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地飞鹰》

第19章 在山深处

作者:古龙

“那时火已熄了,我来清理火场。”

“阳光”的手立刻就因激动而颤抖,过了很久才能问:“你找到了什么?”

阿苏也沉默了很久,等到情绪平静才能回答。

“在劫难逃,天意难测,我来时这里已经什么都没有了,什么都被烧光,我只找到了一点骨灰。”

他找到的不是“一点”骨灰,他找到的骨灰装满十三个瓦罐。

“骨灰?”阳光尽力控制自己,“是谁的骨灰?”

“是谁的骨灰?是谁的骨灰?……”

阿苏黯然道:“这里也有我的族人、我的朋友,这三天里我日日夜夜都在找,我也想知道那是谁的骨灰,只可惜每个人的尸骨都已成灰,还有谁能分辨得出?”

“每个人?”“阳光”问,“每个人是什么意思?”

阿苏长长叹息,黯然无语。

“阳光”用力扯住他的袈裟:“你知不知道这里本来一共有多少人?你说每个人,难道是说他们全都……”

她的声音忽然停顿,好像连她自己都被这种想法所震惊。

“不会的,绝不会。”她放开了手说道,“这里一定还有人活着,一定还有。你只要找到一个,就可以问出别的人在哪里了。”

阿苏默默地摇头。

“难道你连一个人都没有找到?”

“没有。”阿苏道,“我连一个活着的人都没有找到。”

他慢慢地接着说道:“起火的那天晚上,这里究竟发生了什么事,究竟是谁放的火,恐怕永远都没有人能够说出真象来了。”

“没有人能说出真象?”“阳光”渐渐失去控制:“难道你还猜不到谁是凶手?”

“你知道凶手是谁?”

“我当然知道。”“阳光”握紧双拳说出了几个名字:“卫天鹏、胡大掌柜、风史月婆、‘阴灵’,这些人都是凶手。”

“你认为凭这些人,就能将卜鹰、朱云、严正刚、宋老夫子和这里的数百名战士在一夜之间一网打尽,而且不留一个活口?”

阿苏自己回答了这问题:“就凭这些人,恐怕还办不到。”

“你认为还有谁?”

“还有内应。”

“内应?”“阳光”问:“你认为这里也有他们埋伏的姦细?”

“你们能够派姦细埋伏在他们的组织里,他们为什么不能?”

“阳光”沉默,过了很久,忽然又问道:“波娃呢?”

“那天晚上,波娃也到这里来了。”

阿苏道:“她说她一定要来见卜鹰。”

“失火的时候,她也在这里?”

“是的。”

“现在她的人呢?是死是活?”

这问题又是谁也没法子回答的,阿苏反问:“难道你怀疑她已经做了对方的姦细?”

“阳光”拒绝回答这问题,可是她的态度已经很明显。

她一向不信任波娃!

女人对女人本来就有种天生的敌意,很少有女人能够完全信任另一个女人,尤其是在美丽的女人之间,这种情况就更明显。

“这次你错了。”阿苏断然道,“姦细绝不是波娃。”

“你怎么能确定?”

“因为……”阿苏迟疑着,过了很久才下定决心说:“因为我在无意间发现了一个秘密。”

“什么秘密?”

“有关卜鹰、班察巴那和波娃三个人之间的秘密,有关他们的身世和……”

阿苏没有说完这句话。

他严肃沉重的脸上,忽然露出种诡秘之极、又愉快之极的笑容,忽然慢慢地跪了下去,一跪下去,就动也不再动了。

晴空万里,四野渺无人迹,看不见那个透明如水晶的“阴灵”,看不见那个梳着一头小辫子的小姑娘,也看不见那条雪白可爱的狮子狗。

他们是在什么时候毒杀了阿苏的?阿苏知道的是什么秘密?

“阴灵”为什么不让他说出这秘密来?

一个有关卜鹰、班察巴那和波娃三个人之间的秘密,和“阴灵”他们又有什么关系?

