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地飞鹰》

第43章 宝藏

作者:古龙

譬如说,一种似是而非的伪君子的道德观,就是这样子的。

她没有这种观念,她不想做这种事。

她既不想让人碰扁鼻子,也不想碰扁自己的鼻子。

所以她作了个最聪明的选择。

她点亮了一个火折子。

火光亮起时,立刻有金光耀眼。

这条通道的两壁,竟都是用巨大的金砖砌成。

前面不远处就有个转曲。

吕三正站在那里。

用一种很奇怪的态度看着她。

“想不到你身上居然带着火折子。”

“你当然想不到。”

齐小燕微笑:

“虽然你已经派人把我彻底搜查过,可惜那些人还是没想到我会把一个火折子藏在一个发簪里。”

精美的碧玉管,精巧的火折子。

这个火折子本身的价值也许已远超过碧玉簪。

吕三叹了口气。

“你身上是不是还藏了些什么别的东西?一些让人想不到的古怪东西?”

“如果你想知道,你最好就自己来彻底把我搜查一遍。”

她盯着吕三,伸开双手。

她身上的衣服穿得并不多,她的身材已渐渐成熟。”

她眼睛里露出的表情也不知是诱惑?

还是挑战?

“不管怎么样,我都可以跟你保证。”齐小燕说:“我身上带着的最古怪最有趣的一样东西,绝不是这个火折子。”

吕三笑了,有点像是苦笑。

“我相信。”

吕三说:

“我绝对相信。”

通道里的转曲处虽然很多,吕三又继续往前走,齐小燕在后面跟着,两壁的金砖在火光下闪耀不息。

这条通道无疑已经可以算是世上价值最昂贵的一条。

她没有问吕三。

为什么要建造这样一条通道?

她知道这条通道一定隐藏着一些不可告人的秘密。

如果吕三不说,谁也间不出来。

所以她什么话都没有间,但是她忽然觉得很不舒服,而且越来越不舒服。

她一直想不通这种不舒服的感觉是怎么来的?

通道里虽然阴森黑暗,可是点着的火折子并没有熄灭,走在通道里的呼吸也很畅通。

由此可见,在这条通道里某一些秘密的地方,一定用某种很巧妙的方法留下了一些通风处。

所以通道里的空气永远都保持干燥流畅,而且非常干净。

非常非常干净,干净得让人嗅起来就像是一件已经在肥皂水里泡过三天,又搓洗过十六八遍的衣服。

齐小燕忽然发觉她那种不舒服的感觉就是这么样来的。

“干净”是件好事,是件令人愉快的事。

本来绝不会让人不舒服的。可见这地方实在大干净了。

简直干净得让人受不了。

这是怎么回事?

齐小燕还是想不通?

吕三忽然问她:

“你是不是觉得有点怪怪的?是不是觉得有点不舒服?”

齐小燕说:

“是。”

吕三又问:

“你知不知道你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

“不知道。”

齐小燕坦白承认:

“我怎么想都想不通。”

她本来以为吕三会解释这件事的。

想不到吕三又问了另外一个好像和这件事完全无关的问题。

“你知不知道天下万事万物中,最纯最干净的是什么?”

这次吕三自己回答了这问题:

“是黄金。”

吕三说:

“世上万物,绝没有任何一种比黄金更纯更干净。”

这条通道就是用黄金建成的。

齐小燕不能不承认这里确实非常干净。

可是吕三又接着问了她一个更绝的问题。

“世上也有很多种人,你知不知道最干净的是哪一种?”

他又自己回答:

“是死人。”

吕三说;

“世上最干净的一种人,就是死人。”

齐小燕也不能不承认。

所有的死人都要被清洗得干干净净之后才装进棺材。

就算是最肮脏的人也不例外。

她承认了这一点。

也就想通了她刚才想不通的那件。

“你觉得这里有点怪怪的,就因为这里太干净了。”

吕三也同时解释:

“因为这里通常都只有黄金和死人。”

黄金确实是世上杂质最少的一种东西。

最纯净的一种东西。

而且大多数人都认为它是最可爱的一种。

死人本来也是人。

不管多可怕的人。

死了之后就没法子再伤害到任何人了。

一条用黄金建造成的通道。

一些再也不能伤害到别人的死人。

本来并没有什么让人觉得害怕的地方。

但是齐小燕忽然觉得这种地方有种说不出的诡秘可怖之处,过了很久才能开口问:

“这地方是个坟墓?”

“坟墓?”

吕三大笑:

“你怎么会想到这里是个坟墓?你怎么会想到我肯用黄金替别人建造坟墓?”

