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地飞鹰》

第37章 制造陷阶

作者:古龙

吕三笑得真愉快!

“看来你虽然比苗宣聪明得多,却还是不能算太聪明。”

沙平完全同意。

他这一生中从来就不想做一个聪明人——至少在十三岁以后就没有再想过。

“班察巴那故意公开宣布要发动攻击,为的就是要我自己暴露出自己的行迹。”吕三说:“所以我们绝不能这么样做,绝不能让他如愿。”

“是的。”

“可是我们也不能放弃这个机会,”吕三说:“班察巴那是头老狐狸,我们要抓这条老狐狸,就不能放过这次机会。”

“是的。”

“所以我们一一定要另外制造个陷饼,让他自己往下掉。”

“是的。”

杯中的酒已空了,吕三自己又斟满一杯。

他从来不要任何人为他斟酒,别人为他斟的酒他从来没有喝过一口。

“班察巴那的属下,虽然全都是久经训练的战士,但是其中并没有真正的高手,”吕三沉吟着道,“只有一个人是例外。”

“谁?”

“小方。”吕三道:“方伟!”

他说:“我本来一直低估了他,现在我才知道,这个人就象是个橡皮球一样,你不去动他,他好象连一点用都没有,如果你去打他一下,他说不定就会突然跳起来,你打得越用力,他就跳得越高,说不定一下子就会跳到你的头上来,要了你的命。”

“是的。”沙平说:“看起来他的确像个这么样的人,所以别人才会称他为要命的小方。”

“你知不知道他的行踪?”

“我知道。”

“这两天他在哪里?”

“在拉萨。”沙闰说:“在拉萨的飞鹰楼,也就是以前鹰记商号接待客户的地方。”

吕三凝视着杯中闪动的金光,过了很久又问沙平:“你知不知道‘三号,、‘十三号,和‘二十三号’这几天在哪里?”

“我知道。”

“你能不能找得到他们?”

“能!”沙平道:“六个时辰之内我就可以找到。”

“那就好极了。”

吕三将杯中酒一饮而尽:“你一找到他们,就带他们到燕子楼去。”

“是。”

“你知不知道我要他们去干什么?”

“不知道。”

“去杀小方。”吕三道:“我要他们去杀小方。”

他慢慢地接着说:“可是有一点你一定要记住,你绝不能让他们三个人同时出手。”

吕三要杀人是从来不择手段的,小方绝不是个容易对付的人。

三个人同时出手,力量无疑要比一个人大得多,成功的机会也大得多。

可是吕三却不要这么做。

——他为什么不要这么做?

沙平没有问。

他从来不问为什么,不管吕三发出多么奇怪的命令,他都只有服从接受。

“三号”、“十三号”、“二十三号”,当然不是三个数字,是三个人

三个杀人的人,随时都在等待着吕三的命令去杀人的人。

他们活着,就是为了要替吕三去杀人。

从另外一种观点去看;

——他们能活着,就因为他们能替吕三去杀人。

在某一个非常非常秘密的地方,在一个用花岗石筑成的地室中,在一个只有吕三一个人可以开启的铁柜里,有一本记录簿。

那本记录是绝不公开的。

在那本记录上,有关这三个人的资料是这样子的——。

二十三号。

姓名:胡大磷。

性别:男。

年龄:二十一。

籍贯:浙江,杭州。

家世:父:胡祖昌。母:孙永

兄弟姐妹:无。

妻子儿女:无。

在那份资料里,有关于“二十三号”胡大磷的记录就是这样子的。

替吕三做事的人,永远只有这么样一份简单的资料。

可是在另外一份只有吕三一个人可以看得到的记录里,有关“二十二号”胡大磷的资料又不同了。

在这份记录里,才把“胡大鳞”这个人是什么样子的人挖出来。

每个人都有另外一面,胡大鳞的另外一面是这样子的。

胡大磷,男,二十三岁,父为“永利镖局”之厨师,母为“永利镖局”之奶妈——即胡大鳞之妈。

有关胡大磷的资料就是这么多,虽然不大多,可是已经够了。

够多的意思就是说,如果一个人够聪明也够经验,就不难从这些资料里挖出很多事!

