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地飞鹰》

第16章 断魂剑断肠人

作者:古龙

“不是。”朱云好像完全没有听出他话中的讥消之意,“但是你不妨先看看你自己这只手,看看你手上是不是已经有了个好像被毒蜂螫过的伤口。如果伤口还没有发生变化,也许你还有得救。”

“我还有救?”小方道,“谁会来救我?”

“只要你肯留下来,每个人都会救你的。”

小方对“阳光”的信心无疑已经开始动摇了,忍不住转过身,面对刚刚升起的明月,伸出了那只曾经被“阳光”握住的手。他的身子刚刚转过去,朱云的左手里已经有七点寒星暴射而出,不是用腕力发出的,是用一种力量极强的机簧筒射出来的。江湖中人用暗器的种类虽然多,“夺命七星针”永远都是其中最可怕的一种。

机簧“崩”的一响,朱云右掌中的青钢剑也已闪电般刺出。

他的手已经不像刚才那以慢了,一剑刺出,闪动的剑光就己将小方所有的退路全都封死。

就在这片刻,他好像就已经变成了另外一个人,从一个平庸的剑手,变成了个非凡的剑客。如果他一开始就使出这种剑术,小方绝不会躲不开的。

但是现在他已将小方的信心摧毁。

无论谁发现自己被一个自己绝对信任的朋友出卖了时,情绪都会变得十分低落、沮丧,何况小方正在看他手上的伤口。

无论谁要在月光下查看一个比针还小的伤口,都不是件容易事。

他已经将全副精神都集中在他自己的手上,他的信心已经被摧毁,情绪也己沮丧,他怎么能避得开这一剑?

朱云一剑刺出,就算准小方已经死定了。

如果小方真的相信了朱云的话,真的去看手上是不是有个伤口,他就真的死定了。

他没有死。

因为他对“阳光”有信心,对人类有信心。

因为他的信心绝不是别人几句话就可以摧毁的,所以他没有死。

朱云对自己这一剑大有把握了,对他的七星针也大有把握了。

所以他一剑刺出,已尽全力,只记得“攻”而忘了“守”。

这一剑的攻势虽然凌厉霸道,却有空门,也有破绽。他以为小方的退路全都已被封死,却忘了小方还有一条路可走,还可以“以攻为守”,从他的空门破绽中攻出去,攻他的心脏,攻他的命脉,攻他的必救处。

小方没有杀死朱云。

他先以左掌斜切朱云握剑的腕,横步躲入朱云的空门,曲时打朱云的肋部,并中指食指无名指作指锋,猛戳朱云的咽喉。

他攻的都是要害,朱云不能不闪避自救。小方右手五指忽然化鹰爪,抓朱云的面门,乱朱云的眼神,左掌已斜切在朱云右肩上。

右肩被击,青钢剑必然脱手。

小方剩机夺剑,剑光一闪,剑锋已在朱云咽喉。

但是他没有杀朱云。

“我不杀你,只因为你虽然不是我的朋友,也不是我的仇敌。”小方道:“你要杀我,只不过是在做一件你认为应该做的事。”

剑锋下的朱云居然还能保持镇静,却忍不住要问小方:“你真的相信‘阳光’绝不会害你?”

“我相信。”

“你为什么如此信任她?”

小方的回答很简单:“因为我从未欺骗过她。”

朱云忽然长叹:“我佩服你,你的确是个好朋友。”朱云道:“只可惜你的朋友倒未必都是好朋友,所以我劝你最好将我的剑带走。”

“我既然不要你的命,为什么要你的剑?”

“因为你很快就会用得着的。”朱云道:“也许并不是用来杀人。”

“用来干什么?”

朱云看着小方,眼睛里忽然露出种很奇怪的表情,过了很久才说:“这柄剑也跟别的剑一样,除了杀人外,另外还有种用处。”

“什么用处?”

