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地飞鹰》

第30章 试剑

作者:古龙

“是的。”大年说,“这个人最近好像忽然变得特别喜欢干净,每天都要洗好几次冷水澡。”

小燕忽然笑了笑,笑得仿佛有点神秘:“男人洗冷水澡不一定是为了爱干净。”

大年瞪着眼问:“不是为了爱干净是为了什么?”

“你还是个小孩子,你不会懂的。”小燕说,“大人的事,你最好不要多问。”

她捏死了手里的小虫,站起来,伸了个懒腰,忽然问大年:“你看他最近有没有什么跟以前不一样的地方?”

“好像有一点。”大年又眨了眨眼,“最近他脾气好像变得特别暴躁,精神却好像比以前差了,眼睛总是红红的,就好像晚上从来都不睡觉一样。”

“今天他有没有问起我?”

“最近这一个月,他只要一见到我,第一句活就会问我见到你没有。”大年道,“今天他还说一定要你去见他,因为他有非常非常重要的事要见你。”

他忽然笑了笑:“看他的样子,就好像如果看不见你就马上会死掉。”

小燕也笑了,笑得又神秘又愉快。大年忍不住问她:“你知不知道他有什么事找你?”

“我知道。”小燕微笑,“我当然知道。”

“如果你不去,他是不是真的会死掉?”

“就算不死,一定也很难过。”小燕笑得仿佛更愉快,“我想他最近的日子一定很难过,一天比一天难过,难过得要命。”

她笑得的确很愉快,可是谁也不知道为了什么,就在她笑得最愉快时,她的脸却红了。

——一个女孩子通常都只有在心动时才会变得这么红。

——她既然从来不动心,她的脸为什么会红成这样子?

大年又在问:“你要不要去见他?”

“我要去。”

“什么时候去?”

“今天就去。”小燕嫣红的脸上血色忽然消褪,“现在就去!”

她忽然掠上树梢,从一根横枝上摘下一柄剑。等她再跃下来时,她的脸色已苍白如纸,就好像件作们用来盖在死人脸上的那种桑皮纸。

大年吃惊地看着她,因为他从来都没有看见过一个人的脸在瞬息问有那么大的变化。

他的胆子一向不小,可是现在却不由自主地往后退了几步,好像生怕他的老大会拔出剑来,一剑刺入他的胸膛咽喉。

他害怕并不是没有原因的。

只有要杀人的人,才会有他老大现在这样的脸色。

他没有逃走,只因为他知道老大要杀的人不是他,但是他也想不到他的老大会杀小方。

他一直认为他们是朋友,很好的朋友。

小燕的手紧握剑柄,冷冷地看着他,忽然问:“你的腿为什么在发抖?”

“我害怕。”大年说,在他们的老大面前,他从来不敢说谎。

“你怕什么?”小燕又问,“怕我?”

大年点头。

他不能否认,也不敢否认。

小燕忽然笑了笑,笑容中仿佛也带着种杀气:

“你几时变得这么怕我的?”

“刚才。”

“为什么?”

“因为……”大年吃吃他说,“因为你刚才看起来就好像要杀人的样子。”

小燕又笑了笑:“现在我看起来难道就不像要杀人的样子了?”

大年不敢再开口。

小燕又盯着他看了半天,忽然叹了口气:“你走吧,最好快走,走得越远越好。”

