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地飞鹰》

第02章 怒箭

作者:古龙

小方道:“对。”

卫天鹏道:“卜大公子挥手千金,视钱财如粪土,若不是因为常常有这种外快,哪里来的那么多黄金让他挥手散去?”

小方道:“对。”他想了想,忽然又道:“只有一点不大对。”

卫天鹏道:“哪一点?”

小方道:“三十万两黄金究竟有多少?我也不知道,我从来都没有看过这么多金子,我只知道就算有人把这三十万两黄金送给我,我也绝对搬不走。”

他笑了笑,又道:“你认为这位卜大公于一个人就能把三十万两黄金搬走叶

卫天鹏冷冷道:“你怎么知道他是一个人?”

卜鹰忽然说道:“我是为了这件事来的。”

卫天鹏的瞳孔又开始收缩。

卜鹰道:“我的开销一向很大,这点金子我正好用得着。”

卫天鹏说道:“是三十万两,不是一点。”

卜鹰居然也承认,道:“的确不是一点。”

卫天鹏道:“所以这批黄金无论落在谁手里,要把它藏起来都很难。”

卜鹰道:“的确很难。”

卫天鹏道:“既然没法子藏起来,就绝对没法子运走。”

劫案发生的第三天早上,这地区已侦骑密布,就算是要运三百两黄金出去都不容易。

卫天鹏盯着卜鹰,冷冷道:“所以我看你还是把它交出来的好。”

卜鹰忽然用帽子盖住了脸,不理会他了。

小方却忍不住问:“你怎能知道这批黄金在他手里?”

卫天鹏道:“护送这批黄金的人是铁翼。”

小方道:“铁胆神枪铁翼?”

卫天鹏点点头,又问道:“江湖中能杀他的人有几个?”

小方道:“不多。”

“卫天鹏道:“你知不知道黄金失劫,铁翼和他的铁血三十六骑都已惨死?”

小方道:“不知道。”

卫天鹏道:“这位卜大公子怎么会知道的?”

小方不说话了。

卫天鹏一只手握弓,另一只手已握住了他腰畔的刀柄。

他的刀还未出鞘,可是他的瞳孔中已经露出了比刀锋更可怕的杀机。

小方实在很想把卜鹰脸上盖着的帽子掀起来,让他看看这双眼睛。

卫天鹏一刀出手,连鬼都能斩,何况是一个脸上盖着顶帽子的人。

何况他壶中还有箭;比雷霆更威,比闪电更快的怒箭。

帽子还在脸上,刀仍在鞘。

忽然间,沙丘后传来一声凄厉的惨叫声。

“石米,柯拉柯罗!”

小方当然听不懂这六个字的意思,可是他能听得出呼声充满了恐惧,一种可以将人的魂魄都撕裂的恐惧。

他听到这声惨叫时,卫天鹏已箭一般窜了出去,转过了沙丘。

他本来已经连站都站不起来了,但是他一向很好奇,“好奇”也是有限几样能激动人心的力量之一,也能激发人类最原始的潜力。

他居然也跳了起来,跟着卜鹰转过沙丘。

一转沙丘,他就看到了一幕他这一生永远都忘不了的景象。

如果不是他的胃已经空了,他很可能会呕吐。

马在狂奔,人已倒下。

卫天鹏的旋风三十六把快刀,已倒下三十四个,倒在血泊中。

他们的刀还未出鞘。

他们都是江湖中极有名的快刀手,可是他们来不及拔刀,就已惨死。

他们看来竟不像死在别人手里的,而是死在一只猫的爪下,因为他们每个人脸上,都有三条仿佛是猫爪抓出来的血痕。

一个装束奇异的藏人,一张久已被风霜侵蚀得如同败革般的脸已因恐惧而扭曲,正跪在地上,高举着双手,向天惨呼。

“石米,柯拉柯罗!”