他很少这么样大笑过。

要他这种人用黄金来替别人建造坟墓,确实是件很可笑的事。

——不管要什么人用黄金来替别人建造坟墓,都同样不可思议。

奇怪的是:

如果这里不是坟墓,怎么会经常有死人在这里?

齐小燕又想不通了!

齐小燕问:

“这里究竟是什么地方?”

吕三说:

“是个宝库。”

吕三的回答使得齐小燕更惊奇。

“你说这里是个宝库?”齐小燕问:

“是你藏宝的宝库?”

吕三说:

“是的。”

吕三用指尖轻抚通道两壁的金砖。

就像是一个骄傲的母亲在抚摸她的独生子一样。

神情中甚至还带着些因得意满足而生出的感触。

“我可以保证我这里储存的黄金,至少比世上任何一个地方都多三倍。”

吕三说:

“如果我将这里的黄金抛售出去,世上每一个国度里黄金的价格都会下落。”

“我相信。”

齐小燕也忍不住用指尖轻抚壁上的金砖:

“我这一生中从未见过这么多黄金。”

吕三说:

“非但你没有见过,见过这些黄金的人恐怕还没有几个。”

齐小燕说:

“因为这里通常都只有死人?”

“是的。”

吕三说:

“除了很特别的情况之外,这里通常都只有死人才能进来。”

齐小燕问:

“你通常都用死人来看守你的黄金?”

吕三又笑了。

这个问题问得确实很可笑。

吕三说:

“自古以来,世上只有一种人会用死人来看守他的黄金。”

齐小燕说:

“哪种人?”

“死人。”

吕三说:“只有死人才会用死人看守他的黄金,因为他已经死了,黄金是不是会被盗走,对他都已不重要。”

他的回答并不可笑。

因为这样的例子非但以前就有过,以后也一定还会有。

——古往今来的王侯贵族死了之后,通常都会以黄金殉葬。

再以他属下最英勇忠心的卫士陪葬。

来看守他的黄金和灵魂。

——他自己当然不会知道他这种做法有多么愚蠢。

因为他已经死了。

“可是我没有死,至少现在还没有死。”吕三说,“所以我还不会做这种事。”

齐小燕也笑了。

但她却还是忍不住要问:

“既然这里是你的宝库,你的宝库里怎么会经常有死人?”

这个问题就不是可笑的问题了。

大多数人都会这么问的。

吕三的回答却是大多数人都不能明了的。

“就因为这里是宝库。”吕三说:“所以这里才会有死人。”

齐小燕说:“为什么?”

“因为有种死人的价值远比黄金还大得多。”吕三说:“我这里的死人都是这一种。”

人死了之后还有什么价值?”

还有什么用?

吕三自己大概也知道这种说法很难让人理解。

可是他不等齐小燕再问,就忽然改变了话题。

“在极西的西方,也有一些历史极悠久的古老国家。”

他说:“在那些国家里,也有一些学知极渊博的智者。”

“我知道/

齐小燕道:

“我也听说过一点。那些国家也跟我们一样,也有法律和宗教。”

吕三说:

“在他们信奉的宗教里,也有德高望重的长老。就好像我们少林武学的护法长老一样。我知道其中有一位‘德长老’就是个极有智慧、极受人尊敬的人,就好像昔年少林的护法大师‘心眉’一样。”

齐小燕当然也听说过心眉大师这个人。

吕三道:“听说他的师傅是被毒死的,所以他除了精研佛学和武道外,对毒葯也研究得极透彻,甚至不惜以肉身遍试百毒,甚至有人说他到晚年时竟已练成百毒不侵的金刚不坏之身。”

“德长老的情况也和心眉大师一样。”吕三说:所以我才会提起他这个人。”

齐小燕说:“为什么?”

吕三说:

“因为他曾经说过一件非常有趣的事。”

吕三不等齐小燕再问他,这件有趣的事和她的问题有什么关系?就已经把这件事说了出来。

吕三说:“那位德长老有个非常好的果园,园里种满了各种花卉、水果和蔬菜,他曾经在他的果园里作了一次非常有趣的试验。”

吕三说:“他在果园里选了一种最普通的蔬菜)譬如说是一棵卷心菜,然后他就用一种含有剧毒的蒸馏水,去浇这棵卷心菜,一连浇了三天,卷心菜的叶子就变黄了,而且渐渐枯萎。”

吕三说:“然后他又用这棵卷心菜,去喂一只兔子,三个时辰之后,这只兔子就死了。”

吕三说:“他叫他的园丁把这个死兔子的内脏,掏出来去喂一只母鸡,第二天母鸡就死了。”

吕三说:“就在这只母鸡作垂死的挣扎时,恰巧有一只老鹰飞过,在德长老居住的地方,老鹰是很多的。”