她的话还没有说完,大年已经跑了。

他跑得并不快,因为他两条腿都已发软,连裤裆都已湿透。

因为他忽然有了种又奇怪又可怕的感觉。

他忽然发现他们的老大在刚才那一瞬间,很可能真的会拔出剑杀了他。

直到大年跑出去很远之后,小燕才慢慢地放开她握剑的手。

她的手心也湿了,湿淋淋的捏着满把冷汗。

因为她自己也知道,在刚才那一瞬间,无论谁站在她面前,都可能被她刺杀在剑下。

她练的本来就是杀人的剑法。

最近这些日子来,她总是有种想要杀人的冲动,尤其在刚才那一瞬间,她心里的杀机和杀气已经直透剑锋。

她知道她的剑法已经练成了,小方的剑法无疑也练成了。

因为他们的情绪都同样焦躁,都有同样的冲动。

正午。

小燕没有去找小方。

她的剑仍在鞘,她的人已到了山巅。

这是座从来都没有人攀登过的荒山,根本没有路可以到达山巅。

在一片原始密林后,一个幽静的山坡里,有一池清泉,正是小方屋后那道泉水的发源处。

小燕常到这里来。

只有这地方,才是完全属于她的。只有在这里,她才能自由自在地行动思想,随便她做什么想做什么,都不会有人来打扰她。

她确信除了她之外从来没有人到这里来过。

已经是秋天了,阳光照射下的泉水虽然有点暖意,却不是很冷。她一只脚伸下去,全身都会冷得轻轻发抖,一直从脚底抖人心底,就好像被一个薄情的情人用手捏住。

她喜欢这种感觉。

密林里有块岩石,岩石下藏着个包袱,是她藏在那里的,已经藏了很久,现在才拿出来。

包袱里是她的衣服,从贴身的内衣到外面的衣裤都完备无缺,每一件都是崭新的,都是用纯丝做成的,温软而轻柔,就好像少女的皮肤。

就好像她自己的皮肤。

她把包袱里的衣服一件件拿出来,在池旁一块已经用池水洗干净的石头上一件件展平摊开,再用她的剑压住。

然后她就脱下身上的衣服,解开了紧束在她前胸的布中,赤躶躶地跃入那一池又温暖又寒冷的泉水里,就好像忽然被一个又多情又无情的情人紧紧拥抱住。

她的胸立刻坚挺,她的腿立刻绷紧。

她喜欢这种感觉。

她闭起眼睛,轻抚自己,只有她自己才知道她已经是个多么成熟的女人。

泉水从这里流下去,流到小方的木屋后。

她忽然想到小方现在很可能也在用这道泉水冲洗自己。

她心里忽然又有了种无法形容的感觉,从她的心底一直刺激到她的脚底。

午后。

小方湿淋淋地从他木屋后的泉水中跃起,让冷飕飕的秋风把他人身吹干。

在他少年时他就常用这种法子来抑制自己的情感,而且通常都很有效。

但是现在等到他全身都已于透冷透后,他的心仍是火热的。

——这是不是因为他已经练成了独孤痴的剑法,所以变得也像独孤痴一样,每隔一段日子,如果不杀人,精气就无法发泄。

他没有仔细想过这一点。

他不敢去想。

只穿上条犊鼻裤,他就提起他的剑奔入他练剑的枫林。

这片枫林也像山前的那片枫林一样,叶子都红了,红如火。

红如血。

小方拔剑,剑上的“魔眼”仿佛正在瞪着他,仿佛已看透了他的心,看出了久已隐藏在他心底却一直被抑制着的邪念。

一这本来就是人类最原始的罪恶,你可以控制它,却无法将它消灭。

小方一剑刺了出去,刺的是一棵树。

树上已将凋落的木叶连一片都没有落下来,可是他的剑锋已刺入了树干。

如果树也有心,无疑已被这一剑刺穿。

如果他刺的是人,这一剑无疑是致命的一剑!

他的手仍然紧握剑柄,手背上青筋一根根凸起,就像是一条条毒蛇。

——他心里是不是也有条毒蛇盘旋在心底?

他的剑还没有拔出来,就听见有人在为他拍手,他回过头,就看见了齐小燕。

小燕斜倚在她身后的一棵树下,从树梢漏下的阳光,刚照上她的脸。

“恭喜你。”她说,“你的剑法已经练成了。”

小方慢慢地转过身,看着她。

她的脸明艳清爽,身上穿着的衣服就像是皮肤般紧贴在她坚挺的胸膛和柔软的腰肢上。

他不想这么样看她,可是他已经看见了一些他本来不该看的地方。

他的眼睛里忽然露出种异样的表情,连呼吸都变粗了,过了很久才问:“你呢?你的剑法是不是也练成了?”