——吕三的组织庞大而严密,要加入组织并不容易,能够列入这份秘密资料编号的,更全都是一流高手中的高手。

一一胡大磷在十六岁的时候,已经是高手中的高手。掌中一柄剑已经击败过很多别人认为他绝无可能击败的人。

——一个厨师和奶妈的儿子,能够在十六岁的时候,竟成为江湖中的一流高手,他当然吃过很多苦,:做过很多别人不会做也做不到的事,而且有一份百折不回的决心。

——可是一加入吕三的组织后,他就变成一个只有编号没有名姓的人了。

——谁也不愿将自己用血泪换来的名声地位放弃,胡大磷这么做,当然有他不得已的苦衷。

——他杀了大多不该杀的人,做了大多不该做的事,因为他始终不能忘记自己是个厨师和奶妈的儿子。

——就因为他始终不能忘记自己出身的卑贱,所以才会做出很多不该做的事,所以才会加入吕三的组织。

世上有很多事都是这样子的,有前因才有后果,有后果必有前因。

就因为他的身世如此,所以才会拼命想出人头地,无论对任何人任何事都充满了反叛性,在别人眼光中,他当然是个叛徒。

他的剑法也跟他的人一样,冲动、偏激,充满了反叛性。

杜永的家世就和胡大鳞完全不同了。

不管根据哪一份资料的记载中,杜永都应该是个非常正常的人,家世和教育都非常良好。

十三号。

姓名:杜永。

性别:男。

年纪:三十。

籍贯:江苏徐州。

父:杜安。

母:陈素贞。早殁。

妻:朱贵芬。

有子女各一人。

杜永的父亲杜安是江北最成功的镖师和生意人,白手起家,二十七岁时就已积资千万。

杜永的母亲早逝,他的父亲从未续弦,而且从未放松过对儿子的教养,在杜永七岁的时候,就已请了三位饱学通儒和两位有名的武师来和一位武当名宿教导他,希望他成为一个文武全才的年轻人。

杜永并没有让他的父亲失望,早年就已文采斐然,剑法也得到了武当的精粹,被江湖中公认为武当后起一辈中的佼佼者。

杜永的妻子也是世家女,温柔贤慧美丽,十五岁的时候就嫁给他,所有认得他的人都在羡慕他的福气。

杜永的儿子聪明孝顺,诚实规矩,从来没有做过一件让父母伤心讨厌的事。

像杜永这么样一个人,怎么会放弃所有的一切加入吕三的组织?

这问题当然有人问过他,有一次他在大醉之后才回答:“因为我受不了。”

这样的生活,这样的家庭,这么样的环境,他还有什么受不了的。

如果你更深入了解他的一切,你就会明白他受不了的是什么了。

他的父亲太强,太能干,大有钱,也大有名,在他十几岁的时候就已经把他一生都安排好了,这世界上已经没有什么能够让他操心的事。

他从小就被训练成一个规规矩矩的孩子,也从来没有做过一件让他父亲操心的事。

他这一生好像已经注定是个成功幸福的人,有幸福的家庭,有成功的事业,有地位,有名气。

可是这一切都不是靠他自己奋斗得来的,而是依靠他的父亲。

江湖中有很多人妒嫉他,有很多人羡慕,可是真正尊敬他的人却不多。

所以他才想做几件令人注目的事,让大家改变对他的看法。

——如果你急着想去做这种事,你一定会做错的。

杜永也不例外。

也许他并不是真的想去做那些事,但他却还是去做出来了。

所以他只有加入吕三的组织。

他的剑法也跟他的人一样,出身名门,很少犯错,可是一错就不可收拾!

