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地飞鹰》

第40章 木屋里的秘密

作者:古龙

“吕三要胡大鳞他们三个人来试你的剑,就因为有独孤痴在那里。”

“哦?”

“如果说世上还有一个人能从他们致命的伤口上看出你的剑法来,这个人无疑就是独孤痴。”

“哦?”

班察巴那忽然又长长地叹了口气:“你不能去了,绝对不能去了。”

小方茫然问:“不能到哪里去?”

“我本来已经决定,只要有吕三的下落,就叫你率领我的属下发动攻击,”班察巴那道:“但是现在你已经不能去了。”

“为什么?”小方问。

“你应该知道是为了什么?”

“我不知道。”

“有齐小燕和独孤痴在那里,你去岂非是送死。”

小方沉默,又过了很久很久,忽然笑了,忽然问班察巴那:“像我们这种人,死了之后会不会下地狱?”

班察巴那不能回答,也不愿回答,但是他说:“我只知道我们有很多的朋友一定在地狱里,所以如果我死了,我情愿下地狱去。”

小方大笑!

“我也一样。”他说,“既然我们已经准备下地狱,还有什么地方不能去?”

很多人都喜欢笑。

有很多被人喜爱、受人欢迎的人都喜欢笑。

因为笑就像是最珍贵的胭脂花粉香料,不但能使自己芬芳美丽,也能使别人愉快。

可是笑也有很多种。

有的人以狂歌当哭,有的人以狂笑当歌,有些人的笑甚至比痛哭更悲伤,有些人的笑也许比怒吼更愤怒。

等到小方笑完了,班察巴那忽然问吕恭:“你平常是不是常常笑?”

“我不常笑。”

“为什么?”

“因为我常常都笑不出,”吕恭说:“就是有时我想笑,也不能笑,不敢笑。”

班察巴那看着他,看了很久,忽然说出句很奇怪的话:“那么我希望你现在赶快多笑笑,”他说:“就算你不想笑,也应该笑一笑。”

“为什么?”

“因为你现在如果不笑,以后就真想笑,恐怕也笑不出了。”

吕恭确实想笑一笑,但是他脸上的肌肉已忽然僵硬。

“为什么?”他又问。

班察巴那反问他:“你有没有看见死人笑过?”

“没有。”

“你当然没有。”班察巴那的声音冰冷:“因为只有死人才是真正笑不出的。”

“但是现在我好像还没有死。”

“不错,现在你当然还没有死,”班察巴那道:“可是你有没有想过,我还会让你活多久。”

吕恭的脸色没有变、因为他的脸色已经没法子变得更难看了。

变色的是小方,他忍不住间班察巴那:“你要他死?”

“每个人都会死的,”班察巴那淡淡他说:“迟一点又有何益?早一点死又有何妨?”

“可是我想不通你为什么要杀他?”

“因为有些事我也想不通。·

“什么事?”“有很多事我都想不通。”班察巴那说:“最主要的一点是,我想不通吕三为什么要派他这么样一个人来把我们留下来。”

“你认为是他把我们留下来的?”

“当然是,”班察巴那道:“只有他这种人才能把我们留下来。”

“为什么?”

“因为他不但规矩有礼,而且偶尔会说些真心话。”班察巴那道:“只有真诚的人,才能把我们留住。”

他问小方:“但是吕三为什么要把我们留住在这里呢?是因为他深怕我们再追踪下去?还是因为他已经在这里布下了埋伏?”

河滨的确有很多人,有的在生火,有的在烧水,有的在打杂,炒菜的人更多,因为每一样家常菜都是由一个特别会炒这样菜的人炒出来的。

班察巴那环顾左右:“杀人如麻的武林高手并不一定会生火打杂烧水,也不一定会炒烂糊的菜肉丝,可是会生火打杂烧水炒肉丝的人,也未必就不是杀人如麻的武林高手。”他问小方:“你说对不对?”

