恶毒的折磨。”

小方并没有违背他的誓言,也没有泄露过任何人的秘密。

但是他也没有杀死波娃。

独孤痴一定已查出了波娃没有死,一定以为小方将他出来卖了,所以立刻带着那孩子离开了这乌屋。被斩杀的飞鸟、壁上的图画都是他特地留下来给小方看的,特地要让小方知道他的仇恨和怨毒。——他还有一只手,还可以握剑,还有斩杀飞鸟的力量。

他这个人本来就充满了一种令人永远无法预测的可怕潜力,何况“仇恨”本身也是种可怕的力量!

现在他第一个要杀的人已经绝对不是卜鹰了,而是小方!

小方静静地站在这幅壁画前,站了很久,慢慢地将他带来的一万两银票放在地上。

然后他就大步走了出去;走到蓝天之下。

天气虽然还是同样晴朗,可是他心里却已有了个驱不散的阴影。

他知道独孤痴绝不会放过他的。

从今以后,他这一生中,时时刻刻都要提防着那致命的一剑刺来。

他第一次见到独孤痴时就知道了,他们彼此间,迟早总有一个要死在对方手里的。

“阳光”果然还在等着他。他看到她之后,第一句话就说:“卜鹰现在哪里?”小方道:“我要去见他,现在就要去见他!”

宽大洁净的厢房,新鲜充足的阳光,每一样东西都是精选的,既不会有多余,也不会缺少什么。

酒是甜美醇厚的波斯葡萄酒,盛在透明的水晶杯里,闪动着琥珀色的光。

卜鹰倒了一杯给小方,自己低斟浅酌,喝完了小半杯,然后才问:“你是不是已决定要走?”

“是!”

小方的回答还是和以前他回答问题时同样简单明确,好像根本不知道这问题比他以前回答过的任何问题都严重得多。

卜鹰没有再问,也没有再说什么,他们都没有再开口。

远处的白云在天,风在树梢,积雪的山巅在晴朗的蓝天下,平凡的人在为自己的生活挣扎,不平凡的人在为自己的生命奋斗。

可是这些事都距离他们很远,屋子里安静得就像是一个死人的心脏。

然后暮色就渐渐来临了。就像是一瞬间的事,夜色忽然就已笼罩大地。*

屋子里有灯,可是谁也没有去点燃它。两个人静静地坐在黑暗中,窗外有星升起。有月升起,直到星光、月色照入窗户,卜鹰才开口。

“我很了解你,你已经决定了的事,就绝对不会更改的。”

“我已经决定了。”小方显得出奇的平静,“我非走不可。”

卜鹰并没有问他“为什么”,却忽然问:“你还记不记得班察已那说过的那句话?”

“我记得。”小方道,“他说,从来都没有人能泄露你们的秘密。”

“我相信你绝不会泄露别人的秘密,但他不同,他从不相信任何人。”卜鹰道:“他总认为只有死人才能保守秘密。”

小方的手握紧:“你呢?”

卜鹰没有直接回答这问题,只告诉小方:“有些事,我也不能做主的。”他慢慢地接着道,“譬如说,你要走,我也没法子留住你。”

小方忽然明白卜鹰的意思了,因为他忽然想起了卜鹰说过的两句话:

——不是朋友,就是仇敌。

——对付仇敌,绝不能留情。

朋友变为仇敌,拥抱变为搏击,鲜血像金搏中的美酒般流出。

奇怪的是,在这一瞬间小方所想的并不是这些,不是杀戮不是死亡不是毁灭。

在这一瞬间,他忽然想到了他的故乡江南,宁静美丽的江南,杏花烟雨中的江南,柔橹声里多桥多水多愁的江南。

卜鹰的声音也变成在江南般遥远。

“我早就知道你要走的。”卜鹰说,“你回到拉萨,没有再去看波娃,我就已知道你决心要离开我们,因为你自己知道你永远无法了解我们,也无法了解我们所做的事。”

他忽然打断他自己还在说的话,忽然间小方:“你在想什么?”

“江南。”小方说道:“我正在想江南。”

“你在想江南?此时此刻,你居然在想江南?”

卜鹰的声音里没有讥消惊异,只有一点淡淡的伤感:“你根本不是我们这一类的,你是个诗人,不是战士,也不是剑客,所以你才要走,因为现在你居然还在想着江南。”

小方抬起头,看着他:“现在我应该怎么想?想什么?”

“你应该想想严正刚,想想宋老夫子,想想朱云,想想他们是些什么人。”

“我为什么要想他们?”

“因为他们绝不会让你走的。”卜鹰道:“如果世上只有一个法子能留住你,他们一定就会用那个法子对付你。如果他们认为一定要割断你的咽喉才能留住你,他们的刀绝不会落在别的地方。”

“他们都是这种人?”

“他们都是的。”卜鹰道:“他们不但能把人的咽喉像割草般割断,也能把刀锋上的血当做水一样擦干。”

小方凝视着他,过了很久才慢慢他说:“你该知道有时候我也会这样做的。”

卜鹰的锐眼中忽然透出“魔眼”般的寒光,掌中的水晶杯忽然碎裂,忽然站起来,推开窗户:“你看那是什么?”

