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地飞鹰》

第36章 该下地狱的时候

作者:古龙

“因为这种病毒本来就是从眼睛传染的,你只要看一眼就可能被染上。”班察巴那说:“世界上有很多种病毒都是这样子的,你只要跟病患者同时待在一间屋子里,就可能被染上。”

他解释得详细而清楚:“如果有人能利用这些病毒的特性炼成毒葯,你只要看他一眼也同样会中毒的。”

班察巴那又说;“这当然不是容易的事,可是我知道的确有人已经炼成了这种毒葯。”

小方终于明白。

他看见过那些跪着死的人,死了之后还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中毒的。

在没有听到班察巴那这番话之前,他也同样从未梦想到世上竟会有这么可怕的毒葯。

班察巴那忽然又问他:“你还记不记得那个总是喜欢抱着条小白狗的小女孩?”

小方当然记得。

“藏在你那个蜡像里的人就是她,”班察巴那道:“所以你虽然只不过看了她一眼,就已经中了她的毒,防不胜防,无色无味的无影之毒。”

“所以无论什么人只要一走进鹰记的大门都会突然暴毙。”

“是的。”

班察巴那的神色凝重:“那不是魔法,也不是巫术,那是经过苦心研究、精心提炼出来的剧毒,要避免中毒已经很难,要破解更不容易。”

“只不过你还是想出了破解它的法子。”

“我也想了很久,计划了很久。”

“你用的是什么法子?”

“用火攻!”班察巴那道:“只有用火攻,才能把他们全部消灭。”他又解释:“我击落庞老二的飞斧,就因为我深怕他们影响我的计划,可是我想不到你居然会不顾一切冲进去?”他看着小方:“我本来以为你已经是个很冷静、很沉得住气的人。”

小方苦笑。

他本来也以为自己是这样子的。

现在小方当然已明白,地狱中的火焰并不是幻想。

火焰融化了蜡像,烧毁了房屋,藏在蜡像中的人只有逃出来。

只要一逃出来,有谁能躲得开“五花箭神”的五花神箭。小方忽然又说;“我还是有件事想不通。”

“什么事?”

“你既然已经知道蜡像中有人,为什么不直接用你的箭射杀?”

班察巴那盯着小方,眼神中又充满讥消,冷冷地问:“你知不知道蜡像中藏的是些什么人?”

“我不知道。”小方说。

“我也不知道,所以我不敢那么做,”班察已那道:“如果我做了,不但我必将后悔终生,你也会恨我一辈子。”

“为什么?”

班察不回答却反问:“苏苏的蜡像中也藏着一个人,你知不知道是谁?”

“不知道。”“就是她自己,”班察巴那道,“吕三将她和那个孩子都藏在他们自己的蜡像里,为的就是要我们去击杀他们。”

他又问小方:“那时你还不知道这个孩子是不是你的孩子,如果我将他们母子射杀在我的箭下,你会怎么样?”

小方怔住,手脚冰冷。

他本来一直认为自己已经学会了很多,现在才知道自己还应该去学的地方更多。

他看着坐在他对面这个又温柔又粗旷又冷酷又热情的人,忽然对这个人生出了一种前所未有的佩服与尊敬。

班察巴那又说:“吕三不远千里将朗佛烈金请来铸作那些蜡像,不仅是为了要诱杀我们,”他冷笑:“吕三也知道我们都不是很容易就会上当的人。”

“他还另有目的?”

“当然有,”班察巴那道:“他还要制造我们之间的误会与仇恨。”

小方闭着嘴,等着他说下去。

“卜鹰是人杰,”班察巴那说:“他的武功、机智和统御属下的能力都是前所未有的,他突然被袭惨败,别人是不是会想到他是被人出卖的?”