小方不能说不对。

班察巴那看看一个正在用火钳夹炭的青衣秃顶中年壮汉。

“这个人也许就是位武林高手。他手里的火钳子说不定就是种极厉害霸道的外门兵器。”他说:“替我用葱泥烤肉的那个人,平时经常烤的说不定是人肉。”

小方也不能说不可能。

“这些人说不定随时都可能对我们发动攻击,说不定随时都能将我们切成肉丝,烤成烤肉。”班察巴那又问小方:“你说对不对?”

小方怎么能说不对?

班察巴那忽然又笑了笑:“可是他们也未必一定会这么做的,这地方也许根本不是个陷饼,那三口棺材也许早已远去,根本不怕我们去追,所以我才更奇怪。”

“奇怪什么?”

“奇怪吕三为什么要派这么样一位规规矩矩恭恭敬敬而且还会说真话的人来把我们留在这里。”班察巴那道:“所以我一直都想问问他。”

“你认为他知道?”

“也许他也不知道,”班察巴那说:“就算他知道,他也不会说。”

无论谁都相信,吕三的属下,绝对都是守口如瓶的人。

小方也相信。

“所以我只有杀了他。”班察巴那叹了口气:“不管他知道也好,不知道也好,反正他不会说,我就不能不杀他。”

他转过头盯着吕恭:“吕三要你来的时候,一定也想到了这一点。”

吕恭居然承认:“三爷确实想到了这一点。”

“那他为什么还要派你来?”班察巴那也有点惊奇:“你为什么还肯来叶

“三爷要我来,我就来。”吕恭说:“三爷要我去死,我就去死。”

班察巴那举杯:“我佩服他。”他举杯一饮而尽:“无论谁能够让别人为他去死,我都佩服。”

吕恭却笑了笑。

他平时本来常常笑不出来的,这种时候他反而能笑出来了。

“可是三爷算准我不会死的。”

“哦?”班察巴那好像更奇怪了:“他真的能算准你不会死?”

“真的!”

“他凭什么如此有把握?”

“因为三爷算准,像两位这样的大英雄大豪杰,一定不会杀我这样一个小人。”吕恭说:“而且两位就算杀了我也没有用。”

“你活着对我们又有什么用?”

“也许没有用。”吕恭说:“也许还有一点。”

“哪一点?”

吕恭忽然闭上了嘴,连一个字都不肯说了。

——他活着也许已经没有用了,也许还有一点。

——现在他虽然不说出来,以后也许会说出来。

——可是现在他如果死了,以后就永远不会说出来了。

班察巴那又举杯:“我也佩服你,因为你实在是个聪明人,我一向很佩服聪明人,从来都不愿杀聪明人。”他叹了口气:“只不过我偶尔也杀过几个。”

他忽然问小方:“你猜我会不会杀他?”

就在班察巴那问这句话的时候,几乎就是在同一瞬间,也有一个人用这个同样的问题问另外一个人。

问这个问题的人,这时候正站在河流对岸山坡上,岩石间,树丛里,一间很隐秘的小屋里,一扇很隐秘的小窗前。

这个人距离班察巴那很远很远。

班察已那看不见他,可是班察巴那的一举一动他都看得很清楚,甚至连班察巴那说的话他都好像能听得见。

这个人就是吕三。

河流对岸的山坡上,岩石间,树丛里,有一栋隐秘的小屋。

一栋别人很难发现的小木屋。

就算有人发现了,也没有人会注意的,因为从外表上看来,这栋小木屋绝没有一点能够让人注意的地方。

就算有迷路的旅客猎人,在无意间闯了进去,也不会发现这间小木屋有什么特别之处,更不会想到“富贵神仙”吕三会在这里。

但是吕三就在这木屋里。

不但吕三在,齐小燕也在。

木屋是用坚实而干燥的松木板搭成的,没有漆,有一个小小的窗户。

木屋里有一张木板床,一张木板桌,三张木板凳,一个木板柜,后面还有一个小小的厨房。

如果你常常在山野丛林间走动,你一定常常会看到一些这样的木屋。

一些樵夫猎户隐士和被放逐的人,住的地方通常都是这样子的。

可是这栋木屋不同。

这间木屋不是樵夫猎户的居所,也不是任何人的隐居处。

这问木屋是吕三的秘窟,甚至可以算是吕三最主要的秘自之一。

木板桌也没有漆。

齐小燕坐在木桌旁一张没有漆的木板凳上,看着吕三。

她觉得很奇怪。

她一向认为自己是绝顶聪明的人,这世界上很少有她不懂的事。

事实上也确实是这样子的。

可是她看不懂吕三在干什么?