“自刎。”朱云又叹口气,“不管怎么样,自刎至少比死在别人剑下好。”

小方还没有开口,黑暗中忽然又有个人冷冷地说:“就算他要自刎,也不必用你的剑,他自己也有剑,他的剑远比你的剑锋利。”

黑暗中忽然有剑光一闪,一柄剑仿佛忽然自大外飞来,斜插在小方足下。

森寒的剑光,剑锋上仿佛有一只邪恶的鹰眼在冷冷地看着他,这正是他的“魔眼。”

这柄剑一直在卜鹰那里,小方从未提起过,就好像已经忘了这柄剑的存在。

但是现在他的剑又飞回来了,当然不是从天外飞来的。

是从一个人手里飞出来的。

小方回过头,就看见了这个人,兀鹰般的锐眼,幽灵般的白衣,刀锋殷冷酷,山岳般镇定。

这个人是卜鹰。

小方的心沉了下去。

最后一个要为他饯行的,竟是卜鹰。

朱云交给他这柄钢剑,的确不是要用他来杀人的,在卜鹰剑下,他根本全无机会。

他们本来已经可以很亲近的朋友,现在却已好像是两个世界的人了。

小方忽然笑了笑,他这一生从未笑得如此沉痛。

“想不到你也会来为我饯行。”小方道。“你既然来为我饯行,又何必把这柄剑还给我?”

“因为这本来就是你的剑。”

卜鹰的声音里全无感情:“你应该记得我曾经说过,我从来不要活人的东西。”

小方当然记得。也许卜鹰根本就没有接受过他任何一样东西——他的剑、他的友情,都没有接受过。

卜鹰又说道:“现在你已经有了自己的剑,为什么还不将你手里的剑还给朱云?”

小方将剑还给了朱云,剑柄缠着的青绞已经被他掌心的冷汗湿透。

卜鹰忽又冷笑:“现在你为什么还不走?是不是还想亲眼看着我杀他?”

这句话是对朱云说的。

朱云只有走,虽然不想走,也不能不走。

小方忽然也冷笑:“你为什么一定要他走?”小方问卜鹰,“你杀人时为什么怕被人看见?”

他没有等卜鹰回答这句话,他知道卜鹰一定不会回答的。

他已经拔起了他的剑。

这柄剑跟随小方已多年,每次他握起它的剑柄时,心里都会有种充实的感觉,就好像握住了一个好朋友的手一样。

但是这次他握剑时,却好像握住了一个死人的手,冰冷僵硬的死人的手,就好像在跟一个死去的朋友最后一次握手诀别。

——这就是一个学剑的人最后一次握剑时的感觉。

如果他肯留在这里,如果他肯将这柄剑留在地上,卜鹰绝不会出手的。

但是他不肯。

他从地上拔起这柄剑时,就等于已经将自己埋入地下。

卜鹰还是幽灵般站在那里,冷冷地看着他。

卜鹰的手里没有剑。

卜鹰不用剑也一样可以杀人。

他用一只空手就能接住卫天鹏闪电般劈杀过来的快刀,现在他当然也同样能用这双手接住小方的剑。

小方的剑已刺出。这一剑刺的是卜鹰心脏,”也是小方自己的心脏。他一剑刺出时,就等于已经将自己刺杀于剑下!

他自己已经从闪动的剑光之中看到了“死”!

闪动的剑光忽然停顿,停顿在卜鹰的心脏之前,剑锋已经刺穿卜鹰的白衣。

卜鹰根本没有出手,根本连动都没有动。

小方在最后一刹那间才勒住这一剑,小方自己也怔住。

他忍不住问卜鹰:“你为什么还不出手?”

他问卜鹰时,卜鹰也在间他:“你为什么不杀了我?”

两个人都役有回答对方的问题,因为他们彼此都已知道答案。

朋友!

这就是唯一的一个答案。

在这一刹那间,不但剑锋停顿,世上所有的一切变动仿佛都已停顿。

因为他们都已发现,不管别人的事在怎么变,他们还是没有变。

他们还是朋友。

真正的朋友永远都不会变为仇敌。

高竿上的灯笼又亮起。

卜鹰忽然转过身,看着这一点遥远如星辰的灯光,过了很久,才慢慢他说:“你去吧,到那盏灯下去,那里有个人在等你。”

小方没有再说什么。

卜鹰也没有再说什么。

有些事是用不着说出来的,世上所有最美的事都用不着说出来的

他的梦在江南。

江南在他的梦里。

灯光也遥远如江南,在灯下等着他的有一个人、两匹马。

人是“阳光”,马是“赤犬”,人和马都是他的朋友,永远不变的朋友。

“阳光”只说了一句话,三个字:“我们走。”

星光比江南更远,可是星光能够看得见,江南呢?

