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地飞鹰》

第05章 网里的鱼

作者:古龙

小方第一个感觉是“不相信”,他绝不相信波娃会出卖他。

不幸这是事实,事实往往会比噩梦更可怕、更残酷。

现在他终于明白了。

波娃在那帐篷里等他,并不是卜鹰叫她去的。

她的主人并不是卜鹰,是水银。

“现在你一定已经明白这是个圈套,这位雪姑娘对你说的根本没有一句是真话,她的声音虽然甜如蜜,笑里却藏有刀,杀人不见血的刀!”

波娃就在她身旁,不管她说什么,波娃都一直静静地听着。

她忽然一把揪住波娃的头发,把她苍白的脸,按在小方面前。

“你睁开眼睛看着她,我敢打赌,直到现在你一定还不相信她会是个这样的女人!”

小方睁开了眼,她的头替他挡住了阳光,她的长发落在他脸上,她的眼睛里空空洞洞的,仿佛什么都没有看见,什么都没有想。

她这个人仿佛只剩下一副躯壳,既没有思想情感,也没有灵魂。

就在这一瞬间,小方已经原谅了她,不管她曾经对他做出过多少可怕的事,他都可以原谅她。

水银道:“约你的人已走了,因为他已发现你根本不配让他出手。卫天鹏想要你替他找回黄金,我却只想要你的命。”

她慢慢地接着道:“我敢打赌,这次绝对没有人来救你了。”

小方忽然笑了笑:“你赌什么,赌你的命?”

水银也对他看着:“只要你……”

她没有说完这句话,她的笑容忽然冻结,因为她已发现地上多了条影子。

阳光从她背后照过来,这条影子就在她身后,是个人的影子。

这个人是从哪里来的?是什么时候来的?她完全没有发觉。

影子就贴在她身后,动也不动。

她也不敢动。

她的手足冰冷,额上却冒出了一粒粒比黄豆还大的汗珠。

“是什么人?”她终于忍不住问。

影于没有回答,小方替他说:“你为什么不自己回头看看?”

她不敢回头。

她只要一回头,很可能就会有把利刃割断她的咽喉。

一阵风吹过,吹起了影于的长袍,她看见从她身后吹过来的一块白色衣角,比远方高山上的积雪还白。

小方又在问:“现在你是不是还要跟我赌?”

水银想开口,可是嘴chún发抖,连一个字都说不出,就在别人都认为她已将因恐惧而崩溃时,她已从波娃身上翻出,踩住波娃的头掠出了三丈,不停地向前飞掠。

她始终不敢回头去看背后这影子一眼,因为她已猜出这个人是谁了。

在远方积雪的圣峰上,有一只孤鹰,在这片无情的土地上,有一个孤独的人,据说这个人就是鹰的精魂化身,是永远不会被毁灭的。

生存在大漠中的人几乎都听过这传说,她也听过。

卜鹰没有追她,还是动也不动地站在那里,用一双鹰般的眼睛看着小方。

“你输了。”他忽然说:“如果她真的跟你赌,你就输了。”

“为什么?”

“因为她说的不错,这次的确没有人会来救你。”

“你呢?”

“我也不是来救你的,我只不过凑巧走到这里,凑巧站在她身后而已。”

小方叹了口气:“你是不是永远都不要别人感激你?”

他知道卜鹰绝不会回答这问题,所以立刻又接道:“如果你凑巧需要五根牛皮带,我却凑巧正好有五根,可以送给你,我也不要你感激我!”

卜鹰眼睛里又有了笑意:“这样的牛皮带,我凑巧正好用得着。”

小方吐出口气,微笑道:“那就好极了。”

在小方手足的四肢和咽喉上的牛皮带都已解下,卜鹰将五根皮带结成一条,忽然问:“你知道我准备用它干什么?”

“不知道。”

“我准备把它送给一个人。”

“送给谁?”

