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地飞鹰》

第29章 交易

作者:古龙

这个女孩子用一种很奇怪的态度看着自己手里的剑,过了半天才说:“我七岁的时候先父就曾经告诉过我,如果我想学剑,就一定要记住,剑是杀人的利器,也是凶器,不到必要时,千万不可轻易拔剑。如果你手里的剑已出鞘,就算你不想杀人,别人也会因此杀你。”

“他说的很有道理。”小方同意,“一个轻易拔剑的人,绝不是个善于用剑的人。”

“现在我掌中的剑已出鞘,本来当然是准备出手的。”这个女孩子说:“可惜现在我却偏偏不能出手了。”

“为什么?”小方问她。

她还是没有说她为什么不能出手,也不必再说,因为这时候她已经出手了。

在这生死呼吸间的一刹那,小方忽然又想起了一些他本来不该去想的事。

他又想起了卜鹰。

就在那人夜深人静凉如水的晚上,卜鹰还说过一些让他永难忘记的话。

“剑客手里的剑,有时也像是赌徒手里的赌注,”卜鹰说:“一个真正的赌徒是绝不轻易下注的,如果他要下注,不但要下得准、下得狠,而且一定还要忍。”

忍就是等,等最好的机会。

卜鹰又说:“别人认为你不会出手的时候,通常就是你最好的机会。”这个女孩子无疑也听她父亲说过同样的话,而且也跟小方一样牢记在心。

她已经让小方认为她不会出手了,所以她一直等到这一刻才出手。

静如泰山,动如脱兔,不发则已,一发必中。

这也是剑客的原则。一剑出手,就应该是致命的一剑,刺的必定是对方的要害,一定带着种极霸道的杀气。

她刺出的这一剑却不是这样子。

她的出手又快又准,她的剑法不但变化奇诡而且绝对有效。

但是她的出手却不够狠,剑法也不够狠。

小方虽然从未见过独孤痴的剑法,也从未见过他出手,但是小方也可以想象得到。

只要看见过独孤痴的人,大概都可以想象得到他的剑法和出手是什么样子的。

——能看到他出手的人当然不多,因为看见过的人都已死在他的剑下。

这个女孩子既然能将班察巴那属下的杀手一剑刺杀,她的剑法无疑已得到独孤痴剑法中的精髓,可是她这一剑刺出却一点都不像是这样子。

小方已经觉得有点奇怪了。

更奇怪的是,她一剑刺出之后,忽然又住手。

“现在你是不是已看出来刚才我为什么不能出手?”她问小方。

小方没有反应。

她又说:“我学的剑法是杀人的剑法,如果我要杀你,我的剑法才有效果。”

小方反问她:

“刚才你不想杀我?”

“我本来是想杀你,用你的命来祭我的剑。”她说:“可是刚才我已经改变了主意。”。“为什么?”

“因为我想跟你做个交易。”

“交易?”小方问,“什么交易?”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地飞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