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地飞鹰》

第06章 一剑穿心

作者:古龙

等到一切都过去后,他心里仍然充满了甜蜜与温柔。

他有过女人,可是他从未到达过这么美的境界。

又不知过了多久,她忽然轻轻他说:“她是我的姐姐。”

波娃居然开口说话了,可是这句话却说得很奇怪。

“谁是你的姐姐?”小方忍不住问,“难道那个恶毒的女人就是你姐姐?”

波娃轻轻点头:“我从小就是跟着她的,她要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

“你从来不反抗?”

“我从来没有想到过。”

她非但不敢反抗,甚至连想不敢想,所以她才会对他做那种事,她终于向他说出了她的苦衷。

什么事都用不着解释,什么话都不必再说。

小方忽然觉得心里的沮丧和苦闷都已像轻烟般散去了,世上已不再有什么能值得他烦恼的事了。

他紧紧拥抱着她。

“从今以后,只要我活着,就绝不会让你再被人欺负。”

“你现在虽然是这么说,可是,将来呢?”

太长久的苦难,已使她对人失去信心:“谁知道将来会发生什么事,说不定你也会变的。”

“不管将来发生什么事,我都不会变,你一定要相信。”

“我不信。”她的脸贴着他的脸,脸上己有冰凉的泪珠,“我相信。”

长夜仍未过去。

最大的一个帐篷里灯火通明,唐麟已将他这一组所有的人都召集到这里来,小方也不例外。

这时距离冯浩的暴死已有四个多时辰。小方已睡过一觉,别的人却显得没有他幸运,每个人看来都很劳累疲倦。

唐麟的眼中布满血丝,神情却还是很镇静。

“我们已分批出去搜索过,附近三十里之内,绝无人迹。”

他说得极有自信,他派出去的每个人,在这方面都是专家,如果他们说这附近三十里中没有人迹,谁也不会找出一个人来。

“所以杀死冯浩他们的凶手,必定就是我们这队伍的人,现在一定还留在队伍里。”

唐麟的声音冰冷:“这队伍中能杀死他们五个人的并不多。”

“五个人?”小方脱口问。

“是五个人。”唐麟冷冷道:“你睡觉的时候,又死了两个,你一定睡得很熟,所以连他们死前的惨叫都没有听见。”

小方不再说话,也无话可说。

唐麟道:“他们五个人的来历不同,武功门户也不同,更没有同时与人结仇,所以他们的死,绝对不是仇杀。”

可是杀人一定有原因,有动机。

杀人的动机,通常只有两种——财、色。

唐麟道:“他们被杀,一定是因为有人想动我们这批货。”

驼子直到这时才开口:“货物已经被人动过,而且有十几包货都已被人割开,想必是因为那个人先要看看这些货是不是值得他动手。”

“如果是你,你认为是否值得?”

“绝对值得。”

“这批货一个人虽然搬不走,但是他如果能将我们一个个全部暗杀,货就是他的了。”

唐麟的目光始终没有正视小方:“现在我们虽然还不知道这个人是谁,但我们一定能查出来,因为这队伍中每个人的来历我们都已调查得清楚。”

其实并不是每个人,还有人是例外。

小方就是唯一的例外。

唐麟道:“在凶手还未查出之前,我们暂时留在此处,谁也不许离开队伍。”

他忽然转过头,用一双满布血丝的眼睛盯着小方:“尤其是你,你暂时最好不要离开你的帐篷一步。”

小方还是无话可说。

这些事都是在他到后才发生的,无论谁都难免要对他怀疑。

唐麟也已不再掩饰这一点:“你最好现在就回到你的帐篷里去。”

小方刚准备走,想不到居然有人替他说话了。

加答一直想说的,想说,又不敢说,现在才壮起胆子。

“不是他,他不是。”

“不是什么?”

“不是你们说那个人,我不是瞎子,他杀了人,我看得见。”

“你看得见。”

“我跟他,他跟我,就好象一个人跟一个人的影子,一直在一起。”

唐麟冷笑:“你抱着马沙的尸体痛哭流涕时,你也看见他在哪里?”

