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地飞鹰》

第28章 斗智

作者:古龙

能够让陆小凤尊敬畏惧却不容易,有很多人都认为西门吹雪的剑术已经超越了“中原一点红”,已经到达剑术的巅峰,到达了“无人、无我、无情、无剑”的最高境界。

只有到达了这种境界的人,才能将剑上的力量控制得如此精确。

可是能够到达这种境界的人绝对不多,到达这种境界后,也就绝对不肯随便杀人了。

如果你不配让他拔剑,就算跪下去求他,他也绝不肯伤你毫发。

这次杀人的是谁?

一个已经到达巅峰的剑客,又怎么会对一双平凡劳苦的夫妇出手?

没有人看见这对夫妇是怎么死的?也没有人知道他们是谁,更没有人能懂得致命的这一剑是怎样精确可怕。

所以有很多人都在问小方。

“他们是谁?你是谁?你是不是认得他们?”

小方本来也有很多事想问这些人的,却没有问,因为他忽然又发现一件奇怪的事,他忽然发现这个本来坐在独轮车上,抱着女儿的妇人,仿佛也似曾相识。

两个没有根的人,在酒后微醺时,在寂寞失意时,在很想找个人倾诉自己的感触的时候,偶然间相聚又分手。

过了很久之后,他们又在偶然间相遇,彼此间都觉得似曾相识,也许只不过匆匆一瞥,也许互相淡淡的一笑,然后又分手了,因为他们情愿将昔日那一点淡淡的情怀留在心底。

一点淡淡的感情,一点淡淡的哀伤,多么潇洒,多么美丽。

但是小方现在却绝对没有这种感情,并不是因为这个他觉得似曾相识的女人已经死了,而是因为他们之间根本就没有那种微妙的情慷。

他已经完全想不起这个女人是在什么时候什么地方见过的,就正如他也想不起刚才那个骑着青骡走过的少女是谁了。

可是就在他已准备不再去想的时候,他忽然想了起来。

因为他忽然看到了这个女人的脚。

在男女之间的关系中,“脚”绝不能算是重要的一环,但却有很多男人都很注意女人的脚。

其实小方并没有看见这个女人的脚,只不过看见她脚上穿的鞋子。

她穿的衣裳很朴素很平凡,一件用廉价花布做成的短袄,一条刚好可以盖住脚的青布长裙。

现在她已倒在地上,所以她的脚才露了出来。

她脚上穿的是只靴子,很精致很小巧的靴子,只要是略有江湖经验的人,就可以看出这种靴子里有一块三角形的钢铁,藏在靴子的尖上。

这种靴于就叫做“剑靴”。就好像藏在袖中的箭一样,这种靴子也是种致命的武器。

穿这种靴的女人,通常都练过连环鸳鸯飞脚一类武功。

小方忽然想起这个女人就是那天在糕饼店里忽然飞起一脚踢碎那年青伙计咽喉的辫子姑娘。

虽然她今天没有梳辫子,装束打扮都比那天看来老气得多。

小方却还是相信自己绝对没有看错。

——所以这对夫妻绝对不是从江南来的,是班察巴那派来的。

——他们当然不是真的夫妻,只不过想利用这种形式来掩护自己的行动而已。

———对从异乡来的年青夫妻,带着个嗷嗷待哺的孩子,这利形式无疑是种最好的掩护。

——他们这种人的行动任务,通常都是要杀人的。

这几点都是无庸置疑的!问题是:

一一他们要杀的人是谁?

——如果他们要杀的是小方,他们刚才为什么不出手?

——他们刚才明明已经有很好的机会,像他们这种受过严格而良好训练的杀手,他们应该知道良机一失永不再来。

这问题最好的答案是:

——他们要杀的不是小方,当然绝对不是小方,因为班察巴那虽然不是小方的朋友,也不是小方的仇敌,绝对不是。

——那么他们要杀的是谁?杀他们的是谁?

——他们都是班察巴那秘密训练出来的杀手,不到万不得已时,班察巴那绝不会派他们出来杀人的。

——所以他们这次任务无疑是绝对机密绝对必要的,他们要杀的无疑是班察巴那一定要置之于死地的人。

——班察巴那的朋友虽然不多,仇敌也不多,在这么样一个虽然繁荣却极平凡的边陲小镇,怎么会有他不惜付出这么大的代价来刺杀的人?——这个人是谁?

