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地飞鹰》

第32章 风暴

作者:古龙

小方的眼角已经开始在刺痛,因为汗水已经流入了他的眼。

他很想伸手去擦干。

可是他不能。

任何一个不必要的动作,都可能造成致命的疏忽和错误。

除了攻击招架闪避外,任何动作都是不必要的。

小方身上每一根肌肉都已经在开始抽痛,就像是一根根绷得太紧己将绷断的弓弦。

他知道这种情况不好,他很想放松自己。

可是他不能。

一瞬间的松驰,就可能导致永恒的毁灭。

黑暗中究竟隐藏有多少杀人的杀手?攻击要等到什么时候才会停止。

攻击忽然间就停止了。——虽然谁也不知道究竟是在什么时候停止的,就正如谁也没法于确定最后一滴雨是在什么时候落下的一样。

空气中仍带着种令人惊栗作呕的血腥气,大地却已恢复静寂。

令小方觉醒的是他自己的喘息声。

他抬起头,才知道东方已现出曙色,人rǔ白色的晨雾中看过去,依稀可以看见扭曲倒卧在砂砾岩石中的尸体,看来就像是一个个破碎撕裂了的玩偶。

——攻击已结束,危险已过去,天已经快亮了。

一种因完全松驰而产生的疲倦,忽然像只魔手般攫住了他。

他整个人都已几乎虚脱。他没有倒下去,只因为东方的云堆中已有阳光照射出来,照上山岩,照上那高耸的塔石,将那尖塔般的影子照射在地上。

小方奔出去,将掌中剑用力掷出,掷在塔影的尖端。

剑锋没入砂石,剑柄不停摇晃。

“就是这里。”小方的声音已因兴奋而嘶哑:“黄金就在这里。”

——黄金就在这里。

——这里就是所有秘密的根。

到了这种时候,在这种情形下,谁都难免会兴奋激动的。

他的肌肉忽然又抽紧,掌心忽然又冒出冷汗,他的瞳孔忽然又因恐惧而收缩。

独孤痴正站在他面前冷冷地看着他,掌中的剑锋正好在一出手就可以刺入他心脏的地方。

太阳渐渐升起,小方的心却在往下沉。

他没有忘记独孤痴的话。

——只要一有机会,我就杀了你。

现在他的机会已经来了。

独孤痴自己当然知道,小方也知道。

。只要独孤痴一剑刺出,他几乎已完全不可能抵挡闪避招架!

独孤痴掌中有剑,剑锋上的血迹仍未干,握剑的手已有青筋凸起。

他这一剑会不会刺出来?

小方的剑也在他伸手可及之处,他没有伸手。

他知道只要一伸出手,就必将死在独孤痴剑下。

但是他不伸手,结局也可能是这样子。

“如果我是你,现在也一定会出手的。”小方忽然说:“所以你如果杀了我,我也死也无怨。”

独孤痴没有开口,没有反应。

——要杀人的,通常都不会多说话的。

随时都可能被杀的人情况就不同。

如果能多说一句话,就一定要想法子说出来,哪怕只能多活片刻也是好的。

“但是我希望你等一等再出手。”

独孤痴没有问他:“为什么?”

小方自己说了出来:“因为我还想知道一件事。”他说:“如果你能让我查出这件事之后再死,我就死而无憾了!”

又沉默了很久之后独孤痴才开口。

“一个人要死而无怨,已经很不容易,要死而无憾更不容易。”

“我明白。”

“只不过有资格做我对手的人也不多,”独孤痴道:“所以我答应你。”

他忽然问小方:“你想知道的是什么事?”

“我只想知道那批黄金是不是还在这里?”小方回答:“否则我实在死不瞑目。”

“你能确定黄金本来真的是在这里?”

“我能。”小方说:“我亲眼看见过,从这里挖下去,一定可以看到黄金。”

独孤痴又盯着他看了很久。

“好!你挖!”

“我挖!”小方又问:“用什么挖?”