他的梦在江南,他的梦中充满了浪子的悲伤和游子的离愁。

他永远忘不了他挥手离别江南时的惆怅悲伤痛苦。现在他就要回到江南了,他心里为什么也有同样的痛苦悲伤惆怅?

“阳光”一直在他身畔,忽然问他:“你在想什么?”

“江南。”

江南,也只不过是两个字而已,可是听到这两个字,“阳光”眼里也露出种梦一样的表情,忽然曼声低唱:“重湖叠翠清嘉,有三秋桂子,十里荷花。羌管弄晴,菱歌泛夜,嘻嘻钓叟莲娃。千骑拥高牙,乘醉听萧鼓,吟赏烟霞。异日图将好景,归去凤池夸。”

这是柳永柳屯田的词,据《钱塘遗事》上说,孙何督帅钱塘时,柳屯田作这首《望海潮》赠之,却被金主完颜亮在无意中看见了。

于是完颜亮特地令画工至江南绘《风物图》进呈,而且在上面题了两首诗。

“移兵百万西湖上,立马吴山第一峰。”

据说这就是金兵入侵江南来的主要原因。

这是首美丽的词,听的人不觉醉了,唱的人自己也仿佛醉了。

过了很久,小方才叹了口气:“没有到过江南的人,都想到江南去,可是如果你到了江南,你就会怀念拉萨了。”

“我相信。”

“我回到江南后,如果知道有人要到拉萨来,我一定会托他带来一点江南的桂花糕和荷叶糖给你。”小方勉强笑了笑,“你虽然看不见江南的三秋桂子和十里荷花,吃一点桂花糕和荷叶糖,也聊胜于无了,”

“阳光”沉默了很久,忽然也笑了笑:“你用不着托人带信给我。”她笑得很奇怪,“我会自己去买。”

“你自己去买?”小方没有听懂她的话,“到哪里去买?”

“当然是到江南去买。”

小方吃了一惊。

“到江南去买?你也要到江南去?”

“阳光”慢慢地点了点头,眼中显然已有了江南的梦,也有了剪不断的离愁。

小方松了口气。

“你不会去的。”小方道:“我看得出你绝对舍不得离开拉萨,更舍不得离开那些朋友。”

“我是舍不得离开他们。”“阳光”道,“可是我一定要到江南去。”

“为什么?”

“鹰哥要我送你,要我把你送到江南,”“阳光”悠悠他说,“你应该知道,不管他要我做什么,我都会听他的话。”

小方又勉强笑了笑。

“他为什么要你送得那么远?难道他以为我已经忘了回家的路?”

“我也不知他为什么要我送你。”“阳光”道,“可是他既然要我送你,我就要把你送到江南,你用鞭子赶我都赶不走的。”

她也在笑,笑得也很勉强,因为她也和小方一样,也明白卜鹰的意思。

卜鹰要她送小方,只不过因为他想成全他们,每个都认为他们已经是一双两情相悦的情侣。

小方沉默了很久;忽然又问:“到了江南,你还会不会回来?”

“会。”“阳光”毫不考虑就回答,“不管到了什么地方,我都一定会回来的。”

她忽然问小方:“你知不知道卜鹰是我的什么人?”

“是你的大哥。”

“他是我的大哥,他当然是我的大哥。”“阳光”轻轻地叹息:“只不过我却不是他的妹妹!”

“你不是?”小方很意外,“你是他的什么人?”

“我是他未婚的妻子。”“阳光”道,“我们已经有了婚约了。”

小方怔住。

“阳光”也沉默了很久才说:“他一直不让你知道这件事,因为他一直认为你很喜欢我,他不愿让你再受刺激。”

小方苦笑。

“阳光”又道:“而且他一直觉得自己老了,觉得自己配不上我,一直希望我能找个更好的归宿,所以……”

小方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6章 断魂剑断肠人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地飞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