更重要的一个问题是:

——在这个虽然繁荣却极平凡的小镇里,怎么会有这种能对班察巴那属下久经训练的杀手一剑刺杀于道旁的剑客?

寒夜,逆旅,孤灯。

灯下有酒,浊酒,未饮的酒,小方在灯下。

还有很多问题要去想,很多他必须去想的问题,可是他没有去想。

他想在是一件和这问题完全没有关系的事,一个和这些问题完全没有关连的人。

他正在想的是那个最多只不过有十六七岁、穿着件青布短棉袄、骑着匹青骡从他对面走过去的单身女孩子。

那个他仿佛觉得似曾相识却又好像从未见过的女孩子。

他确信自己绝对不会看错。

那个女孩子绝对没有跟他有过一点关系一点旧情,但是他偏偏忽然想到。

他虽然很想去想其他一些值得他去想的事,但是他想到的却偏偏总是那个侧坐在青骡上,那个风姿极美的仿佛在笑又仿佛没有笑的女孩子。

——为什么呢?

是笑了还是没有笑?如果是笑,又为什么要笑?一个素昧平生的女孩子为什么要对一个陌生的男人笑?如果不是笑,一个年轻的女孩子,为什么要对一个陌生的男人似笑而非笑?

如果他们真的相识,她为什么笑了又不笑?不笑而又笑?

寒夜已将尽,昏灯已将残,浊酒已尽,沉睡的旅人已将醒,未睡的旅人早已该睡。

小方已倦。

“波”的一声响,轻轻、轻轻的一声响,灯花散,灯灭了。

油灯还没有燃起,天还没有亮,寒冷孤独寂寞窄小污浊廉价的逆旅斗室,忽然变得更寒冷更黑暗。

小方躺在黑暗处,躺在冰冷的床上,忽然听到了一声响,轻轻、轻轻的一声响,就像是灯残灯灭时那么轻的一声响。

他没有听见别的声音,他甚至都看不见,但是,他身上每一”卜有感觉的地方每一个有感觉的肌肉每一根有感觉的神经都忽然抽紧。

因为他忽然感觉到一股杀气。

杀气是抓不住摸不到听不见也看不见的。只有杀人无算的人和杀人无算的利器才会有这种杀气。

只有杀人无算的人带着这种杀人无算的利器要杀人时才会有这种杀气。

只有小方这种人才会感到这种杀气。他全身的肌肉虽然都已抽紧,但是他一下子就从那一张冰冷坚硬的木板床上跃起。

就在他身子如同鲤鱼在黄河逆流中打挺般跃起时,他才看见了那一道本来可将他刺杀在床上的剑光。

如果他不是小方。

如果他未曾有过那些可怕而又可贵的经验。

如果他没有感觉到那股杀气。

那么他一定也会像那对被人刺杀在道旁的年青夫妻一样,现在也已被刺杀在床上。

剑光一闪,剑声一响。

剑没有声音,小方听到的剑声,是剑锋刺穿床板的声音。他听到这一声响时,剑锋已经刺穿了木板。现在剑锋刺穿的地方,本来就是他的心脏,可是现在剑锋刺穿的只不过是一块木板。

——不管这把剑是一把什么样的剑,这把剑一定在一个人的手上。

——不管这个人是什么样的人,这个人一定还在床边。

小方身于有如鲤鱼打挺般跃起,全身上下每根肌肉每一分力气都已被充分运用发挥。他的身子忽然又一翻,然后就直扑下去,向一个他算准该有人的地方扑下去。

他没有算错。

他抓住了一个人。

剑锋还在床板间,剑柄还在人手。

所以小方抓住了这个人。

这个人被小方抓住一扑,这个人倒下,小方抓住这个人,所以小方也倒下。

两个人都倒在地上,同样都倒在地上,可是两个人的感觉绝对不一样。

为什么呢?