加答不说了。

他只有一根肠子,一很从嘴巴通到底的肠子,看见了就是看见了,没看见就是没看见。

唐麟用一只青筋已暴出的手揉了揉他那双发红的眼睛:“我的话已经说完了。我的意思你们一定全都明白。”他挥了挥手:“你们走吧!”

每个人都走了。

小方走得最快,因为他知道有人在等他,可以给他安慰。

他刚走入他的帐篷,刚看见蜷伏在毛毡中的波娃,就听见一声惨呼。

这次他没有睡着,这次他听得很清楚,惨呼声就是从他刚才离开的那帐篷中传出来的,而且就是唐麟的声音。

唐麟已经死了,等他们赶回那帐篷时,唐麟已经死了。

一柄雪亮的剑,从他的前胸刺入,背后穿出。

一剑穿心而过。

帐篷里依旧灯火通明。

一击致命、一刺穿心的那柄剑,依旧留在唐麟的尸体上。

雪亮的剑,亮得就像是眼睛。

——初恋时少女的梦眼,黑夜中等着捕鼠的猫眼,饥饿时等着择人而噬的虎眼,准备攫鸡时的鹰眼,噩梦中的鬼眼。

如果你能想象到这几种眼光混合在一起时是种什么样的光芒,你才能想象到这柄剑的光芒。

地上也闪着光。

不是这柄剑的亮光,而是一种暖昧的、阴森的、捉摸不定、闪动不停的寒光。

发出这种闪光的,是十三枚暗黑光的铁器。刚才被召集的人现在大半都已回来,其中有很多人的眼睛却很利。

可是他们虽然能看得出发光的是什么,却看不出它的形状。

其中难免有人想捡起一枚来看看,看清楚些。

驼子忽大喝:“不能碰,碰不得!”

只可惜他说得已经慢了些,已经有人捡起了一枚。

他刚捡起来,只看了一眼,他的瞳孔就已突然涣散。他的脸就已开始变色,变成一种暧昧的、阴森的死灰色,嘴角同时露出一种诡秘而奇异的笑容。

每个人都在吃惊地看着他这种变化,他自己却好像完全没有感觉到。

他还在问:“你们看我干什么?”

这句话只有七个字,说出了这七个字,他的脸就已完全扭曲变形,他的人就好像一个忽然被抽空了气的皮球,忽然萎缩、倒下。

他倒下时脸已发黑,死黑,可是那种诡异的笑容却还留在他脸上。

他已经死了,可是他自己好像不知道自己已经死了。

他好像还觉得很愉快。

别的人却已全身发冷,从鼻尖一直冷到心里,从心里一直冷到足底。

有些见闻比较广的人已经看出来他是中了毒,却还是想不到他只不过用手捡起一样东西来就会中毒,毒性竟发作得这么快。

只有几个人知道他捡起的这样东西,就是蜀中唐门威震天下、令天下英雄豪杰闻名丧胆的毒葯暗器。

小方知道的比任何人都多。

他不但知道这种暗器的可怕,也知道这柄剑的来历。

“这是魔眼。”

驼子拔出了尸体上的剑,剑锋上没有留下一滴血,明亮如秋水般的剑锋上,只有一点暇疵,看来就像是一只眼睛。

“魔眼!”有人忍不住问:“什么是魔眼?”

“这柄剑的名字就叫做魔眼,是当今天下最锋利的七柄剑之一。”

名剑就像是宝玉,本来是不应该有暇疵的。

这柄剑却是例外,这一点暇疵反而增加了这柄剑的可怕与神秘。

驼子轻抚剑锋;眼中也有光芒闪动。

“唐麟虽然是蜀中唐门的旁支子弟,却是唐家可以数得出的几位高手之一,他的出手不但快而准,而且还练过峨嵋的仙猿剑。”

唐麟用的是柄软剑,平时皮带般围在腰上,他拔剑速度也和他的暗器同样快。

他的手经常垂在腰畔,只要手一动,腰上的软剑就会毒蛇般刺出。

可是这一次他连剑都没有拔出来,对方的剑就已穿心而过。

这剑实在太狠、太快。

他们彼此了解,都知道这队伍中的人谁也使不出如此犀利迅速的剑法来。

他们以前也从未见过这柄剑。

凶手是谁?剑是谁的?