苏玛今年五十一岁,从三十四岁就已开始做汉人的向导,除了他的族兄马鲁外,很少有人能比他更熟悉这片大沙漠。

无情的沙漠,就像是一个荒唐的噩梦,有时虽然也会出现些美丽的幻景和令人疯狂的海市蜃楼,但是最后的终结还是死。

对他来说,死已经不能算是件可怕的事,他已见过无数死人白骨。

从来也没有看过他如此恐惧,他怕得全身都在抽筋。

恐惧也是种会传染的疾病,就像是瘟疫,看见别人害怕,自己也会莫名其妙地害怕起来。

何况名震江湖的旋风三十六刀,竟在片刻间几乎全都惨死,这件事本身就很可怕。

小方忽然发觉自己的手脚都已冰冷,冷汗已经从鼻尖冒了出来。

他跳起来的时候,卜鹰还躺着,脸上还盖着顶帽子,等他转过沙丘时,卜鹰已经在这里了。

卜鹰的脸上连一点表情都没有。

卜鹰身上每根血管里流着的好象都不是血,是冰水。

但是小方却听见他嘴里也在喃喃低语,说的也是那魔咒般的六个字。

“石米,柯拉柯罗。”

小方立刻问:“你懂不懂这是什么意思?”

卜鹰道:“我懂。”

小方道:“你能不能告诉我?”

卜鹰道:“能。”

小方道:“石米的意思,是不是用石头做成的米?”

卜鹰道:“不是,石头不是米,石头不能做米,石头不能吃,石头如果能吃,世上就不会饿死人了。”

小方道:“可是我听见他刚才说的明明是‘石米’,你刚才也说过。”

卜鹰道:“那是藏语。”

小方道:“在藏语里石米是什么?”

卜鹰道:“是猫。”

小方道:“猫?”

卜鹰道:“猫!”

猫是种很柔顺、很常见的动物,连六七岁的小姑娘,都敢把猫抱在怀里。

猫吃鱼。

人也吃鱼,吃得比猫还多。

猫吃老鼠。

可是有很多人都怕老鼠,却很少有人怕猫。

小方道:“猫有什么可怕?连鱼都不怕猫,鱼怕是人,抓鱼的人。”

卜鹰道:“对。”

小方道:“只有老鼠才怕猫。”

卜鹰道:“错。”

他秃鹰般的锐眼里忽然露出种奇怪的光芒,仿佛在跳望着远方某一处充满了神、妖异而邪恶的地方。

小方仿佛也被他这种神情所迷惑,竟没有再问下去。

卫天鹏还在想法子使苏玛恢复平静,让他说出刚才的经过,但是就连藏人最喜爱的青躶酒,都无法使他平静下来。

过了很久,卜鹰才慢慢地接着道:“故老相传,在大地的边缘有一处比天还高的山峰,山上不但有万古不化的冰雪,而且还有种比恶鬼更可怕的妖魔。…

小方道,“你说的,是不是圣母之水峰?”

卜鹰点头,道:“我说的这种妖魔就是猫,虽然它身子已炼成人形,它的头还是猫。”

小方道:“柯拉柯罗是什么?”

卜鹰说道:“是强盗,一种最凶恶的强盗,不但要劫人的钱财,还要吃人的血肉。”

他接着道:“他们大部分都是藏边深山中的‘果尔洛人’,他们的生活和语言都跟别人不同,而且凶悍野蛮,比哈萨克人更残酷。”

最后他又补充道:“果尔洛在梵文中还另外有种意思。”

小方道:“什么意思?”

卜鹰道:“怪头。”

小方叹了口,道:“猫头人身的妖魔,残酷野蛮的怪头强盗。”

他看看苏玛:“难怪这个人怕得这么厉害,现在连我都有点害怕了。”

卫天鹏忽然拉起苏玛一只不停在抽筋的手,把他的手指一根根扳开。

他手里紧紧握着一面小旗,上面绣着的赫然正是一个猫首人身的妖魔。

苏玛又跪下来,五体投地,向这面旗膜拜,嘴里念念有词,每一句话中都有同样六个字:“石米,柯拉柯罗/

现在,小方总算已明白这六个字的意思——猫盗!