吕三正站在这问小木屋唯一的一个小窗前,手里拿着个小圆筒。

一个大约有两尺长的小圆简,粗的一头比酒杯粗一点,细一头比酒杯细一点。

这个圆简是吕三刚从那个没有漆的木板柜里拿出来的。

木柜里本来只有几件粗布衣服,但是吕三伸手也不知在什么地方一按,木柜里忽然弹出了一块木板,木板后忽然又出现了一个小柜子,金光闪闪的小柜子,上面有七道锁。

这个小圆简就是从这个小柜子里拿出来的。

吕三站在窗口,闭起了左眼,把这个小圆简比较细的一头对在右眼上,把这个小圆筒比较粗的一头对住小窗外。

他就这么样站在那里,保持着这种姿势,已经站了很久。

他一向是个喜怒不形于色的人,脸上一向很少有什么表情。

可是现在他脸上却有了很多种表情,就好像能从这个小圆筒里看到很多能够让他觉得非常有趣的事,就好像一个小孩子在看万花筒一样。

吕三已经不是小孩子了。

这个小圆筒当然也绝不会是万花筒。

齐小燕实在看不出他在看什么?也想不通他在于什么?

吕三忽然回头对她笑了笑,把手里的小圆简递给她。

“你也来看看。”

“看什么?”小燕问:“看这个小筒子?”

她摇头拒绝:“我不看。”她想不出这个小圆筒有什么好看的。

但是吕三却坚持。

“你一定要来看看。”他说:“我保证你一定可以看到一些很有趣的事。”

小燕不相信,但是她也不再坚持。

她离开小方决定来投奔吕三时,就已经决定不再坚持任何事。

她已经决定要做一个又聪明又听话的女孩子,因为这种人是绝不会吃亏的。

这个小圆筒是用金属做成的,做得极精致,两头都镶着手工极精妙的黄金花纹,看来无疑是件极贵重的东西,却又偏偏看不出它有什么用?

吕三要小燕用他刚才同样的姿势拿住它,用两只手拿住它的前后两端,举在右眼前,对准窗口,闭上左眼。

“我知道你是个非常非常聪明的女孩子。”吕三微笑:“可是我保证你一定想不到你会从这个圆筒里看到什么事的。”

小燕果然想不到。

她做梦也想不到她会从这个圆简里看到小方。

——小方,要命的小方。

她一直认为自己是个无情的女人,绝对比任何一个像她这种年纪的少女都无情。

因为她的确非常非常聪明,多年前她就已知道多情是件多么令人痛苦的事。

她一直想忘记小方。

可是这世界又有哪个少女能这么快就忘记她的第一个男人?

自从她看见小方对“阳光”和苏苏的态度,看到他对她们流露出的那种感情,她就已下定决心,要离开这个男人。

——这个要命的男人,仿佛无情,却又偏偏多情,仿佛多情,却又偏偏无情。

她悄悄地退出了那间小屋,退出了他们那个复杂的圈子,因为她知道如果再留下去,只会变得更痛苦更烦恼更伤心。

她一向不愿折磨自己。

从那时开始,她就不想再见到小方了。

——相见不如不见,纵然有情,此情也只有留待追忆。

可是现在她举起了这个小圆筒,这个既多情又无情的小方却忽然出现了。

圆筒的中间是空的,两头都嵌着一种仿佛像是水晶的透明物。

她举起这个圆筒,把较细的一头对住自己的右眼,把较粗的一头对着窗口。这个要命的小方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40章 木屋里的秘密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地飞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