驼子忽然转过头,盯着小方。

“我想,你一定也听说过这柄剑的来历。”

“我听说过。”小方承认。

“这柄剑是不是已经落入一个姓方的年青剑客手里?”

“是。”

“这个姓方的人是不是方伟?”

“是。”

驼子独眼的光芒忽然收缩,变得像是一根针、一根刺,他一个字一个字地问:“你就是方伟?”

小方道:“我就是。”

这句话说出,每个人的瞳孔都已收缩,心跳都已加快,掌心都已沁出冷汗。

帐篷里立刻充满杀气。

小方仍然保持镇静。

“这柄剑是我的,我的出手一向不慢,要杀唐麟也不难。”

心跳得更快,有几只带着冷汗的手,已经悄悄地握起兵刃。

小方却像是没看见,淡淡地接着道:“只不过这次如果真是我杀了唐麟,我为什么将这柄剑留下来?难道我是个疯子?难道我生怕别人不知道是我杀了他?”

他叹了口气:“这柄剑我得来并不容易,我绝不会把它留给别人的,不管那个人是死是活都一样。”

驼子忽然大声道:“有理。”

他的目光已从小方脸上移开,从他属下的脸上慢慢地扫视过去。

“如果你们有这么样一把剑,你们杀人后会不会把它留下来?”

没有人会做这种事,就算是第一次杀人的凶手,也不会如此疏忽愚蠢大意。

本来已握紧兵刃的手又放松了。

小方也不禁松了口气,他忽然发觉这驼子不但明理,而且好像一直都是站在他这一边的,一直都在暗暗保护他。

驼子又道:“但是凶手也绝不会是我们这队伍中的人,这里没有人能一剑杀死唐麟,也没人能从你手中夺走这柄剑。”

小方苦笑道:“我已经有两三天没有看到过这柄剑了,你应该记得,你第一次见到我的时候这柄剑并不在我手里。”

驼子立刻问:“怎么会不在你手里?在谁的手里?”

小方没有回答。

他想到卫天鹏,想到了水银,想到了那可怕的无名剑客。

他甚至想到了卜鹰。

他们每个人都可能是杀死唐麟的凶手,却又不太可能。

在这片几乎完全没有掩护物的空旷沙漠上,无论谁想要偷偷地侵入这帐篷,杀了人后再偷偷地溜走,是不可能的。

他也相信这一组人的能力,如果附近有人走动,他们绝不会查不出来。

除非凶手已混入了这队伍,而且完全没有引起别人的注意。

可是这队伍中每个人彼此都很熟悉,别的人要混进来,好像也绝无可能。

这些事小方都不能解释,所以他只有闭着嘴。

驼子居然也没有追问,只告诉他:“在凶手查出来之前,你还是不能离开,这柄剑你也不能带走。”

小方又叹了口气:“在凶手查出来之前,就算有人赶我走,我也不会走的。

他说的是真心活。

连他自己都觉得,这些人的暴死,跟他多少总有点关系。

他也想查出凶手是谁。

驼子又在吩咐:“明天我们不走,谁也不能离开队伍。三十五岁以下的男人,不管有没有练过武,都要加入警卫。”

他忽然也叹了口气:“幸好班察巴那明天一定会回来了。”

长夜将尽。帐篷里已经有了朦胧的曙光。

波娃还是像刚才一样蛤伏在那里,用毛毡盖住了头。

这次她是真的睡着了,睡得很熟。

一个男人无论在经历过多么可怕的事件之后,回来时能够看见一个这么样的女人在等着他,心里总会充满柔情与安慰。

小方坐下来,想掀起毛毡看看她,又怕将她惊醒,却又偏偏忍不住伸出了手。

就在这时候,加答忽然像一只地鼠般溜进了他的帐篷,手里提着一双式样奇特、手工精致的小皮靴。

他的神色看来紧张而慎重,他忽然跪下来,用双手将这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6章 一剑穿心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地飞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