“送给一个随时都可能会上吊的人,用这种牛皮带上吊绝对此绳干好。”卜鹰淡淡地,“我不杀人,可是一个人如果自己要上吊,我也不反对。”

小方没有再问这个人是谁,他根本没有十分注意听卜鹰说的话。

他一一直在看着波娃。

波娃已被那一“脚踩在地上,满头柔发在风中丝丝飘拂,脸却埋在沙子里。

她一直都这么样躺着,没有动,也没有抬头。

这是不是因为她不敢抬头面对小方?

小方很想就这样走开,不再理她,可是他的心却在刺痛。

卜鹰又在问他:“你的剑呢?”

“不知道。”剑已不在他身旁。

“你不想找回你的剑?”

“我想。”

卜鹰忽然冷笑:“你不想,除了这个女人外,你什么都没有想。…

小方居然没有否认,居然伸出了手,轻抚波娃被风吹乱了的头发。

在卜鹰面前,他本来不想这么做的。

可是他已经做出来了,已不是出自同情怜悯,也不是因为一时冲动,而是因为一种无法描述、不可解释的感情。

他知道这种感情并不是卜鹰能够了解的,他听见卜鹰的冷笑声忽然远去。

天地间仿佛只剩下他们两个人,可是他已不再孤独。

他扶起她,用双手捧起她的脸,她眼中仍是空空洞洞的,没有表情,却有了泪。

泪痕布满在她己被沙粒擦伤的脸上,他忽然下定决心,一定要让她明白他的心意。

“这不是你的错,我不恨你。不管你以前做过什么事,我都不在乎,只要我还能活一天,我就要照顾你一天,绝不让你再受人摆布、被人欺负。”

她默默地听着,默默地流着泪,既然没有解释她的过错,也没有拒绝他的柔情。不管他怎么做,她都愿意承受依顺。

于是他抱起了她,大步往前走。能去多远?能活多久?他既不知,也不在乎。

他还没有走出多远,就听见一阵驼铃声,比仙乐还悦耳、比战鼓更令人振奋的驼铃声。

然后,他就看见了一队他从未见过的如此庞大的驼商。

无数匹骆驼,无数件货物,无数个人。他第一个看见的是个驼子、跛足、断指、秃顶、瞎了一只眼的驼子,看来却仍然比大多数人都高大凶悍。

对这种人说话是用不着兜圈子的。

“我姓方。”他直截了当他说,“我没有水,没有食物,没有银钱,我已经迷了路,所以我希望你们能收容我,把我带出沙漠去!”

驼子用一只闪闪发亮的独眼盯着他,冷冷地问:“既然你什么都没有,我们为什么要收容你?”

“因为我是个人,你们也是人。”

就因为这句话,所以他们收容了他。

驼队中的商旅来自各方,有装束奇异而华丽的藏人,有雄壮坚韧的蒙人,有喜穿紫衫的不丹人,也有满面风尘、远离故乡的汉人。

他们贩卖的货物是羊毛、皮革、硼砂、砖茶、池盐、葯材和麝香。

他们的目的地是唐时的吐鲁番国,都暹娑城,也就是藏人心目中圣地“拉萨”。

他们的组成虽复杂,却都是属于同一商家的,所以大家分工合作,相处极融洽。有的人照料驼马,有的人料理饮食,有的人医治病患,还有一组最强壮凶悍的人,负责防卫、了望、对抵盗匪。

收容小方的驼子,就是这组人其中之一。

小方已听说他们的首领,是个绰号名叫“班察巴那”的藏人,却没有见过他,因为他通常都在四方游戈。

他不在的时候,这一组人就由那驼于和一个叫唐麟的蜀人负责管辖。

要管辖这批人并不容易!