小燕没有逃避他的目光,也没有逃避这问题。

“是的。”她说,“我的剑法也可以算是练成了,因为你已经没有什么可以教给我。”

她的回答不但直接干脆,而且说得很绝。

小方尽量不让自己再去看那些一个女人本来不该让男人看见的地方。

“我明白你的意思。”他说。

“你明白?”她问他,“你说我是什么意思?”

“现在我已经没有什么可以教给你,你也没有什么可以教给我,所以我们的交易已结束。”

交易结束,这种生活也已结束,他们之间的关系也已断绝。

小方尽量控制自己:

“我找你来,就为了要告诉你,我已经准备走了。”

“你不能走。”小燕道,“至少现在还不能走。”

“为什么?”

“因为我们还要去找独孤痴。”

没有独孤痴,根本就没有这个交易,现在他们的交易虽然已结束,可是他们和独孤痴之间却仍然有笔帐要算清。

“所以我们两个人之间最少要有一个人去找他。”小燕盯着小方,“也只能一个人去。”

“为什么?”

“因为我是我,你是你,我们要找他的原因本来就不一样。”小燕脸上的阳光已经照到别的地方去了,她的脸色苍白、声音冰冷。

她冷冷地接着道:“我们之间本来就没有一点关系,我的事当然要我自己去解决,你不能代替我,我也不能代替你。”

“是你去,还是我去?”

“谁活着,谁就去。”

“现在我们两个人好像还全都活着。”

“可惜我们之间必定有个人活不长的。”小燕的瞳孔在收缩,“我看得出片刻后我们之间就有个人会死在这里。”

“死的是谁?”

“谁败了,谁就要死。”她盯着小方握剑的手:“你有剑,我也有。你已经练成了我的剑法,我也练成了你的剑法。”

“现在是不是已经到了我们要比一比究竟是谁强谁弱的时候?”

“是的。”

“谁败了,谁就死?”

“是的。”小燕道,“强者生,弱者死,这样是不是也很公平?”

小方的回答也同样干脆:“是的,这样子的确公平极了。”

剑光一闪,两柄剑都已拔出。

他们练的虽然是同样的剑法,可是他们的性别不同、体质不同,智慧和想法也不同。

他们使出的纵然是同样的招式,在他们出手的那一瞬间,也会有不同的变化。

他们的生死胜负,就决定于那一瞬间。

小燕忽然又问小方:“你有没有什么后事要交代给我?”

“你呢?”小方反问。

“我没有。”小燕居然笑了笑,“因为我不会死的。”

“你有把握?”

“我当然有。”小燕微笑,“否则我怎么会来?”

小方想笑却笑不出,因为他自己实在连一点把握都没有。

他的对手却对自己充满信心。

在生死一瞬的决战中,信心无疑也是决定胜负的一大因素。

小燕又在问他:“你自己知不知道你为什么必败无疑?”

“不知道。”小方说

“因为你是男人。”小燕的回答很奇怪。

小方不懂,所以忍不住问:“就因为我是男人,所以我就必败?”

“是的。”小燕说,“就是这样子的。”

“为什么?”

“因为你已经练过独孤痴的剑法。”小燕道,“我说过,他的剑法很绝,也很邪,每隔一段日子,一定要将精气渲泄,身心才能保持平稳稳定。”

她故意叹了口气:“可是你的精气根本就没有发泄的地方,所以你最近已经渐渐变了,变得焦躁不安,就算一天冲十次冷水也没有用。”

她又笑了笑。

“一个人如果连自己的情绪都无法保持镇定,他能不能算是个可怕的对手?”小燕带着笑问,“他怎么能不败!”

小方握剑的手又有青筋暴起,掌心已冒出了冷汗。

他自己也已察觉到这一点。

虽然他明知她这么说是为了要摧毁他的信心,却偏偏无法反驳。

——如果一个人的信心已被摧毁,又怎么在这种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30章 试剑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地飞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