从窗子里看出去,可以看到一根很高的旗扦,旗杆上已挂起一盏灯。

“那是一盏灯。”小方说。

“你知不知道那是什么意思?”

小方不知道。

卜鹰遥望着远处高挂的红灯,眼睛里忽然露出一种从未有的痛苦之色。

“那意思就是说,他们也知道你要走了,已准备为你饯行。”

他忽然伸手,弹指,弹出了一片水晶杯的碎片,急风破空声尖锐如鹰啸。

二十丈外的红灯忽然熄灭,卜鹰眼中的寒光也已消灭。

“所以现在你已经可以走了。”他没有回头再看小方,只挥了挥手,“你走吧。”

小方走出门时,就看见了“阳光”。

“阳光”正站在院子里一棚紫腾的阴影下,脸上那种阳光般开朗愉快的笑容也不见了。

她虽然还在笑,笑容看来却己变得说不出的阴郁哀伤。

小方走过去,走到她面前:“你也是来为我饯行的?”

“我不是。”她忽然握住小方的手,她的手冰冷,“你知不知道他们准备用什么来为你饯行?”

小方笑了笑:“用我的人头,还是用我的血?”

他也握住“阳光”的手:“你要说的我都知道,可是随便他们要用什么,我都不在乎。”

“阳光”吃惊地看着他:“你不在乎?真的不在乎?”

“反正我已决心要走了。”小方道,“随便用什么法子走都一样。”

活着也是走,死了也是走,既然已决心要走,就已没有把死活放在心上。

“阳光”终于放开了他的手,转过头去看花棚阴影下一枝枯萎的紫滕。

“好,你走吧!”她指着角落里一个小门,“你从这道门走,第一个要为你饯行的是严正刚,你要特别注意他的手。”

小方看见过严正刚出手。

在那悬挂着黑色鹰羽的帐篷中,在那快如电光石火的一刹那间,他就已卸下了柳分分的魔臂。

他用的是左手。

“我知道,”小方说,“我会特别注意他的左手。”

“阳光”的声音忽然压得很低:“不但要注意他的左手,还要注意他的另外一只手。”

“另外一只手?”小方道:“右手?或……”

“不是右手!”

难道严正刚也有另外一只手,第三只手?

小方还想再间时,她已经悄悄地走了,就像是日薄崦嵫时阳光忽然消失在西山后。

只不过太阳明日还会升起,小方这一生可能永远见不到她了。

无论你在什么时候、什么地方看见严正刚,他看来都好像是在庙堂中行大典一样,衣着整齐洁净,态度严肃恭谨。

现在他看来也是这样于的,当他一刀割断别人咽喉时,态度也不会改变。

小方走过去,连一句不必要说的话都没有说,一开口就问:“你准备用什么替我饯行?”

“用我的左手。”

严正刚的回答也同样直接干脆,“这里是盗窟,人了盗窟,就像是入了地狱,想离开只有再世为人。你要走,我就只有杀了你,用我的左手杀你。”

他一直将他的左手藏在衣袖里。

“我从来不用武器,我这只手就是杀人的武器。”严正刚道,“江湖中善用左手的人,出手绝对没有比我更快的,所以你一定要特别注意!”

“我见过你出手,我当然会注意的。”小方问,“可是我不懂,你既然要杀我,为什么要提醒我注意?”

“因为我要你死得心服口服。”严正刚道,“我要你死而无怨。”

小方叹了口气:“严正刚果然人如其名,公正刚直,绝不肯做欺人的事,所以你如果偶尔做一次,谁也不会怀疑的。”

严正刚的脸色还没有变,眼神却己变了。

小方又接着说:“如果我真的全神费注,注意你的左手,今天我就死定了。”

他忽然间笑了笑,“幸好我还没有忘记柳分分。”

“柳分分?她怎么样?”

“连她都没有怀疑你,连她都上了你的当,何况我这个初出道的小伙子?”小方道,“你能做宋老夫子的第三只手,当然也可以用他的手做你的第三只手,用第三只手来杀我。”

他又叹了口气:“那时我死得虽然心不服口不服,心里就算有一肚子怨气,也发不出来了。”

严正刚的脸色也已改变了:“想不到你居然还不太笨。”

他已准备出手,他的眼睛却在看着小方身后的那道小门,宋老夫子无疑就在小门后,只要他一出手,两人前后夹击,小方还是必死无疑,江湖中几乎已没有人能避得开他们的合力一击。

小方却又笑了笑:“还有件事你一定也想不到。”

“什么事?”

“我另外也有只手。”小方道:“第三只手。”

严正刚冷笑:“你也有第三只手?我怎么看不见?”

“你当然看不见,你永远都看不见的。”小方道,“但是你绝对不能不信。”

“为什么?”

“因为你的第三只手,现在已经被我的第三只手绑起来了。”小方突然道:“如果你不信,不妨自己去看看。”

严正刚当然不会去看的,他笑了。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5章 抉择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地飞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