被小方扑倒的这个人,本来以为必可一剑将小方刺杀的人,现在却反而被小方扑倒,心里一定会觉得非常惊讶恐惧和失望。

小方的感觉更惊讶。因为他忽然发现被他扑倒抓住抱住的人,居然是个女人。

一个非常香非常软非常娇小的女人。

他看不见这个女人,看不见这个女人穿的是什么衣服,看不见这个女人长的是什么样,但是他看见了这个女人的眼睛。

一双发亮的眼睛。

一双他觉得仿佛曾经看过的眼睛。

两个人都有眼睛,两个人的眼睛都瞪得很大,你瞪着我,我瞪着你。小方确信自己一定见过这个女人,一定见过这双眼睛,却又偏偏想不起是在什么时候见过,是在什么地方见过的。

“你是谁?”小方问,“为什么要杀我?”

这个女人忽然笑了,笑得很奇怪,笑得很甜。

“你居然想不起我是谁?”她吃吃地笑着说,“你真不是人,你是个王八蛋。”

就在她笑得最甜的时候,她手里又有一件致命的武器到了小方的咽喉间。

每个女人都有手。

女人有很多种,女人的手有很多种。有些很聪明的女人,却偏偏长了双笨手。有些女人很秀气,却偏偏长了双粗手。

这个女人不但美,而且很干净,穿的衣服就好像刚从裁缝手里拿回来的,头发也无疑刚经过精心梳理,甚至连鞋底上都看不到泥。

奇怪的是,她指甲里却有泥。

她手里捏住的是一条小虫,一条黑色的小虫。她用两根手指的指尖捏住这条小虫,把这条小虫放在小方的喉结上。

“你知不知道这个是什么?”她问小方。

这个问题小方根本不必回答,也懒得回答,就算只有三岁大的孩子也知道这是一条小虫。

这个人却说道:“如果你以为这只不过是一条虫,你就完全错了。”

“哦?”小方问,“这难道不是一条虫?”

抓虫的女孩子笑了:“这当然是一条虫,就算是笨蛋也应该看得出这是一条虫,只不过虫也有很多种。”

“你这条虫是哪一,种?”

“是会吃人的那一一种。”这个女孩子说,“只要我一放手,它就会钻入你的咽喉,钻进你的血管里,钻进你的骨头,把你这个人的脑浆骨髓和血全部吸干。”

她又笑了笑:“人吃鸟,鸟吃虫,这是天经地义的事,可是虫有时候也会吃人的。”

小方也笑了,因为他已经想起这个女孩子是谁了。

在拉萨,在那神秘庄严的古寺中,在那自从远古以来就不知迷惑了多少人的幽秘灯光下;在那已被信徒们的烟火熏黑了的青石神龛前,带他去看那魔女吸吮人脑的壁画、逼他在画前立誓的就是她。

在拉萨,带他去那神秘的鸟屋、去见独孤痴的也是她。

那时她是个满身泥的脏男孩。

现在她是个又干净又漂亮、只不过指甲里有点泥的小美人。

这两个人本来绝不可能是一个人,可是小方相信自己这次也绝对不会看错。

“我认得你。”小方说,“我已经认出你来了。”

“你当然应该认得我。”这个女孩子连一点否认的意思也没有,“如果你不认得我,你不但是个王八蛋,简直是一条猪,死猪。”

她在笑,好像是一个小女孩在跟一个很要好的小男孩开玩笑。

但是她的眼睛里却完全没有笑意,连一点开玩笑的样子也没有。

“刚才我说过只要我一放手,这条小虫立刻就可以把你吸成个人干。”她问小方,“你信不信?”

“我信”

“你想不想要我放手?”

“不想。”

“那么你就先放开我。”这个女孩子用光滑柔软的下巴轻轻磨擦着小方扼着她咽喉的手,“这样做,很不舒服。”

小方也在笑,因为他不但已经认出了这个女孩子是谁了,而且有很多本来想不通的事情,现在也已经想通了。

——这个女孩子在附近,独孤痴无疑也在附近。

——独孤痴是班察巴那的对头,很可能就是班察巴那认为最可怕的对头。

——那个穿剑靴的女人,无疑就是班察巴那派出来刺探独孤痴行踪的人。

——不是刺杀,是刺探,因为班察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8章 斗智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地飞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