“是。”小方承认。

“别人一定也会想到,能出卖他这种人的,一定是他最亲近的朋友。”

班察巴那又举杯一饮而尽:“近十年来,他最亲近的朋友就是我。”

小方又闭上了嘴。

“也许连你都会怀疑是我出卖了他的,”班察巴那道:“有很多迹象都会让你这么想,最重要的当然还是那批黄金。”

小方沉默。

他确实这么想过,知道藏金处的只有三个人,现在黄金已失踪,他自己没有动过那批黄金,卜鹰也不会盗自己的藏金,嫌疑最大的当然是班察巴那。

“如果卜鹰还活着,说不定他自己都会这么想。”班察巴那道:“如果有机会,说不定他也会将我刺杀在他的剑下。”

他再次举杯向小方:“就算他相信我,你也会这么想的,在你看到那些蜡像时,你也许已经想到了这一点。”

小方不能否认。

看到卜鹰的蜡像刺杀班察巴那的蜡像时,他不但想到了这一点,甚至还怀疑那些蜡像是卜鹰的计划,用来诱杀班察巴那的计划。

同样他也曾怀疑这是班察巴那用来诱杀卜鹰的。

一个安静幽美的黄昏,一间安静幽雅的小房,两个安静美丽的女人,一个刚刚睡着的孩子,两盏刚刚点燃的灯,一袋刚刚喝完的酒,一件诡秘惊人的秘密,形成了一种局外人绝对无法了解的气氛。

在这种气氛下,小方也不知道自己是醒是醉?是醉是醒?

班察巴那又问他:“现在你是不是已经完全明白了?”

“是。”

“你知不知道现在已经到了什么时候?”

小方摇头,他不知道,因为他根本不明白班察巴那的意思。

班察巴那告诉他:“现在已经到了应该下地狱的时候。”

“下地狱?”小方问:“谁下去?”

“你!”班察巴那将最后几滴酒滴入咽喉,一个字一个字说:“你下去!”

夜色深了,灯光亮了;夜色越深,灯光越亮。

——世上有很多事都是这样子的。

班察巴那取出一张图铺在桌上,一张用薄羊皮纸描出的地图。

“这是玉门关内外包括戈壁拉萨圣峰都在内的一张地图。”班察巴那说:“这地区之大,广及五万五千里。”

他又说:“可是在这广大的地域中,有人烟的地方并不大多。”

地图画得并不详细,并没有画出山川河岳的地形,只用朱砂笔点出了一些重要的市乡山村。

班察巴那再问小方:“你数一数,这张图上用朱砂笔点过的地方一共有多少?”

小方已经数过,所以立刻就回答:“一共有一百九十一处。”

班察巴那点头,表示赞许。然后告诉小方:“这一百九十一个地方,都是吕三的秘密巢穴所在地。”

他又说:“到目前为止,我们虽然只查出这么多,可是我相信他就算还有其他分舵、秘穴、暗卡,也不会大多了!”

“我也相信。”

现在他已经完全信任班察巴那的才能。

“现在我们一定要找到吕三。”班察巴那说:“无论什么事都一定要找到他才能解决。”

“不错!”

“我相信我们一定可以在这些地方找到他。”

小方也相信,只可惜他们应要去找的地方实在大多了。

“你知不知道他究竟在哪一个分舵秘穴里?”小方问。

“不知道。”班察巴那道:“没有人知道。”

小方苦笑。

——一百九十一个市镇乡村,分布在如此广大的一个区域里,叫他们如何去找?

“我们虽然早就查出了吕三的窝在些什么地方,可是我们一直都没有动手去找。”班察巴那说。

“为什么?”

“因为我们知道找不到他的!”

班察巴那解释:“我们没有这么多的人力,可以分成一百九十一队人,分头去找,就算我们能分出来,力量必定也己很薄弱。”

小方同意这一点。

“吕三的行踪所在之地,警卫戒备一定极森严,就算我们有人能找到他,也不是他们的对手。”班察巴那分析得很清楚;“如果我们一击不中,再想找他就更难了。”

“完全正确!”

“所以我们绝不可轻举妄动,绝不能打草惊蛇,”班察巴那道:“我们绝不能做没有把握的事。”

小方忍不住问:“现在你已经有把握?”

“现在我至少已经想出了一“个对付他的法子。”

“什么法子?”