三年前他才加入吕三的组织,经过这三年的磨练后,他犯错的时候更少了。

胡大鳞和杜永无疑是两种典型完全不同的人,为什么他们现在会加入同一组织,做一种同样性质的事?

这问题谁也没法子答复。

也许这就是命运。

命运常常会使人遭遇到一些奇奇怪怪、谁也无法预料到的事。

命运也常常会使人落入某种又可悲又可笑的境遇中,使人根本没有选择的余地。

只不过真正有勇气的人,是永远不会向命运屈服的。

他们早已在困境中学会忍耐,在逆境中学会忍受,只要一有机会,他们就会挺起胸膛,继续挣扎奋斗。

只要他们还没有死,他们就有抬头的时候。

林正雄无疑又是另外一种完全不同典型的人。

他是闽人。

在闽,林姓是大族,林正雄也是个非常普通非常普通的名字,每一个城,每一个乡,每一镇,每一村都有姓林叫林正雄的人。

他生长在闽境沿海一带倭寇出没最多的地方,据说在他十六岁时候,就曾以一柄长刀刺杀倭寇的首级一百三十余级。

在倭语中,他的名字被称为“马沙”,提起“马沙”来,倭寇莫不心惊胆战,望风而逃。

后来倭寇渐被歼灭,他也远离了家乡,浪迹天涯,去闯天下。

在江湖中他混得很不得意。

因为他既没有显赫的家世背景,也不是出身于名门正派的子弟,无论他走到哪里,无论他做什么,都会受到排挤。

所以几年之后“马沙”这个人就从江湖中消失了,林正雄这个人也消失了。

然后江湖中就出现了一个冷酷无情的职业杀手,虽然以杀人为业,并不以杀人为乐。

在吕三的记录中,是以加入组织的先后为顺序的;“三号”的历史无疑已非常悠久,记录却最短。

三号。

姓名:林正雄(混号马沙)。

性别:男。

年纪:四十三。

籍贯:闽。

家世不详。

二十五岁之后,林正雄就开始用剑了。

当时他已非少年,已经没有学剑少年们的热情和冲动。

他当然也没有杜永那么好的师资和教养,剑法中的精养他很可能完全一窍不通。

可是他有经验。

他的经验也许比胡大鳞和杜永两个人加起来都多得多,他身上的刀疤,也比他们加起来多得多。

他以他少年时与倭寇贴身肉搏的经验,创造了一种独特的剑法,一种混合了东流武士刀法的剑法。

他的剑法虽然并不花俏,变化也不多,但却绝对有效。

三号、十三号、二十三号,无疑都是吕三属下中的高手。

三个人代表了三种绝对不同的人格和典型,三个人的武功和剑法也完全不同。

吕三下令派他们三个人去刺杀小方,这命令绝对下得很正确。

——吕三下的命令一向不会不正确的。

奇怪的是,他为什么不让他们三个同时出手?三个人同时出手的机会远比一个人大得多?

他的用意是什么?

没有人知道他的用意是什么,也没有人知道他的计划。

没有人知道,也没有人间。

非但沙平不问,胡大麟、杜永、林正雄也不问。

沙平找到了他们三个人,用最简单的字句将吕三的命令下达。

“老板要你们去杀方伟!”沙平说:“要你们三个人单独分别去杀他。”

他们三个人的回答同样只有一个字。

“是。”

然后他们就在最短的时间里找到了小方。

虽然还是没有人知道吕三的计划,可是行动已展开。

班察巴那的属下无疑也已开始行动。

于是计划的时期已结束,行动的时期已开始——当然是全面行动。

晴夜、无星、无月、无雨、有风。

暗室、昏灯。

室暗,是因为灯昏。

灯昏,是因为小方特意将灯芯拧到最小处。

他一向是个明朗的人,可是现在他却宁愿在黑暗中独处。

这不仅是因为他有很多事要去想,也不仅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37章 制造陷阶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地飞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