“用你的剑!”独孤痴声音冰冷:“如果你不想用你的剑,就用你的手!”

小方的心又在往下沉。

黄金埋得很深,不管用手挖也好,用剑挖也好,要挖到黄金的埋藏处,都要消耗很多气力。

现在他的气力已将尽,如果再多消耗一分,活命的机会就更少一分。

可惜现在他已别无选择的余地。

小方伸手拔剑。独孤痴就在他面前,在这一瞬间,如果他一剑刺出,说不定也可以刺入独孤痴的心脏。

可是他没有这么做。

这一剑他刺入了地下。

地下没有黄金,连一两黄金都没有。小方居然也连一点惊讶的意思都没有,这件事好像本来就在他意料之中。

独孤痴冷冷地看着他,冷冷地问:“你会不会记错地方?”

“不会。”小方的回答极肯定:“绝对不会。”

“那批黄金本来确实在这里?”

“绝对在这里。”

“知道藏金处的人有几个?”

“三个。”

“除了你和卜鹰之外还有谁?”

“还有班察巴那。”

——班察巴那,一个寂寞的隐士,一位最受欢迎的民族英雄,一个孤独的流浪客,一位满腔热血的爱国志士,一个冷血的杀人者,一个永远都没有人能够了解的人,除了他之外,谁也不会有他这种矛盾而复杂的性格。

从来没有人知道他在哪里?会从哪里来?会往哪里去?也没有人知道他在想什么?

更没有人能预测他会做出什么事?

听见他的名字,连独孤痴的脸都仿佛有点变了,过了很久才间小方:“你早就知道黄金藏在这里?”

“我知道。”

“黄金是不是你盗走的?”

“不是。”

“三十万两黄金会不会自己消失?”

“不合”

“那么这批黄金到哪里去了?”

“不知道。”

独孤痴忽然冷笑。

“其实他应该知道。”

“为什么?”

“因为能盗走这批黄金的只有一个人。”

“谁?”

,‘班察巴那。”独孤痴道:“只有班察巴那。”

这推理本来很合理,小方却不同意。

“你错了。”

“哦?”

“能运走这批黄金的,除了班察巴那外,还有一个人。”

“谁?”

“卜鹰!”小方道,“除了班察巴那外,还有卜鹰。”

“你认为是卜鹰自己盗走了这批黄金?”

“不是盗走,是运走。”

“他为什么要运走?”独孤痴又问。

“因为他不愿这批黄金落入别人手里。”小方说:“因为他自己要利用这批黄金来复仇。”

“现在黄金已经被运走,是不是就表示他还没有死?”

“是的。”

小方的眼睛闪着光:“我早已想到黄金不会在这里,因为卜鹰绝不会死的,无论谁想要他的命都很不容易。”

“要运走三十万两黄金好像也不太容易。”

“当然不容易。”小方道:“幸好这世界上还有些人总是能做到别人做不到的事。”

“你认为卜鹰就是这种人?”

“他本来就是的。”

小方道:“无论在任何情况下,他都能找到不惜牺牲一切为他效忠效死的人。”

“你呢?”独孤痴问:“你是不是也肯为他死?”

“我也一样。”

独孤痴忽然冷笑。

“那么我就不懂了?”

“你不懂?”小方反问:“不懂什么?”

“只有一点我不懂。”独孤痴声音中的讥俏之意就如尖针:“你既然也肯为他死,他为什么不来找你?”

小方并没有被刺伤。

“因为我已经离开他了。”小方说:“他不来找我,只因为他不愿再让我卷入这个漩涡。”

“所以你一点都不怪他?”

“我当然不怪他。”

“如果他再来找你,你是不是一样肯为他死?”