那驼于虽然是个残废,但是行动轻捷矫健,而且神力惊人,数百斤重的货物包裹,他用一只手就能轻易提起。

小方已看出他无疑是个身怀绝技的武林高手。

唐麟深沉稳重,手指长而有力,很可能就是以毒葯暗器威震天下的蜀中唐门于弟。

可是他们提起“班察巴那”时,态度都十分尊敬。

小方虽然还没有见过这个人,却已能想像到他绝不是容易对付的。

队伍行走得并不快。骆驼本来就不喜欢奔跑,人也没有要急着赶路。

太阳一落山,他们就将骆驼围成一圈,在圈子里的空地上搭起轻便的帐篷,小方和波娃也分配到一个。

第二天晚上小方睡得很熟。

在这么样一个组织守护都非常严密的队伍里,他已经可以安心熟睡。

他希望波娃也能好好地睡一觉,可是直到他第二天醒来时,她还是痴痴地坐在那里,眼中虽已无泪,却有了表情。

她眼中的表情令人心碎。

虽然她一直都没有说过一句悔恨自疚的话,可是她的眼色已比任何言语所能表达的都多。

小方虽然已原谅她,她却不能原谅自己。

他只希望时间能使她心里的创疤平复。

他醒来时天还没有完全亮,驼队却已准备开始行动。

他走帐篷时,驼子已经在等着他。

“昨天我已将这里的情况告诉你,你已经应该明白,这里每个人都要做事。”

“我明白。”

“你能做什么?”

“你要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

驼子冷冷地看着他,独眼中精光闪动,忽然闪电般出手。

他的左手已经只剩下两根手指,他出手时,这两根手指好像忽然变成了一把剑、一柄锥子、一条毒蛇,一下子就想咬住小方的咽喉。

小方没有动,连眼睛都没有眨,直到这两根手指距离他咽喉已不及五寸时,他的身子才开始移动,忽然就已到了驼子的左侧。

这时驼子的右掌已击出,这一掌才是他攻击的主力,他挥舞时带起的风声,已将帐篷震动。

可惜他攻击的目标已经不在他计算中的方位了。

小方已看出他的指剑是虚招,小方动得虽然迟,却极快,小方移动的方向,正是他这一拳威力难及的地方,也正是他防守最空虚之处,只要一出手,就可能将他击倒。

小方没有出手。

他已经让对方知道他是不容轻侮的,他已将“以静制动、以慢打快、后发先至、后发制人”这十六个字的精义表现出来。

驼子也不再出手。

两个人面对面地站着,互相凝视了很久,驼子才慢慢说:“现在我已知道你能做什么了。”他转过身,“你跟我来。”

现在小方当然也知道驼子要他做的是什么。

为了生存,为了要活着走出这片沙漠,他只有去做。

他一定要尽力为自己和波娃争取到生存的权利。不能不死的时候,他一定全心全意地去求死;能够活下去时,他也一定全心全意地去争取。

唐麟身长不及五尺,体重只有五十一斤,可是全身上下每一寸地方都充满了可怕的劲力,每一块肌肉,每一根骨骼,每一根神经,都随时保持着最健全的状况,随时可以发出致命的一击。

他属下的人虽然都比他高很多,可是站在他面前时,绝不敢对他有一点轻视。

他们这一组的人,其中不但有来自关内的武林豪杰,也有关外的力士、异族的健儿。

现在他们又多了一个同伴。

“他姓方。”驼干将小方带到他们每日凌晨的聚会地:“我想用他。”

“他有用?”唐磷问,只问了这句。

“有。”

唐麟不再开口,他任这个驼子,他一向不多话。

可惜别人并不是这样子的。

这一组人飞扬跋扈、野性未驯,谁也没有把别人看在眼里。

几个人交换了眼色,第一个出头的是马沙。

马沙高大粗壮,一身蛮力,是蒙藏一带出名的勇士,也是数一数二的摔跤好手。要找别人的麻烦,第一个出头的总是他。

“我来试试他有多大的本领!”

喝声出口,他一双连蛮牛都能摔倒的大手,已搭上小方的肩。

小方的人立刻被摔得飞了出去。

马沙大笑,。刚刚笑出来,忽然就笑不出了。刚刚明明已经被他摔出去的人,忽然间又已回到他面前,还是站在原来的地方,还是原来的样子,好像根本没动过。

“好小子,果然有两手。”

马沙大吼,使出了摔跤中最厉害的一招,据说他曾经用这一招摔死过一头牛。

可是这次小方连动都没有动,两条腿就像生在地上似的。

马沙吐气开声,野兽般低吼,将全身气力全都使出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5章 网里的鱼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地飞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