现在苏玛总算镇静下来,说出了他刚才亲眼看见的事。

这三十四名旋风快刀手,就是死在“猫盗”手里的。

他们就像是鬼魂般忽然出现,他们的身于是人,头是猫,额上长着猫耳般的角。

他们真的有种妖异而邪恶的魔力,所以久经训练的快刀手们,还来不及拔刀,就已惨死在他们手里。

他们留下苏玛这条命,只因为他们要他传告一句话给卫天鹏。

——杀人劫金的都是他们,无论谁再追查这件事,必死无疑,死了后还要将他的魂魄拘在圣母之水山根下的冰雪地狱里,受万年寒风刺骨之苦,永世不得超生。

天色已渐渐暗了,天地间仿佛忽然充满了一种邪恶肃杀的寒意。

小方很想找点青稞酒喝。

旋风快刀手的身上,就算没有酒,至少总带着水,现在对他们已没有用。

可是猫盗不但夺走了他们的性命,连他们的羊皮水袋都已被劫走。

卫天鹏静静地听苏玛说完,忽然转过身,盯着卜鹰道:“你相信他说的话?”

卜鹰道:“我想不出他为什么要说谎。”

卫天鹏冷笑,道“你相信世上真有那种猫头人身的怪物?”

卜鹰道:“你不信?”

小方忽然说道:“我也不信,可是我相信那三十万两黄金,一定是被猫盗劫走的。”

卫天鹏说道:“无论什么人只要戴上一个形式像猫头的面具,就可以自称为猫盗。”

小方道:“无论什么人都可以?无论什么人都可以在一瞬间杀死你三十四个旋风快刀手?无论什么人都可以杀死铁胆神枪和他的铁血三十六骑?”

卫天鹏不说话了。

就算这群猫盗不是妖魔,是人,一定也是些极可怕人。

他们不但行踪飘忽,而且一定是有种诡秘而邪异的武功。

卜鹰忽然道:“我只相信一点。”

小方道:“哪一点?”

卜鹰道:“如果他们要杀一个人,绝不是件困难的事。”

卫天鹏的脸色变了。

卜鹰冷冷地看着他,道:“还有一点你也应该明白。”

卫天鹏道:“你说。”

卜鹰道:“如果我是猫盗,现在你就已是个死人。”

卫天鹏走了。

正在临走前的那片刻间,小方本来以为他会出手的。

他已经握住了他的刀,每一个指节都已因用力而发白。

他的刀法,绝对可以名列天下所有刀法名家的前十位,他的斩鬼刀,锋利沉重,而且特别加长,他的人,也远比卜鹰高大雄壮。

卜鹰却很纤弱,除了那双秃鹰般的锐眼外,其他的部分看来都很纤弱,尤其是他的一双手,更纤弱如女子。

几乎连小方都不信他能接得住名震天下的怒箭神弓斩鬼刀。

但是卫天鹏自己的想法却不同。

所以他走了,带着他“旋风三十六刀”中仅存的两个人走了,连一句话都不再说就走了。

卫天鹏无疑是个极谨慎的人,而且极冷酷。

他走的时候,连看都没有再去看地上的那些尸体,他们虽然是他子弟,可是对他已没有用。

小方却忍不住问他:“你为什么不将他们埋葬了再走?”

卫天鹏的回答就像他做别的事一样,都令人无可非议。

“我已经埋葬厂他们。”他说,“天葬。”

卜鹰还没走。

他又躺了下去,躺在沙丘后的避风处,用那件宽大的白袍将全身紧紧裹住。

沙漠就像是个最多变的女人,热的时候可以使人燃烧,冷的时候却可以使人连血都结冰。

一到了晚上,这片酷热如烘炉的大沙漠就会变得其寒彻骨,再加上那种无边无际的黑暗,在无声无息中就能扼杀天地问所有的生命。没有人愿意冒这种险。

现在天色刚刚暗下,卜鹰显然已准备留在这里度过无情的长夜。

小方在他旁边坐下来,忽然对他笑了笑,道:“抱歉得很。”

卜鹰道:“为什么要抱歉?”

小方道:“因为明天早上醒来时,我一定还是活着的,你要等我死,一定还要等很久。”

他已经找到了那只曾经想食他尸体的鹰,现在他已准备吃它的尸体。

他叹息着道:“现在我才知道,到了不得已的时候,一个人和一只食尸鹰就会变得没什么不同了。

卜鹰道:“平常的时候,也没什么不同。”

小方道:“哦?”

卜鹰道:“你平常吃不吃牛肉?”

小方道:“吃。”

卜鹰笑道:“你吃的牛肉,也是牛的尸体。”

小方苦笑。

他只能苦笑,卜鹰说的话虽然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2章 怒箭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地飞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