“是的。”小方毫不考虑就回答:“是的。”

太阳已升起,越升越高,塔石的尖影却越缩越短了。

没有阳光,就没有影子,可是日正中天时,影子反而看不见了。

世界上有很多事都是这样子的。

独孤痴忽然长长叹息!叹息的声音就好像是自远山吹来的冷风吹过林梢。

“卜鹰的确是人杰。”

“他本来就是。”

“要杀他的确不是件容易事。”

“当然不容易。”

独孤痴忽然问:“要杀你呢?”他问小方:“要杀你容不容易?”

他盯着小方,小方也盯着他,过了很久才说:“那就要看了。”

“看?”独孤痴问:“看什么?”

“看是谁要杀我?什么时候要杀我?”

“如果是我要杀你,现在就杀你。”独孤痴又问:“是不是很容易?”

很少有人肯回答这种问题,可是小方却很快就回答:“是的。”小方说:“是很容易。”

太阳越升越高,可是在这一片无情的大地上,在这一块地方,在小方和独孤痴之间,太阳的热力好像一点用都没有。

小方觉得很冷,越来越冷,冷得连冷汗都流不出来。

独孤痴的脸色也冷得像冰。

“你以为我不会杀你?”他忽然又问小方。

“我知道你会杀我。”小方道:“你说过,只要一有机会,就要杀了我。”

“这句话你没有忘记?”

“这种话谁会忘记?”小方看着独孤痴握剑的手:“你是剑客,现在你的掌中有剑,剑无情,剑客也无情,现在你若杀了我,我非但死而无怨,也死而无憾了。”

他的掌中也有剑,但是他握剑的手已完全放松。

太阳从东方升起来,独孤痴是背对东方站着的,上个有经验的剑客,绝不会面对阳光站在他的对手前。

现在他已经完全占尽优势,已经把小方逼在一个最坏的地位。

小方却还是想尽方法不让自己正面对着太阳,所以他还是能看到独孤痴的脸。

独孤痴的脸还是像花岗石一样,又冷又硬,但是他脸上已经有了表情。

一种非常复杂的表情。

他的眼神显得很兴奋。

——无论谁在杀人之前都难免变成这样子的,何况他要杀的人,又是他生平少见的对手。

他的眼神虽然已因兴奋而炽热发光,眉梢眼角却又带着种无可奈何的悲伤。

——乘人之危,毕竟不是件光采愉快的事,可是他一定要强迫自己这么做。

——良机一失,永不再来,就算他本来不愿杀小方,也不能失去这次机会。

小方明了他的心情。

小方知道他已经准备出手了。

就在这生死呼吸,问不容发的一瞬间,独孤痴脸上忽然又起了变化。

他脸上忽然又变得完全没有表情了。

也就在这一瞬间,小方的心忽然仿佛在收缩,因为他忽然感觉到有个人已经到了他身后。

——来的人是谁?

小方没有回头,也不敢回头。

他还是盯着独孤痴的脸,他忽然发觉眼睛里竟似已有了种说不出的痛苦和愤怒。

然后他就感觉到有一只温柔光润的手轻轻握住了他冰冷流汗的手。

——这是谁的手?

——谁会在他最艰苦危险的时候站到他身边来,握住他的手?

他想到了很多人。——“阳光”、波娃、苏苏。

她们都已经跟他有了感情,都不会远远站在一边看他死在别人的剑下。

但是他知道来的不是她们。

因为他知道她们虽然都对他不错,但他却不是她们心目中最重要的一个人。

——“阳光”心里还有卜鹰,波娃心里还有班察巴那,苏苏心里还有吕三。

不管她们对他多好,不管她们曾经为他做过什么事,到了某一种特殊的情况下,她们还是会弃他而去。

因为她们本来就不是属于他的。

但是小燕就不同了。

不管她是恨他也好,是爱他也好,至少在她心目中从未有过别的男人。

他本来从不重视这一点,可是在这种生死一瞬、问不容发的时候,他才发觉这一点是这么重要。

他轻轻地问:“是你来了?”。

“当然是我来了!”

说话的声音虽然也很冷,但却带着一种除了“他们”之外谁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32章 风暴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地飞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