“现在我们虽然还是一佯找不到他,但却可以要他自己把自己的行踪暴露出来。”

小方又忍不住问:“你真的有把握能做到?”

班察巴那点头,眼中又露出鹰隼狡狐般的锐光,沉着问小方:“你想不想听听我的计划?”

“我想。”小方说:“非常想!”

班察巴那的计划是这样子的——

“第一,我们一定要先放出消息,让吕三知道我们已经查出了他一百九十一个秘密藏身处。”班察巴那道:“我们甚至不妨将这张秘图公开,让他确信我们已经有了这种实力。”

“第二呢?”

“经过了这次挫败之后,他对我们绝不会再存轻敌之心了。”

“我相信他从来都没有轻视过你。”小方说:“谁也不敢轻视你!”

“所以他知道我们已经开始准备有所行动之后,一定会严加戒备。”班察巴那说:“不管他在哪里一定会立刻调集他属下的高手到那里去。”

小方立刻明白他的意思——

“只要他一开始调协他属下的高手,我们就可以查出他在什么地方了。”

“是的!”班察巴那微笑点头:“我的计划就是这样子的。”

他凝视小方:“只不过这项行动仍然很凶险,吕三财雄势大,属下高手如林,我们还是没有必胜的把握。”

“我明白。”

“但是这次机会我们绝不可惜过。”班察巴那道:“也许这已经是我们最后一次机会了。”

“我明白。”小方说:“所以我们就算明知要下地狱,也非去不可!”

“是的。”

“可是你不能去。”小方说:“你还有别的事要做,你不能冒这种险!”

“是的。”班察巴那说得很坦白;“所以我只有让你去。”

他盯着小方:“如果我们两个人之间一定有一个人要死,我也只是让你去死。”

小方的反应很奇怪。

他既没有愤怒激动,也没有反对抗议,只淡淡他说:“好!我去。”

黄金色的屋子,黄金色的墙,黄金色的地,黄金色的屋顶。

屋子里每样东西都是黄金色的。

绝对是黄金色的,和纯金完全一样的颜色。绝对完全一样。

因为这屋子的四壁和顶都镀上了一层纯金,地上铺的是金砖。屋子里每一样东西都是黄金所铸,甚至连桌椅都是,连窗慢都是用金丝编成的。

因为这间屋子的主人喜欢黄金。

每个人都喜欢黄金。可是住在一问这么样的屋子里,就很少有人能受得了。

黄金虽然可爱,但是太冷、太硬,也大无情。

大多数人都宁愿坐在一张挂着丝绒窗馒的屋子里,坐在一张有丝绒垫子的软榻上,用水晶杯喝酒。

这间屋子的主人却喜欢黄金。

他拥有的黄金也比这世界任何一个人都多得多。

这问屋子的主人就是吕三。

用纯金铸成的椅子虽然冰冷坚硬,吕三坐在上面却显得很舒服。

一个人坐在这间屋子里,面对着这些用纯金铸成的东西,看着闪动的金光,通常就是他最愉快的时候。

他喜欢一个人待在这屋子里,因为他不愿别人来分享他的愉快,就正如他也不愿别人来分享他的黄金一样。

所以很少有人敢闯进他这屋子里来,连他最亲近的人都不例外。

今天却有了例外。

黄金的纯度绝对比金杯中的醇酒更纯。

吕三浅浅地吸了一口酒,把一双保养得很好的指甲,修剪得极干净整齐的赤足,摆在对面一张用纯金铸成的桌子上,整个人都似已放松了。

只有在这里他才会喝酒,因为只有他最亲信的人才知道这个地方,尤其是在他喝酒的时候,更没有人敢来打扰他。

可是今天就在他正准备喝第二杯的时候,外面居然有人在敲门,而且不等他允许,就已经推开门闯了进来。

吕三很不愉快,但是他表面上连一点点都没有表露出来。

这并非因为敲门闯进来的人是他最亲信的属下苗宣。

他表面上完全不动声色,只不过因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36章 该下地狱的时候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地飞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