吕三说:“老鹰把死鸡抓到岩石上,当点心吃了后,就觉得很不舒服,三天后正在空中飞翔时,突然掉了下来。”

吕三说:

“德长老又要他的园丁找到了这只老鹰,抛入鱼塘里,塘里的鳗鱼、鲤鱼和梭子鱼,都是很贪吃的,当然会把老鹰的肉大吃一顿。”

“如果说第二天有一尾梭子鱼,被送上你的饭桌去招待你的贵客,那么这位客在第八天或者第十天之后,就会因肠胃溃烂而死。就算是最有经验的名医和件作,也绝对检查不出他的死因,更不会想到他是被仇人毒杀而死的。”

吕三说:“这个秘密也许永远都不会有人知道,除非……”

说到这里,吕三忽然不再往下说了。

可是听到这里的时候,齐小燕已经忍不住要听下去,忍不住间“除非怎么样?”

吕三微笑道:“除非这个死人被送到这里。”

齐小燕说:“难道你能找出他的死因?”

吕三道:“如果我能及时剖开他的尸体,找到他肠胃中残存的梭子鱼,那么我非但能找出他的死因,而且还能找出毒杀他的人。”

他悠然接着道:“那么这个死人的价值,就远胜于黄金了。”

齐小燕还是不太懂。

又忍不住问:“为什么?”

吕三道:

“因为我不但从这个死人身上发现一件本来绝不会有人知道的秘密,还因此而知道了一种能在不知不觉中将人毒杀致死的巧妙方法。”

齐小燕道:“毒杀他的那个人秘密被你发现后,当然也不能不听你的话了。”。

“是的。”

吕三笑得更愉快!

“事情的结果一定就是这样子的,”

他接着又说:“这个世界上有很多死人都是这样子的,有的中了秘密的毒,有的中了秘密的暗器,有的被人用一种秘密的手法所伤,只要他们的尸体在这里,我就能找出他们致死的秘密。”

吕三又笑了笑:“对我来说,每一件秘密迟早都会有用的,有时甚至远比黄金有用。”

齐小燕已经听得愣住。

手心脚底背脊都已沁出冷汗。

吕三在说这些事的时候,言词态度还是那么斯文优雅,就好像一位伟大的诗人在低诵一首他生平最伟大的杰作,一首任何人都确信可以留传千古的情诗。

可是在齐小燕眼中看来,这世界上绝不会有比他更可怕的人了。

吕三也在看着她,眼中还是充满了温柔的笑意,悠然问:“你愿不愿意去看看我的宝藏?”

齐小燕忽然也笑了。

眼睛里又发出了光,就像是一条雌豹。

在接受挑战时所发出的那种光一样。

“我当然愿意。”

齐小燕说:“难道你认为我不敢去?”

无论多曲折漫长的路,总有走完的时候。

他们终于走到通道的尽头。

通道的尽头处是一扇门。

一扇没有门环也没有手柄的门。

可是他们一走过去,门就开了。

齐小燕又怔住了。

在这一瞬间她所看见的。竟是她在这一瞬间之前从未梦想能见到的奇景。

门后是一个宽阔的山窟,看来仿佛有七八十丈宽,七八十丈长,七八十丈高,可是谁也不知道究竟有多宽多长多高。

山窟的上下左右四壁,都砌满了巨大的金砖。

山窟里摆满了一口口用纯金铸成的棺材。

谁也想不到会在同一个地方看见这么多棺材,而且是用纯金铸成的棺材。

——是不是每一口棺材里都有一个死人。

——一个秘密?

用纯金铸成的油灯里,闪动着金黄色的火焰。

门一开,齐小燕就走入了一个说不出有多么灿烂辉煌,也说不出有多么神秘诡异的黄金世界。

因为这个世人梦想难及的黄金世界。

又偏偏是个死人的世界。

——棺材是人人厌恶的,黄金是人人喜爱的。

一口用黄金铸成的棺材给人的感觉是什么呢?

齐小燕好像连一点感觉都没有。

她整个人都似完全麻木了。

吕三的脸上却在发光。

他伸开双臂,深深吸了口气,就好像世上只有这里的气息才是他所喜欢的,也只有这里才是他真正喜爱的地方。

他带着齐小燕走到最前面一排。

最右首的三口棺材前,用纯金铸成的棺材,还没有阖起。

刚才他派来杀人的三个人,已经死在棺材里。

三个人死得仿佛都很平静,脸上既没有狰狞惊怖的表情,身上也没有鲜血淋漓的伤口。

甚至连衣服都好像他们刚走进来时一样完完整干净,他们死的时候,显然并没有痛苦。

但是他们确实都已经死了。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地飞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