“阳光”忽然又拉住了小方的手。

“我们走。”她说道,“我们去找卜鹰。”

“你能找得到他?”

“只要他不死,我就能找得到。”“阳光”依;日充满信心,“他一定不会死的。”

“如果他还没有死,怎么能抛得下这些事,自己一走了之?”小方问。

“峻蛇螫手,壮士断腕。”“阳光”说,“到了必要时,什么事他都能抛得下,什么事他都可以牺牲。”

她慢慢地接着道:“因为他要活下去,无论活得多艰苦,他都要活下去,因为他还要重建他的家园,还要消灭他的仇敌,所以他能走,.不能死!”

她凝视着小方:“你应该明白,死有时远比活容易得多,有人虽然宁可选择比较容易的一条路走,宁可一死了之,他绝不是这种人。”

“是的,我明白了。”小方忽然问也有了信心,“他一定还活着,一定不会死的!”

在山深处,在水之滨,在一个远离红尘的绿树林里,搭着一间小小的木屋。

在你饱经忧患,历尽艰苦,出生入死,百战归来的时候,偷半日闲,带一个你喜欢她、她也喜欢你的女孩子,到这木屋来,做一点你喜欢做她也喜欢做的事,或者什么都不做。

如果你有这么一间木屋,如果你有这么样一个女孩,你当然不愿意别人来打扰。

所以你有了危险时,也可以躲到这里来。

卜鹰有这么样一间木屋,在山深处,在水之滨,在一个远离红尘的绿树林里。

“阳光”就是他的女孩。

这是他们的秘密,本来只有他们两个人知道,现在她把小方带来了。

木屋里有四扇大大的窗子,一个小小的火炉。

如果是夏天,他们就会打开窗子,让来自远山、来自水滨的风吹进窗户来,静静地呼吸风中从远山带来的木叶芬芳。

如果是冬天,他们就会在小小的火炉里生一堆旺旺的火,在火上架一个小小的铁锅,温一角酒,静静地看着火焰闪动。

这是他们的世界,宁静的世界。

“如果卜鹰还活着,一定会到这里来的。”“阳光”说,“他一定知道我一定会来找他。”

卜鹰没有来。

门没有锁。

除了他们两个人之外,没有人知道这地方,门不必锁。

“阳光”推开门,脸上的血色就褪尽了。

一间空屋,满屋相思,满屋浓愁——他为什么没有来?

她的身子忽然发抖,血色已褪尽的苍白的脸上,忽然起了种奇异的红晕。

她的身子抖得好可怕好可怕,她的脸红得好奇怪好奇怪。

她看见了什么?她什么都没有看见。

窗下有张小桌,她的眼睛就在盯着这张小桌子看,可是桌上什么都没有。

无论谁在看着一张空桌子时,脸上都绝不会露出她这样的表情。

她为什么却忽然变得如此兴奋激动?

难道她能看得见一些别人看不见的东西、

小方忍不住要问她,“阳光”用力咬住嘴chún,过了很久才能开口。

他没有死,他已经到这里来过。”

“你怎么知道他来过?”

“这桌子上本来有个泥娃娃,是他特地从无锡带回来的泥娃娃。”

阳光”轻轻他说,“他一直觉得这泥娃娃很像我。”

小方终于明白:“你们上次走的时候,泥娃娃是不是还是在这张桌上?”

“阳光”点头:“我记得清清楚楚,绝不会错。”她说,“我们临走的时候,我还亲了它一下。”

“以后你们还有没有来过?”

“没有。”

“除了你们之外,还有没有人会到这里来?”小方又问。

“没有。”“阳光”强调他说:“绝对没有。”

“所以你认为卜鹰一定已经到这里来过,泥娃娃一定是他带走的?”

“一定是。”

她的声音已哽咽,有些问题她想问,又不敢间,因为她知道这些问题一定会刺伤她自己。

——卜鹰既然已来了,为什么又要走?为什么不留在这里等她?为什么没有留下一点消息?

这些问题她就算问出来,小方也无法回答的。

这些问题她没有问出来,反而有人为她回答了——是用一种很奇怪很惊人很可怕的方法回答的。

开始的时候,他们只听见屋顶上有“笃”的一声响,接着,这小木屋的四面八方都有同样的响声,“笃、笃、笃……”一连串响个不停,就好像有无数愚蠢的猎人,将这小木屋错认为是一个洪荒巨兽,射出了无数弯箭,钉在木屋上,想活活把它射死。

木屋不会死,世上也没有如此愚蠢的猎人。

这是怎么回事?

他们很快就明白这是怎么回事了。

就在一瞬间,木屋忽然飞起,每一块木板都忽然脱离了原来的结构,一块块飞了出去。

每一块木板上都钉着个钢钩,每一个钢钩上都带着条长索。

他们只看见一条条长索带着一块块木板满天飞舞,一转眼就不见了。

木屋也不见了。

那张小小的空桌子还在原来的地方,那个小小的火炉也还在原来的地方。

木屋里每样东西都依;日在原来的地方,可是木屋已经不见了。

这里是深山,是在大山最深处一个远离红尘的绿色丛林最深处。

长索飞来飞去。

木屋已飞去。

大山却仍依;日,丛林也依旧,风依;日在吹,风中依旧充满了从远山带来的木叶芬芳。

虽然是白天,阳光却照不进这块浓密的原始丛林,四下一片浓绿,浓得化也化不开,绿得就像是江南的春水。

除了这一片浓绿和他们两个人之外,天地间仿佛什么都没有了。

没有别的人,没有声音。

“阳光”看看小方,小方看看她,孤零零的两个人,两个人的手脚都已冰冷。

因为他们都知道,现在他们虽然看不见任何人,也听不见任何声音,可是在每一株绿树后、每一个阴影里,都已经布满了他们看不见也听不见的杀机。

长索不会无故飞来,木屋也不会无故地飞去。

——他们的仇敌已经来了,跟着他们来的,在拉萨,在那火场里,就已经盯上了他们。

——如果卜鹰还没有走,现在当然已落入了这些人的掌握中。

——所以卜鹰走了,而且没有留下一点消息。

——因为他算准了“阳光”迟早一定会来找他,也算准了他的对头一定会跟着她来的。

强敌环伺,杀机四伏。

现在他们应该怎么办呢?

“阳光”看着小方,小方也看着她,两个人居然全都笑了,就好像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

就好像木屋还在原来的地方。

“这地方真不错。”小方微笑道:“你早就应该带我来的。”

“我就知道你一定会喜欢这地方。”

小方找了个椅子坐下来,忽然说:“我敢跟你打赌。”

“赌什么?”

“我敢赌这里一定有酒。”

“你赢了。”

“阳光”笑得仿佛真的很愉快,真的从一个小小的柜子里拿出了一罐酒和两个酒杯~

她在小方对面坐下来,小方拍开厂酒罐的泥封,深深吸了口气。

“好酒。”小方说。

他倒了两杯,一杯给自己,一杯给“阳光”。“我敬你。”他举杯,“祝你万事如意,长命百岁。”

“我也敬你。”“阳光”说,“也祝你万事如意。”

他们同时举杯。

他们还没有把杯中的酒喝下去,忽然间,风声破空,“叮”的一响,两个酒杯都碎了。

酒杯是被两枚铜钱击碎的,铜钱自浓荫深处飞来,距离他们最少在十几丈外。

要用一枚铜钱打碎一个酒杯并不难,要用一枚铜钱从十几丈外打碎一个酒杯,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但是“阳光”和小方都好像根本没有把它当作一回事。

两个人居然还是连一点反应都没有,就好像手里根本没有拿过酒杯,又好像酒杯在手中,根本没有被打碎。

如果这时候有人在看着他们,一定会认为这两个人都是白痴。

这时候当然有人在看着他们,这木屋四面的密林中都有人。

奇怪的是,他们虽然拆了木屋,击碎酒杯,却没有别的举动。

如果说“阳光”和小方是在演戏,他们就在看戏。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9章 在山深处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地飞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